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92章 县城里的小院。

第92章 县城里的小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闺女都撵了, 其实曹桂花也真的想走。

    但镇上到县城一天就两班车,她已经错过了第一班回去的车,第二班是要到傍晚时候才能回去的。

    江海和张月红不知道跑去哪儿了, 她现在若是走,她也不知道能去哪。她一个老太太,长这么大来县城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着,说实话她还有点怕。

    “桃儿, 你走不走?”曹桂花只好拉下脸。

    江杏立刻看向江桃。

    江桃倒也没晾着曹桂花, 只淡淡道:“我不走。”

    曹桂花没了法子, 只好自个儿转头离开。

    才走出病房, 就看见不远处江海和张月红走来了。

    曹桂花忙小跑着迎上去, 到了近前一手儿子一手儿媳妇, 将没有准备的两人朝后推了开:“你们俩还知道来!还知道来呢!”

    “怎么了?”江海不高兴问。

    江杏那句“比生不出来的好”, 他现在还气着呢。

    张月红朝病房方向探了探头, 也满脸好奇。

    曹桂花冲着张月红胳膊就是狠狠一巴掌, 低声骂道:“还不是因为你们俩,好好的话不会说,硬是气的杏儿肚子疼!她那孩子不是自己生出来的, 是剖腹拿出来的,你们俩就跑了,你们知不知道刚刚多危险啊!”

    曹桂花说着, 鼻子就有些酸,除了心疼女儿外, 也觉得委屈。

    本是好心好意来看女儿的,结果最后却被女儿女婿嫌上了。

    听说江杏是剖腹产生的孩子,江海和张月红都顾不上生气了,两个人心虚的看了看病房方向, 齐声问:“那咱们借钱的事……”

    “借个屁!”曹桂花抬脚就走:“我现在可没脸去开口!”

    而且她有一种预感,她就算开口了也借不到。

    既然如此,还不如不张口,留以后再找机会开口或许会更好。

    江海和张月红跟在她后面就走,两人都没想过,是不是该去好好道个歉,又或者外甥出生了,去给孩子买点儿什么。

    病房里,曹桂花前脚走,江杏后脚眼泪就下来了。

    “杏儿。”刘西有些无措。

    江桃上前,握了妹妹的手。

    这种事儿,两姐妹的感受是一样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总听说月子里不能哭。杏儿,你才剖腹产生了孩子,身体虚,孩子以后也需要你照顾,所以,你别难过太久。”江桃轻声劝着妹妹。

    江杏诧异看了江桃一眼,下一秒就应了声。

    江桃帮她擦了眼泪。

    再开口时,江杏的声音已经称得上平静:“我就是有点意外,她疼儿子不疼闺女我知道,但我总觉得她放在心里也就是了,没想到她偏要说出来,还是在我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说出来。”

    曹桂花在手术室门口说的话,一门之隔江杏全听到了。

    自己和儿子生死危险关头,她亲妈却在劝她亲姐姐别多管闲事。

    是了,在江杏看来,曹桂花的不能承担后果,就是觉得若说了什么,就是多管闲事。

    那是亲妈,江桃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沉默了片刻,她道:“我突然在想,她的观点里一直让我对江海和张月红好,帮他们做事比如洗衣做饭,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也想着他们先紧着他们。这到底是真的担心我,觉得我需要有人做靠山,还是……其实只是她单纯希望我对她儿子好。”

    江桃是想到了前世,以及这辈子之前三次被退亲之后。

    曹桂花教她忍,教她让,教她多做事少说话,多出力却一点也别往回拿。真的只是怕她不这样,两个弟弟和弟媳妇就会撵她出家门吗?

    江桃突然不知道了。

    但偏偏,她又记得前世曹桂花守着她不许她掉河,因为她寻死而险些哭瞎眼的事。那应该是真的心疼她,做不得假。

    江杏却很通透,看了眼不远处睡着的儿子,做了母亲后,好像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她轻笑道:“三分是觉得我们需要靠山,七分却是希望我们对她儿子好。”

    所以不是不疼,只是疼的不够多罢了。

    江桃点头,似乎确实是这样。

    她在心里想,等很多年的以后,她应该不会像前世那样任劳任怨的去伺候爸妈了。虽然不会不管他们,但也顶多只是出四分之一的力。

    江杏却直接多了:“我们都是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既然如此,等她老了也别找我们,找她儿子们去好了,反正我们都是别人家的人。”

    江河未来应该不会太差,但江海和张月红却肯定不会多好。

    江桃忍不住问:“那要是以后她儿子们没钱,又或者不管他们呢?”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江杏道:“我就逢年过节跟别人一样买点东西给点钱,至于其他的,我出嫁他们可是收了彩礼的,但儿子们他们却是又给房子又给出彩礼以后还会给带孩子,给我们什么了?”

    给一句“她已经是刘家人了”吗?

    虽然平静下来了,但江杏心里还是有怨气的。

    江桃点点头,拍了拍妹妹的手,道:“已经挺好的了。”

    一年里也好几个节呢,前世江杏每个节都会要么送钱要么送吃的,但其实也基本都进江海江河两家大人孩子嘴里了。

    所以真不到最后一刻,真不用管什么。

    刘西妈带了煮的软烂的粥,还有打的很碎的蛋花汤,江杏剖腹产要六个小时平躺着不能动,都是刘西一点点喂的。

    江杏太疼了,而且不通气也难受,只喝了小半碗粥。

    小石头哭醒了,刘西妈去一摸,发现是尿了。

    但换尿布却是个大难活,江桃不会,刘西更是不懂,刘西妈从前倒是有经验,但她一辈子就生了刘西一个,都二十来年了,哪里还记得?

    小石头软软嫩嫩的一小团,刘西妈都怕给他弄疼了。

    最后还是周励接手了。

    虽说他捡到周宝贝时,周宝贝比小石头大一点,但也仍是个奶娃娃,所以这换尿布的活他至今还干的很顺手。

    拿了湿的尿布,轻轻擦了擦小屁屁,又换上干净的。

    小石头舒服的轻轻动了下头。

    刘西妈瞧着孙子,心都要化了般,夸周励道:“小周你可真是厉害,赶明儿你们生了孩子,桃儿都可以不用管了!”

    周励笑道:“是,以后都我管,宝贝从前就都是我管的。”

    江杏却想起自家大姐结婚都快一年了,肚子却还没动静呢。

    又想起先前刺张月红的话,说她生不出,那岂不是也说到大姐了?

    江杏顿时就有些急。

    江桃本就是想趁机看医生的,刘西妈说到时她就意识到了,看了眼江杏,果然就见江杏面色变了。

    江桃笑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一直没动静。杏儿,你先好生歇着,我跟你大姐夫去找医生看看,回头看完了再来看你。”

    刘西妈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好在江桃和周励不像生气的样子。

    不等江杏开口,她忙就道:“那你们去,放心,杏儿这有我呢。”

    江杏却道:“有些检查或许要抽血要空腹,你们先去看看吧,可以先做一部分,剩下的你们今晚就别回去了,住我们家去,明儿再检查。”

    “行!”江桃一口应下。

    夫妻俩带着周宝贝,去了医院的门诊处。

    跟江杏说的一样,只能做一部分,第二天早上确实还得来抽血检查。

    做完这一部分检查,眼瞧着傍晚了,夫妻俩犹豫一下没买饭,先去了病房。不是舍不得钱,而是江杏不能吃,怕她馋的难受。

    到病房时刘西妈正抱着小石头在吃奶,但江杏才刚生完没多久,小石头使了大劲儿吃不到,直接就气哭了。

    没办法,只能再喂一次奶粉。

    因为时间不早了,刘西妈留在医院守着,刘西领着江桃一家三口先回家了。

    刘西买的是一个小院,位置还挺好,离县医院只有十五分钟左右的路程。三间大瓦房加上两边共五间厢房,大还是挺大的。

    江杏快傍晚时通气了,到家后,江桃先洗手去给妹妹做了碗烂面条。

    顺手的,其余众人也吃面条。

    青菜鸡蛋面,不过众人吃的就是略有嚼劲些的。

    刘西去买了点卤菜,因为家里碗不够多不方便带,他留在家先吃。

    周励已经把小院前后都看过一回了,饭桌上聊天就忍不住问了价。

    面条还烫着,刘西没法大口吃,就一边吹着气一边回答:“死贵!我找了几个月,最终就这儿位置好,大小也合适,赠送的家具什么的也能看得上眼的。要价三千八,我是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最后三千六买的。”

    又道:“太难买了,你们不知道,压根没几家卖的!”

    就因为难买,他甚至都动念头再买一套了。

    总感觉这么难买,以后肯定能赚。

    三千六,对于以前的周励来说不易于天价。

    但对于现在的他和江桃的小家庭来说,贵当然是贵的,但却并不是买不起。不用到过年,秋天里应该就能攒够买的钱了。

    不过江桃想先买又能做生意又能住人的小院,那恐怕会贵些。

    刘西已经说了:“杏儿跟我说了,你们想买那种前面做生意后面住人的,说实话我找那几个月都没碰上这种房子。你们要想买的话,估计还得等,而且这种房子除非那门面生意很差,不然我估计不会低于五千。”

    五千块,过年的时候应该能攒出来。

    江桃道:“钱不是大问题,主要是位置得好一点,像比如学校或者医院附近,又或者是周边多是工人住的附近。买倒也不急,有的租也不错,刘西,麻烦你有空就帮我们打听着,能先租也行。”

    “行,包我身上!”刘西满口答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