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81章 命苦。

第81章 命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宋娇娇来的奇怪走的也莫名, 江桃追到门口时,她已经走出很远了。

    而一面飞快走着,一面宋娇娇也在回忆刚刚江桃的话。

    蔡远有什么?

    你值得更好的!

    虽然她模样比不过江桃, 但比一般女孩却是要更出挑些的。

    虽然她如果离婚再找那就是二嫁,但江桃都四嫁了,她还没有江桃当初的坏名声呢。江桃都能找到周励那样好的,她说不定也能?

    宋娇娇走的飞快, 心思也跑的飞快, 虽然还没下定决心, 但心已经松动了。

    蔡远长得是不错, 但吃着锅里还看着碗里, 且他还有那样一个妈!

    宋娇娇越想越觉得应该离婚, 离了蔡远哪怕不再嫁, 也比现在好。

    天知道刚刚面对江桃时, 她只觉得脸都要丢没了!

    也是啊, 人家都再嫁了,日子还过得那么好,怎么会还惦记蔡远?

    一路走到街口, 一抬头,看见了林玉和乔英开的小吃店。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宋娇娇忙转头看去。

    林玉就跟在不远处, 这会儿脸上正挂着恼意呢,见宋娇娇看过去, 忙小跑两步追上来,直接就问:“江桃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就走了?”

    是了,就是林玉找到蔡家,告诉她蔡远送了许多东西给江桃的。

    今儿蔡远不在家,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问蔡远,只想着家里最近确实不是丢钱就是丢东西,而蔡远有很多时候也怪怪的,所以一气之下就来了。

    “我问你,你亲眼看见蔡远送东西给江桃了?”宋娇娇不答反问。

    林玉眼神微闪,没敢撒谎:“我看见他把东西放在江桃门口了。”

    那只能证明蔡远贱!

    宋娇娇又问:“那你看见江桃收了那些东西?”

    林玉也没看见,但那都是吃的,江桃能忍住不收?

    “肯定收了啊,月季花她看不上,鸡蛋点心果子甚至是新鲜的鱼,这些都是能吃的,她不可能看不上,所以肯定收了!”林玉斩钉截铁。

    宋娇娇双手抱胸,似笑非笑道:“奇怪,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得了消息后她怒气冲冲就来镇上了,还真没去想林玉是怎么知道的。

    尤其还是知道的这么清楚!

    宋娇娇不傻,真相已经呼之欲出了。

    林玉明显被问住了,而还没等她回答,一腔怒火没法冲江桃发,蔡远更是不在不能发的宋娇娇,直接就冲她扑上去了。

    宋娇娇是个彪悍的姑娘,别看挺苗条秀气的,但力气却大!

    又是在气头上,两人缠在一块,林玉顿时只能躺在地上被动挨打。

    等终于被好心人拉起来时,宋娇娇衣衫凌乱,脸上也有几道抓痕。

    但林玉可就惨了,紧身短袖胸口和袖子都被扯裂了,裙子也被扒了半截露出里面大红色的内裤,脸上脖颈里的抓痕就不说了,光是那露出的胸口和白花花的大腿根,别说是个姑娘了,就是厚脸皮的妇人都遭不住。

    宋娇娇也不管她,狠打一场出了口气,啐了一口直接就走了。

    最后,是乔英过来把她拉回小吃店的。

    跟着一起的,还有忍不住几次偷看她的周平昌。

    乔英把林玉带回后院,因为这些日子对乔英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峰,便也一句没多问,只帮着把门带上,就回前头去等林玉爸妈了。

    她想撵林玉很久了,今儿就是提前带了消息,叫林玉爸妈来算账的。

    巧了么不是,林玉正好被个女人打成这样,她又添一个理由了。

    乔英在前头美滋滋盘算,等把林玉撵走,赚的钱就都是她的了!

    周平昌却瞅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去了后院林玉的房门口。

    林玉被狠狠打了一场都还是懵的,虽然当时哭了,但那是疼的。这会儿回到屋里,却并没因为丢了这么大脸而哭或是急着换衣服。

    她呆呆坐在床边,怎么都想不通,今儿该被打的明明是江桃,怎么最后却变成她了?

    宋娇娇是有病吗?

    不去打江桃,来打她这和蔡远什么关系都没有的?

    门被小声的敲了两下,林玉看了眼,没理。

    但过了片刻,门又被敲响了。

    林玉很烦,她现在谁也不想理。

    只还没来得及开口撵人,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林、林玉。”见林玉还穿着那短袖,周平昌结巴了。

    林玉低头看一眼自己,抬头恼道:“滚!”

    周平昌并不生气,当然也没听话的走人,他把门反手关上,快走两步道:“林玉,你还不知道吧,乔英叫了你爸妈来,正打算撵你走呢!”

    林玉还真不知道。

    她猛地站起,任由被撕坏的短袖胸口袒露着,怒声问:“什么?!”

    “嘘!嘘!”周平昌忙做了嘘的手势,趁机又往前一步半,站在床边了,低头就把林玉胸前风光看的清清楚楚了。他贪婪的看着,声音便有些不对劲了:“嗯,她早就想撵你走了。”

    林玉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忙朝里挪了步,扯了床上薄毯裹住自己。

    “你为什么告诉我?”她问周平昌:“你们夫妻不该是一条心吗?”

    这话没错,周平昌原也赞成撵走林玉。

    但刚刚在外面看见那一幕,以及进屋来又更仔细的看了一回,他现在是只要林玉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主意的。

    “林玉,你今儿被个女人打成了这样,你想过后果吗?”

    “尤其,你已经是退过一次亲的人了。”

    林玉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尤其前世离开陈启军去外面后,也不止私奔的那一个男人。所以这会儿即便周平昌话只说半截,她也明白了。

    哼,周平昌这是想吃天鹅肉呢!

    林玉很是看不上周平昌,不过她爸妈如果已经被乔英叫来镇上的话,那么暂时她还真的只能哄住周平昌。

    毕竟她现在这样子,实在不适合让爸妈看见。

    “周大哥,你能帮帮我吗?”林玉没跟周平昌讲道理,直接示弱道。

    周平昌也直接,色眯眯盯着林玉的脸,问:“那你能给我什么?”

    林玉更直接:“什么都可以。”

    林玉这么直接,周平昌反倒有些不信了:“你说真的?”

    林玉犹豫一下,故意提条件:“但前提是,你先离婚!乔英不是想赶我走的吗?那我要你赶她走!只要你能赶她走,那我就什么都可以。”

    林玉这么一说,周平昌就信了。

    不过乔英嫁给他都十来年了,是跟他过过苦日子的,还给他生了个女儿佳佳,他要是为了林玉把乔英抛弃了……

    嗐,其实也没什么,佳佳只是个女孩,乔英又一直没能再怀,他换个老婆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林玉年轻漂亮不说,她还有个会做生意的好头脑,只要有脑子的,肯定都会弃乔英而选择林玉。

    周平昌的愧疚涌起来不过两秒,就因为利益彻底没了。

    “你说真的?”他又问了一回。

    林玉也不含糊,点头道:“千真万确!”

    周平昌一下坐在床沿,斜睨林玉一眼后,道:“你亲我一下,你亲我一下我就信你,然后立刻出去拦住你爸妈。”

    不就是亲一下吗?

    林玉直接凑上来,在周平昌的脸颊蜻蜓点水般亲了口。

    周平昌像是被电过了般似的,浑身酥麻的站起来,冲了出去。

    而他走后,林玉上前反锁好门,飞快的换了衣服,又拿出化妆品。

    等把自己彻底收拾好后出门,大门口周平昌正好回来。

    “人呢?人来了没?”乔英探头看着外面,焦急的问。

    林玉静静站在乔英身后,不等周平昌回答,冷冷道:“谁要来?”

    乔英一个激灵,回头看向林玉。

    周平昌已经对林玉使了眼色,因此知道爸妈没来,林玉也懒得跟乔英再浪费时间,她只狠狠瞪了眼乔英,便大步走了出去。

    “你去哪?”周平昌没忍住问。

    林玉理都没理。

    乔英没看出不对,等林玉走远了,才探头看向往镇上来的马路,口中道:“怎么回事,林玉爸妈怎么还没来?”

    才刚把人好言劝回去,周平昌心头发虚,胡乱道:“谁知道呢!”

    乔英又在门口等了会,确定林玉爸妈不会来了,气道:“等我找时间,亲自回去跟他们说道说道!”

    林玉这边,直接守在了周爱华家门口附近。

    她知道,周励自己没有手扶拖拉机,每天都是跟魏达一起回来的。

    从半下午等到天几乎彻底黑透,林玉终于等到了人。

    手扶拖拉机停稳后,周励利索的跳下,跟大表哥挥了下手就走了。

    林玉不远不近的跟着,待走到一截前后都没人的小巷里,才突然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小、小励哥!”

    周励没听出她的声音,但有女人亲昵的叫他小励哥,他便皱了眉。

    林玉跑到周励跟前站定,心里有些紧张,但微仰着头却是像经过计算般,露出自己小巧精致的下巴,唇微抿,眼睛刻意睁大,一副格外清纯无辜的模样:“小励哥。”

    只可惜,她这一副模样遇到周励,简直像媚眼抛给瞎子看。

    周励皱着眉,语气也是毫不遮掩的厌恶:“别这么叫我,恶心!”

    林玉被周励的直白噎到。

    深吸了口气,正要说话呢,漆黑的夜里突然猛地一亮,周励脸上的嫌恶被照的清清楚楚,林玉到嘴边的话一下子就说不出来了。

    周励可没耐心听林玉想说什么,抬脚就要走。

    闪电过后,只听“轰隆”一声,一个炸雷瞬间响彻天地。

    林玉半是被吓到半是故意,挺了挺胸,扑向前方的周励:“小……”

    只她还没来得及可怜兮兮的叫出周励名字,也没来得及充满暗示性的抱住周励,用胸口去蹭他单薄衬衫的后背,几乎是刚挨到还没触碰实在,就直接被一股大力挥开,结结实实摔坐在地,头更是撞上了巷中的墙壁。

    林玉屁股疼,腰背疼,更是因被撞到后脑勺而头晕眼花。

    豆大的雨滴突然哗啦啦落下,又凶又急的雨滴在林玉面前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她隔着这道屏障,听周励凶狠的道:“林玉,我告诉过你,我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

    林玉的心彻底死了。

    你确实没有这习惯,你推开我这一把,跟打我也没什么两样了!

    知道自己是真的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希望了,林玉怒火中烧,彻底失去理智,她恶毒的尖声道:“是吗?那你敢回家打江桃吗?!”

    周励被整笑了:“你有病吧?”

    “呵,有病的是你!头戴那么顶绿帽子却屁都不敢放,你说你有没有病?”林玉几乎诅咒般:“说不定哪天江桃给你弄出个……”

    野种两个字,话到嘴边,因周励突然猛地逼近,林玉没敢说。

    周励已经半蹲在林玉面前,一张脸冷若冰霜:“你再说一遍,什么绿帽子?”

    蔡远给江桃送东西的事是事实,每一回送什么林玉甚至都有参与。

    不管江桃收没收,她都狡辩不了。

    林玉说的是实话,自然便不怕:“呵,难道江桃没告诉你吗?哦,或者是她不敢说?那你最近,有没有看见家里莫名其妙出现玫瑰花,还能吃上免费的鸡蛋,点心果子,甚至今儿还吃到新鲜的鱼了?”

    都没有。

    没有玫瑰花,也没有免费的鸡蛋,今儿中午也没吃鱼。

    但……似乎前段时间,是听说有人在门口捡到鸡蛋?

    周励成日在外忙,在家的时间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几乎没有和邻里接触的机会。江桃不说,家里家外发生什么事,他还真没法第一时间知道。

    不过林玉话里有话,他便配合的再问了一次:“那些东西哪来的?”

    江桃果然收了。

    她就知道,江桃肯定会收的!

    同样都是重生的,凭什么江桃那么好命?

    她得不到的,江桃也别想得到!

    林玉快意的笑了:“问我干什么,去问你的亲亲好媳妇江桃啊!去问问看,她前夫送的东西好不好吃?问问看,她是不是还惦记着前夫,后悔没能跟前夫继续做夫妻啊?”

    “是蔡远?”周励面色一变。

    林玉“哼”一声,偏开头故意不答。

    周励面色一沉,不再问,探手向前,狠狠一把扼住林玉的脖颈。

    林玉没防备,周励的手又不断在收紧,几乎很快她就因呼吸艰难而翻起了白眼。但周励并没有松手的意思,林玉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了,这才顾不上再气周励,忙磕磕绊绊道:“是、是蔡、蔡远!”

    周励这才松手,但刚一松手,就十分嫌弃般甩了甩手。

    这是在嫌弃她?

    她可比江桃干净多了好吗!

    虽然害怕,但林玉还是忍不住:“你嫌我?江桃你怎么不嫌?”

    周励正用掐林玉的那只手接雨水,雨水满了,他又甩了回手。

    “你也配跟江桃比?”他居高临下看着林玉,眼底轻视毫不遮掩。

    “周励,你已经知道了,江桃和蔡远不清不楚!”林玉大喊。

    “没有。”周励语气平静:“江桃才看不上蔡远,是蔡远想吃天鹅肉,但可惜,他根本吃不到。”

    “江桃没收蔡远送的东西?”林玉不信。

    周励斩钉截铁:“当然没收。”

    无能的蔡远!

    用蔡远攻击不了江桃,林玉心思一转,又道:“那陈启军呢?周励,你怕是还不知道吧,陈启军也喜欢江桃!江桃和陈启军……”

    “陈启军眼光是不错。”周励打断林玉。

    林玉愕然:“你、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周励反问:“陈启军喜欢江桃,跟江桃有什么关系?哦,不对,是有,因为江桃太优秀了。”

    一个女人,被很多男人喜欢,还不能证明这个女人有问题吗?

    这个女人要是规矩检点,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男人喜欢她?

    林玉简直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周励的脑回路:“江桃太优秀了?”

    “当然,优秀的人,当然会有很多人欣赏喜欢。”低头看了眼林玉,周励道:“你这样的人,这辈子也不会理解的。”

    丢下这句话,周励转身,淋着大雨走了。

    林玉在原地呆呆坐了片刻,忽然想起前世,前世除了陈启军她也是有人喜欢的,跟她私奔的男人,后来在外又遇见的几个男人。

    怎么他们没有一个人说是因为她优秀,而都说她是水性杨花?

    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是被人喜欢,凭什么她是水性杨花,江桃就是优秀?江桃哪里优秀了?她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在雨里淋了半天,仍然没想通的林玉跌跌撞撞回了小吃店。

    乔英和周平昌正在吃晚饭,已经打定主意撵走林玉,乔英自然没准备她的份。甚至要不是突然下雨,她还打算吃过饭回周湾村一趟呢。

    林玉闻着饭香肚子咕咕叫了两声,但并没厚脸皮上去吃。

    她回屋,脱了衣服简单擦了擦,又换上干净的。

    然后就坐在床边发呆,想不明白她和江桃的区别,也想不明白失去了周励这个目标,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没了别的目标,乔英又要赶走她,她怎么扭转这局面?

    门被轻轻敲了下,知道来人是周平昌,林玉还是上前开了门。

    周平昌飞快的闪身进屋,又小心关上门。

    “小玉,饿了吧?”周平昌已经直接换了对林玉的称呼,亲昵的叫了一声后,就坐到床边,从怀里掏出了两个包子:“吃口包子垫垫吧,我特意在严家包子铺买的,是白菜肉的!”

    因为早上的生意几乎被江桃抢光了,严家包子铺晚上也卖包子了。

    林玉是真饿了,没说话,接了包子小口吃了起来。

    周平昌直勾勾看着林玉,觉得她吃东西的模样真好看。

    看着看着,他的手就不老实了,慢慢探过去覆在林玉后背上,暗示味十足的一下一下抚着,道:“你爸妈被我劝回去了。”

    “但乔英已经铁了心要赶走你,要不是下雨,这会儿吃过饭就该回村里找你爸妈了。”

    “林玉,你到底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林玉是真不知道,她停下咀嚼的动作,转头愣愣看向周平昌。

    但她这副模样落在周平昌眼里,却像是默许了。

    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默许了。

    “快吃快吃!”周平昌自觉自己还是很会心疼人的。

    林玉很快吃完两个包子,接过周平昌递来的水,一口喝完了。

    周平昌帮忙把杯子放到一边,这才一把将林玉压在床上。

    林玉愣了下,随即便开始挣扎,同时也本能想呼救。

    周平昌忙捂住她嘴,压低声音怒道:“林玉,你干什么?”

    林玉目露惊惧,却也知道不能闹出大动静,她也低声回:“周平昌,你想干什么?出去,你给我出去!”

    想翻脸不认人?

    周平昌松手起身,狞笑道:“林玉,你说我现在要是开门叫乔英,说你勾引我,她会怎么做?”

    林玉瞳孔骤缩。

    周平昌又笑一下:“两个选择,要么跟了我,我把乔英离了娶你,这小吃店属于我,自然也属于你。要么,我就说你勾引我,叫来乔英。”

    那乔英不仅会撵走她,还会跟她打一架,她日后也再难嫁出去!

    这也就算了,爸妈也会受连累,甚至比前世好不到哪里去。

    林玉闭上眼,两行清泪滑落下来。

    她真是命苦,就算是重生了,也逃脱不了这苦命。

    周平昌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飞快的脱了衣服,怕被乔英发现打扰,又忙把灯拉了,这才上床抱住了林玉。

    最多十分钟后,屋里林玉的哭声越来越大。

    周平昌气喘吁吁的揽着林玉的肩膀,低声道:“哭什么?别哭了,等着吧,明天我就把乔英撵滚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