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46章 这么粘我?

第46章 这么粘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启军离开后就往镇上的派出所去了, 他先前决定过来上班是为了避开江桃和林玉,但他还没来呢,就得知江桃和周励先来了。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人江桃压根不喜欢他,都在镇上也不要紧。

    倒是他,先前竟然会那样误会江桃,得亏除了他妈没人知道, 不然旁人怕是大牙都得笑掉。

    回想起之前有的那些心理, 陈启军自己都无奈摇头, 他那会儿究竟是着了什么魔了, 竟会那么自我感觉良好, 人江桃分明就是……

    陈启军猛然停下脚步。

    他突然发现他是真的没办法理解江桃的所作所为, 在跳河被救上来之前分明是不认识他也不认识周励的, 为什么能在被救上来后就立刻决定要嫁?先要嫁他, 他不同意, 她竟然没有丝毫犹豫,转脸就接受了周励。这接受是心甘情愿,这大半个月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江桃这嫁人是真心诚意,是真把周励当自己男人对周励好,连周宝贝都当亲闺女了的。

    那要是当初他答应了, 江桃也会像对周励那样对他吗?

    如果也会的话,那为什么, 她对于要共度一生的男人,难道一点都不挑,随便是谁都行?

    陈启军紧紧皱眉,因为想不通, 也因为对江桃的做法不赞同。

    “有什么事啊?”坐在派出所门口的老大爷突然出声。

    陈启军回过神,看着对方五十岁上下的年纪,翘着二郎腿坐在派出所门口的砖头上,正一边抽烟一边皱着眉看他,神情懒散里似乎还带着点不满。

    陈启军没在意,拿出放在口袋里的介绍信,道:“我来报道。”

    报道?

    盛卫国起身上前,伸手就把陈启军的介绍信抽了过去。

    陈启军微愣,继而面上就露了几分郑重。他还以为这是个简单的看门大爷,没想到身手竟这么利落,他一时不防,竟就这么被抽走了介绍信。

    盛卫国看过介绍信,再抬头看陈启军时,神情也郑重了两分:“原来你就是陈启军啊!我上个月就接到电话知道你要来了,行,走吧,我带你去办手续。”

    陈启军跟在盛卫国身后,看着镇上这长满了杂草的派出所小院,看着低矮又老旧像是建了很多年的矮瓦房,问道:“还没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是这儿的副所长,你叫我老盛或者盛叔都行,随你喜欢。”盛卫国头都没回。

    周宝贝还没醒,江桃便没把葱拖去后面。将两蛇皮口袋都打开,葱倒出来就放在后门一侧的角落里。一看就是今儿才拔的新葱,明儿用不上,但后儿就是逢集了,年前的倒数第二个集,所以倒也不用处理,直接放着明儿就得收拾了。

    就是有些意外,周老五居然会想着叫陈启军带葱来。

    也不知道是补偿心理还是什么,江桃也懒得去多想,反正这好意他们接着了,至于给大伯家葱钱,回头看看周励有没有空,没空她明儿下午就可以回去一趟。

    因为这一打岔,江桃也没心思去管那雪了,把门面房又给虚掩上,便去后面织围巾了。

    周励一直到晚饭做好了才回来,一下午的雪地上都已经积了厚厚一层,他踩着雪进了家门,还没看见江桃,就笑着道:“江桃,宝贝,我回来了!”

    “爸爸!爸爸回来了!”周宝贝听见声音,先从厨房跑出来,手里还抓着个豆腐粉条包子。

    下雪天更冷,反正明儿就四十来个包子要包,江桃闲着没事,干脆先把馅料调好了,不急着包明儿要卖的,先包了些留着自家吃。周宝贝小孩子饿的快忍不了,她就先拿了个给她吃着。

    “小心点啊,地上有雪。”江桃说了一句,也跟着走了出来。

    周励几大步走到跟前,一把将周宝贝掐起来抱在怀里,这才笑着对江桃说:“好消息,邵堂的妹夫答应了我有活他就干,不仅如此,他还又给我介绍了两个人。我已经打过电话联系了,明儿后儿要去他们家当面谈谈,包括大表哥给的号码也有一个人愿意谈谈的。要是这边三个人都愿意的话,那我就能联系到五辆拖拉机了,这不管拿到哪里,都有足够的竞争力了。”

    “真好!”这的确是好消息了,江桃很为周励高兴,这个头开的很不错。

    “还有更好的,邵堂的妹夫还给了我个中间人的号码,那人就在邵堂大妹妹嫁的那个镇子上,那边离得不远处也有个沙场,他不是专门做这个的,只偶尔帮人介绍下活而已。所以我表示肯定会有谢礼后,他就说正好那边有两家需要沙子的活,我今晚上就打算过去跟他聊聊,看看能不能先把这活接下来。”倒是大表哥给的两个中间人的号码,因为一个是专门帮私人介绍活的,不愿意跟他说内情,另一个之前偶尔帮人介绍活,现在已经不干了。

    “今晚就要去?”江桃看了眼地上的积雪,又看一眼还在飘着雪花的天空,道:“这么厚的雪呢,不能明儿去吗?”

    周励道:“已经说好了,现在反悔不太好,毕竟是做生意,得守信。”他拿脚踩了踩雪,笑道:“没事,又不远,我走着去走着回,你不用担心。好了,我就是回来跟你说一声的,这就得走了,你晚上别等我,门锁上先睡,我回来叫门了你再开吧。”

    说着话,周励就把周宝贝放下了。

    “先吃饭吧!”江桃没再劝,只道:“饭做好有一会了,已经不烫了,要去也吃完饭再去。”

    这一下午都在忙,虽然不是体力活,但费脑子啊!

    周励还真有点饿了,听江桃这么说,略犹豫下就点了点头。反正吃顿饭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更何况就是回来稍微晚一点而已,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怕走夜路。

    晚饭江桃包了十来个豆腐粉条包,煮的红薯稀饭,菜就吃的中午没吃完的猪油渣白菜炖粉条。

    周励飞快的吃了四个包子一碗稀饭,碗放下的时候,江桃也吃好了,倒是周宝贝,虽然早早吃了个包子,但红薯稀饭还没吃完。不等周励开口,江桃就道:“你看着宝贝吃下饭,我马上就来。”

    看着江桃匆匆朝后院厢房去了,周励只好重又坐实板凳。

    那就再等会儿吧,也就几分钟的事儿。

    江桃回屋找了自己的两条旧围巾,先把自己头脸包裹严实,另一条灰的打算给周励,另还有下午就织好的给周宝贝的红围巾,也一并给拿上了。

    周励看见这样的江桃有些惊讶:“你干什么?要出门?”

    “宝贝,稀饭咱就不喝了吧,擦擦嘴,咱把红围巾给围上,今晚爸爸妈妈要出门办事,你去姑奶家跟姑奶睡一晚好不好?”见周宝贝碗里不剩多少了,江桃先跟周宝贝这么说了,然后利索的给周宝贝擦嘴围围巾,边回答周励:“雪还没停呢,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我跟你一起去。”

    “雪还在下呢,这么冷的天,你在家吧!”周励不同意。

    江桃却已经拿定了主意:“没事儿,我穿棉袄呢,还围着围巾。”说着把周宝贝抱起来,又催周励:“赶紧的,你也把围巾围上,我们趁时间还早先把宝贝送去姑那里。”

    周宝贝早前就常在周爱华跟前待,周爱华爱屋及乌对她也不错,所以她并不排斥去跟周爱华睡一晚,老老实实的趴在江桃怀里,还跟着催周励:“爸爸,快点!”

    江桃的性格周励也是知道的了,那是说一不二的,她决定了就不会改了,于是只好自己退一步:“要不算了,我明儿再去吧。”

    江桃却不同意:“没事儿,我没那么弱,身体好着呢。你自己都说了,做生意得守信,都已经说好了的事,咱就别改了。”

    周励只好点头:“行吧,那咱们赶紧走。”

    说着飞快把围巾围好,又伸手把周宝贝接了过去。

    江桃锁好门,就跟在周励身后往周爱华家去了。

    周爱华自然立刻就答应了,但把周宝贝抱过去后,却有些不赞同的道:“你们也真是的,哪里就急在这一时了,下着雪,天又黑了,真是……不过两个人也好,起码能互相照应着。”

    大表嫂道:“要不要骑车去啊?就是不知道这天好不好骑。”

    “不用,骑车太冷了,走去还暖和些。”不等周励开口,江桃就忙拒绝了。

    这年头自行车是顶顶贵重的东西,平日里骑都怕给人磕了碰了呢,这大雪天哪里敢骑,不说磕了碰了的,光是雪里泥里的滚脏了,都是给人添堵心事呢。

    周励自也明白这道理,本还犹豫要不要借用下的,见江桃拒绝,就也笑着拒了。

    眼看着周励和江桃走出门,眨眼功夫拐个弯就不见人影了,大表嫂就叹了叹,道:“妈,小励这回是不是有些走火入魔了啊?魏达说他想的太天真了,做中间人赚差价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爱华看法却不一样,她想了想道:“要是小励一个,我也得担心。但有江桃帮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江桃好像能旺小励一样,有她在说不定小励真能成功。”

    大表嫂忍不住笑了,她这个婆婆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迷信了!

    也就小励性子好,听说婆婆之前找什么葛神婆求的手绳小励都收了,就是不知道戴没戴。

    另一边,因为江桃跟着一起,周励就没走太快。

    虽说两个镇离得不远,但步行的话,走的快的男人也得至少走半个小时。这地上积了厚厚的雪,江桃又是个女人家,所以这没有五十分钟应该到不了。但好在老天爷可怜,才刚出镇子雪竟然就停了,没了那落到头上脸上以及久了会把衣裳打湿的冷意,这雪天赶夜路就不那么难了。

    走了差不多有二十来分钟,听江桃呼吸略有些急了,周励就一把拉了她。

    雪地里走路累,虽然是大冷天,但两人的手都热的手心微微冒了汗,江桃反手握回去,抬头冲周励笑了下:“还行,就是有些急喘了点儿,累是不怎么累的。”

    农村姑娘什么活都干的,这段时间做包子卖包子也都是体力活,江桃说的是实话。

    “嗯,我拉着你,你也能轻松点。”周励道。

    确实是。

    人轻松了点,江桃就有心情说话了:“这人电话里你觉得怎么样,真能介绍活给你吗?”

    周励道:“他帮私人介绍活也是图好处,只要我能给他足够的好处,他肯定愿意介绍给我。”

    江桃微微皱眉:“就是不知道他要多少好处,你要是给了,还有没有赚头。”说着一顿,不等周励开口,又道:“其实刚开始倒也无所谓,就算亏点,但只要名声出去了,提起来都知道你是做这个的,且还能联系到好几辆手扶拖拉机的话,说不定到时候就不是你去找活,而是活来找你了。”

    周励终于忍不住问了:“你好像都没质疑过我,你怎么这么信我?”

    大表哥跟他相处多年都不愿意一起合作,很显然是不看好他选的这个赚钱的方向的。

    因为我多活过一辈子,知道你选择的方向正确,所以就算不能大富大贵,也肯定不会大亏,那么你想试一试冲一冲,我当然愿意支持你。这话不能说,江桃想了想,只好道:“因为觉得你选择的方向挺好的,而你又能吃苦又稳重理智,所以自然就相信你。”

    在周励听来,江桃这话说的就太好听了。

    这简直像是说因为喜欢你,所以欣赏你崇拜你,你决定的东西,我当然无条件相信。周励的心一瞬间火热,他不好意思的轻轻咳嗽了下,道:“我会努力的。”

    争取绝不辜负你的信任。

    两人就这么一路说着一路大步走着,终于赶在过了八点的时候到了隔壁镇,找到了那中间人家。

    跟周励想的一样,在他知道那两家的活需要多少沙子后,表示愿意一家付十五块钱的好处费,那中间人立刻就答应了。毕竟他介绍活给私人,人家也就是送三两块钱的东西,虽然一家活可以至少介绍三四个人,但有那大方的给的东西就实诚,不大方的给的东西还不够堵心的呢,偏这年头有钱买手扶拖拉机的不算多,有时候活多,那明明让他堵心的人他也得给介绍活。不介绍不行啊,不介绍找不到人干活,那主家还当他没本事,次数要是一多,以后谁还找他做中间人啊?

    周励给的已经比他介绍活给私人得的好处多了,而且还是有了活就一次性付清,他连后续的活干的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干完都不用管,这样的好事傻子都会答应的。

    顺利谈成了这笔买卖,江桃和周励九点刚过就踏上回程的路了。

    虽然早就知道能谈成,但事情顺利成这样,两人还是心情大好。因此回去路上不仅走的快,还忍不住笑着打算了下接下来的计划。走到半路时听江桃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周励就松了她手,快走一步朝她面前一蹲:“来,我背你。”

    背?

    江桃立刻拒绝:“不用,我能走动。”

    雪地本就不好走,周励一路还拉着她,可比她辛苦多了,再说她真不是个娇气的人。

    周励蹲在地上不起来,声音低沉:“江桃,我想背你。”

    “啊?”江桃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只道:“我真能走动。”

    周励保持蹲着的姿势,转头看雪地映照下也看不清楚脸的江桃:“上来吧江桃,我知道你能走动,但我就是想背你,想让你轻松点,别那么累。”

    江桃愣了愣,没说话,但也没再拒绝。

    虽然她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让周励背,但或许是周励的态度太真诚,周励要背她背后隐藏的那种她不知道怎么说的情绪太强烈也太让她震动,所以她还是趴在了周励的背上。

    周励轻轻松松把江桃背了起来,大步迈开,边走边道:“江桃,你真瘦。”

    江桃还沉浸在周励强烈的想要对她好的情绪里,随口道:“瘦不好看吗?”

    周励脚步一顿,认真道:“你胖也好看。”

    江桃轻哼一声,啐他:“瞎话,你又没看过!”

    周励轻轻一笑:“真话,不然你多吃点,少辛苦点,把自己养胖了再来问我。”

    “你少来,你这是害我,等我真把自己养胖了,说不定你就要嫌弃说我肥了!”江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顺口接了这样的话不说,还伸手直接拧了下周励的耳朵。

    “哎哟哎哟轻点,耳朵要被你拧掉了!”周励哎哟哎哟叫着,突然加快了脚步。

    江桃被这一颠,忘了刚才的不自然情绪,笑了起来:“你就夸张吧,我轻轻一拧,哪里就掉了!你吃吧,你多吃点儿,你才是真瘦,一点儿也不好看!”

    周励接话:“行,我吃,我多吃点儿,尽快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不让你嫌弃。”

    江桃才刚止住笑,闻言笑的更厉害了:“你算了吧,你再胖也白不起来!”

    周励索性小跑起来,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怎么,你嫌弃我黑?”

    江桃搂了他脖颈,笑道:“我还嫌弃你瘦呢!”

    周励突然换了得意语气:“那你没办法了,你再嫌弃也做了我媳妇,想跑也跑不掉了。”

    “我不跑。”江桃轻声说着,突然朝下抱住了周励的脖颈,然后没忍住,亲了亲周励滚烫的耳朵尖,“你放心,只要你一直对我这么好,我永远也不跑。”

    周励慢下脚步,郑重道:“我一辈子都对你好。”

    江桃侧过头,把脸搁在周励的肩头上,轻声道:“我也一辈子都对你好。”

    雪花突然又飘了起来,两人一时无话,只在飘飘扬扬的雪花里,两人的心终于紧紧挨在了一起。

    进了镇子后已经没有人家还亮着灯了,估摸着应该很晚了,江桃本想下来自己走,但周励不肯,坚持把她背到了家门口。晚饭的锅碗都还没刷呢,周励把门反锁上,就说江桃:“你去屋里暖暖,我来把锅碗刷了就烧水,等下咱们洗过赶紧睡。”

    明儿还得早起包包子呢,虽然不多,但因为要赶在早饭点上卖,就不能晚起。

    “我不去,我跟你去厨房,你刷锅碗我看着。”江桃突然任性起来。

    周励收拾碗筷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江桃时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坏笑:“这么粘我?”

    江桃脸微微一红,抬脚先朝后院厨房去了:“谁粘你了,我是怕你太想我,赶着去屋里见我洗不干净锅碗。快着点,别愣着了,都要困死了。”

    周励哈哈笑了起来:“好好好,来了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