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43章 拒绝。

第43章 拒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桃到底没给自己买东西, 不过却花了两毛钱给周宝贝买了个糖糕,是本地的一种油炸小吃,裹了白糖的面团放到油锅里炸, 炸的金黄酥脆时出锅,趁热吃香甜油润,小孩子都爱吃。

    周宝贝把糖糕放到嘴边,但张了嘴却没咬, 而是小手一伸, 把糖糕送到周励嘴边了。

    “给爸爸吃吗?”周励笑着问她。

    周宝贝点头, 但点了一半又摇头, 转向一边的江桃道:“妈妈吃, 妈妈先吃。”

    “给妈妈吃?”江桃有些诧异, 明明周励才是跟周宝贝最亲近的人。

    周宝贝认真点头:“嗯, 给妈妈吃。”

    连周励都觉得意外了:“宝贝, 为什么要先给妈妈吃?”

    周宝贝认真道:“因为妈妈也是宝贝心里第一重要的人。”

    还不到三周岁的小姑娘, 正是别人怎样就跟着学怎样的时候,或许她并不能真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她说这话时的认真, 她把喜欢吃的东西让给妈妈先吃,这份感情却比什么都动人。

    江桃前世对侄儿侄女都很好,但因为侄儿侄女们都有自己的妈妈, 他们的妈妈又都特别怕孩子不跟自己亲,所以她再是怎么疼他们对他们好, 他们也都跟自己的妈妈更亲。

    周宝贝这句简单的话,这个单纯的让她先吃的举动,是她前世到死都没有感受过的。

    没想到,这辈子她不用自己生孩子就感受到了。

    这是周励带给她的。

    这个男人, 几乎十里八村没有一个人说好的男人,他不仅有一颗善心把被抛弃的周宝贝抱回家来养,他还把这个孩子养的这么好。不仅仅是给口饭吃就算了,他还教会了这孩子最美好的品德,这品德就是,孩子感受到了她是真心对她好的,就也愿意回报真心。

    江桃心疼周宝贝,所以尽量把她当亲生女儿般对她好,但毕竟不是亲生女儿,相处时间也不长,所以真说起来感情并不深。但此时此刻,看着孩子不嫌胳膊累举着糖糕,一脸认真等她先吃第一口的模样,她心间一酸,好像这孩子真就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般。

    江桃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她没有强忍,凑上去咬了一小口糖糕的时候,任由眼泪掉了下来:“谢谢宝贝。”

    周宝贝却伸出另一只手,要给江桃擦眼泪:“妈妈,你怎么哭了?”

    江桃眼睛里还蓄着泪,但脸上却露了大大的笑:“妈妈感动,因为宝贝对妈妈太好了!”

    听到这话,周宝贝羞涩一笑,飞快给江桃擦了眼泪后,就转身扑进了周励怀里。

    等了会儿缓解了羞意,又把手里糖糕朝周励面前送:“爸爸吃,爸爸也吃。”

    周励看着眼中含泪的妻子,又看看怀里巴巴给他递糖糕的女儿,含笑也咬了一小口。然后伸手,替妻子抹掉了眼角的泪,温声道:“既然高兴,就别哭了。”

    江桃用力眨了下眼,把又眨出的泪抹掉,便笑着用力点了点头。

    一家三口甜甜蜜蜜,因为快下集了,遇到个卖鸡蛋的大婶,就一口气把那大婶还剩下的半篮子鸡蛋都买了。这会儿卖鸡蛋的基本都是乡下自家养的鸡下的蛋,攒到一定数量了就会拿到镇上卖了换钱补贴家用,是货真价实的土鸡蛋,后世想买到都很难。

    粉条买的也多,以后做豆腐粉条包少不了这东西,多买点儿能多便宜点儿,干货耐放,和干货店老板谈了价格后,江桃直接要了两蛇皮口袋。倒是豆腐买的少,虽说冬天东西耐放,但豆腐放久了还是会有点儿味道,更何况豆腐也不难买,所以江桃只买了够今儿吃和明早包包子的。

    鱼买的是一条大鲢鱼,这么大的鱼两种做法今天中午都吃不完。

    买了这么多东西,回去的时候周宝贝就只能自个儿走了,因为周励和江桃手里都是满的。

    回去的路上,迎到了曹桂花和张月红,只不过曹桂花冷着脸在前面走得飞快,张月红却一脸惶恐不安的跟在后面,一副想要靠近却又不太敢的姿态。

    两辈子了,这还是江桃第一次看见她妈对张月红甩脸色。

    她慢了脚步站在路边,只不过并未出声说什么。

    曹桂花或许是太生气了,这会儿即便知道张月红没怀孕,也还是迁怒江桃迁怒的厉害,路过时也没说什么,甚至要是江桃没看错的话,她的脸色更冷了。

    倒是张月红,有些求救般的看了江桃一眼,只不过江桃没看她,而曹桂花又走的太快,她没来得及开口,就跟着追了上去。

    她们这模样肯定是在镇医院检查过了,周励有些想不明白:“好端端的,张月红装什么怀孕?”说都四个月了,那肯定不是为了讹他和江桃,毕竟他们今儿才在镇上正式开业。

    自己多活了一辈子的事儿不能说,江桃只好随便寻个理由:“她嫁给小海快一年了,估计是怕一直没动静会有人说难听话吧,具体我也不清楚原因。”

    像这种人正常人确实没法理解,周励点点头,没再问。

    回家后江桃就赶紧把米饭蒸上,周励帮着烧火,她则杀鱼刮鱼鳞掏内脏,清理干净后把鱼头剁下来,拿了块才买回来的豆腐,加点儿葱和姜,打算炖个鱼头豆腐汤。剩下的鱼身子则选择红烧,不过里面却要加一点儿本地人自己做的豆饼,做好后先盛出来些,再放上几个干红辣椒。

    一家人就这么美美的吃了一顿。

    第二天依然早起,做早点生意的人就注定了和睡懒觉无缘了。

    头天晚上和的面,粉条也是提前泡好切好的,一早上把豆腐加进去,再加上各种调料,最后夫妻俩一起上手,包了六十个豆腐粉条包。因为今儿包的包子少,空着一口锅就煮了点儿红豆粥,狠狠熬上两小时,红豆熬的炸开,米也熬的软糯,熬好后加了点儿糖,味道别提多香甜了。

    大概是昨儿的闹剧吸引了人吧,今早原本周励和江桃都不抱什么希望的,但开门后稀稀拉拉的,倒还真有几个客人。豆腐粉条包个头大,要是搭配着免费的红豆粥,小孩一个女人两个是绝对能吃的饱饱的。就是饭量大的男人,那撑死也就是四个,要是不喝红豆粥只干的时候喝点儿水的话,那估计努把力能吃得下六个。

    所以这一早上基本都是买两个的买四个的,倒是左右邻居两家各买了一块钱的。

    直卖到上午十点吧,豆腐粉条包还剩下十九个,钱一共赚到了六块六,因为自家三口一共也吃了六个包子。对比前一天的净利润二十五六当然是少的可怜,但因为今儿不逢集,他们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所以这会儿差不多赚了三块钱的净利润,两口子就已经很满意了。

    第二天还打算继续包,所以这剩下的十九个包子就没必要都留着,自家就三口人,饭量再大吃着也费劲。正好他们来镇上开店后还没去周爱华那,所以夫妻俩把十九个包子全提上,不逢集不好去买荤菜,就又捡了八个鸡蛋,一家三口带着礼往周爱华家去了。

    周爱华看到侄儿侄儿媳很高兴,又对他们上门还带着东西表达了不满:“你们来就来,买什么东西啊,本来就没几个钱,还这么乱花!”

    周励笑道:“姑,这不是我们卖包子有的赚了嘛,虽然赚的不多,但孝敬姑你却是应该的。这会儿钱少我就少孝敬点,以后钱多了再多孝敬,你可别嫌弃。”

    江桃是感激周爱华的,因为在周家周爱华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企图真心疼周励的人,她拿了包子给周爱华以及大表哥大表嫂还有孩子们吃,道:“这包子上回没来得及做,今儿没新鲜的肉做的也都是素的,但味道却还行,你们尝尝看。”

    “你做的包子味道肯定好!”其实昨儿周爱华就偷偷去看过了,原本见没人买还想叫人偷偷去买点的,哪知她还没找到人,曹桂花就领着江海张月红去了,然后很快他们在门口吃起来,买包子的客人也突然就多了。瞧着那热火朝天供不应求的模样,周爱华就没过去,但心里却知道味道肯定好,要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多人买的。

    果然,一家子尝了那包子,就是吃过不少好东西的大表哥都立刻点头夸了好。

    周励就趁机道:“大表哥,咱俩出去走走吧,我有话想跟你说。”

    “要说什么啊,这么神秘?”大表嫂笑问道。

    周爱华也好奇:“还不能叫我们知道?江桃,你知道吗?”

    江桃摇头,她还真不知道。

    周励一脸平静模样:“没什么,就随便聊聊。”

    因为周爱华对周励好,大表哥魏达就也跟周励走得近,后来周励年纪大些想找活赚私房钱,一开始是大表哥帮着介绍,后来大表哥买了手扶拖拉机,就直接叫周励跟着干了。所以这会儿周励有话和大表哥说,众人就都觉得正常,两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出去干活了,估计是说这个的。

    大表哥也是这么想的,因此等周励开口,问他觉得专门搞运输好还是接活帮人建房子好,要不要一起合作做生意后,他就有些惊:“你想自己接话干?”

    周励点头:“嗯,我想多赚点钱。”

    大表哥因为家里条件好,孩子又还小没什么压力,所以虽然买了手扶拖拉机,但平常干活并不拼。像现在,就因为天气冷,有些看着赚头比较少的活,他就不愿意干了。他这样一副态度,当然从没想过专门搞运输或者帮人建房子之类,他如今就靠手扶拖拉机给人运沙子运砖头偶尔运一些镇上人去县里的各种进货之类赚钱,赚的比一般镇上做生意的人还多,所以他自己一直是很满意的,因此周励这两个提议,对他来说就有点冒险了。

    “专门搞运输,你是想运沙子和砖头这些吗?你又没手扶拖拉机,如果要组建拖拉机队,那你又没稳定的供货渠道,小励,这不现实啊!”大表哥也不看好周励去做,“至于接活帮人建房子,是,你是会干瓦匠的活,但别的你不懂啊!盖一个房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咱就不说盖一个房子需要哪些工人了,也当你能找到进各种材料的渠道,可最关键的就是,你没钱啊!一点钱没有你就去接活,你想没想过风险,万一出个什么差错,你连工人的工资都给不起。现在你拖家带口的,真要是这样了,人不得上门找江桃找宝贝?小励,你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我看江桃现在卖包子就挺好的,你平常跟着卖包子,我这边天暖和点有活了,你还跟我干活吧!这样赚的可能是不多,但好在稳当,没什么风险,你只管出力,完了等着拿钱就行。”

    但这样的话,他什么时候能让江桃成整个镇子最让人羡慕的有钱人?

    周励心底有着这样的目标,虽然大表哥的每句话都在卸他的劲,但他还是不打算放弃。他道:“我是打算专门运沙子和砖头,我确实没手扶拖拉机,但你有,我打算的是跟你合作。由咱们俩出面去接活,接到活了去找有手扶拖拉机的人,然后把活介绍给他们,咱们赚中间一个差价。虽然刚开始可能难,并且也赚不了多少,但只要我能不断的接到活,到时候这些人自己干接不到活,到时候只怕求着进我的拖拉机队。至于接活盖房子,是,别的我是不懂,但之前在工地做瓦匠的时候我认识不少人,如果我真能接到活,自然可以找到这些人,他们都有经验,让有经验的人负责他擅长的那块,最后肯定不会有问题。确实有可能出风险,但我一开始可以先接小活,在村里建三间大瓦房的话,其实工人工资也要不了多少,我可以从这种小活开始干,等攒的钱多了,再试着去接大一点的活。其实现在也接不到什么大活,就算真出风险了,工人工资我努努力,也肯定很快就能还的上。”

    想赚钱怎么可能没风险,就像他们卖包子,今儿那剩下的十九个包子就是风险。

    但因为害怕这风险就不走出那一步,那就永远也赚不到钱让江桃做有钱人了。

    大表哥沉默了会儿,虽然觉得周励说的在理,但他一向谨慎惯了,就还是不愿意冒险:“我劝你别冲动。但你要硬是想去做,那我只能这么说,有需要我的时候我可以帮忙,我的工资也可以拖到最后再给甚至不给,但我不能和你一起合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