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70章 怀疑。

第70章 怀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元宵节后没几天, 稍微转暖些后,江河就背着铺盖上工去了。

    周湾村那边,周励先给周平喜说了, 由周平喜转告了周允,最后两人都决定去干。

    因为对江河没把江海带上非常满意,周励就把两人交给了江河,对他们的说法也是江河人面广, 帮着介绍的这活。不过江河也不黑心, 给两人说的工资是一天一块四, 他每天只拿两人一毛钱。

    不过一毛一天看着少, 但两个人的话, 要是不休息一个月也有六块了。

    六块, 买肉都能买三斤多了!江河对此可以说是相当满意。

    工地上江桃没去看过, 但从周励那得了消息, 说是非常辛苦。小工钱赚的少, 但实际却比大工更累,便是干惯农活的庄稼人,一开始上手都有些吃力。江河上工才不过三天, 两只手就都磨出了水泡,不过他并没在意,找了主家借的针, 直接把水泡挑破又继续干了。

    江桃有些心疼,但更多却是欣慰。

    前世江河一辈子就靠家里那几亩地, 两个孩子成绩不算好但也不算差,从小学一路读到一个大学一个大专,即便跟崔爱燕两口子都是勤快的,日子过的也并不如何宽裕。

    如今选择走这条路, 就算以后不跟周励合伙,从小工到大工赚的钱也不会少,攒几年攒到点钱了,她再鼓动鼓动,早早去县里把房子买上两套,这辈子绝对比前世要过的宽裕些。

    过了元宵节,即便还没出正月,街上每次逢集也更热闹了。

    不过跟年前那段时间还是没法比的,现在逢集,江桃约莫能卖出八十个左右的豆腐粉条包,一百个左右的猪肉大葱包,另炸鸡架因为镇上出了家跟风的,所以基本两块钱的炸鸡架能勉强卖完。

    一个集基本能稳定赚到二十五块钱这样,比不得年前,但江桃已经非常满意了。

    加上平时生意也起来了些,基本能稳定一天三块,这样一个月保底就能赚到三百,这可比许多工作人员赚的多多了。

    江桃生意兴隆,周平昌和乔英却始终没再来镇上,不止他们,就是林玉也没了消息。

    江桃觉得有些奇怪,奇怪周平昌和乔英竟然真的放弃做生意了,总觉着他们不像是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也奇怪林玉前世喜欢陈启军,是喜欢到能成功嫁给陈启军的,这辈子难道是因为突然换人喜欢就喜欢的不深,看周励这里没希望,就彻底放弃了?

    不管是不是这样,江桃都不打算管。

    她如今生意好,周励那边也忙的厉害,整日里又累又快活,没必要想那些恼人的事。

    反正,上次挨了一顿打,周平昌和乔英应该不会再冒充她这里了。而林玉那边,她日后要是再敢上前,江桃就敢找到她家,一个女孩子对个已婚的男人生了心思,周励又肯定不会给回应,那说破天去都是她不要脸,江桃眼下没必要去管。

    再一次见到蔡远,是在出了正月,二月份的第一个集。

    周励又早早出门干活,江杏和刘西妈来了镇上,服装店那边生意普普通通只能维持生活,用不着两个人看,因为江桃已经给开工资了,刘西妈除了帮忙包包子,还帮忙炸鸡架子。

    江桃手脚麻利的给客人拿包子收钱,正忙着,就听到一道有些扭捏的男声:“老板,买、买一块钱的肉包子!”

    “好嘞!”江桃应了一声就捡包子,捡好四个递过去时,抬头一看,脸上的笑容就微微滞了滞。不过也只一瞬,她就恢复如常道:“四个猪肉大葱包子,给!”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大半个月了,这大半个月,蔡远一直在想江桃。

    一面想一面又清楚的认知到,他已经结婚了,江桃也结婚了,他再怎么想他和江桃也不可能了。但越是这样清楚的认知,越是控制不住想的厉害,所以今天,他就以早上没吃饱为由要来买包子。

    再一次看见江桃,还是额头鼻尖因忙碌微微出汗,笑容灿烂的江桃,他一个没忍住,就看呆了。

    虽然长得漂亮,但因为前世有不好的名声在,所以江桃两辈子这还是第一次,大庭广众遇到这样的登徒子。她心下讨厌,便直接把包子扔进了蔡远的怀里,语气也不再客气:“一块钱!”

    蔡远这才回神,忙去摸口袋,摸了两下摸了空,尴尬的回头找宋娇娇。

    宋娇娇站在他身后,目光也正落在江桃身上,江桃这个人,宋娇娇从前不知道也不了解,但嫁给蔡远后,从蔡远妈以及村里人口中就拼凑出了江桃这个人的形象。

    一个长得漂亮,但实际上却是丧门星,专克婆家人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宋娇娇没放在眼里,即便听说她又嫁了,嫁了后没再克婆家人,还跟新男人过的很好,甚至都到镇上开了小吃店。那又怎么样呢,反正都已经嫁了,和蔡家和蔡远也都没有任何交集了,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去瞎关注。

    不过蔡远妈总念叨,说什么江桃长得漂亮,彩礼也要的少,还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勤快能干。总这么被对比着,今儿蔡远说饿了要买包子吃,她也就忍不住好奇的跟来了。

    说实话,确实漂亮,即便穿着厚厚的老棉袄,也仍能看出来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而那一张脸就更不必说了,宋娇娇原还不信自己比不过,这会儿看见了,也只能认输,确实比不过。

    宋娇娇上前,掏了一块钱递了过去。

    江桃这才看见宋娇娇,一个身段苗条模样也漂亮的年轻女人,应该是蔡远的媳妇吧!前世她被蔡家退回后,好像没到一个月蔡远就再娶了,应该就是眼前这人了。

    接过钱装好,见宋娇娇和蔡远都还没动,江桃挑了挑眉:“还有事?”

    “没有。”宋娇娇一笑,摇了摇头,拉蔡远走人。

    蔡远脚下跟着走,面上却还在看江桃,都到前面马路上了,还没忍住又回头看了眼。

    宋娇娇原本只顾观察江桃,并没发现,这会儿自己往前走了蔡远却没动,回头一看,可不就发现了。宋娇娇当下心里就恼了,江桃确实比她漂亮,现在看似乎也确实比她能干,但人已经另嫁了,你也再娶了,还看个什么劲的?

    眉头一皱,宋娇娇用力把蔡远拉了个趔趄。

    蔡远终于收回视线,勉强稳住脚,不高兴道:“你拉我干什么?”

    宋娇娇板着脸问:“你在看什么?”

    蔡远心下一慌,忙拿了个包子递给宋娇娇:“没看什么,吃包子吧?”

    “哼!”宋娇娇接过包子,发泄般用力咬了一口,然后面上神情一下变得和缓开来。

    细嚼慢咽的吃完一口,她又咬了一口。

    宋娇娇本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但或许是如今年代物质太过匮乏了,一口下去咬到满满的肉,偏那肉味道还特别好,她一下子就不想生气了。

    一面吃着包子,一面把蔡远手里的三个包子都抢了过来,宋娇娇这才问:“蔡远,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还想着江桃呢?”

    蔡远心下的确正想着江桃,冷不丁被宋娇娇叫破,吓得他猛一下停了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的道:“没、没有啊,我没想!”

    宋娇娇也觉得蔡远不该想,人家都嫁人了,想也没用啊!

    她道:“没想最好,要不然,我可不会饶了你!”

    同一时间,周湾村周励家,正在上演一场夫妻大战,参演人员是周平昌和乔英。

    乔英打架没什么技巧,这会儿打起来也顾不上骂,只左一下右一下的蹿起来去撕周平昌,能撕到脸就撕脸,撕不到脸就撕脖颈撕手背,反正逮到哪就撕拿。

    周平昌先还躲着让着,在脖颈被接连撕了两次后恼了,手上一个用力,就把乔英甩开摔地上了。

    成年男女在体力上存在天然的巨大差距,周平昌打不过布摊老板和周励,但对付乔英却像老鹰对小鸡,轻轻松松就能把人制服了。

    乔英被摔在地,且不说屁股墩疼的像被摔裂了般,光是一头撞到身后厨房的土墙,就给她撞的头晕眼花,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缓过来后她就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平昌,哭道:“你打我!周平昌,你居然打我!你是不是不想过了?!”

    乔英在气头上,周平昌更在。

    先前那一回一天之内被两个人打,他深觉丢了面子也赔了里子,这半个多月躲在家门都没出。今儿好不容易觉得脸上已经不太看得出挨过打的痕迹了,哪知还没出门呢,乔英又叫他去卖包子了。

    敢情挨打的是他,乔英不知道疼呢!

    他不想去卖包子赚钱吗?他想!但再想,这才过去半个多月,上回那人肯定一个照面就能认出他,他再去,人家不跟女人动手,还不是要打他!

    乔英还是他的媳妇呢,竟半点不知道心疼他,这样的媳妇要来有什么用?

    所以乔英这话一问,周平昌不仅没被吓到,他还立刻更大声回:“不过就不过,吓唬谁呢?我周平昌离了你日子还能过不下去了?”

    乔英愣住,继而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周平昌!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王招娣才从邻居家遛弯回来,刚到门口就听见这猛地一声喊,吓了一跳的同时,又听见周平昌的怒吼:“乔英,你他妈再说一遍,看老子不打死你!”

    王招娣彻底吓坏了,忙一溜烟跑进屋。

    到了后面院子一看,乔英还靠在厨房的墙上动弹不了呢,王招娣忙就上前挡在她前面,训周平昌道:“平昌,你干什么呢?有话好好说,你怎么能跟佳佳妈动手,还不赶紧跟佳佳妈道歉!”

    王招娣一片慈母之心,怕乔英被周平昌打走,因此开口虽是说教,但实际却是在护周平昌。

    毕竟这年头,女人好二嫁三嫁,男人没钱却别想二婚!

    但周平昌正在气头上,而且内心深处从未把王招娣当过妈,因此此刻只觉得王招娣碍眼,一巴掌就打在王招娣肩头,把人打开了:“滚一边去!有你什么事啊,你在这叽叽歪歪个什么的?”

    王招娣被打的直接在原地转了半圈,然后急急扶住厨房的土墙,才勉强稳住身形。

    虽然震惊,甚至隐隐也有失望,但此刻王招娣什么都没顾上。劝不住周平昌,她只能蹲下去劝乔英:“佳佳妈,这是怎么了,你有什么跟平昌好好说啊,怎么就动起手来了。佳佳妈,你……”

    “你烦死了!”乔英直接打断王招娣,语气跟周平昌是不相上下的恶劣:“有你什么事啊,你在这猫哭耗子假惺惺干什么呢?要不是你那好儿子好儿媳妇,我跟佳佳爸会这样吗?!”

    乔英这话像是提醒,周平昌也想起挨周励的那顿打了。

    不敢找周励去报仇,对上王招娣他却半点不怕:“都怨你!你要是好好教周励,叫他能听你的话,他那天敢打我?他会把种葱的活交给老二不搭理我?他会给老二介绍去工地干活不介绍我?口口声声把我当亲儿子,你就是这么当的,没看我被你亲儿子害成什么样了!”

    王招娣愕然。

    更愕然的是,下一瞬,乔英竟然起身用力推了她一把。

    “老虔婆,要是没有你,这家里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乔英骂了句,看也不看周平昌,起身就朝外走。她打算回娘家,除非周平昌去求她,不然她坚决不回来!

    王招娣跌坐在地,后脑勺砸在了土墙上,虽然砸的不算狠,但她却连心都跟着一块疼了起来。

    她嫁进周家二十四年了。

    二十四年掏心掏肺对两个继子,连亲生儿子都得排后站,结果却换来了两个继子都对她不满!

    她知道,一切的起源,是周励和江桃卖包子赚了钱,去镇上开了店。但就算她心里再想着两个继子忽略亲生儿子,也知道周励和江桃努力赚钱想过好日子没有错。

    既然他们没有错,那错的……就是周平昌和乔英。

    是周平昌和乔英,心态有问题,人品也有问题。王招娣回忆起分家后周平昌和乔英对她的态度,她帮着包包子前后夫妻俩的态度,越回忆越心惊,越心惊越心凉。

    生平头一次,王招娣开始怀疑能不能靠他们给她养老了。

    乔英怒气冲冲的离开家,在村口,遇见了同样皱眉不高兴的林玉。

    乔英心情不好,跟林玉平常也没什么来往,因此就当没看见,继续大步往前走。

    林玉这段时间很苦恼。

    那天亲眼看见了周励的凶狠,她虽还眼馋跟着周励能过上好日子,但却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不过对于去镇上做生意,她却是仔细想了几回,江桃很聪明,这时候做生意确实是赚钱的好时机,而赚到钱,也不用干别的,光是去多买几套房,以后房价上涨,好日子也就来了。

    她暂时不敢做什么,但要是能跟周励一样都在镇上,接触的多了,机会也就多了。

    更甚至,哪怕没有机会呢,能多赚点钱,她自己也能过上好日子啊。

    但可惜,她想的很好,可爸妈却不肯答应。说什么她一个女孩子,又是退过婚的,如今亲事没说定前抛头露面不好。如果她硬要去镇上做生意,那就先把婚结了。

    可她去找谁结婚?

    陈启军吗?前世是她眼神不好,这辈子她才看不上!

    周励她倒是能看上,也不嫌弃他二婚,可有个江桃在那杵着,她压根没机会。

    林玉简直烦死了,却没想到,这会儿叫她看见了乔英。爸妈不是认准了她一个女孩子,又没钱又没人帮忙,不可能真的去镇上开店做生意的吗,那要是她找到合伙人了呢!

    “周家大嫂子,你等一等。”林玉笑着叫了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