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54章 送年节礼了。

第54章 送年节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过午饭没多会儿, 刘西就到了。

    刘西妈先一个人回家,刘西则陪着江杏回桃花村娘家送年节礼。

    江桃犹豫了下,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 虽然明知道那家里除了江河可能就是她爸妈也不会给她好脸色,但年节礼既然要送,当然就得让村里人都看见都知道,不然旁人说闲话她都没堵嘴的。

    两口子先去了周爱华家, 送上包子后, 把周宝贝留下玩, 又跟大表嫂借了自行车。

    然后跟刘西江杏一起, 骑着自行车到了桃花村的村口。

    江桃没让周励跟着一起去, 一来是周励自行车上还绑了不少给周湾村那边送的包子, 都带去江家不大方便, 二来则是反正上门也得不到好脸, 那还上门干什么?

    江杏也下了自行车, 一路颠的她难受,进村的土路更颠,干脆就下来走了。

    姐妹俩并排在前走着, 刘西推着自行车在后跟着。

    进村路上遇到人,自然有人打招呼:“哎哟,桃儿杏儿一起回来送年节礼啊?”

    江桃笑笑, 应道:“是呢婶儿。”

    江杏也打招呼,喊这个叔喊那个婶的, 问着:“你这是溜门儿呢?”

    姐俩一个比一个漂亮,但江杏嫁的好过的好,村里人自然就不大关注她,毕竟消息大家都知道。倒是江桃, 第四次嫁人后过的怎么样,才是村里人比较八卦的。

    这个问:“桃儿,你这送的什么年节礼啊?”

    那个问:“桃儿,听说你在镇上开了包子店啊,好像还卖炸鸡架?生意怎么样,赚钱吗?”

    江桃先老实回答:“才在镇上租了店面,又买了好些东西,手里没什么钱,年节礼就是给我爸妈送的二十个肉包子。”然后又半真半假道:“生意还行,暂时虽然还没怎么赚到钱,但只要长期坚持下去,房租啊置办的那些东西的钱,肯定很快就能赚回来的。”

    二十个肉包子!

    镇上的肉包一块钱四个,二十个那就是五块钱,这年节礼可不差了啊!

    再又听她半真半假的话,村里人当然也知道这话有水分,因此有那真心的也有那生了酸意的,就道:“哎哟,你这日子过的不错诶!桃儿,看来你这次真是嫁对人了,好好过,好好过!”

    都是外人,江桃也懒得说太多,只一笑应付过去了事。

    三人到了江家大门口,往年二十九这天,到下午就是各家各户开始忙的时候了。一年难得舍得这一回,正常人家二十九这天就要把肉提前给卤好,把过年需要吃的肉圆子萝卜圆子豆腐圆子以及耦合油条之类的,全部给提前做好。江家往年也是如此,这会儿正该是家里忙碌厨房飘香的时候。

    但今年,江家院子里却冷冷清清,厨房没有飘香,屋里也没有人说话。

    好在他们停在门口的时候,一侧厢房门开了,江河裹着棉袄走了出来,看见大姐二姐和二姐夫,原本低头敛目的江河眼睛一亮,脸上也立刻带出了笑:“大姐,二姐,二姐夫,你们来了!”

    江桃笑着点了头。

    江杏朝堂屋门口和厨房门口各看一眼,纳闷道:“江河,妈呢?怎么今儿没炸东西?”

    “估计在屋里吧!”江河没注意,只高兴道:“赶紧的,外面冷,你们先进屋吧!”

    三人进门,江桃先递上肉包子。

    刘西则从自行车后座取了他和江杏送的年节礼,因为刘西做生意家里条件好,往年的年节礼就给的很是丰厚,属于曹桂花可以拿去村里炫耀的独一无二的那种。但今年,因为江桃已经嫁了,江杏住在一起也知道她送的是什么,为了不让姐姐太难看,也因为对江海和张月红不满,不想好东西送回来都进他们嘴,所以今年江杏就没买鱼买肉,只从王槐花那买了两斤馓子,又白糖红糖一样各买了两斤,算起来当然比江桃的年节礼丰厚,但丰厚的也有限。

    江河不在意这个,他接了东西都压根没顾得上看,只高兴见到两个姐姐,忙把人往堂屋迎,又大嗓门喊道:“爸,妈,大姐和二姐回来送年节礼了!”

    很快,江大有和曹桂花就从堂屋的西间房出来了。

    东间房倒是没动静,门关着,也看不出江海和张月红是不在家还是不想出来。

    “爸,妈。”江杏走在前面,先叫了人。

    江大有微微点头,曹桂花也只点了下头,就冷着脸看向她身后的江桃:“你还回来干什么?”

    这话一出口,气氛就不对了。

    江大有沉着脸没说话,刘西诧异,江杏则有点不喜。

    江河看看面色平静的江桃,忙上前走到曹桂花跟前:“妈,你干什么呢,大过年的,大姐当然是回来送年节礼的啊!”说着他就举起右手里的一大袋包子,道:“你看,这是大姐送的。”

    曹桂花本就对江桃心有怨气,再一看江桃送什么不好竟然送包子,想起那天江桃跟她要江海和张月红吃包子的钱,跟着就发现张月红竟然压根没怀孕。曹桂花只觉一股心火控制不住的冒了出来,直冲头顶像是要从天灵盖里冒出来一般,她想也没想,抬手就去打江河手里的肉包子。

    好在江河是拎着袋子上面的,曹桂花这狠狠一打虽然把袋子打飞了起来,但因为他没松手,落下后也还稳稳在手里。不过江河却不高兴了:“妈,你干什么呢?”

    江杏看看身侧面上没什么波动的江桃,也动了火气:“妈,这是大姐送的年节礼,二十个猪肉大葱馅的包子,卖也要五块钱呢,你这是干什么,看不上吗?”

    看不上当然不至于,曹桂花只是生气而已。

    江大有作为一家之主,这会儿站了出来:“杏儿,这没你的事。”

    江杏多少是有些畏惧江大有的,张张嘴,到底收声没再说什么。

    江大有便看向江桃,目光冷硬含着失望,但片刻后眼里却闪过一种无奈的情绪,最后缓了缓语气说江桃:“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你妈道个歉。道个歉,这事儿就过去了!”

    “道什么歉?大姐为什么要跟妈道歉?”江河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江大有沉默。

    曹桂花则面含怒意:“她自己知道!”

    江桃是有些意外的,不是意外她爸的反应,而是意外她妈的反应。

    虽然早就猜到她妈不会给她好脸色,但这般简直像仇人一样容不下的态度,却也是她想都没想过的。毕竟前世,她妈对她一直都不错,当然了,前世她也一直都很听话。所以现在她妈这样,是因为她这辈子不听话了吗?

    就算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了,江桃也仍然有些难过。

    不过虽然难过,但她并不打算妥协:“妈是说小海和张月红在我那吃包子,我让他们给钱的事吗?还是说,张月红想仗着怀孕装摔倒讹我们时,我猜她根本没怀孕,结果竟然是真的这事?”

    这两件事江河都是第一次听说,但惊讶过后,就茫然的道:“妈,这事儿大姐哪里有错了?”

    江杏也忍不住了,跟着道:“是啊,哪里有错了?大姐是开门做生意的,难道二哥和二嫂在她那吃包子不应该付钱?至于猜张月红没怀孕,只是猜而已,难道猜都不能猜了?张月红可以假装怀孕,旁人却连猜都不能猜,妈,你是我们的亲妈,不是张月红的亲妈!”

    曹桂花是个嘴上笨的,本就不太会说,这会儿先是被江桃送回的包子气了,再又看小儿子小女儿也跟着一起来指责她,一时更是说不出话,只气的整个人都微微发起了抖。

    江大有却脸皮厚如城墙,恼道:“亲弟弟吃两个包子还要钱,我看这是掉钱眼里去了!你们两个居然还帮她说话,怎么,你们也是这样想的?你们的东西,小海就不能看一下吃一口是不是?”

    这话怎么就那么不对味呢?

    江杏皱着眉,有点想不通她爸的逻辑。

    江河却一点都不怕他爸,道:“他是没东西吃要饿死了吗?那要是这样,我当然可以给他一口吃的。但他好像并没有吧,而且大姐是开店做生意的,要是包子卖不掉他去吃也正常,人家包子正常卖甚至都不够卖的,他去吃什么,饿死鬼投胎吗,不吃那一个包子能饿死?”

    江河虽然不知道事情真相,但却知道自家大姐和大哥的性子,所以不问缘由就站了江桃。

    “你个混小子!我踢死你!”江大有说不过江河,气的抬脚就踹了过去。

    江河忙灵活的避开,还不忘道:“我说的是实话,爸你气什么?”

    一脚踢空,江大有琢磨了下自己一把年纪了,小儿子却正是有力气的大小伙子,只好歇了打人的心思,又朝江桃愤怒道:“好,咱不提这一茬。咱就说张月红假怀孕的事,你既然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和你妈被蒙在鼓里两三个月了,你就干看着一声也不提醒,你安的是什么心?!”

    究竟是吃包子收钱更惹爸妈生气,还是没戳穿张月红假怀孕的事更惹爸妈生气,江桃不知道。她只知道,听她爸说了这么多,她妈在边上虽然一声不吭但神情里满是赞同,她看着这一幕,心里就一点难过都没有了。她很平静,平静到简直要以为面前的人是陌生人了。

    “我没安什么心,因为我并不确定她真没怀孕。是她在我那故意装摔想讹我们,我看她都四个月了还肚子平平,所以故意诈她的,没想到她被诈出来了,真的没怀孕而已。”江桃语气平静,顿了顿,突然又自嘲一笑:“再说,你们都盼着她给你们生个宝贝孙子呢,我就算说出我的怀疑,你们会信吗?”

    江大有觉得这笑刺眼,怒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不会信?!”

    江杏幽幽道:“我说了,大姐出嫁那天我就和妈说了,但妈并不信。”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江大有一瞬间失了声,过了一瞬反应过来,才骂道:“滚!怪不得人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们如今嫁人了都能耐了,不把我这当爸的看在眼里了!行啊,你们能耐你们以后别回来,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女儿!”

    眼见丈夫真生气了,曹桂花终于有点急了,忙劝道:“孩子爸,你别……”

    “你闭嘴!”江大有厉声呵斥。

    江桃看着这一幕,什么都没再说,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想起来什么,便又回头,把江河手里的包子一夺,只道:“江河,这包子大姐拿走了。以后你要是想吃包子,到镇上大姐店里来吃。”

    “大姐!”江河松了手,但却忍不住大声叫人。

    江杏也急了,大姐要是真这样又提着年节礼走了,以后整个桃花村的人怕是都要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了,不仅是她,大姐夫也同样会被说。两人都是名声格外不好的,如今在镇上卖包子好不容易有点起色,要是再被传出人人都嫌弃的名声,那以后可怎么好?

    “大姐,你等等我!”江杏喊了一声,便回头道:“爸,妈,我也先走了。”

    曹桂花正急着,忙点头。

    江大有却觉得简直是反了天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把他看在眼里,他这个当爸爸的在家是一点威严也没有了。因此冲着江杏的背影,他怒道:“走,走,你也走,把你的东西也带走!”说话间他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夺过江河手里的东西就扔了出去:“我不吃你们的东西也饿不死!”

    别说江杏恼了,就连一直当隐形人的女婿刘西,也恼了。

    不等江杏开口,他大步上前捡起地上东西,二话不说拉着江杏的手就朝外走。

    “刘西!刘西!杏儿!杏儿!”曹桂花急的一边喊一边抬脚准备追。

    江大有却一把拽住她手,怒道:“让他们走!有多远走多远,走了就再也别回来!”

    江河看着执迷不悟的江大有,却是什么都没管,转身就追了出去。

    江大有气的,脱下鞋子就砸了出去。

    但江河已经跑出去了,先追到刘西和江杏,但因为他也觉得爸妈过分了,所以就说不出劝的话。

    倒是前面江桃听见后面动静停了脚,回头一看,见江杏和刘西也提着东西出来了,顿时惊的往回迎了过来:“怎么回事,杏儿,你怎么也出来了?”

    江杏正气着呢,就口不择言起来:“爸简直有病!”

    等听了江杏说的,知道江大有干了什么,江桃也觉得他简直有病了。这是为了个江海,其他人都不想要了。不过她可以气,但江杏不能气,毕竟怀着孕呢。江桃劝道:“杏儿,他这是因为我迁怒你呢,你别生气,回头气的肚子疼孩子不舒服。”

    江杏点点头,轻轻摸了下肚子,长出了一口气后,仍是道:“我知道他是迁怒,但迁怒也有病,那么对你也有病!爸妈怎么回事,以前也不这样啊,怎么老了老了成这样了!”

    江桃道:“谁知道呢?”

    她也不理解,前世她是陪了爸妈一辈子的,要不是重生了,她也不知道他们竟然会这样。

    姐妹俩刚刚还高高兴兴的拿着年节礼回来呢,这才没一会就都拉着脸又把年节礼提着走了,往村口走的路上碰到村里人,好些甚至就是刚刚看着她们回来的。

    “怎么了这是,桃儿,杏儿,你们怎么才来就走啊?”

    “是啊!怎么东西也都带走了?”

    “江河,你们家发生什么事了,你大姐二姐怎么才来又走啊?”

    乡下农闲时候人都无聊,遇到个这样的新鲜事,顿时八卦之火就熊熊燃烧起来了。

    有些话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江桃也懒得跟外人去说那么多,反正自己送了年节礼了,这是她爸妈赶她走的,刚好还有江杏陪着,对名声反正影响有限,就只敷衍的笑了笑,并没搭话。

    江杏却不愿这样委屈的走,不过她虽然暗下里骂江大有有病,但面对外人时却只把江海和张月红拉了出来,把张月红装摔跤想讹人的事儿一说,就一副请别人来帮着评理的语气道:“你们说嘛,错的到底是谁?我大姐一个大姑娘,又没怀过孕生过孩子,她怎么会知道张月红是装的?这也能怪我大姐没提醒,简直离谱!我就更亏了,我就帮我大姐解释了下,结果就被扔了东西撵出门了,为了个张月红的肚子,我们这些闺女都是外人了。”

    这样说,江大有和曹桂花确实过分了。

    “你爸妈这是想孙子想疯了,怎么能这么干呢!”

    “就是啊,桃儿压根没错,你也压根没错,大过年的怎么能这样呢?”

    “可不是,唉,算了算了,你们先走,回家好好过个年,年后再回来好好解释下吧。我估计到那时你爸妈也就能想开了,想要孙子是江海和张月红的事,跟你们没关系。”

    在众人的七嘴八舌里,江杏把手里的年节礼塞给江河,又把江桃手里的包子也拿过来塞给江河:“江河,你把这些都拿回去,爸妈要是嫌弃不要,那你就留着自己吃。我们是为了回娘家送年节礼准备的,拿走我们也压根吃不下去。”

    江杏这话一说,八卦的村人就更感觉江大有和曹桂花不对了。

    闺女这么孝顺,这当爹妈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不过因为觉得江大有和曹桂花不对,那江桃和江杏就变得格外孝顺懂事简直是小可怜了。

    江桃不由在心里对江杏这个妹妹又竖了一回大拇指,江杏真是个能干的,不仅是性格为人方面能立得住能管事,还因为她这人用后世的一个词来说就是情商高,高的简直有点吓人了!

    实际上她也应该学着点,但有时候她真不想为了名声和面子忍气吞声。

    都重活一次了,随心所欲才更是她想要的。

    在村人们的八卦声种,江河提着东西默默把两个姐姐送到大马路上,然后才终于开口:“你们别生气了,大过年的高兴点,而且这事你们本来也没错。”

    江杏听着村人们话里话外都向着她们,早已经不生气了:“知道了,我们走了,你回吧!”

    江桃则叮嘱了句:“有什么话别跟爸妈硬来,大过年的,别回头你也被赶出来。”

    江河心里有点难过,是啊,大过年的,爸妈他们至于吗,让两个姐姐就这样走了。

    “嗯,我知道了。”他点点头,低声说道。

    相比江桃这边,周励那边就顺利多了。

    他骑着自行车,先把四个伯伯还有一个二爷爷家走过,包子送上,大伯二伯的葱钱硬给也没给出去后,他才往家这边来。家里女人们都在厨房忙着炸东西,他干脆就没过去,敲了敲西间房的门,直接把二十个包子放到了靠门的桌子上:“爸,明儿我们就不回来过年了,这包子给你吃。”

    周老五正闷在屋里抽旱烟呢,听见这话猛一下站了起来。

    但周平昌和乔英干的事儿他也是亲眼看着的,这会儿不说周平昌和乔英了,就是他都觉得羞于见小儿子。他是真不知道,他怎么生出大儿子那种玩意出来的,你想赚钱可以理解,但你明知道你弟弟在镇上租了店面卖包子卖炸物,你他妈的怎么能也想走这条路的!

    你就是去卖油饼,卖鸡蛋饼,卖烧饼也好啊!你好歹换一换啊!

    周老五现在都不止觉得没脸见小儿子,他是觉得他没脸见任何人,大儿子大儿媳的行为,是真的让他觉得丢人。所以对于周励的话,只愣了一瞬就道:“知道了!你不回来就不回来,送包子干什么,肉不要钱买啊?还一送就送这么多,我一个老头子哪里就需要吃这么多了!”

    语气虽不好,但其中的好意周励听的出。

    他笑道:“这不是过年嘛,一年就这一次,你吃不了就慢慢吃,反正天冷也不会坏。”

    周老五没吭声,往上衣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了两块钱,上前来递给周励:“你们不回来过年,压岁钱我也没法给宝贝了,你拿着回头给她吧!”

    周励有些意外,宝贝这还是第一次收到他爸给的压岁钱呢。

    不过他也没拒绝,给了他就拿着。

    周老五给这钱当然不是因为突然疼起周宝贝来了,他只是真心觉得小儿子生在他家有点倒霉而已,毕竟有周平昌和乔英那样的大哥大嫂不说,他还有王招娣那样的妈!

    周老五叹了口气,道:“宝贝再好,到底不是亲生的,你和江桃也抓紧要个孩子。”

    有了孙辈,也不知道王招娣那歪了的心能不能回来一点?

    周励确实想跟江桃有个孩子,但并不是因为周宝贝不是亲生的这个原因,因此他立刻板了脸:“爸,我跟江桃都是把宝贝当亲闺女看的,这话你以后别再说了。”

    说不说的,都不是亲生的啊!

    周老五心里这么想着,但大过年的,再加上心里有愧,到底是点了头不再说了。

    周励便把最后剩的十个包子提去陈启军家。

    他前脚才走,王招娣后脚就过来了。

    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包子,她问周老五:“小励回来了?人呢?”

    “走了,他回来给我们送包子的,过年他们一家三口不回来过了,这下你满意了!”周老五是真不想理她了,但有些话也得让她知道,不然她永远也不知道自己错了!

    过年都不回来过了?

    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爹娘!还送包子,王招娣看着桌子上的包子,嫌弃道:“你当他是想着你特意给你送包子呢?他是今儿包子卖不掉,剩的没法处理,所以才给你送的!”

    有完没完了?

    周老五冷声道:“那你一个都别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