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82章 我是江桃男人。

第82章 我是江桃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励并没直接回家, 他冒着夜雨,一路往蔡远家去了。

    而蔡家,这会儿已经吃完晚饭了。

    蔡远跟平常一样, 筷子一扔碗一推,就准备起身。

    蔡远妈自打娶了儿媳妇就做了甩手掌柜,这会儿自然也没打算帮忙。不仅如此,她还点着宋娇娇, 教训道:“你那碗, 要多刷两回!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干活马虎的人, 就你刷的那碗哦, 碗边的油都能再炒菜了!”

    若是平日里, 宋娇娇是必然会跟婆婆吵起来的。

    虽然她知道做媳妇时和做姑娘时不一样, 但她性子打小就养成了, 就算最后该干的活会干掉, 但让她不高兴, 她自会让别人也不高兴。

    可是今儿个,她没跟蔡远妈吵。

    在蔡远妈惊讶却又满意的眼神里,她把桌上的碗碟收好, 然后端着起身时手下一滑,碗碟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为了娶儿媳妇,蔡远妈特地整了水泥地, 这一下,碗碟顿时摔的精光。

    蔡远妈都惊呆了, 猛地起身指着宋娇娇,半天都没说出话。

    蔡远却和平日不一样,眉宇间顿时蕴满了厌烦:“你干什么呢?”

    在江桃那里可谓是连番碰壁,也是得不到越是觉得好, 越是得不到也越是觉得宋娇娇不好。因此,蔡远这会儿就很富有男子汉气概。

    蔡远妈也回过神了,抓起桌上的筷子就朝宋娇娇砸了去。

    “你这倒霉催的败家精!你在想什么呢,魂丢哪里去了?你当我们家是什么人家啊,这么些碗和碟子就这么给我摔了!赔,宋娇娇,拿出你的彩礼给我赔!”因为宋娇娇躲过了筷子,蔡远妈几乎气疯了。

    蔡远也皱皱眉,倒是没骂,他觉得那样太粗鲁俗气了。

    宋娇娇冷笑一声,没理蔡远妈,而是一把掀翻了桌子。

    然后冲到客厅北墙的大桌子上,结婚时候买了三转一响,她眼都不眨,就把那台结婚时买的收音机抱下来摔了。

    然后是茶瓶茶杯,大桌子上所有的一切,除了蔡远爸的灵位。

    把这些砸完后,她又去摔板凳,撕墙画,反正就是搞破坏。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蔡远妈终于反应过来了,宋娇娇这是疯了啊!

    她不再费力气骂了,忙上前抱住宋娇娇,抬手就是一巴掌。

    宋娇娇偏头一躲,脖子里顿时便被打的火辣辣的疼。

    蔡远妈又抬起手。

    宋娇娇虽然性子彪悍,打架的经验却并不足,但好在胜在年轻。

    蔡远妈打架的经验虽然足,但可惜年纪大了。

    因此两人扭打在一起,倒是一时难分胜负。

    蔡远妈在连吃了两次亏后,终于忍不住转头叫儿子了:“蔡远,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你妈都快被打死了?!”

    在蔡远心里,宋娇娇这个媳妇和妈比,当然妈更亲。

    短暂的犹豫后,他立刻冲上去,没有打架的经验,他便只用力抓住宋娇娇的手,又抬腿,死死压住宋娇娇的腿。

    这已经足够了。

    蔡远妈彻底得了自由,便腾出手一连串甩了宋娇娇十余个巴掌。

    周励就是这时候到的蔡家门口,蔡家院门虚掩着,推开门便听见了堂屋里传来的啪啪声。虽不知道是什么声音,但周励还是加快了脚步。

    而走到堂屋门口,便看到了屋里蔡远母子按着宋娇娇打的一幕。

    那可是一个个巴掌,周励顿时对蔡远更恶心了。

    他大步走进屋,一把拽起蔡远,把人狠狠甩了出去。

    蔡远没有防备,踉跄了两步撞在墙上,正怒的要骂人呢,看见来人竟是满面怒气的周励后,顿时熄火了。

    周励也没给他喘息的机会,立刻再次上来。

    蔡远面对宋娇娇时力气大的可以碾压,但面对周励,就是被碾压了。

    眼见儿子被打,蔡远妈顾不上打宋娇娇了,忙要过来帮忙。

    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宋娇娇自然不让,死死把人拽住了。

    蔡远妈心里惦记儿子,宋娇娇却是生平第一次这么愤怒,因此接下来局势就彻底变了,换成她单方面把蔡远妈按着打。

    蔡远妈顾不上疼,只心疼儿子啊,扯着嗓子就喊起了救命。

    左邻右舍的听见,很快就来了人。

    周励这是打上别人村子了,而且还是单方面的殴打,蔡远村里的人见了当然不能干看着。

    “住手!快住手!”立刻有两个魁梧的男人冲上前。

    周励先一步收手退到一边,冷冷道:“虽然你们是一个村子的,但是在管这事之前,是不是也该问问蔡远干了什么?!”

    宋娇娇和蔡远妈那边也被拉开了,蔡远妈顾不上趁机还手宋娇娇,忙上前抱住她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好儿子,大骂道:“干了什么?我家蔡远顶好一个孩子,他能干什么?倒是你,你和宋娇娇这贱人是……”

    “是你妈!”宋娇娇直接骂了过去,“你不认识他,那你总该认识他老婆吧?他老婆是江桃,桃花村的江桃!”

    桃花村的江桃,这名字一出来,众人便齐齐都看向周励。

    周励点头,道:“我是江桃男人。”

    江桃是谁,蔡远家这一整个村子就没人不知道。

    现在江桃的男人找上门,二话不说就揍了蔡远一顿,意识到肯定是蔡远干了什么惹人生气的,打算管这事的人便都默默退开了。

    没办法,谁让这事儿说破天去都是蔡远的错呢?

    蔡远妈愣愣看着周励,又看退开一副不打算再管的村里人,最后收回视线看自己可怜的好儿子,又气又急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啊?江桃的男人和我们家蔡远有什么关系,江桃进我们家门就待了一晚上,我们早就把她退回江家了,怎么着,你现在还想来算账不成?”

    这最后一句话,是对周励说的。

    周励冷笑一声,看向蔡远。

    不等蔡远自己主动开口,宋娇娇就已经说了:“呸,人家找你们算什么账,你们死了人家都不管。”

    “还不是蔡远这不要脸的,当初不知道珍惜,现在失去了,看人江桃又漂亮又能干在镇上赚大钱了,就看不顺眼我,又想江桃了!”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人江桃现在过的那么好,能看上他?”

    “又是送花又是送鸡蛋送各种吃的,真以为人江桃会收呢?”

    “我呸!人江桃就算家里养了猪养了狗,那都嫌弃你送的东西!”

    直把蔡远骂的头都抬不起来了,宋娇娇这才一抹眼泪,道:“这日子没法过了!男人不是个玩意,婆婆更是伙着儿子一起打媳妇,蔡家不留我,我回娘家,我就算是一辈子做姑子,也绝不再踏进蔡家的门!”

    蔡远干的事儿太没品,宋娇娇被打的也太惨,围观人没一个拦的。

    甚至,还有好心人跟出去借了伞和电灯给她。

    而周励这边,则指着蔡远道:“以后你要是再敢往我家小吃店门口凑,来一次我揍你一次!”

    蔡远是真被打怕了,往他妈身后缩了缩,一句话都没敢说。

    围观的村人见他这样,自然更不会说什么。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周励趁黑踩着泥路往镇上去。

    经过镇子入口处时,周家小吃店的门打开,周平昌缩着肩膀走了出来。倒是难得,他今儿好像心情极好,竟主动跟周励打了招呼。

    “嘿,小励,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周励偏头看过去,敷衍道:“有事了。”

    这么答非所问的一句,周平昌也并没生气:“走慢点啊,天黑!”

    这一次周励没再理。

    到家时,小吃店的门还开着,屋里正亮着暖黄的灯光。

    江桃正等在前面,今晚杨倩给带来了张一年级的语文试卷,江杏和宋哲都答的磕磕绊绊,她答的倒是不错,这会儿正一边看被批改后的错题,一边等周励。

    如今年代人手里没手机,周励这么晚没回来,她很担心。

    因此门口刚传来脚步声,江桃就立刻迎了上去。

    周励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江桃吓了一大跳:“怎么了?”

    周励没打算瞒江桃,但这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因此挥挥手,道:“我等下跟你说。”

    江桃点头,道:“你先回屋,我去给你打热水,快洗下换身衣服。”

    等热水打来,因为时间还不算太晚,江桃便让周宝贝去江杏那边玩玩。她把门反手关上,就坐在一边问:“发生什么事了?你去哪儿了?我傍晚去了姑家,大表哥说你早就回来了,但你分明直到现在才回来。”

    江桃的语气里有一丝不满。

    不过并不是不满周励回来晚了,而是不满他说都不说,害她在家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他是有什么事。

    周励立刻认错:“抱歉,我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的。”

    他这话一出,江桃的那丝不满立刻没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整个人跟水里捞出来似的,身体好也不能这么糟蹋。快点儿脱了用热水洗洗,然后赶紧换身干净衣服!”江桃起身,一边说一边要出去:“虽然是夏天,但我还是去给你煮碗姜汤吧!”

    周励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都结婚大半年了,更亲密的事也早就做过,但……

    不过江桃这一要走,他却又舍不得了。

    “江桃,等等!”身上湿漉漉的,周励把湿衣服飞快脱了,又拿边上的毛巾胡乱擦了下,就上前一步把江桃拉进了怀里。

    明明狠狠淋了一场冷雨,但他的胸膛却是滚烫的。

    江桃感受着这滚烫,吓的忙伸手去摸周励额头。

    入手微凉,她放心了,不是发烧就好。

    察觉到江桃是担心他发烧了,周励忍不住笑了:“没事,我没那么弱。”

    江桃不爱听这话:“身体再好也得注意,真病了怎么办?”

    “好,注意,我注意。”周励好脾气的道。

    江桃推他:“抱我干什么?快点儿洗一下,等会儿真病了。”

    周励挣扎片刻,还是舍不得现在放江桃出去,于是索性不要脸了:“那你别走,就在这里陪着我。”

    “我得去给你煮碗姜汤。”江桃道。

    “等会儿再去,等我洗完了咱们一起去。”周励不依:“我有事要和你说呢,很重要的事。”

    周励这竟像是撒娇一样,江桃耳根子一软,到底答应了。

    但重新坐回去,眼看着周励脱了衣服洗澡,这才后知后觉臊的脸一红,忙转了视线看向门口:“你要跟我说什么啊?”

    周励只简单说遇到林玉,得知了蔡远干的事。

    然后着重说揍了蔡远,以及宋娇娇回娘家,决定不跟蔡远过了。

    就这也把江桃听的一愣一愣的,不过她第一反应不是觉得解气,也不是宋娇娇还挺果断,而是顾不上臊,忙问道:“那你有没有被伤到?”

    江桃的关心,让周励又忍不住笑了:“放心,我没伤到。”

    但江桃还是上前,仔细在他胸前后背都检查了回。

    确定他真没伤到后,江桃道:“雨这么大呢,你真要去,也换个时间。更何况你就一个人去,万一那边村里人不讲理帮他忙怎么办?”

    周励已经胡乱洗好,随便擦了两下穿好衣服,便又过来把江桃抱住:“太生气了,顾不上想那么多,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没抓到现行。”江桃倒也实在:“你又那么辛苦,不想打扰你。”

    这种事,虽说周励不会多心,但真传出去外人却会多嘴。

    周励倒是不怎么怕被人说戴绿帽子,但是他不想别人诬蔑江桃。

    “下回还是告诉我,我上门教训他一顿,他就不敢了。”他道。

    “好。”江桃想了想,应了。

    又道:“应该不会有下回了吧!”

    像蔡远这样的变态,应该本来就不多。

    更何况王一鸣早已喜当爹,第二个嫁过的男人没两年就该病故了。

    周励却不敢放心,低头亲了下江桃的耳垂,直到这时他语气里才露出些酸意:“那可不好说,你又漂亮又能干,喜欢你的人多着呢。”

    比如陈启军,那就是一个。

    江桃斜睨他一眼,回敬:“你又英俊又能干,喜欢你的怕是也不少。远的不说,这镇上就有个林玉呢!”

    江桃突然反应过来:“林玉堵你说蔡远的事?”

    周励也大致猜到了:“估计蔡远干这事也有她参与。”

    江桃紧紧皱眉,心下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

    林玉帮蔡远,这很显然是意在周励嘛!

    她一忍再忍,林玉这是还得寸进尺了?竟然想彻底毁了她名声!

    “看来我得好好会会林玉了!”江桃思索片刻,有了主意。

    周励实在也是烦林玉烦的不行了:“有需要我做的你就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