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61章 她当然更能。

第61章 她当然更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直到进了派出所小院, 陈启军心头都还被浓重的厌恶情绪笼罩着。

    林玉跟他是一个村子的,从小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虽说中间十年不曾见, 这次回来林玉的行为让他困惑和反感,但他只以为是林玉小女孩未经事太过执拗,顶多是有些偏激不自重罢了。怎么都没想到,她竟还能那般无耻!

    那已经不是执拗偏执不自重了, 那是人品败坏, 是道德沦丧!

    陈启军紧紧拧眉, 实在想不通林玉是怎么了。

    前两天还带着父母找上他家门, 今儿却要撮合他和江桃, 先不考虑她人品道德问题, 她这么做是……难不成是移情别恋看上周励了?

    陈启军猛地停脚, 紧拧的眉因为震惊到极点的一个叹气, 突然放松开来。

    她这样应该就是看上周励了, 指着他抢走江桃,她好跟在后面立刻接手周励呢。

    林玉移情别恋不再缠着他,他本是该高兴的, 但一想到林玉生了跟江桃抢周励的心思,陈启军就又恼怒又觉得可笑。周励和江桃夫妻恩爱,林玉凭什么认为她能抢走周励?

    陈启军自认不是刻薄的人, 但这会儿却忍不住刻薄起来。

    单看林玉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模样也生的比大部分人好, 但跟江桃比,她有那比的资格吗?论模样,她模样比不上江桃。论性情,她性情也不如江桃。就是勤劳能干这一点, 江桃也把她甩的远远的,她凭什么认为周励会弃那么好的江桃不要,而选她?

    简直昏了头了!

    “诶?小陈,你怎么空着手回来了,不是去买吃的?”盛卫国从屋里出来,看见陈启军空着手回来,同样熬出红血丝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陈启军回神,不再想林玉的事,道:“要了面,要等会儿才能做好,我回来跟你们说一声。”

    “嗨,说什么啊,你等着做好直接拿回来呗!”盛卫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觉得陈启军不像是身上受了伤,他像是脑子受了伤才退伍的。

    陈启军也不好解释,便转身又朝外走:“那我去看看做好了没。”

    “你等等,我去上个厕所,等下跟你一起去,四碗面你一个人不好拿。”盛卫国叫住他。

    江桃手脚利索,等陈启军和盛卫国上门的时候,四碗面她已经做好了,面坨了就不好吃了,见陈启军没人影,她正打算跟周励一起送去派出所呢。

    一夜没吃上东西的盛卫国,进门后先狠狠闻了下面香,而后就好奇道:“你这里不是卖包子的吗?还带做面卖呢?”

    陈启军刚要解释他和江桃是同村,请江桃帮帮忙的,江桃就已经道:“是,主要是卖包子,但有客人需要的话,偶尔也会帮着下碗面,炒两个家常菜之类的。”

    陈启军到嘴边的话只好咽回去。

    江桃不是看在他们同村的关系上才帮忙做的面,她是本来就有这个打算。

    盛卫国实在是饿坏了,所以闻着这普通的白菜鸡蛋面,就感觉实在迈不开脚步了。他直接上前坐下,拿了筷子就夹了一筷子面,胡乱吹了两下送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才道:“小陈,咱们先吃吧,吃完再给他们送去。”

    面坨了就不好吃了,大家从昨晚累到现在,自己吃坨了的面没事,但自己吃好的,却叫同事吃坨了的,陈启军不忍心。他道:“盛叔,你吃吧,我还不饿,先把面给他们送回去。”

    盛卫国也不管,他是老资格了,眼下更是退休在即,只要不出错,其他事儿无所谓了。

    周励是店家,做生意的人就该会来事,他立刻按住陈启军,道:“小军哥,你吃你的,你同事都在派出所是吧?我正好没事,我去给你跑一趟!”

    陈启军不是愿意麻烦人的性格,只还不等他拒绝,盛卫国已经一把拽住他:“吃吧吃吧!”

    忙了一夜加一上午,有的吃还不赶紧吃,磨磨唧唧也不知道在想啥!

    “那你们吃,锅里还有,吃完叫我来帮你们盛。”江桃说了声,便先回厨房了。

    已经到做午饭的时间了,其他没洗的东西也不着急,刚刚和面她特意多和了点,今儿他们一家三口也吃白菜鸡蛋面。只不过白菜可以切了放锅里和面煮一起,但鸡蛋却不必也打到锅里,锅里倒略多些的油,打入三个鸡蛋,煎差不多了翻个面儿,少少放点儿醋,醋煎蛋的香味儿能把人馋出口水!

    昨儿买的豆腐和做包子的肉馅都还剩少许,和到一起炒熟,盛一点儿出来给周宝贝留着,剩下的将两个干红辣椒剁碎放进去,再加点儿老抽调色,留着做面的浇头。

    最后一家三口都爱吃酸辣木耳,今儿仍然也炒一小盘。

    江桃在后院厨房忙着,香味儿却一路飘向了前院,盛卫国一碗面已经吃干净,正喝着面汤呢,闻着这香味儿喝汤的动作就不由自主停了。吸一口香味儿,喝一口面汤,他忍不住道:“才刚那男老板叫你小军哥,你们认识啊?”

    “嗯。”陈启军闷头吃面,声音低低的,“一个村的。”

    “那这女老板叫什么啊?”盛卫国问。

    陈启军猛地抬头,看向盛卫国的眼神是不加掩饰的不善。

    盛卫国愣了半拍,继而就又好气又好笑,骂道:“你个熊玩意儿,你那什么眼神!她那年纪做我闺女都还嫌小呢,我打听是因为不知道她在后厨做什么呢,味儿也太香了!”

    陈启军也闻了闻,他得承认,江桃不知道在做什么,确实挺香的。

    “她男人叫周励。”但他只这么回盛卫国。

    盛卫国非常无语,但也觉得好笑,陈启军这人来镇上派出所也十来天了,从来都是冷冷淡淡对什么好像都不在乎一样,这十多天,除了昨下午接到电话说有个连环杀人犯逃他们镇来后变了脸色,还有就是现在了。不过这女老板已经结婚了,很显然不可能是那方面,所以他这是跟那叫周励的关系好呢,还是纯粹护短护到对他都生了怀疑了?

    盛卫国一面想着,一面一口喝干面汤,没叫江桃,而是端着碗朝后院去了。

    陈启军看见了,但也知道刚刚他反应过度了,盛卫国根本不是那种人。

    所以看了眼后就低头继续吃面,到底没管。

    听见脚步声,正好酸辣木耳也炒好了,江桃就分心朝外看去,瞧见盛卫国端着空碗来了,她就笑着迎了上去:“吃完啦,我再给你盛。”

    盛卫国这才注意江桃的长相,就发现江桃竟然生的很漂亮!

    盛卫国都临近退休了,也算得上是一把年纪见识的多了,但像江桃这么漂亮的,一时叫他想,他竟然还真想不出来从前什么时候见过。

    不过他一个老头子了也不在乎这个,惊讶一瞬后就一面叫江桃只盛半碗面,一面忍不住问:“周励媳妇,你这木耳咋这么香啊?哦,还有这是什么?”她指着江桃盛在大碗里的浇头,道:“这也香的很,这卖不卖啊,什么价?”

    江桃是开门做生意的,如果能做家常菜的生意,那就能更多赚些,她可不会嫌钱多。因此盛卫国这么给面子的夸,她顺势就拿了勺子给面碗里舀了两大勺浇头,又拿筷子夹了些木耳进去,这才道:“这是面的浇头,不卖,我们自己吃的,你要是喜欢,给你一点尝尝看。”

    不花钱就能吃到更好!

    盛卫国笑的见牙不见眼:“那敢情好,那敢情好,谢谢你了周励媳妇。”

    他怎么知道周励名字?

    是陈启军说的吗?应该是了。

    江桃没多问,只笑道:“不用客气。”

    简单把炒菜的锅一刷,江桃把剩下的面条给下了。

    陈启军一直没来加面,江桃便也没管,直到面条出锅,那边周励拿着两个空的海碗回来,便洗了碗把面条装好,和菜一起端去了前面。

    盛卫国和陈启军都吃过走了,桌子也已经被周励收拾干净。

    一家三口坐下吃饭,江桃这才有机会问周励:“怎么样,今儿出去有打听到活吗?”

    回来就一直忙,周励都忘了说了,他立刻笑道:“找到了,是拉砖头!”

    拉砖头?

    江桃眼睛一亮,立刻道:“那敢情好啊,你可以顺势接触工地不说,还能跟卖砖的地方联系上,以后如果有需要,好歹也算是了解行情,有的谈。”

    “是,所以我立刻应下了,拉完沙子就去干这活。”周励很高兴,因为他不用多说,江桃完全懂他在想什么。

    林玉是步行回家的,到家时已经是午饭点了,林妈不知道她去了镇上,正站在门口焦急地四处看,一见着人,立刻道:“你这丫头,你去哪了?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我饭都做好有一会了!”

    林玉对亲生父母除了有亲情,还有因为前世的事,带来的浓重愧疚。所以即便此刻心情十分不好,也仍是对林妈绽开一个灿烂的笑:“我去镇上了,村里人都在说,周励去镇上开了包子店,生意还挺好的,今天我就去看了看。”

    “你看这个干什么?”林妈拉了女儿的手往屋里走,“什么周励开的啊,全都是他媳妇江桃的功劳,要是没有江桃他哪能有今天。这都是周家祖上积德,要我看呐,周励以后的日子差不了!”

    周励以后的日子本来就很好,但那是他自己的运气,和江桃可没关系。

    林玉有些不高兴她妈贬低周励抬高江桃,但因为心底的愧疚,就没有和她妈吵,只道:“我看未必,不就是卖点儿包子和炸鸡架嘛,压根没什么技术含量,我去做也绝不会比她差。”

    “怎么没有技术含量,包子馅不调好,那包出来的就是不好吃。”林妈随口道。

    林玉却压根没听她妈说了什么话,她在想江桃做的包子和炸鸡架,不过是小打小闹的生意,江桃能做,她当然更能。不止如此,前世她可是去看过外面世界的,知道的东西比江桃更多!手抓饼,鸡蛋灌饼,杂粮煎饼,各种味道的饭团,她都吃过!

    虽然她没做过,但她厨艺并不差,这种街头小吃只要味儿调的差不多,压根不愁卖!

    林玉笑道:“妈,今晚我来给你做点儿吃的吧,你瞧瞧我手艺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