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93章 绝情。

第93章 绝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过面, 刘西就拎着打包好的两份面匆匆去医院了。

    因为不太放心,所以今晚他和他妈都不回来。

    江桃去关了院门,周励已经端着碗筷去厨房洗了, 江桃便把周宝贝叫着,母女俩也去了厨房。

    “怎么了?”江桃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周励诧异问。

    “聊聊。”江桃给周宝贝端了个小板凳。

    周宝贝乖乖坐了,抬起头看看妈妈, 又转过头看看爸爸, 神情里有点儿不安:“妈妈, 聊什么啊?”

    关于生一个和周励的孩子, 这一点江桃一直都没犹豫过, 也一直都觉得这事儿她和周励决定就行。

    但今天带周宝贝来县城, 除了看江杏外也打算做检查, 这事儿并没瞒着周宝贝, 所以来的路上周宝贝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但她没发现, 甚至在医院里一开始她都没发现,还是后来带着周宝贝去做检查,排队等着的时候才发现的。

    这孩子, 似乎今天心情很不好。

    不仅心情不好,就是对她和周励,似乎都有点儿……

    江桃不知道该怎么说, 反正就是孩子突然变的又小心又不安了,不管怎么说, 这都不是好兆头。

    跟孩子说话,江桃没有拐弯抹角,她指指自己肚子,直接问:“宝贝, 如果妈妈肚子里有了小弟弟小妹妹,你喜欢吗?”

    周宝贝抿着唇,没说话。

    但身为父母,自是能看出她沉默之下的抗拒。

    周励停下手里的活,走过来蹲下:“你不喜欢?”

    周励平常是很疼周宝贝的,但再疼,孩子不听话了该训斥也是训斥,甚至周宝贝长这么大,他也是动过两次手的,虽说一次是打手一次是打屁股都不狠,但确实是打过的。

    因此周宝贝这会儿的反应让他有些恼,他语气就有些冷。

    周宝贝对生气的爸爸有点儿害怕,虽然还是没说话,但脸上却已经有了怯意。

    江桃直接拍了周励手臂一巴掌:“干什么呢,别吓到她!”说完周励,才语气温和的问周宝贝:“宝贝没事儿,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你大胆说,妈妈想听真话。你放心,不管你喜不喜欢,妈妈都不会跟你生气的。”

    周宝贝动动嘴唇,一副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不过江桃一直面色温和,甚至眼里还带了丝笑,周宝贝看着看着胆子就大了些:“妈妈,不是不喜欢。”

    “那是怎么了?”江桃柔声问。

    周宝贝看着江桃的肚子,终于道:“我害怕。”

    小女娃是真的害怕,说这话时不仅脸上有怯意,就是眼神都不安的瑟缩了下。

    周励心疼闺女,忙把人抱起来:“你怕什么?”

    江桃却已经明白过来。

    周宝贝肯定怕,一般人家要第二个孩子的时候,第一个孩子都会担心爸爸妈妈不爱自己了。周宝贝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虽然她和周励把她当亲生的看,但难保外面没人乱说什么,她要是听进去了,自然会更怕。

    握住周宝贝的小手,江桃温和笑道:“宝贝怕什么?跟爸爸妈妈说,有爸爸妈妈在呢,别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周宝贝毕竟还小,周励和江桃又是真的对她好,因此天然的依赖情绪,让她老实开口了:“有了弟弟妹妹,你们会不会不要宝贝了?宝贝怕,宝贝不想离开爸爸妈妈……”

    小女娃说着说着,眼泪就滚了下来。

    “怎么会,爸爸妈妈永远也不会不要宝贝!”周励又心疼又愤怒,怕吓到周宝贝,强忍着语气平静道:“是不是有谁跟你这么说的?告诉爸爸,谁这么说了?”

    “好多人说,我毕竟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

    这是承受许久这样的压力了吧?

    江桃后悔死了,她一个当妈的,说要好好对周宝贝,把周宝贝当亲闺女看,怎么就能这么粗心大意,竟没发现呢?

    “谁说你不是亲生的?你就是亲生的,你比亲生的还亲!”第一次做妈妈,还是半路妈妈,江桃真的不太会做,尤其这种年代想学都没处去学。她忍不住红了眼眶,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宝贝,你就是爸爸妈妈亲生的,不要听别人乱说,爸爸妈妈不会不要你,爸爸妈妈永远爱你。就算以后你有了弟弟妹妹,爸爸妈妈也不会减少丝毫对你的爱。”

    在周宝贝小小的心里,外人说一万句话也比不上爸爸妈妈说一句。

    江桃这话一出,她立刻就安心许多。

    周励也在此时道:“对,就算有了弟弟妹妹,爸爸妈妈也会一样的疼你。”

    周宝贝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抱着爸爸的脖颈,“吧唧”亲了一口,然后又凑过去亲了妈妈一口,这才道:“那我要弟弟妹妹!不不不,我要妹妹不要弟弟,要一个哥哥吧,哥哥保护我和妹妹!”

    真是小孩子,你就是老大了,还去哪里要哥哥?

    江桃和周励都笑起来。

    意识到周宝贝心中是有担心的,江桃心里有愧疚有自责,晚上睡下后,就轻声跟周励说:“周励,如果咱们俩谁有问题,或者是真的要孩子艰难,那么咱也别去什么大城市治疗了吧?咱们顺其自然,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咱们有宝贝呢,又不是没孩子。”

    周励不太想同意。

    虽然有宝贝了,但他还想要个和江桃的,再说两个孩子也不嫌多啊。

    不过还没做检查,具体什么情况还不知道,未免江桃心理压力太大,他就道:“行,咱们尽力而为,顺其自然。”

    周励和江桃因为包子生意都是早起惯了的,这又是在陌生地儿,所以第二天睡了个回笼觉起来也才刚刚六点。

    两人分工合作,周励去带周宝贝洗漱,江桃去做饭。

    江杏已经通气了,该吃的就都能吃了,只不过暂时还不能大补,而且一大早江桃对县城不熟悉,也不知道去哪里能买到鱼和肉。所以就用家里还剩的一点儿大白菜,剁的细细碎碎的和鸡蛋炒了,然后做了个细碎的白菜鸡蛋小面疙瘩。

    一点香油一点盐,产妇也只能吃这么清淡的。

    至于其他人,则是煮了个面糊稀饭,搭配着葱油饼。

    不过怕江杏馋,也给江杏做了块少油少盐的。

    江桃手脚麻利,不过半个多小时就做好了。

    但因为她和周励要空腹抽血做检查,所以就暂时没吃。

    周宝贝正吃着时,刘西回来了,熬了一夜他黑眼圈都更深了,江桃就叫他留在家补觉,她和周励帮忙替着。

    江杏还躺着不能动,又是大人又是孩子的,刘西和他妈都确实累坏了。他也不客气,胡乱扒了口饭就去睡了。

    江桃一家三口去了医院,先把早饭送去病房。

    因为做检查要跑来跑去还要排队不方便,周宝贝也留在了病房。

    夫妻俩跑过去抽血做检查的时候,却没想到竟然看见了江海和张月红,不仅如此,曹桂花也跟在一边。

    这么早他们出现在这里,很显然是昨晚没回去。

    江桃不打算搭理,昨儿她态度已经很鲜明了。

    但离得不远,张月红却轻声嘀咕了起来:“大姐嫁出去似乎也快一年了吧?好像一直没听说有动静,所以这也是来做检查的?也不知道是她的问题还是那周励的问题?”

    大家同样不能生,张月红找到了平衡,幸灾乐祸起来。

    江海也忍不住冷笑了声,道:“说不定两人都有问题!”

    曹桂花要操心大儿子大儿媳不能生,要操心小儿子没钱娶媳妇,江桃出嫁后又和家里一直不愉快,她这当妈的还真就一直没注意到这一点。

    虽然昨儿个被江桃气的半死,到现在心里也还有委屈在,但曹桂花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可别是江桃的问题啊!

    因此江海话音刚落,她就不高兴道:“你少说两句吧!”

    江海撇撇嘴,道:“人家心里都不在乎你,你这是干啥啊?你管她去死呢!”

    曹桂花沉默片刻,叹道:“她毕竟是我闺女。”

    江海还要说,张月红拉住他,冲他使了个眼色。

    江海立刻领会,跟张月红走开了几步:“怎么了?”

    张月红道:“你吵什么呢,没意思。眼下他们做检查,咱们也做检查,大家都是不能生的,我觉得他们说不定能理解我们。”

    江海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你傻啊!”张月红道:“都不能生,他们自是知道我们的不容易。一会儿找机会,咱们好好哭哭,而且妈不是还担心大姐吗,那正好,她也帮着哭哭。我觉得大姐和周励多少会借咱们一点钱的,起码全部检查费今儿个能蹭上。”

    “不会吧,大姐可没给过我们好脸色看。”江海道。

    张月红却很笃定一般:“会的,你毕竟是她亲弟弟,将心比心,不说多,今儿的检查费她肯定会借。”

    全部检查费可不少呢。

    要是能借到,妈手里准备做检查费的钱,就可以做治疗费了!

    有钱引诱着,江海终于点了头。

    不仅如此,回去后他还撺掇曹桂花:“妈,你是不是担心大姐啊?你要是担心,那你就去问问。”

    曹桂花担心的朝那边已经抽血的江桃看了眼,却是摇了摇头。

    她不去,她就是担心,也不去找气受。

    因此江桃和周励抽完血,准备去问医生还有没有别的检查要做时,江海和张月红就满面愁容的拦了上来。

    “大姐。”江海紧紧皱眉,脸上神情是又担心又震惊:“你、你和大姐夫不会也是……”

    他一副实在说不下去的模样。

    张月红迅速摇着头接话:“不会的不会的,大姐和大姐夫结婚才一年,肯定是缘分还没到,肯定不是……”

    江桃轻笑一声,打断了张月红的惺惺作态:“行了,别演了。”

    张月红面色一僵,干笑了下道:“大姐,你说什么呢?”

    江桃道:“看到我来检查,以你的性子该幸灾乐祸才对,毕竟我也不能生啊!但你们现在这样,让我来猜猜,是不是想用大家都不能生,大家都是可怜人为理由,来找我借钱?”

    直接被戳中心思,张月红和江海装不下去了。

    江桃也不等他们开口,语气突然变冷道:“别做梦了,不管什么理由,我都不会借钱给你们的。你们不能生是你们的事,和我无关!”

    “江桃!”张月红面色彻底变了。

    不借就不借,说那么难听的话干什么?

    江海也很生气:“我可是你亲弟弟,你要不要这么绝情啊?”

    绝情?

    再绝情,也没有前世你对我绝情。

    江桃看了眼听见动静急急赶过来的曹桂花,冷静道:“我就是这么绝情。你记住了,永远别找我张口,永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