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98章 赤果果的炫耀。

第98章 赤果果的炫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秋收过后, 农户人家就闲了,嫁娶事宜就很适合在这个时候进行。

    毕竟天也不冷不热的,正是好时候。

    江河娶媳妇的心很热切, 水花妈喜欢他的态度,就也没为难。

    于是一顿饭的功夫,这亲事不仅定了,结婚的日子也定了。

    从水花家离开的时候, 江河到底是把彩礼钱全部拿着了。

    水花妈坚定的不肯要, 连水花都劝不动, 他和大姐还没怎么劝呢, 水花妈就威胁了, 说要是再劝她就反悔, 直接闺女都不同意嫁了。

    如此, 江河只好拿走。

    但水花跟着送出门后, 趁江桃走开, 他就把钱拿出来数了五百递了过去:“这一千彩礼里,有五百是家里给的加上我自己攒的,这个你拿着吧。你看是出嫁时候偷偷放哪里还是怎样, 你自己看着办。”

    水花没接,她知道江河有多少私房,开口就击中问题关键:“你家里就给了两百?他们这是不同意你娶我?”

    想到一千块彩礼怎么拿来的赵家, 现在又怎么拿了出来,江河忍不住冷笑了下:“他们不是不同意我娶你, 他们是舍不得钱。要是现在知道赵婶子一毛钱彩礼都不要,只怕是要催着我尽快娶你呢!”

    水花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她皱了皱眉,道:“那也未必, 我还有两个弟弟呢。”

    是,水牛水虎都还在读小学,要是爸妈知道,只怕就算不要彩礼不要三转一响,也怕他以后会补贴赵家。

    在这一点上,江河知道父母都是为他着想的,他不怪他们。

    但他们在不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因为彩礼的问题不管他是什么想法,逼他娶那什么崔家姑娘,他心里却是怪了的。

    于是便语气淡淡道:“不用管他们,我大姐刚刚说的对,我们以后不会一直在乡下住,他们的态度你不用太在意。而且我说的话也算数,不管什么事,有我在前面顶着,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虽然心里多少是有点不安的,但水花还是点了头。

    她喜欢江河,她也愿意相信江河一回。

    水花没要那五百块钱,她道:“我妈既然说了不要,那就不要,你拿去买自行车吧,你不是一直想要辆新自行车吗?你买了,咱们以后去工地也方便点。剩下的收音机就算了,咱省点钱。缝纫机可以买,回头我可以拿来做衣裳。别的就你自己看吧,我也没什么想要的了。”

    不等江河开口,她又道:“至于我妈还有水牛水虎,江河,以后咱们一起赚钱,你赚的钱拿来养家,我赚的钱我想拿出一部分来给水牛水虎读书,行不?”

    “当然行!”江河一口答应:“不止你赚的,我赚的也行!”

    水花笑着点了点头。

    结婚的日子定在下个月底,时间宽裕,买东西并不用太着急。

    但江河心里到底有气,所以提亲后的这一晚仍然没回家,在镇上又住一晚后,第三天早起就赶早班车去了县里。

    等到晚上回桃花村,他是带着自行车缝纫机以及手表一起的。

    手表是小东西看不见,但自行车和缝纫机可是请了周励大表哥开手扶拖拉机送回来的,一进村就引起村人们的关注了。

    “哎哟江河,你这拉的是谁家的自行车缝纫机啊?”

    “还是新的呀?江河,难不成是你小子要结婚了?”

    才有两个人问,江河就站在拖拉机车斗里笑着回答了:“是我家的,对,新买的,我要结婚了,这些当然得买了,我还买了块手表呢!”

    江河炫耀的心非常重,还在车上就把手表拿出来展示了。

    手扶拖拉机停在江家门口,自行车和缝纫机被抬下来往屋里送,江家人听见动静,齐齐都走出房间迎了上来。

    不用江大有和曹桂花开口问,村人就热心的恭喜了。

    “恭喜恭喜啊,你家又要办喜事了!”

    “你家江河小子能干啊,自行车,缝纫机,还买了新款手表哪!”

    “你们家这日子真是,自打你们家桃儿出嫁,就越过越好了!”

    一声又一声恭维,江大有笑呵呵受着,心里却疑惑的不行。

    小儿子哪来的钱啊?

    不是说四百块钱彩礼的吗?彩礼他应该都凑不出来的,怎么还有钱买这些东西?

    曹桂花一样也是一肚子疑问,但有外人在却不好问。

    有那好心祝福的,自然也有坏心想挑拨离间的,于是看见张月红,就有人说了:“月红你瞧瞧,你瞧瞧,你嫁进来的时候可是只有辆自行车的,你瞧你这弟媳妇,人家可是就差个收音机就凑够三转一响了!”

    张月红撇了撇嘴没说话,但心里却是很不爽的。

    同样都是江家儿媳妇,她想看病都没钱,江河哪来的钱?

    不会是公公婆婆表面上生气是表演给她看,实际偷偷给钱了吧?

    不用张月红去问,江河已经笑着回话了:“是啊,多亏了我大姐。我结婚家里只给了两百,是大姐和大姐夫几乎把家底子都掏给我了,我才有钱买这些,准备彩礼,以及回头办酒席的。”

    “江桃借钱给你了?”张月红声音尖利,充满了不敢置信。

    江河看向她,笑容扩大:“是啊,借了,家底子都掏给我了。”

    江海已经气的涨红了脸:“她、她借你多少?”

    “八百!”江河铿锵有力。

    “天啊!”

    “我的天老爷诶!”

    “八百?!江桃那小吃店那么赚钱的啊?”

    村人们不敢置信的声音此起彼伏。

    江家人也彻底呆住了,最先回神的是曹桂花,她拉了江河的衣袖,声音云里雾里一般:“江河,八百?你说你大姐借了你八百?”

    张月红已经气哭了。

    要不是怕丢脸,她想说江桃连八毛都不肯借给她!

    江海和江大有一样,眼瞪得铜铃一般大盯着江河,等他回答。

    江河是知会过江桃的,江桃本不想炫富,但一来她很快就要去县城了,二来也想叫江海和曹桂花彻底死心,所以不仅答应江河想说就说,还连钱都先放在江河手里,以此增加真实性。

    因此这会儿江河也不说了,直接从怀里掏出了钱。

    他隐去了自己的私房钱没提,今儿个买几大件正好花了四百块,所以这会儿手里就总共还剩六百。他道:“大姐借了我八百,我拿了两百出来和家里给的买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了,这还剩六百,勉强够用吧!”

    如今一百块纸币已经开始流通了,他手里拿的正好是才兑的纸币。

    崭新的六百块钱,好像还能闻着上面的钱味儿呢。

    村人们这下是真信了:“江河,你大姐对你可真好!”

    “不过桃儿她妈,江河结婚你们家怎么才给两百块?太少了吧!”

    “可不,我怎么记得你家娶江海媳妇的的时候,好像都出了三百块彩礼呢!”

    还有人问:“江河,你这几大件都买了,剩下六百才勉强够用,你这娶的是哪家的姑娘?难不成还得再出四五百彩礼啊?”

    江河笑容更大了:“哈哈,是本来勉强够用。但现在么,昨儿个我去提亲了,我丈母娘说了,只要我对水花好,彩礼就不要了!”

    “天爷诶!”

    “真是好命!怎么就能遇到这样好的丈母娘了呀!”

    “水花?难不成是赵家村死了爸的那个赵水花?那姑娘可又漂亮又能干嘞,江河你好运气哦!”

    在村人们的夸赞声中,江河跟大表哥一起把东西搬进了他的厢房。

    然后塞了一包烟给大表哥表达谢意后,又拿一包烟散给剩下的人,散完了村人散到江海面前,江海再也绷不住,气的一把打掉了他手里的烟。

    江河半点都没生气,捡起来,递到了江大有面前。

    江大有也不嫌弃,接过去弹弹灰,还不相信的问:“你大姐真借了你八百块钱啊?不对不对,你那什么水花,真不要彩礼钱?”

    江河点头:“对,真不要!”

    极度震惊的情绪慢慢平复,江大有嘿嘿笑了起来。

    好事啊!

    娶媳妇不用出彩礼了,大闺女竟然给了娘家八百块钱了!

    在江大有的心里,这八百块钱说是借的,那跟给的就没两样了。虽说不可能不还,但还十年也可以,二十年也可以,甚至三十年也行。

    所以,跟给的没差别了。

    江大有抽着烟,笑呵呵跟村人去侃大山了。

    江河直接锁了房门,又跟大表哥车去了镇上。

    水花不要彩礼钱了,那接下来需要花钱的就只有买零散东西和酒席,三百块钱足够足够。他正好有三百的私房,所以手里这六百可以都还给大姐,等回头酒席结束礼钱收上来,他还能再还两百。

    这样一算,他就一分钱外债都没有了!

    江河心情太好了,走出去见人就笑,直叫人都不好意思打趣他了。

    江桃接过六百块钱,知道他手里还有三百,就没再说旁的。

    江河没急着走,见江桃和周励正一个忙着洗菜一个忙着切菜,就好奇道:“这大晚上的,你们弄这老些菜干嘛呢?”

    而且锅里烧的是什么啊,也太香了吧?

    周励指了边上的小青菜叫江河理,这才说:“今天镇上有人家结婚,请了放电影的来,说是要连着放两场,你大姐就说去试试看咱们的麻辣烫好不好卖。”

    麻辣烫?

    “麻辣烫是个什么东西?”江河听都没听过。

    周励也没听过啊,他朝厨房努了下嘴,道:“锅里正烧着汤底呢,你还没吃饭吧?一会儿正好吃一碗,我也急着想尝尝呢,快香死我了!”

    江河点头:“可不,我闻着这香味也饿的不行了。”

    江桃切马铃薯的动作慢下来,笑道:“那你俩快着点,把那里的菜处理好了我就来做,今晚咱全都吃麻辣烫。”

    有江河帮忙,周励很快就把素菜理好洗好了。

    江桃拿过去切吧切吧,琢磨着汤底已经很好了,就先舀出来一点放到另一口小锅里,然后兑上一点儿奶粉,再次烧滚后,就依次放菜了。

    先把不太好熟的譬如土豆,白菜,粉条之类放进去。

    然后再放好熟的譬如小青菜,豆芽菜,豆腐,蛋白肉之类。

    当然了,虽然种类少,但荤菜也有。切的薄薄的五花肉片,特意买的香肠切成块,还有鹌鹑蛋和荷包蛋,反正乱七八糟煮了一大锅。

    江河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做法,一边因为香味吞口水一边怀疑道:“大姐,这样乱七八糟煮一堆,能好吃吗?”

    江桃笑看他一眼,拿了大海碗先给他盛了一碗。

    知道自家弟弟口味,芝麻酱和辣椒酱一样都来了点儿搅拌搅拌。

    江河接过,也顾不得烫,先夹起上边儿一块五花肉吃了。

    好吃!

    又香又辣,是从未吃过的口味!

    不过肉怎么做应该都好吃吧?

    江河这样想着,又去吃马铃薯,吃大白菜,吃蛋白肉,然后很快干掉了大半碗。

    眼看他这架势能再来一碗,江桃忙递了个馒头过去:“你吃个馒头你,麻辣烫一人就一碗,吃完了可就没了,我还要拿去卖呢!”

    江河接了馒头,那真是意犹未尽。

    周励就催了:“赶紧的赶紧的,给我和宝贝也来一碗!”

    江桃光顾着叫江河服气了,这会儿想起来自家男人和闺女都还没吃呢,忙笑着又给两人盛。

    周励能吃辣,就多放点儿赖。

    宝贝还小呢,就只放芝麻酱。

    自己只能吃微微辣,最后江桃又给自己调了一碗。

    就这么着,在秋天里的晚上,四人都吃的身上冒了汗。

    江河第一个吃完,一大海碗麻辣烫加一个大馒头,肚子已经饱了,但嘴巴还想吃。砸吧砸吧嘴,他看着还冒着热气的大锅,道:“大姐,你咋就这么能耐的呢?你做这好几样生意了吧,缺不缺人啊,不然我和水花以后来给你打工咋样?”

    来给她打工?

    江桃还真的想了下,现在有王招娣是不需要,但要是去县城了,王招娣可能不会跟着去。那么就肯定得找人帮忙了,而且去县城的话她也想把生意扩大些,估计找一个人帮忙都不够。

    但周励那里也缺人啊!

    果然,周励已经一个爆栗响在江河头上了:“混小子,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了?你去给你大姐帮忙,那你学泥瓦匠干啥?我缺人又咋办?”

    江河揉了揉头,委屈了,这不是麻辣烫太好吃了嘛!

    一时馋嘴,话赶话就说到了。

    江桃笑道:“对,你跟你姐夫一起,好好琢磨你们建房子的活该怎么接怎么干。但是水花么,她要是愿意,叫她来给我帮忙也行,年后我这里正好缺人。”

    “大姐,你真缺人啊?”江河心动了。

    “真缺!你大姐还没富到心疼你家水花让她来吃白饭的地步呢!”

    江河嘿嘿笑:“那你要真缺,我就去问问水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