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07章 表白。

第107章 表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边动静闹的太大, 左右邻居自然听见了。

    王姐和江桃一向交好,更是拽着她男人直接就冲过来拍门:“江桃!怎么了江桃,发生什么事了, 宝贝怎么哭的那么厉害?”

    江桃抱着周宝贝过去开了门,放进了王姐夫妻和其他听见动静赶过来的人,边走边说:“有贼半夜闯进来,多亏了派出所的陈警官正好经过帮忙抓了人, 要不然我家这今晚就要出大事了!”

    事情发生的突然, 邻居们也来的太快, 所以江桃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

    虽然披了外套看不见里面衣裳因挣扎变的凌乱皱巴, 但她长发却是散乱的, 脸也被打了一巴掌, 这会儿在灯光下已经显得红肿了。

    而周宝贝更是因为哭的太狠, 小脸和眼睛都红通通的。

    邻居们瞧见她们母女这样, 想到这贼竟然这么猖狂, 他们都是住在镇上的,那就也有可能哪天也遇到这贼,顿时个个都气愤起来。

    “那贼呢?在哪里?你认不认识, 是不是镇上的?”

    “简直太过分了,竟然还敢打你!”

    “咱们镇上一直都很太平,还从来没出过这种事, 上门偷东西已经很过分,竟然还敢动手!”

    “陈警官呢?这种人不能轻饶了, 必须抓起来,好好教训教训!”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全是恨不得能亲手打一顿那贼的语气。

    但当他们进了后院,看见被陈启军拖出来扔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贼以后, 一齐沉默了。实在是即便院子里光线不好,也依然能看得出这人被打的实在是太惨了,哪怕不提他已经趴在地上不能动呢,光那短短时间就肿的跟猪头一样看不清楚模样的头脸,就叫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感觉疼了。

    王姐先反应过来,努力露出个笑脸道:“陈、陈警官好样的!”

    “是、是啊!”她男人跟着附和,冲地上的贼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干坏事了,这就是你的下场!”

    是,这人的确看着可怜,但却是他先干坏事的。

    江桃脸上的红肿还在呢,他要是不先干坏事,也不能变成这样。

    想明白这点,众人就不再同情他了。

    一个个的开始跟陈启军说话:“陈警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得查清楚啊!”

    “是啊,咱们镇上从来也没出现过这种偷东西还敢打人的贼,今儿他来偷江桃这里,明儿就可能去偷我们大家,这事情不弄清楚,大家都安不了心。”

    “必须严惩!必须给他抓起来!”

    “我看还得赔江桃医药费,她是开门做生意的,脸伤成那样,做生意都不方便了。”

    “就是,喂,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啊?”

    众人七嘴八舌,最后问向瘫在地上不能动的贼。

    实在是他的头脸已经肿成猪头了,大家真的认不出他本来模样,那么自然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本镇上的人了。

    陈启军已经恢复了平静,他郑重道:“大家别担心,我这就把人带回派出所,今晚到底是什么情况,审问出来后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众人点点头,这事儿的确该派出所来办。

    陈启军弯腰把人拽起来拖着,想直接走,但犹豫一下,还是看向了王姐:“今晚发生这么大的事,恐怕江桃会怕,你晚上方便留在这边陪陪她吗?”

    江桃和周励夫妻恩爱,这年头大家也不会想太多,陈启军这带着私心的请求,在众人眼里就是他关心受了伤害的普通民众,王姐立刻就点头答应了:“方便方便,陈警官你放心,今晚我就在这边陪江桃了。”

    “多谢。”陈启军道了谢,看了眼江桃后,把贼人拖走了。

    江桃这边却又是一小会的七嘴八舌,然后才各自散去留下了王姐。

    江桃确实是有些怕的,即便知道现在已经安全了,但一想到正睡的着着的忽然有人闯进来,她才一睁眼,还没来得及下床就被人直接拖到地上捂了嘴,她想喊发不出声,想挣扎力气又压根不够,周励不在家没人救她不说,还要担心周宝贝的安危,就觉得心慌觉得手发麻。

    她不仅是脸被打了一巴掌疼得厉害,她现在身上还多处撞伤呢。

    只不过她现在也顾不上自己,周宝贝被吓到了,她一直抱了快一个小时,周宝贝实在困极了才终于趴在她肩头睡过去。

    但睡着了也不安稳,必须要她紧紧搂着,还要不间断的说着“宝贝别怕,妈妈在呢”又或者“别怕别怕,妈妈在,妈妈会保护你的”才行。

    一晚上下来,江桃即便年轻也被闹的心力交瘁,头重脚轻。

    好在第二天一早周宝贝醒来后就不用她再这么累了,邵堂和周爱华那边得了消息也都来看过,更是给刘西去了电话让转告周励。

    想到周励晚上就会回来,她才终于安心的在早上补了半个小时觉。

    会醒是因为陈启军来了。

    周宝贝在门口跟邻居小孩玩,陈启军来了,小姑娘想到昨晚是陈启军救了她和妈妈的,虽然有些不忍心打扰妈妈睡觉,但还是赶紧去叫了。

    江桃也立刻起来了,陈启军这会来,肯定是查出来什么了。

    陈启军的确查出来了,昨晚闯进江桃家的那个贼是隔壁镇子的,叫赖勇洪,一个二十七了还没媳妇的懒汉。

    倒不是一直没娶上媳妇,他曾经甚至连续娶过两个媳妇。

    只是他不仅懒到什么都不肯干,还有个喝醉酒就打媳妇的毛病,所以两个媳妇都不跟他过了。

    他是隔壁镇子的,之所以昨晚会来这个镇子犯事,完全是因为他遇到了个漂亮时髦的年轻姑娘。那姑娘告诉他,这镇上周家小吃店和江桃小吃店都特别有钱,不仅如此,江桃小吃店的老板娘还特别的漂亮。

    他如果想要娶媳妇,完全可以去这两家拿一点钱。

    于是赖勇洪就来了。

    他确实想娶媳妇,这世上哪有男人不想娶媳妇的?

    他本来是去周家小吃店的,结果看见里面有男人,于是只好转悠来江桃小吃店,在门口待了一个多小时确认了这家没男人,所以夜深人静后,他就从后门翻墙进来了。

    末了,陈启军道:“他说的那个漂亮时髦的年轻姑娘,经过他形容长相,我怀疑是林玉。只不过我昨晚赶过去时林玉已经不在他家了,想来是意识到会出事提前走了。但确定了她暂时还没离开,我已经连夜联系了附近几个镇子包括县城长途汽车站那边,刚刚来你这之前接到了三沟镇那边派出所的电话,说抓住人了,我马上就要过去把人带回来。”

    竟然是林玉想害她?

    林玉这人是不是有病,她到底哪里得罪林玉了?

    江桃一肚子的火气,问陈启军:“如果确定是她,那她这是不是教唆人犯罪了?这算不算犯法,能不能让她坐牢?”

    算犯法,但因为他及时发现没造成严重后果,没办法让林玉坐牢。

    不过……

    陈启军冷冷一笑,道:“放心,她不止这一宗罪,她卷走周平昌四千多块钱的事,严重盗窃罪罪更大!”

    江桃点点头,心头的火气消了些。

    但林玉先是想抢周励,后是又唆使人来害她,江桃道:“她叔,回头林玉抓回来,我能不能单独跟她聊聊?”

    陈启军点头:“行,到时候我来帮你安排。”

    江桃道谢:“谢谢。”

    正事说完了,江桃也道过谢了,按理陈启军该走了。

    但陈启军仍然坐着不动。

    江桃回想起昨晚陈启军看她的那直白露出所有情绪的眼神,想起了她一直刻意忘记的陈启军喜欢她的事。

    虽然要搬去县城了,但老家毕竟是邻居,她和周励以后不可能不回来,那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事就最好不要挑明。

    于是江桃立刻赶客:“她叔,那你先去忙吧。”

    陈启军却仍然坐着不动。

    他熬了整整一夜,眼底布了好几条红血丝,但这会儿看着江桃,眼睛却依然精神:“江桃。”

    怕他直接说出不该说的,江桃猛然站起:“她叔,我昨晚没睡好,还得去补觉。你正好要去三沟镇,那就快去吧!”

    江桃回避的太明显,陈启军终于不再迟疑,他一把攥住了江桃的手:“江桃,周励的事,我都知道了!”

    周励的事?

    周励有什么事?

    因为陈启军提起周励,江桃愣住忘了挣扎。

    对上江桃茫然的神色,陈启军心道:看来江桃并不知道。

    他有些说不出口,虽然他知道说了,他就有机会得到江桃了。

    但周励隐瞒是周励卑劣,江桃被蒙在鼓里却是江桃无辜可怜。

    江桃反应过来,用力把手抽出,问:“周励怎么了?”

    陈启军闭了下眼,到底开了口:“你结婚这么久还没孩子,是不是一直不安害怕是自己有问题?江桃,有问题的不是你,是周励!”

    一个外人,还是个男人,江桃不习惯跟他谈论自己生孩子的问题。

    但是说周励有问题,这她就忍不了了,她可是跟周励一起去县里做了全套检查的,她和周励全都身体好好的,半点问题都没有!

    她微微沉了脸,护周励的意思很明显:“陈启军,你别胡说。”

    “江桃,我没胡说,我亲耳听见的。”陈启军并没生气,他看着江桃这么护着周励,只觉得又无奈又心疼。

    周励何德何能,骗了江桃,江桃竟还这么信任他。

    他轻轻叹气,道:“江桃,你如果愿意,可以来我……”

    “周励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又是谁的嘴里亲耳听见的,但是陈启军我告诉你,周励没问题!”江桃打断陈启军,斩钉截铁道:“而且,就算周励真有问题,我也不会离开他。不能生孩子就不生,左右我们已经有宝贝了,我们已经做过父母了。”

    “江桃!!”陈启军不敢置信的看着江桃。

    江桃点头,再一次道:“她叔,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了。”

    “你就那么喜欢周励吗?喜欢到哪怕一辈子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陈启军倒退两步,心里除了不甘,还多了丝愤恨:“你忘了吗?当初是我把你从周湾河救出来的,你醒来后也是先问的我,愿不愿意娶你!”

    “但你拒绝了!”一道蕴着怒意的男声突然响起。

    “江桃问了两次,你拒绝了两次!”周励从大门外走进来,边走边冷声道:“陈启军,我感谢你当初救了江桃,今天这事我不跟你计较。但是要再有下次,你别怪我不客气!”

    “周励!”江桃冲向周励,紧紧抓住了他手臂。

    昨晚的事引起的害怕情绪直到此时此刻,才终于彻底平息。

    周励的注意力也完全放在江桃身上,上下将她检查了回,伸手轻轻摸了下她还有些红肿的脸颊:“没事了,别怕,没事了。”

    江桃眼眶微微泛红,点了点头。

    陈启军把两人这种,江桃对周励的全身心依赖信任,以及周励对江桃的完全在意和保护看在眼里,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挫败感。

    比不上,在江桃心里,他永远也比不上周励。

    他们之间容不下外人,周励行与不行,他都永远没有机会。

    陈启军再也看不下去,踉跄着后退两步,跌跌撞撞逃一般走了。

    没了外人,周励再次轻轻碰了碰江桃的脸,道:“你一个人可以在家吗?要是不行,跟我一起去一趟派出所,我得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胆敢跟江桃动手的人,他不会放过的!

    周励没再提陈启军的事,江桃便也不提,只摇头道:“我不去了,昨晚没睡好,我想先睡一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