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反派总被主角抓去恋爱[快穿] > 第99章 [最新] 他都想起来了 正文完结。

第99章 [最新] 他都想起来了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极度的惊恐之中, 江意感觉到眼前天旋地转,那位室友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最终他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身体仿佛在不断下坠, 失重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停下,江意眼中像是蒙了一层白纱,碎片般杂乱的记忆如海啸挤入脑中,他发出痛苦的低哼。

    此时,他却感觉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当视线开始逐渐清晰, 他看到了一个人,是他本次委托的顾客,也是久别的高中班长——祁栎。

    “这是怎么回事?”江意艰难地坐起身, 发现自己正身处公司的快穿休眠仓中。他抽回手,看向旁边的人。

    那人和世界中所见的,以及记忆中的都有些不同,但明明是一个人。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满含温情, 江意有些动容,却也感觉到些许的陌生。

    “抱歉,是我自作主张......”

    江意微微侧头, 避开祁栎想抚上来的手。

    看着面前这张阔别已久, 已经成熟许多的面孔, 方才的景象再次浮现,江意心脏一阵一阵地钝痛。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想起了这个人,也想起了当初他最痛苦的那段时光。

    之前什么考上大学、江芝的病情得到治疗、和祁栎在一起......只不过是这个人故意给他营造的一个世界罢了。

    当时他的确和祁栎坐过一段时间的同桌,两人最开始水火不容,他爱玩,祁栎却只顾着学习, 还经常斥责江意打扰了自己。江意当时也是个爱聊闲的,他越这么说,江意越要惹他。

    结果终于有一天把人惹急了,江意本来以为会被暴打一顿,但是祁栎却亲了他。

    之后,情窦初开的少年便偷偷谈起恋爱。

    但除了这些,其他与世界中截然不同。

    真相是,江芝的病拖了很晚才去医院看,就算花光了大笔的积蓄,在高考前的半个月,还是没能留住。

    在江芝病倒后,江意就基本没有去过学校了。葬礼结束,他便随便收拾了一点东西,把家里租的房子退了,断了所有联系方式,一个人离开了那座城市。

    他根本就没有参加高考。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切都要靠自己,打工也被欺负,那是他最难过的一段日子。

    但是这些本来他都已经忘记了,现在却又被迫想起来。

    世界与现实的落差不断撕扯着江意的心脏,他痛苦的将脸埋进胳膊里。

    祁栎小心翼翼地扶上江意微微颤抖的肩膀,心中五味杂陈。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否则也不会等了两年,才下这样的决定。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意再次抬头,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从休眠仓下来。

    “还好吗?”祁栎心疼的看着他哭的泛红的双眼,却又不敢上前。

    “我说感觉不错,你信吗?”江意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说完朝门口走去,身后的人想追上来,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迈出脚步。

    走到门口,江意一拉开门,就看见在门口偷听的老板。

    老板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小江啊,这个......咱们也是为了你着想。虽然当初你让我们帮你封闭了这一段记忆,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男子汉,还是要靠自己度过难关。

    刚好,咱们这位VVIP客人又主动提出想帮你,然后我就......”

    江意没有理会他,继续往外走,扔下一句话,“这单的钱我不要了,明天我来办离职。”

    从公司出来,江意打了辆车就回了自己家,他的脑袋里依旧很乱。这么匆忙的离开,一方面是想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另一方面,过了这么久他再次看到祁栎,下意识就想逃。

    两人已经多久没见了?快八年了吧。

    -

    第二天,江意睡到中午才醒。

    前一天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半是强迫自己接收从前的记忆,半是想着祁栎。

    原来这个委托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让他想起来。

    什么变成主角打boss,着就是高中的时候,班主任强行把两人的位置安排在一起时说的话。

    其实这也不怪祁栎,本来就是早晚都要承受的事情。现在想想,能在记忆力模糊江芝,他也够不是人的。

    江意躺在床上,失神地盯着天花板,突然听见门铃响起,他翻身下床去开门。

    应该是外卖到了。

    他打开门,一句“谢谢”没说出口,就看见那张脑袋里晃了一晚上的脸。

    江意动作迅速要关门,但是祁栎已经快他一步用手抵住,挤了进来。

    人都进来了,江意也不能把他赶出去。

    “你怎么来了?”他往屋里走,语气不怎么好地问道。

    祁栎没有找到别的拖鞋,便穿着鞋走近屋子,在江意对面坐下,“我怕你又跑了。”

    他语气听上去竟然有些委屈。

    “什么叫又——”话刚说完,江意猛地想起自己高中的时候确实是不告而别。

    他话一转,道:“的确,我是准备明天去旅游来着。”

    听见他这话,祁栎语气瞬间沉下来,眼神也变得凶狠,“不行!”

    江意看着他的样子一愣,恍惚间觉得好像又看见了第四个世界入魔的那个祁栎。

    他往后缩了一下,窝在沙发上,“这应该是我的自由吧,况且我这两天想起那些,心情真的很糟糕。”

    “那我陪你一起。”祁栎犹豫了一下,想到毕竟是自己让他想起来的,眼神重新变得柔和。

    “不是,我想先问问你,为什么做这些?是单纯为了报复当初我没跟你说一声就走了,还是......你不会到现在还喜欢我吧?”最后一句话,江意有些自嘲地说道。

    但他话音刚落,祁栎便干脆地回答,“是啊,我到现在还喜欢你。”

    心脏像被撞了一下,江意眼睛迅速眨动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就连祁栎坐到他身边,他都没有抗拒。

    “为什么?”江意半天也就能憋出这么一句。

    祁栎望向他的双眼,认真地说道:“如果我能知道原因,或许我就不会找了你五年,又等了你三年。”

    “可能最开始确实是气不过吧,但是当后来许多瞬间,我都会下意识想着如果你在就好了,我就觉得我可能要喜欢你一辈子了。”

    连番轰炸让江意眼冒金星,脸上的温度仿佛开始灼烧他的理智,他脑袋里像浆糊似的。

    等再次回神,祁栎已经开始进行表白后的下一环节——一个热切的吻。

    唇瓣的交抵温柔缱绻,却隐隐带着冲动。环在江意肩膀与腰间的手臂十分用力,不容逃脱。

    良久,江意终于被放开,他听见祁栎问他,“那你还喜欢我吗?”

    “我——”江意答不出。

    他现在已经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怪祁栎,甚至在刚想起一切的时候,有一瞬间觉得:太好了,原来自己不小心喜欢上的顾客是他。

    但是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这个话,祁栎找了他五年,等了他三年,但是他只是封闭了一段记忆。

    八年时间,祁栎承担的,全都被他躲开了。

    “你没有拒绝我吻你,因为你喜欢我;你答不上,也是因为你喜欢我;你跟你们老板提交了世界终止申请,是因为在那个时候你也喜欢我。

    所以你还是喜欢我的。”看起来成熟稳重的男人,突然说出这么一段话。

    但是江意一个字都反驳不了。

    “要不这样,你让我好好想一想。”他商量道。

    “行,那你先想,我去给你做饭。”祁栎十分自然地起身往厨房走去,江意看着他的动作都感到有些诧异。

    他试图阻止对方,“我点了外卖,不用了。”

    “我知道,刚才在门口碰见了,我告诉他是请他吃的。”江意看不到祁栎脸上的表情,听着这句话险些冲上去打他。

    本来以为做个饭就行了,谁知道祁栎在他家赖到晚上还不肯走。江意跟他大眼瞪小眼耗着,最后却被祁栎一句话戳破。

    “我如果今天走了,明天你肯定就跑了。”

    最后江意实在是困的受不了了,便先一步妥协,同意祁栎在他家待着——只要不影响他睡觉就好。

    结果临睡前祁栎还在沙发上坐着,第二天早上,两个人莫名其妙就在同一个被窝了。

    “谁让你上来的?”江意尽力往一边缩着,因为祁栎上半身似乎没有穿衣服,他感觉到有一丝危险。

    祁栎还没彻底睡醒,听见他的话,一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嘟囔着,“再睡一会。”

    身体相触的瞬间,江意下意识抵抗了一下,但是随即便沉沦在温暖的怀抱中。

    祁栎一直提着一口气,直到感觉怀里的人没有挣扎,并且已经开始睡回笼觉,他才彻底满足。

    心脏似乎终于被血液填满了,在生机勃勃地跳动着。

    回笼觉醒来,江意躺着没动,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十分贪恋祁栎的怀抱。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江意突然说道,祁栎已经开始有些不安分的手顿了一下,发出一声疑问。

    “第四个世界的时候,我在幻境里看到你在火车站,那是什么时候?”

    已经徘徊到腰际的手微微用力捏了一下,似乎在发泄不满,祁栎答道:“就是去找你,为什么会看到这个?”

    “我走那天?你来找我了?”江意有些惊讶。

    “对啊,没良心的。”祁栎手底下又用了些劲,听见怀里的人闷哼一声,心脏传过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

    江意有些愧疚,想说点什么,但是身体的反应让他只能像个溺水者一般急促地呼吸着。

    “你能不能别乱动?”江意推了一下祁栎,但是被对方把手捉住。

    到了这会,祁栎已经控制不住了,他把人不断往怀里按,喷洒而出的气息带着烫人的温度。

    “江意,我已经等了八年了,我不求你有多喜欢我,但是能不能心疼我一点。”祁栎的动作像一个掠食者,但是语气却是个小可怜。

    江意手指无力地在他身上抓了一下,开口说话,语气有些艰难,“你这哪里像是要心疼的样子?”

    他的话让祁栎笑了一下,对方继而低头留下一个印记,“那我疼一下你。”

    -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中间江意短暂清醒了一次,吃了点饭,然后又被饿了八年的人按住。

    整整一天,醒了晕,晕了又醒,六十几平米的房子被弄得一塌糊涂,江意也不知道被逼着说了多少句“喜欢你”、“爱你”。

    直到第二天中午,在祁栎承诺的最后一次结束时,江意极小声地喊了他的名字。

    祁栎耳朵很尖地听见了,他连忙俯身过去,想听江意要说什么。

    这个样子其实是有些奇怪的,像极了电视里主角的朋友临终前把主角叫到旁边嘱咐的样子。江意把这个怪异的想法赶走,主动凑近了些。

    祁栎感觉到脸颊一软,紧接着听到一声沙哑的,“我喜欢你”。

    心脏又酸又涨,他把人拥进怀里,低头落下一个极尽温柔的吻。

    这一刻,江意才算是彻底妥协。

    既然还互相喜欢,那就继续在一起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