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45章 跳舞的江桃。

第45章 跳舞的江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自家人也都饿了, 所以午饭江桃真就没搞太复杂。

    还剩最后一点的猪油渣和大白菜粉条一起炖了,早上包包子还剩下的两块豆腐裹了个鸡蛋拿油煎了,另外就是上回大表嫂硬塞的还没吃完的干木耳泡开, 直接拿干红辣椒炒了。加上给江杏先上桌的小葱炒鸡蛋,正好四个菜。主食是一起端上桌的十个大馒头,喝的没有,茶瓶里的温开水一人倒一碗将就吧!

    这顿饭不算好, 但也绝对不算差, 再加上江桃的手艺好, 刘西吃着就忍不住道:“大姐, 你这手艺在镇上卖包子有点屈才了, 你完全可以去县里开饭店, 生意肯定不会差的!”

    江杏怀了孕的人饭量大, 刚刚没好意思把鸡蛋吃完, 这会儿就跟着继续吃, 边吃边点头附和刘西的话:“大姐,你这手艺确实可以去县里开饭店了。但是……我记得你以前做饭味道跟我做的差不多啊,怎么今儿一吃你做饭竟然这么好吃了, 你是跟谁偷偷学了吗?”

    并没有跟谁学,只不过是因为前世做了一辈子饭而已。

    家里那么多张嘴,早先都在乡下没吃过好东西还好, 后来出去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 逢年过节或者假期回家来,一个个的就都嫌弃她做的东西不好吃。她不过是依据他们的嘴一次又一次的试验,试验的多了,最后才慢慢把自己的手艺锻炼出来的。说起来这本该是现在想着觉得憋屈的地方, 但没想到如今却算是帮到她了。

    江桃淡淡一笑,道:“没有跟谁学过,就是做的多了,又或者是你太久没吃了,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吧。”

    江杏皱眉,觉得并不是因为太久没吃才这样感觉的,她是真觉得她大姐以前做饭的手艺没比她好多少。不过这当下因为江桃一句做的多了,她关注点就立刻被带歪了:“我说你不听哦,我都说了,你心疼妈累,多干点儿活也行,但张月红比你还小呢,她累什么累?咱家不是那苛待人的,让她进门就伺候一大家子吃喝,但她搭把手帮帮忙总行吧?你倒好,她今天这里疼明天那里不舒服的,你竟然就自个儿一个人把活全干了!这还不算,上回我回娘家还听她说呢,说你要嫁给大姐夫了就了不得了,还没定亲就饭也不做了,衣服也不给她洗了。哎哟,我当时就说她了,凭啥给她洗衣服啊?她怀孕了她脸大啊?”

    江桃噗嗤笑了出来,这还真是江杏会说的话。

    前世江杏不仅骂她,在家里对江海张月红也向来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亲爸妈她说的不太过分,但该说的她也会说。不过她也是典型的刀子嘴,但心却一点儿也不硬,前世后来跟家里闹翻,她人不回来,但逢年过节东西却都准时送到。后来爸妈最后的日子,她也回来几次伺候过几回,只不过那会儿她日子似乎过的也不是很顺心,再加上又有她在,所以到底也没管太多。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比两个弟弟和弟媳妇管得多的。

    “笑什么笑,我说正经的,你脾气真得改改!”江杏看了眼周励,道:“就算我大姐夫人好不欺负你,但还有他家人呢,他那大嫂我也是知道点名声的,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江桃心里感动,声音里便带了几分真诚:“我知道啦!你一个做妹妹的,生生要把自己活成姐姐吗?我笑是想跟你说,张月红要好长一段时间再不能拿肚子说事了,昨儿个妈带她去镇医院了,应该查出她没怀孕了。”

    “什、什么?”江杏愕然:“她没怀孕?”

    对江杏,江桃就不为了诬蔑张月红和江海说假话了,但因为也不能说真话,所以就半真半假道:“她按时间算不是怀了四个来月了吗,但是肚子一点没显,而且还没出三个月怀孕的反应就全部都没有了。所以我就觉得她是不是没怀孕,经期不来可能是身体其他方面有问题,昨儿个她居然想装摔倒讹上我们,我就诈了她一下。结果她当场就被诈懵了,小海也气走了,后来妈带她去了镇医院,虽然我没问,但遇到时妈的脸色相当不好,而她又难得一副做了错事的不安模样,所以我就猜她肯定是没怀孕的。”

    江杏没顾得上笑话张月红,而是先抓重点问:“讹你们?她想讹什么?”

    江桃只好简单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估计是没吃到免费包子心里不平衡,就想装摔讹点儿钱吧,没想到她真摔倒了。”

    江杏听完这些,顿时满脸厌恶:“她这是自作自受!亏得是没真怀孕,这要是真怀孕,这样一摔肯定要摔出事来的!大姐,你听我的,以后别搭理他们夫妻俩。那家里我算是看清楚了,就江河是个清醒的,爸妈也不清醒,你这是开门做生意的,辛辛苦苦包的包子,又不是卖不掉的,妈居然由着他们俩要吃,拦都不知道拦一下!”

    岂止是不知道拦,还帮着要呢。

    江桃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不想再聊这个了:“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吃亏的。”

    江杏看着自家姐姐,点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觉得你不会吃亏。这样正好,你要还是以前那副死样子,我光是看着都要气死了。”

    “杏儿!”刘西觉得江杏说话有些不好听,出声提醒了她一句。

    江杏却瞪了他一眼,道:“这是我亲姐姐,我跟她要是说话还得顾这顾那的,我累不累啊我?”

    “没事的刘西,我们俩什么话都能说,你吃菜。”江桃也不在意,她从前那样别说江杏,她自己也想骂呢。

    人家亲姐妹都不在意,周励也半点没有不高兴的模样,刘西只能算了。

    吃着饭,江桃突然想起周励打算的要运输沙子,就随口问江杏:“杏儿,你们村,或者是你们左右相邻的村,谁家有手扶拖拉机你知道吗?”

    江杏还真知道:“我们村就有一个,隔壁村我倒是不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江桃看了眼周励,周励就解释道:“我有个表哥,他买了手扶拖拉机,之前都是帮人拉一些东西赚钱,我看着就想能不能我去接一些需要运输沙子的活,到时候我再来联系愿意干这个的有手扶拖拉机的人,要是能接到活也能找到人干,那我作为中间人就能靠这个赚些钱了。”

    江杏没怎么太上心,点点头道:“需要的话我回去帮你问问,我们村那家买拖拉机好像还借钱了,要是有活干能赚钱,应该会愿意的。”

    这是空手套白狼啊!

    不过不得不说,这想法挺聪明。刘西眉头挑了挑,认真看向周励:“大姐夫,你怎么不自己买个手扶拖拉机啊?”顿了顿,他道:“要是钱不够的话,我这里倒是可以先借一点给你。”

    不管是什么时候,主动提出可以借钱的,除了是那种设计了什么陷阱害人的,不然都是非常过硬的关系了。就算有江杏的关系在,但刘西的主动仍然让周励和江桃都有些惊讶,周励道:“一个手扶拖拉机价格不低,买了如果只是自己去接散活的话赚的也不会多,所以我暂时不打算买,想先看看接活发出去这条路能不能走的通。”

    江杏终于上心了:“大姐夫,你这生意头脑不错啊!”

    要是真叫周励做成功的话,那以后大姐的日子可就非常好过了!

    刘西也看好,但这才刚接触,他也就是觉得周励这个人应该早晚能起得来,但因为他如今在县城的生意已经很不错,所以倒也并不怎么放在眼里。不过这个连襟他决定能接触的话还是接触看看,因此便笑道:“大姐夫确实有头脑,这一块要是能做起来的话,赚的可能确实还行。杏儿,咱们今儿回去就去问问。”又对周励和江桃说:“要是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客气,只管开口。”

    周励和江桃笑着应下,但并没趁机提什么要帮忙的点。

    一来是两人都不想轻易欠人情,尤其这人还是亲戚。二来么,则是有包子店在这呢,江桃手里也还余有三百多的存款,这年头钱当钱,做运输沙子这种小生意的话,这个本金已经是用不完的用了。

    所以不到非得求助人不可的地步,两人都不打算求人。

    刘西和江杏吃完饭歇了会儿就先回油弯村了,他们打算回去拿铺盖和一应的生活用品,今儿在家歇一晚,明天刘西要去县里服装店,由他妈陪着江杏再来镇上安顿下来。

    周励叫江桃跟周宝贝去午睡,自个儿把锅碗都洗涮好,这才跟江桃说了声,出门去了。

    要打听哪里有活当然不是没头苍蝇一样去胡乱找,今儿他从大表哥那要了几个电话号码,有两个是大表哥之前帮人拉东西时认识的也有手扶拖拉机的人,有两个是之前给大表哥介绍活的上家,还有一个是本地沙场所在村子的村书记。本地的沙场在距离周湾村骑自行车有二十分钟路程的一个村子,现在那完全是个开放的不收费的沙场,只不过因为沙场在那村子的村口,所以外来人去拉沙子,必须得给那村子一点好处,而来收这好处的代表,村里人一致推举村书记。

    周励这边没有电话,镇上也没有公用电话,所以他这会儿出门是去邵堂家借电话。

    先电话联系一下,回头还得找时间亲自上门谈,另外就是邵堂的两个妹妹嫁的都很不错,嫁在隔壁镇上卖家具的可以暂不联系,但嫁在本镇家里也有个手扶拖拉机的,周励打算叫邵堂带着上门走一趟。大表哥手里都有那么多信息,邵堂的妹夫自然也会有,有邵堂在,应该多少会卖点儿面子。

    江桃两辈子也不是个能闲得住的人,如今说是累,但搬来镇上包子店算是勉强运行不错后,她就闲了。明儿不逢集,她只需要做上四十个出头的豆腐粉条包就行,那一点儿活轻轻松松就干完了,这会儿并不需要提前忙起来。周励那边先期她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这会儿看着给周宝贝和周励都织好了的毛衣,她闲来无事,就把周励给她买的红毛线拿了出来。

    红毛线周励买的太多了,江桃估计了下,她织两件毛衣都用不完。

    她当时买毛线周励就在呢,大概是知道多少毛线够织一件毛衣的,所以很显然这不是周励糊涂买多了的。那他故意买这么多红毛线干什么?江桃想不出答案,但大冬天看着那抹红心情就格外的好,一扫眼看到床上呼呼睡的正香的周宝贝,心下流淌着暖意,便拿了毛线打算先给周宝贝织一条红围巾。小姑娘穿红色喜庆,正好又快过年了。

    江桃一针一线的织着,却感觉越来越冷,终于抽空抬头朝外一看,就看见外面飘飘扬扬竟下起了雪。放下织了半截的围巾,江桃走了出去,站在院子里微仰着头看那飘飘扬扬的雪,她突然心情特别特别好。当然了,自打重生后她心情一直都很好,这会儿好上就好,她一个人也没忍住乐了起来。

    这是新的一辈子了,新的人生,新的身份,一切都因为新而充满着希望。

    这辈子这样好,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因为太高兴,江桃忍不住伸手去接雪,踮着脚追着飘飘扬扬的雪花,近处的接了就去接远处的,虽然她穿着那件大了好些不得不束起腰的红棉袄,但因为动作轻快脸上也带着轻松的笑,整个人就显得特别灵动。

    她一个人玩的太开心,就没听见虚掩着的门面房那边的敲门声。

    也没听见有人推开门,竟然走了进来。

    陈启军敲了会儿门见没人理,手一推竟然把门推开了,于是就一手一个的提着两个蛇皮口袋直接进了门。而这一进门,不用往里多走,才一抬头就看见了后院里的江桃,穿着红棉袄在飘飘扬扬的雪花下像是在跳舞的江桃。

    陈启军只觉得心上狠狠振动了下,一种他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的奇怪感觉击中了他。

    他在这一瞬间觉得嗓子里好像被什么堵住般,努力了好一会儿,也静静看着江桃跳了好一会儿的舞,才终于轻轻咳嗽一声,开了口:“江桃。”

    江桃一惊,忙停下还在接雪的手,转脸看过去的时候,脸上轻松幸福的笑已经彻底收了起来。

    “陈启军?”她很诧异。

    陈启军放下手里的两个蛇皮口袋,面无表情的点了头:“这是周五叔叫我顺便带给你们的葱。”

    周励爸怎么会想起叫带葱来?

    江桃走过来,问:“可有叫你带什么话来?”

    江桃脸上带着疑惑,目光落在两个蛇皮口袋上,并没多看他一眼。陈启军已经清楚明白的知道江桃不喜欢他了,但或许是因为他之前误会过她喜欢他,所以这会儿心里就觉得格外不自在。不由自主的后退小半步,也移开了视线:“说是小励大伯家的葱,说你们看着给大伯钱就行。另外如果要是用完了还要的话,小励二伯三伯四伯还有二爷爷家里的葱都可以去拔。”

    江桃点头,冲陈启军客套的笑了笑:“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客气。”陈启军声音略低,话落便转身,一面走一面道:“东西给你送到了,我先走了。”

    江桃随口应了句:“行,你慢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