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64章 退钱啦!

第64章 退钱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边是自家男人嗷嗷惨叫, 一边是江桃态度坚决挡住不让,乔英没有办法,怒道:“江桃, 你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江桃点点头,直接卷衣袖。

    为了捍卫她包子铺的名声,也为了保护她包子铺的客人, 她不介意跟乔英打一架。

    乔英却有点怂, 虽然之前没亲眼看见江桃是怎么打王招娣的, 但她知道王招娣的为人, 要不是真被打的很惨, 是不会撒谎, 并且也不会惧江桃的。

    她不着痕迹后退半步, 道:“江桃, 你搞搞清楚, 周平昌可是周励亲大哥!”

    “同父异母的亲大哥,想坏他媳妇包子铺名声的亲大哥。”江桃语气淡淡帮着补充。

    乔英噎住。

    片刻后,开口:“江桃, 你真的不让?”

    “不让!”让什么让,江桃心里正气着呢。

    她好好开个店卖个包子,只想过好自己小日子, 她招谁惹谁了?周平昌和乔英也选择这一行是他们的自由她管不着,但拿次等的包子冒充她店里的好包子, 这么败坏她包子铺的名声,她又不是泥捏的,能没点儿火气。周平昌她打不过,但乔英却未必是她对手, 真要打起来,不定谁吃亏呢!

    周平昌叫的太凄惨了,乔英再忍不住,一面突然“啊啊”叫起来,一面举着竹篓就朝江桃脸上砸。

    江桃并不打硬扛的架,眼见乔英扑过来,先是不动,快到跟前时却突然蹲了下去。

    乔英使出了全身力气,愤怒的想这一下就给江桃砸怕了的,哪知江桃突然蹲下她砸了个空,因为惯性人冲出去了不说,还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地。

    竹篓被甩出去,惊退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乔英趴在地上待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不仅两条手臂内侧摔地上磨破了皮疼得厉害,就是下巴和嘴唇应该也破了,一瞬的剧痛后就火辣辣的疼,把她眼泪都逼出来了。

    开局不利,乔英战意瞬间失了一半,再爬起来后,就是空着手红着眼朝江桃跟前扑了。

    这一次江桃没躲开。

    双手用力抓住乔英的手臂,脚下用力一绊,直接把乔英绊倒在地,摁住她胸口整个人压了上去。

    陈启军和盛卫国才从乡下搜了人回来,瞧见街口围了一圈人,中间还传出男人的惨叫声,忙一起大步跑上前,分开围着看热闹的人,吼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

    听见熟悉的声音,江桃抬头看了眼,正好跟陈启军的视线对上。

    江桃倒是无所谓,打架而已,重生后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今儿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发挥呢。

    陈启军却被惊到了,虽然村里有传言江桃打过王招娣,但他毕竟没亲眼看到,眼下亲眼看见江桃仍是那张秀美好看的脸,但却卷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正死死把个人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可以说对于陈启军而言,这波冲击实在是有些过大了。

    乔英也看见陈启军了,见他愣住不动,忙挣扎着大叫道:“陈启军!陈启军!你可是派出所民警,你看看我和佳佳爸都被人打成什么样了,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陈启军猛然回神,但不用他开口,江桃按住乔英不许她趁机偷袭,起身快速走开了两步。

    乔英的确是想偷袭的,刚得自由她就一骨碌翻身坐起,整个人往前一扑就去抱江桃的脚。她想的很好,这样抱住一用力,江桃势必也得摔个狗啃地!

    但没想到斜里却突然袭来一股力,直接一脚踢开了她的手。

    “哎哟!”乔英又狠狠脸朝下摔了回。

    “干什么呢,人都让开了,你还想动手?”陈启军冷声。

    “怎么回事,大正月的,你们打什么的啊?”盛卫国拽开布摊老板,将人甩到一边,一边去扶躺在地上没能爬起来的周平昌,一边看向打架的四人中唯一认识的江桃。

    问什么问啊,没看他都伤成这样了吗?

    周平昌扒拉着盛卫国的手臂,不肯起来:“哎哟,哎哟,我不行了,我头疼,腿疼,腰也疼,我起不来了,我得去住院!”

    盛卫国低头看周平昌,也不知挨了多久的打,鼻青脸肿不说,身上几处还都有血迹,看着还真就有点吓人。怕人真伤的严重,他不敢把人硬拉起来了:“你怎么样啊,没事吧?”

    “有事,恐怕骨头断了,我好疼啊!”周平昌转脸看陈启军:“小军啊,你现在可是派出所民警,一个村子的人被打成这样,不管怎么样你得给我讨回个公道啊!”

    周平昌这话像是给乔英提了醒,她本来都要爬起来了,结果又躺了回去:“是啊陈启军,我也伤得厉害,动都动不了了,你可得给我主持公道啊!”

    陈启军看向江桃。

    江桃面色平静,并未因乔英的话有半分慌乱。

    盛卫国已经开口道:“当然要主持公道,但你们为什么被打也得弄清楚,谁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骗人!”

    “包的说是什么大葱馅的包子,却冒充人周家包子铺的包子。”

    “骗人家一次买了三块钱的,结果人家发现不对要退钱,却不肯退钱!”

    “那个女的是周家包子铺的老板娘,人家包子铺被坏了名声,是来要说法的。”

    “不是她先动手的,是这躺地上的先动手的,拿着竹篓想砸人没砸到,结果自己摔了,现在居然还想讹人呢!”

    围观的人看了全程,刚刚没人拉架,这会儿有派出所民警问了,立刻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瞎说什么,你们瞎说什么,给我闭嘴,有你们什么事啊?!”围观的人没一个向着他们的,乔英气的一骨碌坐起来,一边喊一边凶的眼神像是能吃人。

    盛卫国算是明白了,是周平昌和乔英先拿大葱馅的包子冒充江桃家猪肉大葱馅的包子去卖,买的人发现被骗后就来要退钱,结果他们不肯退钱不说还跟人家吵嚷起来,所以人家就动手了。

    先动手的当然不对,但他们先是骗人后是被发现后不肯退钱,错处却更大。

    至于江桃被坏了包子铺名声来要说法很正常,但不是她先动手的,乔英的伤也是自己摔了的,所以她倒是无辜的。想明白这点,盛卫国就先走到乔英面前:“你不是伤的动不了了?现在能动了?”

    乔英一愣,反应过来后忙又躺下。

    只还不等她再开口,围观的人群中就爆出大笑,还有人躲在后面没忍住骂:“不要脸!”

    “就是就是,大不要脸了!”

    乔英其实还是有点要脸的,脸一瞬间涨红,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来了。没理盛卫国,她爬起来跑到周平昌身边,看着周平昌伤的严重,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语气也理直气壮了:“我是没事,但我男人有事,你们看他被打成什么样了,他肯定伤势严重,他必须去医院做全套检查才行!”

    单从外在伤势上来看,周平昌确实伤的严重。

    盛卫国看向布摊老板:“别的先不说,人得先送去镇医院看看。”

    “行,但去看之前,他得把包子钱退给我!”布摊老板并不怕,他虽然气,但下手却有分寸,周平昌看着吓人,但其实都是皮外伤,去医院查不出来什么,他顶多给买点紫药水,那玩意便宜的很。

    本来就是因为不想退钱才闹出这事的,这会儿都被打了,乔英当然更不想退钱了:“你想都别想!你把我男人打成这……”

    周平昌却拉住她,虚弱的道:“把钱退了,退给他。”

    “佳佳爸!”乔英急了,这样不就等于白挨一顿打了吗?

    周平昌却很坚定:“退了!”

    乔英到底是有些怕周平昌的,虽然气得不轻,但到底是摸出三块钱退给了布摊老板。

    眼见布摊老板伸手接了钱,周平昌忍不住笑了。不就三块钱嘛,退就退呗,但他这要进了医院,没有三百块他都不出来!跟他斗!哼!

    在周平昌答应退钱时江桃就觉得不对,眼下见他笑了,就更知道他肯定是打了什么不好的主意了。但能打什么不好的主意呢?进医院,那就是装病讹钱?

    八成是这个。

    江桃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布摊老板被讹,她上前一步,问向盛卫国:“民警同志,我想请问下,有人假冒我包子铺的名义卖包子欺骗顾客,在法律层面上要不要负责任?我可不可以告他们?”

    盛卫国就是个小镇上的老民警,一辈子也就处理点东家长西家短的小事儿,哪里懂这个。

    他被问住了,就去看一边的年轻人陈启军。

    陈启军因为退伍转业,倒还真了解过一些,但周平昌和乔英这事儿是初犯,而且假冒的是包子,又不是吃了人会出事的东西,所以真去告处罚也不会很严重。

    不过作为周湾村人,陈启军也猜到周平昌想打什么坏主意了,所以就道:“当然要负法律责任,你要告他们吗?那镇上可处理不了,如果你要告,下午我带你去一趟县里吧!”

    “也不知道能判几年。”江桃声音不高不低的嘀咕了一句,又指向布摊老板:“他作为被骗的顾客,是受害者,如果他不肯把事了了,是不是也可以告他们?”

    “江桃!!!”乔英一声怒喊,简直要扑上来了。

    陈启军却平静道:“当然也可以告。”

    他转头看布摊老板:“你要一起去告吗?如果要,下午正好一起。”

    “你妈的陈启军!!”周平昌直接跳了起来:“咱们可是一个村子的,你还得叫我一声哥呢,你这是帮着外人来坑我?”

    陈启军声音平静:“我只是就事论事。再说,就算是我亲哥犯法,我也一样不会徇私。”

    亲你大爷的哥!

    周平昌气的直喘粗气。

    盛卫国却在这时道:“打架斗殴,还涉及到钱了。小陈,既然这边两个苦主都决定上告,那这样,先把人抓回派出所吧!”

    简直晦气!

    周平昌不敢留了,留下去万一真被告了,要坐牢可咋办?他连乔英都没顾得上叫,转脸就一瘸一拐的跑了:“算了算了,我也没事,不用去医院了,钱我也退了,这事儿就算完了!”

    乔英也怕了,周平昌一跑,忙去捡起竹篓,也姿势不自然的跑了。

    一场闹剧的两个主人公跑了,围观看热闹的就也慢慢散了。

    布摊老板走到江桃面前,道:“老板娘,你真要告他们啊?”

    布摊老板是有点不想告的,毕竟他动手打人了,他也不想被抓去派出所啊。

    江桃笑道:“没,吓唬他们的。不这么吓唬下,他去了医院肯定要装病讹你。”

    啊?

    原来是为了帮他?

    布摊老板不好意思极了,再次道歉道:“老板娘,不好意思啊,今儿误会你不说,刚刚还害你也差点被讹上。对了,你有没有哪里伤着,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医药费我给你出。”

    “没有,我没伤着。”江桃道:“就是这位大哥,以后你再买包子记得认准我那里,我开了店面的,不会再出来摆摊了。”

    布摊老板其实也后悔呢,都怪今儿贪小便宜了,要不然何至于闹出这事?

    点点头,他忙道:“好的,我记住了,以后买包子只认准你家的周家包子铺。”

    江桃摇头:“不是周家包子铺,我那包子铺的招牌今儿就能拿回来,叫江桃小吃店。”

    直接以她名字命名的。

    算是她的事业,她以后专心搞小吃店,周励也有自己要忙活的事,他们互不干涉共同努力。

    盛卫国上前来揽过布摊老板的肩,用了点力拍了下,道:“我说你,遇事好好说,直接动手可不是好习惯!今儿得亏是人家伤得不严重,要不然你把人一打,有理也要变没理了。”

    布摊老板心说:我下手时注意着分寸呢,只是想解气而已,又没想真把人打怎么样了。

    但面上却老实点头,道:“我知道了,今儿实在是他们太气人了,下次我不会了。”

    盛卫国也没再多说,又拍了他一下,道:“行了,忙去吧!”

    等布摊老板走了,盛卫国就说江桃了:“你说你一个女人家,直接冲上来,万一人家两口子一起跟你动手,吃亏的可就是你了!”

    江桃点头:“是,这回是我冲动了,下次得等我们家孩子爸一起才行。”

    盛卫国一噎,他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

    不过想到周平昌和乔英干的事,他一个外人都觉得讨厌,江桃生气找上门也正常。

    “盛叔说得对,打架不是好事,就算周励在,你们也不应该动手。”陈启军皱眉道:“下次还遇到这种事,就到派出所来求助。”

    盛卫国又是一噎,小陈这是干什么,主动揽这种事?

    “对,下次还遇到这种事,就到派出所求助小陈!”其他人就算了,这种事真不至于找上派出所,不打架就是点口角问题,就算求助他们,他们也顶多口头教育两句,做不了更多了。

    江桃只当没听出盛卫国的言外之意,笑道:“好,我记下了,下次不会再冲动了。”

    “但别人要是跟你动手,该躲还是得躲。”陈启军想了想,又补充了句。

    江桃点头,这个她当然知道,她又不傻。

    盛卫国看了陈启军一眼,然后对江桃道:“行了,你也忙去吧!”

    “江桃,你怎么在这里?”不等江桃开口,远处就响起了周励的声音。

    江桃看过去,就见周励提着块大招牌,正大步朝这边走来,她忙快步迎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