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03章 他不行。

第103章 他不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堂屋里江桃在跟孟慧夫妻谈事, 周励去了厨房。

    王招娣正忙着洗刷,瞧见他进来纳闷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母子俩二十多年都不亲近, 这一年就算王招娣闷头只顾干活,没闹任何幺蛾子,周励也依然对她亲近不起来。

    因此没答话,直接就拿出五张十块钱, 递了过去。

    “我们一会就走, 这是给你的过年钱, 你收着吧!”他道。

    王招娣看着那钱却愣住了。

    她活了这也快五十年了, 早年对周平昌周平喜, 那简直是好到恨不得割肉卖血, 但做了那么多, 却一直都是给钱的人。

    那两个继子, 直到现在都没给过她一毛钱。

    反倒是亲生儿子小励, 她自己也知道是亏待了,就是如今逢集就去镇上帮忙,也完全是因为发觉两个继子不可靠, 指望着自己多帮忙老来能得到些照顾的。她存着这样的私心,甚至可以说是算计,料想周励和江桃也知道。

    但他们竟然还是给她钱了, 而且还是一给就是五十。

    王招娣忘了接钱,也忘了说话, 她只看着周励,眼睛慢慢红了。

    周励不习惯她这样,也不想跟她接触太多,上前一步把钱塞到她怀里, 转身就要走。

    “小励!”王招娣急急开口。

    周励停脚:“还有什么事?”

    王招娣其实早就想说了,但因为知道说了肯定会遭江桃和周励的不喜,所以就一直忍着。但现在,看着小儿子塞在怀里的五十块钱,她觉得她已经对不起小儿子那么多年了,不能到现在还隔着层肚皮。

    她道:“你进来点,我有话跟你说。”

    周励犹豫一下,转身走近了些。

    王招娣还是斟酌了下语气才开口的:“小励,你跟江桃结婚都一年多了,但她却一直没有动静。你们现在也挣钱了,是不是带她去县医院看看啊?要是有什么问题,咱也赶紧治疗是不是?”

    “虽说你们有宝贝了,但还是再生个亲生的更好,你觉得呢?”

    话是好话,但从王招娣嘴里说出来,周励莫名就不喜欢。

    大概是因为她不知道真相就直接怪上江桃,觉得是江桃不能生?

    周励也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厌烦王招娣这么说。

    为了让王招娣闭嘴,他没说已经去看过医生了,他和江桃都没问题。他想了想,索性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我的问题,她不用去看。”

    “什、什么?”王招娣惊的张大嘴。

    “我去检查过了,目前正在接受治疗。”丢下这一句,周励头也不回的出了厨房。

    他没把话说的太死,他和江桃都没问题,早晚应该都会有孩子的。

    但即便这样,儿子不行这消息,对于王招娣来说也不亚于晴天霹雳。

    儿子不行,儿子竟然不行,光是这样一想,她就忍不住哭了。

    怎么会这样呢?

    她家小励看起来明明一点问题都没有,怎么会不行呢?

    刚刚没流出的眼泪现在哗啦啦的掉,王招娣腿一软,瘫坐在了灶台下。

    一墙之隔,陈家院子里,老周家的厨房根,在那拔菊花心菜准备晚上包饺子的张秀丽,也被这消息惊的一屁股摔坐在了冰凉又脏污的泥土地上。

    天妈妹,她听见了什么?

    江桃结婚一年多还没能有孩子,原来竟然是小励不……不行?

    小励不行,江桃知道吗?

    江桃要是知道,竟然能不在意?

    原本她该有自己亲生孩子的,要是因为小励不能有,她能甘心吗?

    要是不甘心,那早晚应该会跟小励离婚吧?

    造孽哦,离婚了她就要找第五个男人了,那还能好找吗?

    倒也不一定,她现在镇上那江桃小吃店开的火着呢,听说赚了不少钱!

    “妈,你坐那地上干什么呢?”

    陈启军突然出声,打断了张秀丽的胡思乱想,但这样的大八卦显然自己一个人知道没意思,张秀丽麻利的爬起来,上前就拉陈启军进屋。

    “怎么了?什么事啊?”陈启军被自家妈弄的有些懵。

    背后说人家这种事,张秀丽小心的把堂屋门都关上了才开口:“小军,你不知道哦,大新闻,大新闻啊!”

    陈启军皱了皱眉:“什么大新闻?没事我还得去镇上呢,要值班。”

    “你知道隔壁江桃嫁给小励一年多了,为什么到现在肚子还没动静吗?”张秀丽还在卖关子。

    不过她提到的人是江桃,陈启军虽然眉一下皱的更紧,但到底没走开。

    他甚至还配合的问了声:“为什么?”

    张秀丽做贼一样凑近儿子,小声道:“因为小励不行!”

    “妈!”陈启军一下加大声音,几乎是用吼的:“你别乱说!”

    张秀丽被这突然大声吼的耳朵都疼了下,不客气的朝陈启军肩膀打了一巴掌,她也不由加大了声音:“我哪里就胡说了,我亲耳听见的!你这死孩子,要吓死我啊!”

    陈启军回想了下刚刚自家妈坐在老周家厨房根的模样,心里已经有点信了,但还是冷着声音问:“你亲耳从哪里听见的?”

    这问贼一样的语气让张秀丽没好气:“从老周家,从小励嘴里!”

    从小励嘴里?

    陈启军失神,连腿都软了一瞬靠在了墙上。

    见儿子震惊成这副模样,张秀丽这才觉得不那么生气了,于是就开始八卦:“真是看不出来,小励从前确实是瘦的有点脱相,但现在胖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气派壮实了啊,怎么就不行呢?”

    “要我说啊,小励这孩子真是命不好,原先他妈对他那个样子,这好不容易有了好媳妇,他妈多少也改了点,但偏偏就不行……”

    “也不知道江桃知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不得跟他离婚啊?”

    “这可是不能生孩子,是大问题诶,江桃总不会不想要亲生孩子吧?”

    “但要是真离婚,虽然她就要嫁第五个男人了,但她人漂亮,如今做生意也能赚钱,估计也一样能嫁得出去。”

    “不过小励也不愁,听说小励搞那什么拉沙子拉砖头的,也挣钱!”

    张秀丽是个操心性子,巴拉巴拉讲一堆,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

    终于说完一抬头,就看见自己儿子还靠在墙上发愣呢。

    “小军,你在想什么呢?”张秀丽好奇,自家儿子怎么就惊成这样了!

    陈启军慢慢回神,看着面前的张秀丽,道:“毕竟是第五次嫁人了,怕是不太好嫁吧,要是妈你,你能答应娶个这样的儿媳妇吗?”

    张秀丽想都没想就道:“我当然能,为什么不能,你也不看看你都多大了,你现在要能给我领个儿媳妇回来,就算是跟别人生过孩子的我都不嫌弃!”

    提起这个张秀丽就生气,这又一个年过去了,自家儿子还是没对象。

    她看估计儿子口中那对象压根看不上他了!

    但儿子这一年状态不太对,她怕伤儿子心,连问都不敢问。

    陈启军眸色变深,却道:“你现在嘴上这样说,等我真带个二婚有孩子的回来,怕是你连我都不认了。”

    张秀丽气的,又打陈启军一巴掌:“混东西,你老娘认真说的!你今儿要能给我带回来,明儿我就给你们办婚礼!”

    陈启军突然笑开,讨饶道:“好好好,我信你,信你还不行吗?”

    张秀丽气呼呼的,又说了一次:“只要你肯娶媳妇,怎样我都不嫌弃!”

    周家这边,钱给了王招娣,江桃也跟孟慧夫妻俩聊完了,当地风俗晚上要吃饺子,周励和江桃就准备回镇上了,和面弄饺子馅都要时间呢。

    一直沉默旁听的周老五,在江桃起身的瞬间开口了:“江桃啊。”

    江桃站在原地看过去。

    周老五犹豫了下,在大儿子的脸面和大儿子的幸福中选择了后者:“江桃啊,今儿乔英没回来,只怕是和你们大哥有不愉快啊。之前你留乔英在你那店门口做了一段时间生意,看来你们关系不错,那你能不能帮忙劝劝她?”

    当然不能。

    她和乔英关系并不好。

    不过,要是好的话,她只会劝乔英踹了周平昌。

    江桃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爸,你误会了,我和乔英关系并不好。”

    这就是拒绝了。

    周老五顿时就沉了脸,但江桃是儿媳妇,他一个做公公的不能训斥更不能拉下脸来求,于是当着江桃的面,他又转而看向孟慧。

    孟慧更直接,周老五还没开口呢,孟慧就道:“我和乔英关系更不好,我们不仅吵过还打过,我才不去劝她,何况我劝了她也不会听的。”

    孟慧曾经是同情过乔英,但林玉卷了钱跑路后乔英竟然又和周平昌搅合到了一起,这她就看不上了。

    既然看不上,她当然不愿意去劝什么。

    三个儿媳妇,大儿媳妇不回来,二儿媳妇三儿媳妇这么一副态度,偏二儿子三儿子站在一边屁都不敢放,周老五气的险些没背过气去。

    但他气他的,人家根本没在意。

    江桃临走时,对厨房说了一声:“妈,我们走了啊!”

    厨房里王招娣忙抹了一把泪,尽量让语气平静:“诶,好,去吧!”

    孟慧和周平喜还有周小猛,直接把人送到门口,眼看着周励骑上自行车,前面带着周宝贝后面载着江桃,慢慢走远了。

    周平喜这才说孟慧:“你要想啥啊?难得江桃愿意给咱们看看味道,包包子炸鸡架又不难,连客源稳定的店面都是现成的,你不赶紧应下还要想,想着想着她把店给别人了咋办?”

    孟慧道:“江桃不是那样的人,她既然给我们时间想,在我们想好之前,她肯定不会给别人的。”

    周平喜嘟囔:“你倒是相信她。”

    “你不信?”

    周平喜其实也信,但这不是赚钱的生意就在眼前,他着急嘛!

    见周平喜不说话,孟慧才继续道:“小猛爸,你是想赚小钱,在乡下顶多是镇上做有钱人呢,还是想赚大钱,以后咱也去县里买房子?”

    这不废话吗,谁不想赚大钱啊?

    周平喜琢磨不透孟慧的意思,直接问:“你有赚大钱的门路?”

    “有。”孟慧点头,道:“这门路是现成的,就是跟着江桃。”

    跟着江桃?

    周平喜质疑:“怎么跟?就算葱和菜她都给提点价,但每回都要大老远送去县里,又浪费时间又浪费来回路费,提的价未必就够呢。而且你一个人弄不动,我大队里也不是时时都能走开的,你东西供应不及时,她也不能答应啊!”

    孟慧道:“你那大队会计别做了,咱们直接跟去县里!”

    “你疯啦?跟去县里干什么,县里咱连地都没有!”周平喜几乎跳起来。

    咱是没有地,但咱可以学周励,空手套白狼啊!

    咱要是找到几户有地的人家种葱种菜,甚至以后江桃的饭店如果做大需要的更多,咱也能立刻跟上,那还愁赚不到钱吗?

    江桃给咱一块钱,咱拿八毛去收菜,那咱不就赚了两毛了。

    周励都能干成,咱们为啥干不成,咱们可是有现成的销路。

    这一年孟慧也看出来了,只要东西好,江桃那边付钱可从没含糊过。

    孟慧把这些掰开了一点一点说给周平喜听,周平喜也被说心动了,但他一来舍不得大队会计的职位,二来也不像孟慧那样相信江桃真能把生意做那么大,于是就道:“那这样,咱不接镇上的生意,但我大队会计也先做着。等年后看她那边情况,到时候你先去县里租个房子,我趁着队里没事的时候跟你去跑,如果她那边真能做大,到时候我再辞职也不迟。”

    “行!”孟慧满口答应。

    这样更保险,而且她现在胆子也大了,并不怕一个人去外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