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94章 一个梦。

第94章 一个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桃的绝情把江海和张月红彻底气着了。

    张月红没说什么, 江海却指着江桃,怒不可遏道:“江桃,从此以后, 我没有你这个姐姐!没有你这个姐姐!”

    江桃面色平静,语气更平静:“求之不得。”

    “求之不得?好,好,你别后悔!”江海怒的, 也不检查了, 狠狠踢了边上的墙一下, 转头就走。

    “江海!江海!”张月红叫着他的名字追了出去。

    曹桂花失望的看着江桃, 好半天才道:“江海到底是你的亲弟弟, 一母同胞, 江桃, 你真要这么绝情吗?”

    江桃没法说出前世的事, 没法说出她算是被江海直接逼死的。

    她只能认下:“对, 我就要这么绝情。”

    “我认你和爸,认江河和杏儿,但江海, 我确实不想要这个弟弟。”

    江桃太直接了,曹桂花愕然的看着她,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

    江桃依然平静, 道:“妈,我们还要去见医生, 就先走了。”

    曹桂花到底说不出那句断绝母女关系的话,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江桃和周励走远,自个儿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了去。

    江桃对江海和张月红的态度很奇怪, 江桃不是冷血无情的人,这一点从她对江河,对周宝贝,甚至对乔英都能看的出来。但她对江海和张月红,却是真的冷血无情,像是他们之间有着跨不过的横沟过节一般。

    见完医生,又去做了两个检查。

    因为检查结果要等到傍晚才能出,所以夫妻俩便需要去江杏那里,带的早饭还没来得及吃,而且刘西妈年纪大了,江桃也决定去替换一下。

    从门诊处往住院处去的路上,周励才问:“江海和张月红,是不是还做过什么让你十分生气的事?”

    江桃只低头看前方的路:“怎么这么说?”

    周励道:“因为你压根不是绝情的人,所以肯定是他们先做了什么让你无法原谅的事,要不然你不会这样的。”

    江桃内心深处,其实多少是有点儿低落的。

    不是为了失去江海那个弟弟,也不是为了曹桂花的失望,纯粹是一种情绪,一种彻底割裂一段感情后,残留的那种有些茫然的情绪。

    但周励这话,却让她心里涌进一股暖流。

    她不由笑道:“你倒是相信我。”

    见江桃笑了,周励也跟着笑起来:“我当然相信你。”

    周励是那样的斩钉截铁,江桃本就不想瞒他太多,因此就道:“一会儿把刘西妈换回去休息,咱们帮着照顾了杏儿和小石头,杏儿是剖腹产,肯定没法一直撑着,等她也睡了,我好好跟你说说。”

    周励点头应下:“好。”

    到了病房,小石头正在睡觉,刘西妈也坐在边上打盹。

    江杏倒是醒着,但如今没有手机,她又不识几个字没法看书,剖腹产连起身暂时都还不能,因此便只躺着在跟周宝贝小声说话玩。

    江桃和周励来了,刘西妈本还推辞不肯回,江杏说了她才答应回。

    她走了,江桃和周励就轻手轻脚的就着白开水吃了早饭。

    刚刚吃完,那边小石头就哭醒了,周励过去一看,是又尿了。

    给换了干净的尿布,又到了吃奶的点,周励先避开出去,江桃小心抱着软软一团的小外甥,叫孩子趴在江杏怀里吃奶。

    “检查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江杏关心的问。

    “傍晚就能出来了。”看着小外甥,江桃满眼都是喜欢。

    江杏看在眼里,宽慰道:“肯定没啥事的,你和大姐夫结婚也没多长时间,应该只是缘分还不到,等等肯定就会有了。”

    要是之前,江桃多少会因为不能有和周励的孩子而难过。

    但经过昨晚和周宝贝的一聊,她现在心里是真的没任何芥蒂了:“其实我们有宝贝呢,所以能再有个更好,不能也没什么,我们早都把宝贝当亲生闺女看了,一个孩子也挺好的。”

    江杏待在镇上做生意,是亲眼看着江桃和周励对周宝贝如何的。

    眼下见江桃说这话面上没半丝勉强,她就知道江桃说的是真的。

    如此,她就不再劝了:“嗯,有时候放宽心,说不定就来了。”

    江桃没把早上遇到江海张月红的事说出来,没的让江杏烦心的。

    只问:“你中午想吃什么?一会儿快中午了我估计刘西会来,到时候叫你大姐夫跟这搭把手,我回去给你做饭。”

    知道江桃检查结果要傍晚才能出,反正没法提前回镇上,江杏就不客气了,毕竟吃过江桃做的饭,刘西妈做的她就有点儿吃不下去了。

    “医生说不能吃太油腻太补的,那就吃个番茄炒蛋,吃个木耳炒肉,再随便给我做个什么素汤吧,多喝点儿水奶也能多点。”

    “行!”江桃一口答应。

    小石头这种刚出生的小宝宝,一天就是吃了睡,睡了拉或者尿,然后再吃点儿,就又继续睡去了。这不,刚吃完奶,江桃抱着还没哄多久呢,小家伙就困的打了两个哈欠,又闭上眼睡了过去。

    江杏也打了个哈欠,剖腹产刀口疼,她昨晚并没睡好。

    有江桃这个亲姐姐在呢,她说了一声,就也放心的睡了过去。

    江桃没避开周宝贝,一家三口坐在角落里,她轻轻的说起自己做的一个梦了:“梦里我没嫁人,跳河被救上来后,我选择留在家做一辈子的老姑娘。一辈子,虽然没为家里做出什么太大贡献,但洗衣做饭这些家务,却全都是我在做的。帮着带大了三个侄儿一个侄女,爸妈临了躺着不能动时也都是我在伺候。后来老了,爸妈都不在了,江海和江河两家也都离开了村子,我一个人留在村里,虽然孤单,但过的也还不错。可是社会发展太快了,县城和镇上都盖了很多房子,老家村里就迎来了拆迁。乡下嘛,拆迁赔偿的并不多,我们家那老房子能赔偿的也就只有三五万块钱。这钱别说到县城,就是在镇上都买不起新房,拆了我就没地儿住了,所以自然不同意拆。江河跟着儿子走的远,也不管这事儿,所以江海背着我签订了同意书,为了那三五万块钱,把老家房子给推了。”

    “我一把年纪了,也没个儿女,房子被推了,我就彻底无家可归了。一时气不过,竟活活把自己给气死了。”江桃说着淡淡一笑,问周励:“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这是她的前世,她此刻已经能云淡风轻提起了。

    甚至是前世的死因,她都能笑着打趣。

    但周励听着她语气平静说的这些,却有一瞬间心疼的连呼吸都停了两拍。虽然江桃语气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甚至她还笑着说只是梦,但周励听着,却好像看见江桃真实经过那些般。

    真实的做了一辈子老姑娘,真实的在家里做牛做马,真实的觉得即便孤单单一个人,其实能有片遮风雨的瓦就已经挺好。

    但偏偏,偏偏江海连这片瓦都要去抢!

    房子被推,无家可归,活活气死。

    想着这些,周励呼吸再次停滞。

    他不知道说什么,他只想着,这些千万千万不要是真的。

    若不然,他当真受不了。

    “就是这些了,一个梦而已,我就记恨上他了。”见周励面色不对,江桃看向他:“你不会觉得我太小肚鸡肠吧?”

    “当然不会。”周励的声音有些涩然:“绝对不会!”

    江桃笑:“就是这个原因了。”

    周励不敢多问,他只点头,道:“你会梦到这些,定然是现实生活中他们就给你带去了很多不愉快,所以这样挺好的。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也看出来了,以后不再来往于咱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江桃轻轻点头:“周励,谢谢你。”

    谢谢你,这样算是无条件的信任我,支持我。

    谢谢你,在我重生后来到我身边,还对我这么好。

    周励握住江桃的手,郑重道:“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还有我。”

    “还有我,还有我!”周宝贝也伸出小手,认真道:“妈妈,宝贝长大以后买大房子给你住!”

    江桃笑起来,轻轻亲了下她的小脸蛋,道:“好,那妈妈等着。”

    刘西不到十一点就来了,江桃把周励和周宝贝都留在医院,回家刘西妈正好买好了菜,她接过来做了午饭。

    她和刘西妈先吃过,然后只装了江杏的饭,两人一道送去医院。

    刘西和周励带着周宝贝,再回家吃饭。

    因为江桃说的那个梦,跟刘西聊天时,周励就问了:“这县里有没有什么消息,说哪里需要盖房子的?”

    刘西因为先前的买房子,还真知道点消息。

    “是听说要盖房子,而且据说还是统一盖一样的,好像是在劳动路南边那一块儿。不过这只是小道消息,具体如何我还不清楚,不过就算真盖,想买也早着呢,你们要想早点来县里做生意,买那不靠谱。”

    “不是想买,我是想接盖房子的活。”周励道。

    刘西惊道:“接盖房子的活?你不是在搞运输吗?不赚钱?”

    奇怪了,杏儿回来明明说周励也很赚钱的啊!

    “赚的不多。”周励道:“所以想接盖房子的活,因为我搞运输什么都帮着拉,所以如果接盖房子的活,所有需要的建材之类,我都能买到比较实在的价。另外就是江河去了工地上做泥瓦匠小工,这已经干两个工地了,跟他一起的还有我二哥和村里一个兄弟,再等等三人中肯定能学出个大工。当然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在工地上干活能接触到人,我也因为搞运输认识不少工地上的人,如果需要组建个盖房子队伍的话,不愁找不到能用的人。”

    竟然考虑到这个地步了。

    刘西心里暗惊,问:“你这是看好这一行吗?”

    周励点头:“对!”

    江桃早就说这一行发展会很好了,刚刚说的梦又提及县城和镇上都盖了很多房子,乡下面临拆迁,周励不愿去深思江桃为什么会梦到这些,他只知道这确实是很好的一条路。

    而且,他想买房,买多多的房。

    这样江桃就再不会梦到老房子被推倒,而她无家可归了。

    刘西道:“那我帮你打听打听,不过估计不会是很快的事。”

    周励倒也不急,他要是来县城盖房子的话,那最好江桃也过来县城做生意了。他不愿一个在县城一个在镇上,他不想因为赚钱和江桃分开。

    “不急,有渠道就帮我问一声,没有也不要紧,我那边拉货要见的人多,说不定也能听到点消息。”他道。

    经过这一番闲聊,刘西有点动了心思,他笑道:“大姐夫,要是到时候你真来县城盖房子了,有需要投资的,就找我啊!大钱没有,小钱还是稍微攒了点的。”

    刘西不像是客套,周励便也不推辞了:“好,说不定真要找你呢。”

    “来来来,别客气!”刘西是真的看好周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