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42章 第一重要的人。

第42章 第一重要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眼看张月红说不出话了, 江桃把周励一拉,收了小竹篓回屋了。

    倒是看热闹的人没急着走,指着张月红和江海, 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着张月红装怀孕又想讹人的事儿太无耻,因为都没压着声音,江海听着听着脸色就渐渐铁青起来。

    张月红不由紧张的扒拉了他手, 小心翼翼解释道:“江海, 我真不是装怀孕, 我是……”

    江海却一把甩开她手, 厌恶的看她一眼, 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江海!”张月红忙要去追。

    曹桂花却上前拉住她手, 道:“月红, 先别管他, 走, 你跟我去镇医院看看去。”

    之前张月红的确是打算去医院检查的,怀孕这么久肚子都不显,她心里其实早就有担心了, 只不过她担心的都是孩子会不会有问题,而不是她会不会压根就没怀孕。但这会儿江桃那般笃定她没怀孕,江海摸了把她肚子后更是扔下她自己走了, 所以她不由自主的,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怀孕了。毕竟除了肚子一直不显外, 她最开始有的怀孕反应也早就没了,而听说这时候有的人都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了,但她却什么也没感觉到过。有了这怀疑,她自然就不想去医院了。

    “妈, 不急,我先去跟江海解释一下。”张月红边说边用力想把手抽出来。

    曹桂花却像是瞬间大力士上身一般,死死抓着张月红的手:“还是先去检查下再说吧!”

    拗不过婆婆,张月红到底被拽去了镇医院。

    镇医院虽然条件简陋设备不齐全,但只是查不出张月红到底是什么病导致她月经一直不来而已,有没有怀孕这种简单的检查却是能做的。

    结果么,当然是张月红并没有怀孕。

    这消息江桃不用去打听都知道。

    不过她并不在乎,如今她从那个家出来了,张月红怀没怀都和她无关,要是他们夫妻俩还敢像前世那样赖到她身上,这辈子她可不会傻乎乎认为自己真的克人了,她会叫张月红和江海知道诬蔑别人会有什么下场的!

    包子卖完了,锅只是烧水不脏,但蒸笼,笼布,还有面扑子和调馅的盆却都要清洗。

    回屋后江桃立刻就忙开了,周励也没闲着,卷起袖子也跟着清洗了。

    等夫妻俩把所有东西都清洗干净,因为距离午饭还有段时间,这才算可以休息会儿。

    周励去前头把门面房从里面关上,回屋里就掏两个裤子口袋,把一早卖包子得的钱全部拿出来放在小桌上。江桃的钱则在她早先缝的一个布钱包里,因为不少人是零散买包子的,一毛两毛五毛钱收了不少,所以这会儿她的布钱包被塞的鼓鼓囊囊的,她也给全部倒了出来。

    两人相对着数钱,两边的钱数完加在一起,一共是四十七块六毛钱。

    这是因为虽然今儿素包子包了八十多个,但肉包子因为今儿头一回做大的,和的面就有些不够,最后做出来就还不到一百七十个,再加上自己吃些又送了邻居以及买的多的也有送,所以最后赚的钱就没有预估的多了。

    不过四十七块六毛钱,要是不算房租成本的话,净利润也差不多有二十五六了。

    这比上次背两百个小肉包来卖要多赚了十多块,虽说这次也是多包了八十多个素包子的缘故,但比起辛苦程度却比上次要好很多,所以综合看下来,虽然没有预估的赚得多,但江桃已经很满意了,毕竟这可是一个上午就赚到的钱。

    不过今儿开局实在是太艰难了,即便这会儿全部包子都卖完了,回想起来江桃还是有点儿心有余悸:“你去邵堂家那边,是一去就很好卖吗?”

    “嗯,到那布摊老板娘和喜事用品铺子的老板就来买了,头花铺子那婶子也买了,还有邵堂也跟着买了些。他们都买完后陆陆续续有赶集的人买,就是都是一个两个买的多,所以全部卖完用了点时间。家里这边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有那么多人来买了?”周励有点好奇,他走的时候家里这边根本连问的人都没有,怎么他这一回来,这边生意就也好了。

    “说起来这还得感谢我妈,江海以及张月红,一人两个包子站在店门口吃的香,所以吸引了些人。”江桃倒也不避讳,毕竟这是事实:“所以下个集,咱们如果想不到办法让更多人知道咱们的包子店的话,咱们可能还得找人来门口吃包子。”

    虽然今儿后来的包子卖的好,但对于下一个集,江桃还是有点没底气,她真是被今早的一个客人都没有吓到了。

    周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包子店还没名气的缘故。

    也是,都什么年代了,这地儿地理位置这么好,怎么可能会风水不行,这年头哪还有信这个的。不过想把包子店的名声打出去,这却需要一定时间了,一次两次还真没法叫很多人都知道。他道:“今儿在邵堂家我倒是跟左右邻居都说了咱们店的地址,但后来零散买的我就没说。这样吧,下个集还是分开卖,我带一部分去那边,顺便再带个牌子写明店在这里。”

    也只能这样了。

    江桃点头,又道:“下个集我再稍微炸点儿鸡架子看看情况。”

    聊完生意上的事,江桃把一块两块甚至还有张五块的这些整钱理好装进布钱包,余下的一毛两毛五毛的硬币和毛票,拿出两毛给周宝贝,剩下的则全推给周励:“你去买些鸡蛋,除了还邻居的,咱们自己也要吃,起码要保证隔天一人能吃上一个。另外昨晚的粉条用完了,你再去少买些,顺便看看再买条鱼回来,咱们今儿中午做红烧鱼吃。”

    虽然攒钱重要,但该吃的也得吃,江桃在吃这方面是绝对大方的。

    才发生了张月红的事,虽说不管是刚才还是现在,江桃看起来都跟平常一样没什么异样,但把曹桂花的态度看在眼里,江海的威胁听在耳里,周励就有些不放心江桃一个人在家。他道:“一起去吧,累了一上午了,你也去逛逛,看看有什么想吃的想买的,也去买一些。”

    她能有什么想买的,她想着耽误了这么会儿,该去把午饭给煮上了呢。

    江桃正要拒绝,眼睛却望进了周励有些担心的眼睛里,被这么一看,她立刻反应过来周励这是在担心她了。两人结婚时间虽然还不算长,但可以说是都看见了彼此家里最不堪的一面,周励是没法对她隐藏,而她,则不打算对周励隐藏。

    两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两边家里就算尽量避,也不能完全避的开,所以有些事儿就确实需要早早说清楚。为了不耽误时间,江桃把布钱包藏到了床里侧的被子下,把周宝贝也带上,一边跟着一起出门,一边就道:“我们家的事你也看见了,今儿倒也不是我小气舍不得给江海和张月红包子吃,而是他们两人的为人我清楚的很,今儿要是能免费吃,那以后肯定有事没事就想来免费吃。未免以后时间长闹的更难看,所以一开始我就不打算给他们免费吃。”

    周励点头,他确实觉得江海和张月红就是那样的人。

    更何况今儿张月红还差点讹上他,这让他对那夫妻俩观感更不好了。

    “而我妈那个人。”提起曹桂花,江桃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虽说前世活到一把年纪,这辈子重生后又离开了家,但父母亲缘即便因为年龄和时间不再那么亲厚,但是父母生她养她,前世担心她再寻死她妈更是没日没夜的守了她许久,哭的眼睛都差点瞎掉,所以对曹桂花这个做妈的,她心情真的很复杂。说句不孝的话,她有时甚至都想她妈要是跟周励妈一样就好了,一点不疼她一点也不为她想的话,那她就可以狠狠心完全当没这个人,理都不用理。但偏偏她妈不是那样的人,她妈是更疼儿子,但对女儿也不是一点不疼,只不过……即便这样,她也决定暂时性不能好好相处的话,那就先拉开距离吧!

    因为她活了一辈子了,她很清楚,如果她继续做个乖乖听话的好女儿,那么除非她和周励的日子越过越差,差到难以度日。要不然,只要能从她这里看到一点好,她妈都会让她不要忘了弟弟,对弟弟出钱出力的。而如果她不肯,那当然会换来埋怨,甚至还会换来白养了她的指责。

    如今的江桃,早不是从前那个看事情会被感情蒙蔽,而看不清事情本质的人了。所以她态度坚定的道:“我妈那个人,维持面上过得去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我还是那句话,我孝敬她是应该的,但要是想让我也孝敬江海,那我宁愿连她也不孝敬。”

    话说完,江桃忽然有些担心,看了眼周励,试探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狠心了?”

    “怎么会,别说今儿发生的事我亲眼看见了,就是没看见,我也知道你根本不是冷血无情的人。”要不是被伤透了心,谁会对亲生父母这个态度?周励对亲生父母可以说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但他看得出来,江桃正是因为有感情,所以做决定的时候比他更难。

    周励忽然停脚,目光直视着面前的江桃,像是身侧赶集的人声和叫卖的声音全都消失了般,他认真对江桃道:“江桃,以后在我这里你就是最重要的人,谁也不能越过你去。”他知道,江桃在父母眼里也是被区别对待的,并且区别的还很严重,他心疼江桃,郑重许诺道:“不管是现在的宝贝,还是以后咱们再生孩子,他们都比不过你,你永远是我心里第一重要的人。”

    此时的周励,脸上的神情甚至比他们谈婚论嫁时还要郑重。

    江桃怔怔看着他,心头颤动,嘴上却说了最为本能的实话:“可在我心里,可能你并不是第一重要的人。”

    江桃心里第一重要的人也不是周宝贝,她得说实话,虽然她把周宝贝当女儿一般对她好,但这毕竟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而且目前相处时间也不够长,所以周宝贝不是她心里第一重要的人。当然也不是周励说的,以后他们的孩子,她没有生过孩子,对那还没影儿的小人一点感觉也没有,所以当然也不是那个孩子。虽然江河和江杏她都非常在乎,但也不是他们。

    江桃有些不好意思说,她心里第一重要的人,在重生的那刻起她就想好了,那就是她自己。

    她早就打定主意,这辈子最爱也要对之最好的人,就是自己。

    虽说人的本能是付出就想得到回报,但周励这一番话说出来完全是因为心疼江桃,只不过,江桃这么直白的说他不是她心里第一重要的人,到底有些惊到他了。他张了张嘴,略有些紧张的道:“只要不是别的男人,那就没关系。”

    是亲人也好,子女也罢,或者是自己更好,只要不是别的男人,他都可以接受。

    江桃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正常,跟周励认识半个多月,结婚半个多月,明明两人其实对彼此都还没到完全熟悉的地步呢,但她觉得周励就是会对她这么好的人。

    江桃笑道:“放心,不是别人。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心里第一重要的人,是我自己。”

    江桃的笑,是那种因为被偏爱,而放松坦然的笑。

    这笑笑进了周励的心底,他把怀里的周宝贝往上托了托,腾出手拉过江桃的手,一边往前走一边道:“自私点好,你更爱自己,我也更爱你,这样你得到的爱就更多了。”

    那你不就有点可怜了?谁来爱你呢?

    江桃默默想:不然我爱过自己后,也分一点儿爱给你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