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74章 心虚。

第74章 心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闲着也是闲着, 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早干嘛去了?

    早怎么不见你来?

    江杏也是知道王招娣对周励什么态度,并且在江桃嫁进周家后做过什么事情的,因此半分不相信王招娣是纯粹的好心, 只觉着她定然是有什么打算,所以才来的!

    心里这么想着,但到底身份不适合问,因此江杏只是看着王招娣, 似笑非笑道:“看来婶子还是很疼大姐夫这亲生儿子的嘛!”

    王招娣有些尴尬。

    江杏这话, 就差没直接说她并不疼周励了。

    王招娣一直觉得自己是疼周励的, 毕竟是亲生儿子, 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 怎么可能不疼呢?

    就是自己这亲生儿子, 从小就不能体谅她后娘难做, 总是要跟两个哥哥比吃比穿就不说了, 越长大还越混, 不正干的懒汉名声传的十里八村都是,她这个亲妈是真的恨他不争气啊!

    而两个继子,纵然一开始不接受她, 跟她对着干,但后来在见过她的真心,和她一日又一日当他们是亲儿子看的情况下, 不仅跟她这个后娘越来越亲近,还个个都又肯干又出息, 这样的继子,人心都是肉长的,她可不就对他们像亲生儿子了?

    只不过……

    上回发生的事王招娣还清楚记得,周平昌的厌烦, 乔英的动手,让她生平第一次对他们生出了怀疑。到底不是亲生的,如果是亲生的,她一直那么好的话,肯定不会那样对她吧?

    心里想着这些,王招娣脸上却丝毫不露,只笑着一脸认真道:“这不是废话吗?小励是我亲生的,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我不疼他疼哪个?我最疼的就是他了!”

    说着这话,王招娣并不觉得亏心。

    纵然承认从前对周励有过亏待,但在她眼里,那也是因为面对继子她是后娘,为了不落人口舌也为了继子不说偏心,她明面上只能对两人更好。但实际上,正是因为周励是她亲生的,所以她才会亏待他,因为亲母子之间血浓于水,不会记仇。

    江杏却觉得王招娣简直脸皮厚如城墙,因此呵呵笑了两声,压根没接话。

    王招娣下不来台,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但她知道今儿她为什么来,因此索性转开脸,不说话了。

    差不多上午十点半左右,江桃这边就几乎忙完了。

    包子所剩不多,炸鸡架全部卖完,倒是卤菜,因为有时候中午晚上也会有人来买,做的比较多,所以这会儿就还剩下一半。

    拿了塑料的饭罩子盖在不锈钢大盆上,江桃转身看向一直站在门口大竹篓旁边没挪动过的王招娣,抬脚走了过去。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王招娣都是周励的亲妈。

    更何况今天王招娣的确是帮忙了,因此江桃就一笑,像是没有之前的隔阂般,客气道:“忙了一早上了,进屋里歇歇吧!”

    已经几乎没客人了,再留下也没什么用,王招娣看了眼屋里,也客气道:“不用了,这眼看着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一会儿还得做午饭呢。”

    说着话,抬脚就要走。

    “等一下吧!”江桃叫住她,等王招娣停下,才大步走到两个竹篓边,见两边都还剩有两个包子,就拿了塑料袋给全部捡起装了,道:“包子已经凉了,都这个点了应该也不会有人再来买了,你拿回去热热跟爸吃吧!”

    虽然王招娣是周励妈,虽然她今儿是真的帮忙了,但江桃想起她那次是怎么打周励的,就不愿意张口叫她妈。

    王招娣立刻摆手,连连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不用吃这些,你还是留着卖吧,说不定有人来买呢!”

    “都这个点了,应该没人了,而且都凉了,也不好卖。”江桃说着,大步上前把包子塞到了王招娣手里:“你不吃爸还要吃呢,拿回去吧!”

    这一回王招娣没再拒绝。

    拿着包子,嘴唇翕动着,想说谢谢,但又实在说不出口。不提江桃狠狠掐过她一回,光这是她亲儿媳妇,她就说不出,哪有婆婆跟亲儿媳妇道谢的道理啊?

    江桃也懒得和她接触太多,包子给到,没等着她会说什么,直接转身就回屋了。

    忙了一上午,她只想赶紧坐下歇歇。

    王招娣拎着四个包子快速离开,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早上王招娣只喝了一碗粥,配着咸菜吃了半个馒头,忙这一上午累倒是不怎么累,但饿却是有一点。手里提着的四个包子有荤有素,还是一早上她亲眼瞧见的卖的很好的包子,于是即便包子冰凉,想着应该会很好吃,她还是没忍住拿了个出来。

    包子几乎都是一样大的,又没有荤素分开装,四个包子在一起,王招娣也分不出哪个是豆腐粉条的哪个是猪肉大葱的。只随意拿了一个,咬开一口后,没想到竟然是猪肉大葱的。

    王招娣吃过乔英包的猪肉大葱包,因为里面多少也放了点肉,当时即便是在镇上凉了吃,也觉得挺好吃。但是现在吃江桃包的猪肉大葱包,同样是凉着吃,但吃到嘴里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肉比葱多,咬上一口还有肉汁,葱香给肉提了鲜,只咬上一口就满足的不得了。

    飞快的吃掉一个猪肉大葱包,王招娣犹豫了好一会才没拿第二个。

    但她却忍不住嘀咕,一个包子里放这么多肉才卖一块钱四个,也不知道到底赚不赚钱。但随后一想,周平昌和乔英因为冒充江桃的包子而被打,那就证明客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肉放的太少是赚钱了,但没人买不说还有可能要挨打,那才是更不赚钱呢。

    而江桃的包子买的人多,而且是真好吃,肯定是赚钱的!

    想着这些,王招娣从大路上朝左一拐弯,进了周湾村。

    迎面遇到村里人,有人就跟她打招呼:“这是去街上赶集了吗?买的那是包子?”

    虽然主动去跟周励江桃示好了,但回到周湾村,王招娣想到两个继子和继儿媳,莫名就有些心虚,不敢说包子是江桃给的,只尴尬的笑了笑,敷衍道:“是,是的。”

    话说完走开两步,却是忙把包子藏进了怀里。

    低着头抱着怀里的包子,一路小跑着进了家门,却正好跟要出门的周平昌险些撞上,王招娣更心虚了,忙退开让了两步。

    周平昌是临时回来拉面粉的,镇上乔英和林玉合伙开的早餐店生意好到让他震惊,他从最开始的不同意不想参与,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冲在最前沿。今儿是面不够用了,所以他忙就跑回来去面粉加工厂拉了两袋面,只不过送去之前觉得有些热了,就回来换了身衣裳。

    生意好就心情好,而心情好,即便差点和王招娣撞到,他也依然没有半点不高兴。

    甚至他还像从前一样,笑着习惯道:“妈,你急什么呢,你也慢点儿,别回头摔了。”

    继子的关心,王招娣听进了心里。

    所以怀里藏着的三个包子,顿时就像炸弹一样,她没敢多接话,只笑着胡乱应了声,就赶紧冲进了门,回了前屋的东厢房。

    周平昌皱眉,低声自言自语了句:“奇奇怪怪的,做贼一样。”

    倒也没放在心上,他还忙着呢!

    前屋东厢房里,周老五皱眉看着王招娣:“你干什么了,怎么一副鬼鬼祟祟的做贼样?”

    “你才做贼呢!”王招娣回了一嘴,凑到窗边看周平昌走了,才松了口气,犹豫一下,把怀里的三个包子拿了出来,问周老五:“吃吗?”

    “哪来的包子?”周老五问。

    王招娣只道:“话那么多,你就说你吃不吃。”

    为什么不吃?

    周老五都有些饿了,就伸手道:“给我两个。”

    王招娣先拿了个出来,掰开一看正好是豆腐粉条的,于是就把剩下的两个给了周老五。

    吃着豆腐粉条包,王招娣忍不住点头,因为依然很好吃。江桃真是个能干的,不仅包的肉包子好吃,包的豆腐粉条包也好吃。

    周老五那边,却是一口下去吃到里面的肉就惊了,一边吃着一边就含糊道:“这不是江桃包的包子吗?”他奇怪道:“你怎么会拿到江桃包的包子?”

    王招娣不敢让继子继儿媳妇知道她去帮江桃,对周老五,她也隔了一层心眼:“这不是都说她包的包子好吃吗,我就想尝尝,今天特意花了一毛钱,叫人帮我去她那里买的。”

    周老五忍不住啧啧两声,道:“亲儿子亲儿媳卖的包子,你想吃还得找人帮你买。不是我说,你以前真是干了太多糊涂事了!要不然何至于此?但是你要愿意,现在就改改,说不定小励和江桃还能原谅你。”

    话落不等王招娣回答,又问:“怎么样,你也吃着了,觉得好吃吗?”

    自然是好吃的。

    “还行吧!”王招娣这么说,飞快吃完一个包子,就出门了:“时间不早了,我去做饭。”

    以后究竟怎么做,她还没想好呢。

    周老五摇摇头,又叹口气,继续吃包子了。

    镇上,王招娣走后,江杏就不客气的对江桃说:“你婆婆怎么回事?你们来镇上开店这么久了也没见她露面,今天突然就冒出来帮忙了,她打什么鬼主意呢?”

    江桃也不知道,但是这一上午看下来,王招娣的确只是在帮忙,并没有存什么坏心的样子。

    难道跟她妈一样,也是想借钱?

    这是江桃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了,就像她妈想借钱给江海张月红用一样,王招娣说不定是想借钱给周平昌和周平喜夫妻用。

    只不过现在周平喜和孟慧都有收入来源,应该不缺钱。

    那是周平昌?

    可乔英也来镇上开了小吃店,并且还很赚钱啊。

    难道是她自己要用?她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

    江桃想不明白,但也不打算再想了:“最多不过是想借钱,但如果她真是这个想法,那她就想错了,我辛辛苦苦赚的钱,别人借都难,更何况她,想都别想。”

    如今她又多了一个月二十块钱的家教费开销,自己都打算省着花呢,借钱,尤其借钱的人还是王招娣,她又不是傻子。

    江杏噗嗤笑了:“要不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我都要怀疑这话不是你说出来的。”

    江桃也忍不住笑了:“你快别再提了,从前是我傻,现在你看我还傻吗?”

    “不傻了,不傻了。”江杏笑着说,又突然话锋一转压低声音问:“大姐,这几个月你和大姐夫应该没少挣钱吧?”

    “嗯。”江桃点了点头,也并不瞒着妹妹。

    江杏上下把江桃打量了回,就忍不住说了:“大姐,不是我说你,既然你们赚了钱,那如今天暖和了,你也去买两件漂亮衣服穿穿。再买两双鞋,自己也收拾收拾,打扮打扮,不然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用的?”

    江杏本来还想说,你不收拾不打扮,整天这么素面朝天的,大姐夫说不定哪天就突然不喜欢你有外心了。但一看自家大姐压根不用涂脂抹粉就白皙细嫩的皮肤,嘴唇也是不用口红就很好看的粉色,到嘴边的话就说不下去了,她大姐就算不打扮也是好看的。

    但是还是应该打扮打扮,就算不化妆,也可以买点儿漂亮的衣服和鞋子嘛!女人嘛,也不能总想着赚钱养家,一整个人都扑男人身上,总该也有点儿自己的喜好,宠宠自己,让自己开心开心吧?

    更何况大姐又不穷,他们夫妻俩这几个月赚钱的速度,恐怕比刘西在县城赚的都要多!

    江桃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红毛衣,这是刚刚跟周励结婚的时候,那天来镇上赶集周励背着她去买的红毛线织的,其实还挺好看的,显得她特别白。但是江杏说的也没错,她确实应该打扮打扮,正所谓人靠衣装,她是做生意的人,以后还想着能把生意做的越来越好,那么自身就应该注重点外表,毕竟这样对做生意也是有好处的。

    还有周励,她穿的更漂亮些,周励也肯定更喜欢。

    只不过不是现在,得再等等。

    等她的钱攒的足够多了,决定去县城买房子,并且也把小吃店开到县城了,再来说打扮的事。

    点点头,江桃道:“你说的有道理,等我再多赚点钱,我会好好打扮打扮自己的。”

    还要再多赚点钱,你现在赚的还少吗?

    江杏忍不住好奇道:“大姐,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感觉你像是在拼命一样,卖包子,炸鸡架,做卤菜,一样又一样,我也没看出你有哪里需要钱的呀?”

    “我想买房子。”江桃说。

    买房子?

    江杏道:“可是镇上的房子估计愿意卖的人不多啊,门面房就算自己不做生意,租出去也能带来一笔不小的收益,而其他地方的房子都是自住的,就算有人卖,你买了干啥呢?镇上乡下不一样都是住,镇上好多房子还不一定有咱在乡下的房子大呢,而且在镇上也没地,不像在乡下还能种点儿菜什么的,也能省点钱。”

    江桃笑了笑,看着不远处马路上零零散散的赶集人,道:“我不是想在镇上买房子,我是想去县城买。杏儿,不瞒你说,我还不止想买一套。”

    做父母的,没能力的时候就不说了,但如果有能力,就想给孩子多一点。江桃打算给周宝贝准备一套房子,女孩子,房子就是底气。有了房子,她就有了选择的资格,想结婚可以结,不想结也不至于无处可去。

    而结了婚如果过得不幸福,也可以大胆的离,毕竟永远有一套房子是她的。

    虽然结婚到现在还没动静,但江桃也是打算生孩子的,她想要一个流着她和周励血脉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她自然也得给一套房子。

    等到她和周励老了,也许孩子们并不想和他们住一起,那么,她和周励就也需要一套房子。

    所以至少,她得买三套房子。

    当然了,如果未来能赚到钱,她理想的是县里三套省城也买三套。她是不愿意离开家去省城生活的,但孩子们却可能向往着外面,所以能有钱给他们在省城买当然更好,毕竟以后就是房价上涨,也是省城涨得更多,小县城涨得比较少呢。

    至于她和周励,就平时在县城住,想孩子们了就去省城住一段时间。

    江杏这下是真的震惊了:“你要去县城买房子?为什么呀?还不止买一套?”

    江桃自然愿意让妹妹跟自己一起提前买房子,她道:“因为县城的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都比镇上好啊,为了孩子们以后读书,也为了我自己以后的养老,有钱了当然去县里买房子更好。而且县里有钱的人也更多,我如果去县里做小吃店的生意,肯定也比在镇上赚得多。”

    赚得多就赚得多呗,钱留着也可以回乡下盖楼房啊!

    不过说到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江杏也得承认,县里确实是比镇上要好很多的。

    她轻轻摸了摸肚子,有些不确定的道:“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去县里买房子啊?”

    他们家在县城的服装店门面是租的,刘西现在住的地方以及仓库也都是租的,虽然他们赚了一些钱,手头也有不少存款,但还从来没想过要在县里买房子呢。不仅是她没想过,就是刘西也没想过。

    可现在听大姐这么一说,好像去县里买房子确实很好。

    她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以后她的孩子如果能去县里的好学校读书,应该比在镇上读书更容易有好成绩,将来也更容易考上大学吧?

    江杏自己虽然不爱学习,但想到孩子,就还是希望孩子能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将来做个有学问的人,赚钱也能赚点轻松钱。

    江杏道:“等下回刘西回来,我跟他商量商量,如果可以,我们也干脆去县里买套房子。”

    买一套哪里够,买的越多越好。

    以后住不完就租出去,租金也不老少,或者不愿意麻烦就卖掉,那也可以赚不小一笔。

    江桃道:“其实你们现在有钱,倒也不用等以后楼房出来再买。现在就可以去县里看看有没有哪些老房子要卖掉的,如果有的话,就直接买下来。不管现在买的是什么地段,价格到底合不合适,以后都不会吃亏的。”

    因为本地县城后来发展的真的特别好,只要是在县里的,几乎所有的老房子都被拆迁另盖了。所以不管现在是花多少钱买的,以后都会翻好多倍,毕竟他们一个小县城,从最开始几百一平的房价,到后来是最好地段都超过一万了的。

    江杏原本打算的就是只要刘西也觉得好,那就早早买下来算了的,但听了江桃的话她就纳闷了:“你怎么知道不会吃亏啊?还有以后楼房,以后县里会建楼房来卖?”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即便江杏去过无数次县城,也想象不到以后县城会建楼房来买,因为现在的县城其实也就是比镇上大些,人多些,也繁华些。但房子都还跟镇上一样,基本都是瓦房,好一点的也就是平房,二层的小楼当然也有,但少之又少。

    江桃意识到自己一个不注意说的有些多了,不能说出自己重生的事情,因此就只好含糊道:“不是我知道,是你大姐夫认识的做生意的人,人家这么说的。我觉得也是,你看咱们小时候,哪里能想到现在会过这样的日子呢,电灯电话电视,还好多人家都能用上自行车,这以后社会发展的说不定更快,说不定到时候县里就处处是高楼了,咱们出门也不用再骑自行车,而是开小汽车了呢。”

    “你想的可真好!”江杏笑着,有些受不了的模样。不过虽然不完全相信未来真会像江桃说的那样,但江杏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再看看现在,也觉得以后社会发展说不定会超出她的想象。

    她打定主意,等刘西下次回来,她立刻就跟刘西说说这事。不管刘西是不是这么认为,她觉得去县里买套房子都是可以的,毕竟就算不说旁的,光是为了个孩子的上学,就已经很值得了。

    周励中午回来吃饭,江桃就把今天王招娣过来帮忙的事情告诉他了。

    和江桃一样,周励也很吃惊:“她来帮忙?”

    “嗯。”江桃点头:“纯粹的帮忙,没说什么话,也没提什么要求。”

    奇怪,这还是他妈吗?

    周励和江桃一样,也想不通王招娣为什么来,不过他也并不在意:“不用管她。”顿了顿,又道:“她要是想帮忙就让她帮,但如果提什么要求,那不管是什么要求,都不用答应。”

    要不是借钱,或者只是随手并不为难的事,看在她帮忙也是付出了劳动的份上,倒也不是不能答应。不过如果是借钱,那就万万不行。

    “嗯,如果是借钱,不管是借多少,我都不会答应的。”江桃直接说了。

    “当然不用答应。”周励想也没想就接了话:“她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如果真是借钱,那也是给周平昌或者周平喜借的。咱们累死累活辛辛苦苦才赚点钱,又不是有毛病,给他们花。”

    夫妻俩一样的想法,那就不是问题了。

    江桃点点头,岔开话题道:“晚上要是可以的话,你尽量早点回来。咱们早点吃完饭收拾完,好一起跟着杨老师上课。”眼见周励脸上现出不乐意,江桃立刻道:“你可别拒绝,咱们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又不是考大学,不用给自己压力。但是态度要拿出来,为了以后不被人骗,咱们得先好好学才行。”

    江桃都说到这份上了,周励还能怎么办,只好答应。

    他也不敢不答应,江桃这么上进,他不学就落后太多,以后万一江桃说什么他听不懂该怎么办?

    他可不想被江桃嫌弃,甚至是抛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