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47章 一起吃。

第47章 一起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腰酸疼的厉害, 身上也一点力气都没有,江桃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时迷迷糊糊竟有点儿不知今夕何夕, 而自己又身在何方的感觉。

    但天早已大亮,光线透过窗子直直照在床上,便是闭着眼,也依然觉得不舒服。

    江桃深吸一口气, 睁开眼手撑床, 坐了起来。

    屋里已经不像昨晚地上一片凌乱, 周励不在, 他脱下的衣服自然也没再散落一地。她昨儿穿的衣服也不见了, 但床头却规规整整摆着干净的衣服等她换。江桃张开手伸了个懒腰, 拿过衣服动作有些迟缓的穿了起来。

    穿好衣服出门, 她先去了厨房。

    小锅里剩了点儿红豆粥, 还冒着热气。大锅盖一揭开, 蒸腾的热气下是两个白胖的新蒸好的素包子。江桃还没洗漱,而且刚起来也没胃口,盖上锅盖先去刷牙洗脸, 简单洗漱后则去了前面。

    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周励带笑的声音:“是,今儿只有豆腐粉条包,肉包明儿有。这不是不逢集嘛, 新鲜的肉不好买,明儿一早你来肯定有!”

    江桃没出声, 站在门口看着,直到买包子的客人走了才走过去。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她睡的太沉,竟然都不知道。

    周励转头看过来,笑着迎了两步:“起来了?也没多久, 包子才刚搬出来没一会,不过今儿卖的还不错。你洗漱了吗,饿了吧,先去吃点东西。”

    大庭广众之下,即便是亲媳妇也不好太过亲密,周励只拉了下江桃的手。

    江桃却比他大方的多,直接把他拉进门按坐在椅子上:“你歇一会儿吧,我来看着。”说着想到周宝贝,又道:“这个点了,宝贝应该起床了,我先去姑家把她接回来吧。”

    门外没人,周励起身弯腰靠近江桃的耳朵,低声道:“我又不累,累的人是你。”说着飞快亲了下江桃白嫩的耳垂,就大步朝外走去:“你边吃东西边看着下吧,我去接宝贝。”

    这人,怎么突然这么流氓起来了。

    江桃微微红了脸,立刻转身往后院厨房去了。

    今天早上的生意确实不错,江桃不知道周励包了多少个包子,等他抱着周宝贝回来的时候,小竹篓里的包子竟然就只剩一个底了。时间还早,按理再包一两锅现卖也来得及,但想着周励今儿要出门找有手扶拖拉机的人谈合作,江桃就没提。左右明天逢集,要包的包子本来就多,周励要出门,她一个人有的忙呢,倒也没必要再为早上卖的素包子再忙活了。

    周励已经吃过早饭了,因为上午赶着要去两个村子见两个人,所以把周宝贝放下后就急急忙忙出门了。

    江桃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葱的事,只好暂时算了。

    包子很快就卖完了,江桃把小竹篓一收,之后又客气告知了三个客人没有包子了,这一早就再没有人来问了。江桃估摸着周励应该就包了四十多个,看这情况,下回再多包十来个也就是了。

    洗好锅碗,见周励已经把昨儿换下的衣服洗了,江桃便开始处理起大葱了。

    周宝贝是个格外乖巧的孩子,不仅不闹人,这会儿小小一个人也坐在边上帮忙理起葱来。

    这么小的孩子,正是该玩的时候呢,江桃就对她道:“宝贝,你去玩吧,妈妈理葱就好了。”

    周宝贝却不肯:“不,我要帮妈妈理葱。”

    孩子也是一片好心,总不能硬是不许孩子帮忙,江桃想了想,就道:“那咱们到门口理去,屋里太冷了,外面晒着太阳暖和。你先理着,一会儿不想理了,就去玩去。”

    到门口理,说不定也能趁这机会跟左右邻居交流交流。

    他们虽然搬来镇上几天了,但因为一直忙,除了第一天卖包子送了邻居几个包子外,之后都没怎么接触。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年龄小的孩子,要是有的话,这么接触接触,就能给宝贝找玩伴了。

    周宝贝应下,积极的搬了个小板凳出去了。

    江桃则慢一步,把葱和盆还有自己坐的小板凳陆续搬了出去。

    今儿是个好天,快九点的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即便地上雪已经有点化了,也不感觉冷。江桃一边利索的理着葱,一边逗周宝贝说些闲话,比如在姑奶家开不开心,跟表哥表姐们玩好不好玩,要不要下午送她过去玩玩之类的。

    周宝贝以前是没大人跟她这么说话的,在家里跟周佳佳和周小猛玩,因为年龄的差距在,她也基本是默默跟在后头的一个。这会儿江桃这么逗她说,她慢慢就打开了话匣子,虽然人小小一个,但还是个话痨,聊起天来虽说因为年纪小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没逻辑没重点,但江桃仍然觉得有意思。

    小孩子就是这样,可可爱爱的,也或许是她不知不觉带了做妈的滤镜?

    江桃笑着陪女儿,隔壁卖馓子那家的老板娘出来倒垃圾,瞧见了就忍不住搭讪道:“这就开始理葱啦?你家孩子爸呢,怎么没帮忙一起理?”

    “嗯,早点儿理,省得回头手忙脚乱的。孩子爸有事出门了,就一点葱而已,也用不着帮忙。”江桃笑着道。

    今儿不逢集,又还不到做饭的点,老板娘回家也没什么事,看江桃笑眯眯态度很好,于是便把垃圾桶放下,走过来说话了:“你们这卖包子赚钱是真赚钱,但我看着可比我们还累呢,前期要干这么多准备的活就不说了,这要是天天卖的话,还得天天早起,连个懒觉都睡不成了。”

    “哪啊,累确实是累,但赚钱还真赚不了多少,这包子你看卖的多,但肉包子一块钱四个,素包子一块钱六个,买的多还有的送,说实话我觉得肯定没有你们卖馓子赚。”做馓子的原材料就是面粉加油炸,那油是可以重复使用的,所以这个成本就很低。但馓子的价格跟包子比却贵了很多,所以真算起来肯定是卖馓子赚钱,当然这也得看卖出的量。

    老板娘家的馓子卖的不错,钱确实也赚的不少,因此也不否认:“做馓子是技术活,我们家那口子技术好,又做了不少年了,所以就还行。不过我看你这包子以后肯定也不会差,你手艺好,不管是素包子还是肉包子,我吃着都比咱镇上原来的那家好吃,以后肯定也能赚到钱的!”

    江桃笑道:“那就借你吉言了。对了姐,我叫江桃,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哦,我姓王,叫王槐花,你叫我王姐就行了。”王槐花看着三十四五的年纪,当得起这声姐,说完又看向周宝贝,夸道:“你家这丫头真不错,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定性,我们家那两丫头啊,老大还好,老二简直了,一分钟都不肯闲的,愁死我了。”

    听她提起孩子,还是女孩,江桃立刻就问了:“你家孩子几岁了?这孩子嘛,文静有文静的好,活泼也有活泼的好,你也不用太愁,这活泼的说不定将来有大出息呢。”

    对于那疼孩子的父母,夸孩子比夸她还受用,王槐花虽然会抱怨自家孩子太吵太闹,但平常更是疼的紧,要不然那孩子也不能养成这样的性子。所以听江桃夸她小女儿可能会有大出息,摆着手说是不敢想不指望,但脸上却忍不住堆满了笑:“大的十二,小的才七岁。”

    “这可不好说的,有时候你越不敢想,反而就越能成真了。”江桃说着,看向周宝贝:“宝贝,要不要去王阿姨家找小姐姐玩?小姐姐比你大不了几岁呢。”

    王槐花这个人初接触蛮不错的,她家那口子上个集更是提醒过江桃为什么没生意,夫妻俩瞧着人都很不错,家里生的又正好是两个女孩子,江桃就觉得可以叫周宝贝过去玩玩。

    王槐花也热情:“是呀,要不要去阿姨家跟姐姐玩?阿姨家有两个姐姐呢。”

    周宝贝到底是个孩子,到这会儿就有点坐不住了:“妈妈。”

    江桃笑道:“去吧,妈妈送你过去,一会儿做好饭了再去叫你。”

    周宝贝点点头,羞涩一笑,就这么蹦蹦跳跳的跟着江桃和王槐花去了隔壁。

    江桃见了王槐花的两个女儿,两个小姑娘穿的干净整洁,在王槐花的示意下也都懂事的叫了她阿姨,并且对于周宝贝的到来也都表示了欢迎。江桃摸了摸周宝贝的头,就放心道:“那你就在这跟姐姐们玩吧,要是一会儿玩腻了,就带姐姐们到咱们家来玩。”

    不等周宝贝开口,王槐花的小女儿就跑过来拉了周宝贝的手:“小妹妹,你叫什么啊?来,我给你看我的洋娃娃,我的洋娃娃可漂亮了!”

    洋娃娃。

    江桃看着那做工很是粗糙的洋娃娃,心想等有机会去县里,也得给周宝贝买个。条件不好的时候没法讲究,但有这个条件的时候,小孩子还是应该有两样自己喜欢的玩具的。

    “你就放心吧,叫她在这玩就是了。”王槐花看着孩子们,忍不住笑道。

    “王姐,那就打扰你了。”江桃确实蛮放心的,就是有些不好意思,到底是打扰人家了。

    王槐花一摆手,豪气的道:“看你说的叫什么话,邻里邻居的,孩子一起玩玩多正常!”

    把周宝贝留在隔壁玩,江桃回来后很快把葱理好洗好,因为搬来镇上了去杀猪匠家近买肉方便,不用着急,看着时间就先做了午饭。周励说是要回来吃的,她就煮了三个人的饭,今儿个没啥荤菜了,就拿猪油炖了个白菜马铃薯,另就是拿了一把葱切的细细碎碎,再抓一把咸菜水洗几遍也切碎,入锅炒的时候加了三个鸡蛋,一个干红辣椒,盛出来就有满满一大碗微辣的葱香咸菜炒蛋了。

    拿了个吃饭的大碗出来,拨了有三分之一过去,江桃端着去了隔壁。

    才到门口就听见了后头院子里传来的孩子们的咯咯笑声,江桃不由面上也挂了笑,前头门面房没人,到了后面正在玩老鹰捉小鸡的周宝贝立刻放开王槐花的小女儿,蹬蹬蹬跑了过来。江桃拉过周宝贝的小手,问也跟着跑过来的王槐花的小女儿:“你妈呢?”

    小姑娘眼睛直勾勾看着江桃手里的碗,明明馋的不行了,但还是吞了口水老实道:“我妈在厨房呢。阿姨,你是来叫宝贝回去吃饭的吗?你做饭好快哦!”

    小小一个人,竟跟大人一样拉家常了。

    江桃还挺喜欢这小姑娘的,便也当她是大人般回答:“是的,我来叫宝贝回去吃饭。”说着把手里的碗递给她:“这是阿姨做的,你拿去给你妈,你们一起尝尝看好不好吃。”

    “娇娇容容,谁啊?”王槐花听见动静走出来。

    王槐花的小女儿也就是陈容,本来手都伸出来了,听见她妈的声音,赶紧手一缩跑了过去:“妈,是周宝贝的妈妈,她送了她做的菜来,好香哦!”

    真是馋着了,小姑娘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脸上的馋相却十分明显。

    王槐花简直气笑了,不轻不重的拍了下她胳膊,骂道:“你这个馋虫!”

    江桃走上前,笑着把碗递过去:“王姐,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自个儿炒的咸菜,你尝尝。”

    咸菜确实不是好东西,但里面不是还有鸡蛋嘛!

    王槐花有点不好意思,但人江桃都把东西送过来了,人家是真心给的,她拒绝更不好。于是就接过道了谢:“这可是咸菜炒鸡蛋,好东西呢,小江,谢谢你啊。”

    “客气啥,邻里邻居的。”江桃也这么回了句。

    把周宝贝带回家,才刚洗过手准备叫周宝贝先吃点,外面周励就回来了,他脚步匆匆脸上带笑,不用开口江桃就知道了:“谈妥了?”

    “嗯,妥了,都答应了!”周励也凑过来洗手,“还有一家,吃过午饭我立刻去一趟。要是也能同意的话,有五辆手扶拖拉机,等雪一化就能立刻去拉沙子了,顺利的话年前就能搞定一家活。”

    要沙子的人家就是隔壁镇的,又不远,五辆拖拉机一天最少能跑两个来回,那也就是十车的沙子。兴许都不用三天,两天二十车的沙子,只要每一车都装满,应该就足够那边用了。

    江桃踩踩地上的雪,道:“安全第一,不要太着急了。”

    周励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是想赚钱,但他和江桃的时间长着呢,没必要为了赚那快钱因为隐患弄出事来。

    吃饭的时候,江桃先说了叫周宝贝和隔壁王槐花家孩子玩的事,跟着又说了葱的事:“两蛇皮口袋的葱,你看要不要今儿下午我回村里一趟,把这钱给你大伯。”

    昨儿忙着出门,今早又忙着包包子卖包子,江桃不说,周励压根就没注意到那葱。这会儿听说是周老五叫陈启军送来的,心里也有点惊讶,不过他和江桃的想法一样,有好处他就接着,周老五是他亲爸,跟亲爸没必要客气,更何况这葱钱还是要他自己给的。

    “不急,我跟大伯家关系不错,过年了回去再给都行。”周励随口接了句,话落才意识到要回去过年的事,别说江桃,他自己就先不想回去,“我们买点东西一早回去一趟算了,不一起过年了。”

    江桃想了想,也觉得没必要非得回去过年。

    就算被人说道两句又怎么样,又不会掉一块肉,但不回去他们一家三口都心情好!于是江桃立刻点头应了:“行,那咱们就在镇上过年。”

    吃过午饭,周励急匆匆走了。

    江桃洗涮好锅碗,周宝贝已经自个儿乖乖睡着了,江桃把门虚掩,便拿了切菜板和刀,到前面门面房的桌子上切葱剁葱。一会儿这个准备好,还得再把粉条泡上,等周宝贝醒了,把她也带着,肉和豆腐得尽快买回来,剁肉馅可是个大工程。

    她正忙着,江杏一家就到了。

    刘西推着自行车,车上绑着铺盖,挂着装了生活用品的蛇皮口袋。刘西妈则提了两包她和江杏的换洗衣裳,江杏手里就提着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是她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因为刘西还要赶着去县里盘账,所以东西放下就赶紧去乘车了,镇上到县里一天原来只有一班车,这要过年了,下午才又加了班,他得快着些,免得赶不上车。

    因为东西多,一路他们是走过来的,江杏到底是双身子的人,累的进屋就坐下了。

    刘西妈是干惯了活的身体好,倒是不着急坐,而是问江桃有没有热开水,她要倒点儿给江杏喝喝,走了得有半个多小时才到,不仅渴了,也得暖暖身子。

    江桃手上在忙着,而且以后合租开店要长久的相处呢,倒也不必客气太过,就指了厨房道:“茶瓶在厨房,里头有水,你自己去倒吧。”

    刘西妈是个好脾气的,点点头应下就去了。

    等捧了冒着热气的热开水,江杏一面小口抿着一面看着江桃手脚麻利的在剁葱,有些惊讶道:“大姐,你这为了明儿一早上,要剁这么多的葱啊?能包的了吗?”

    江桃一边干活一边回话:“能啊,上个集卖完的早,明儿我打算包两百个肉包,这么多葱还不知道够不够呢。不过还有剩下的,要是不够,大不了明儿一早我再现剁现调馅。”

    江杏不由道:“这真够累的,还要剁肉馅吧?”

    “是啊!”江桃点头,丝毫不扭捏的夸周励:“不过自打卖包子以来,肉馅都是你姐夫剁的,这不他今儿有事出去了,回头我去买了肉回来自己得先剁上。”

    江杏啧啧:“大姐夫对你还真好!”

    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只看她大姐的状态就知道了。

    “刘西对你不好?”江桃反问,又夸刘西妈:“而且婶子对你也好,你这到了累的直接坐下,婶子赶紧就去给你倒水喝了,我看着都羡慕。”

    江杏忍不住笑:“嗯,刘西和妈对我确实都很好。不过我也对他们好,以后妈老了,我伺候她肯定不亚于亲闺女伺候的。倒是你那婆婆,隔着几个村子我都听说过她干的事儿,你和大姐夫也别傻乎乎的以后把什么都揽身上,她对你们不好,那就让得了她好的人给她养老去!”

    “放心,我肯定不会!”江桃肯定道。

    江杏这才满意的又喝了一口热开水。

    刘西妈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们啊,还是太年轻了。要知道事情也不能做的太绝,周励他妈确实不对,但你们要真是什么都不管,往后舆论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你们。”

    江桃道:“当然不是什么都不管,该我们出的那一份我们也会出,只是别的就不要想了。”

    “伺候她绝对不可能,真一定要伺候,那也是亲儿子去,好歹是她生的她养的,但儿媳妇一分好没得到她的,不可能去。”江杏回答的斩钉截铁,还撺掇江桃:“要是大姐夫脑子不清醒硬叫你去,大姐,你就干脆甩了大姐夫!”

    “你大姐夫不会这样的,要真是这样,我肯定不跟他过了。”江桃应和。

    刘西妈是真无奈了,这江家的女儿,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好在还算讲道理,她现在不找江杏的事,倒也不怕老了江杏找她的事。

    江桃却已经岔开话题问江杏:“对了,你们村那个有手扶拖拉机的人怎么说,愿意接活干吗?”

    江杏也跟着就转移话题:“愿意,我昨儿跟刘西去了他家,跟他们说好了,叫明儿逢集他们来镇上时顺便来你这里一趟,跟大姐夫聊聊。”

    江桃笑:“那敢情好,省的你大姐夫再跑一趟了!”

    因为江杏和刘西妈来了,江桃剁好葱装好后,把粉条也给泡了,就放心的出了门。

    先去买肉再去买豆腐,剁肉馅是个耗时间的活,周励不在家,她一个人得抓紧点儿才行。就是之前想着的趁这个集做炸物生意……江桃犹豫了很久,在买好肉和豆腐后,到底又去镇上卖冻货的人家买了三块钱的鸡架子。卖包子只是早上那段时间忙,但一个集可是至少能持续到十一点才会人越来越少的,大不了她等十来点的时候再炸,能卖掉就卖,卖不掉就自己吃好了。

    不过回到家,却发现周励已经回来了。

    粉条是出门时候泡上的,她在外面待的时间不短,周励这会儿正在切已经泡好的粉条。

    看见江桃,周励立刻放下刀迎上来,接过她手里所有东西才道:“我不是说了很快回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去买了,这么多东西呢。”

    要够包两百个大包子的肉,够包差不多一百个包子的豆腐,一路拿回来确实不轻松。

    江桃甩了甩手,道:“我以为你要傍晚才能回来,怎么样,这人谈成了吗?”

    周励摇头:“这个不成,除非后续活太多忙不过来,不然不能找他,他不同意钱少点。”

    周励想赚中间的差价,当然是接活时候一个价,发下去活的时候另一个价,这样才能从中赚到点差价。但这人不愿意,要求不管接多少活都必须还按他现在的价格来,那周励自然就不能答应了。他接活如果上了正轨量大赚的就多,他又不是做慈善的,自己一点好处不拿为别人服务。

    江桃安慰:“不同意就算了,倒也没事,杏儿今天来跟我说了,他们村那个有手扶拖拉机的人愿意接活干,明儿逢集,杏儿叫他快散集的时候来一下,到时候你跟他聊聊看。”

    周励虽然有些郁闷,但因为已经确定了四辆拖拉机,倒也没太在意。眼下江杏又介绍了个,他便笑道:“那敢情好,省我去跑一趟了。明儿再说吧,宝贝起床去隔壁玩了,咱们赶紧把这些肉菜的理理,我先来剁肉馅。”

    江桃忍不住笑,周励竟然和她说了一样的话。

    她点点头,跟周励一起忙了起来。

    明儿一早要包的包子太多了,所以一下午两种馅料就都调了大半出来。不过这次却没提前包,虽说如今天冷,提前包了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蒸也可以,并不会像别的季节那样因为醒发过度就发酸难吃了,但要认真说起来,味道确实是差一些的。江桃想好好做这包子店,因此就不想有任何不好的地方,所以搬来镇上她就不打算提前包了,就是和面也打算提前一点时间起来,两口大锅里都烧了热水,到时候把和好的面放进去醒发,自己再趁机睡一会就好。

    忙了一下午,晚上要早点睡,江桃就打算晚上简单吃点就行了。

    江杏却来找她:“大姐,吃饭咱们合在一起吃吧,宝贝那么小吃不了多少,正好你和大姐夫两个,我和我婆婆两个,咱们两家配一样钱放在一起吃怎么样?”

    只有两口锅,分开来做饭确实有些麻烦,更何况她做包子的时候早上是占着锅的,总不能叫江杏和刘西妈天天都不吃早饭。江桃先是点点头,再是摇摇头:“一起吃可以,但你们出两人份的钱,我们家至少得出三人份的,不是说宝贝,是你大姐夫,他一个人能吃过我两个。”

    江杏都没想到这个,江桃提了,她就一指自己肚子:“我这也是两个人吃呢。”

    怀孕后江杏饭量确实是变大了。

    “那我们这边不还有宝贝吗?”姐俩谁也不愿占谁便宜,江桃态度坚定:“你们出两人份的,我们出三人份的,你同意就在一起吃,不同意就分开。”

    现在这情况分开压根不现实,江杏只能答应。

    于是晚饭就是刘西妈和江桃一起做的,简单的红薯粥,热的馒头和包子,菜么豆腐买的多,拿来煎了再和咸菜放一起炒炒,晚上嘛,这样就行了。

    吃过饭后,刘西妈就收拾筷子要去洗涮。

    合在一起吃饭那就是长久的事了,江桃帮着收拾的时候就道:“做饭咱们一起做,洗涮锅碗的话就一家一天吧,婶子你看这样行吗?”

    刘西妈就不是个会在乎这些的人,她道:“行啊,怎样我都行。不过你们这一天那么累,我又没事干,刷个锅碗而已,其实不用一家一天,我随手刷了就是。”

    “那可不行。”江桃笑道:“占这么大便宜,我要睡不着觉的。”

    江杏也说:“就是啊妈,你儿媳妇是我,我大姐又不是你儿媳妇。”

    刘西妈就笑:“我正好没闺女,认个干闺女也不错。”

    江杏和江桃一起笑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