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章 漂亮的服务员 爱岗敬业。

第2章 漂亮的服务员 爱岗敬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要识时务,该为五斗米折腰的时候要姿势标准。

    苏念念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儿,她迅速整理好心情,按照原身的记忆来到那家国营饭店。

    现在的沈城还没有后世的高楼大厦,清晨街边小贩的叫卖声给这座古老的城市平添了几分烟火气。

    作为关系户,原身从来没整时整点上过班,有人见苏念念竟然提前十分钟到达单位,都不禁在猜想她今天是不是又要作妖了。

    “念念,你昨天才结婚,今天咋来得这么早呀?”

    说话这位是原身唯一的朋友,也是这里服务员,名叫李桃。

    她为人精明,无利不起早,和原身臭味相投。

    苏念念看着眼前这位胖乎乎、长了一脸小雀斑的姑娘,很想掐一掐她那肉嘟嘟的脸蛋试试手感。

    不过,为了不崩人设她还是忍住了。

    “我家承哥回部队了,在家呆着没意思。”苏念念抬起下巴学着原身的口气,态度十分傲娇。

    对方可能是习惯了她这副德行,并没有露出半点反感,而是把她拉到一边,先是看了眼周围,然后才悄咪咪地说道:“今天后厨炖了一锅红烧肉,可香了~你想吃不?”

    “想吃”两个字差一点脱口而出,苏念念眨眨眼,觉得这事不太对,就算国营饭店的效益再好,也不可能拿红烧肉当工作餐吧?简直太奢侈了!

    “那是给顾客准备的吧?”

    李桃瞅瞅她,觉得这人今天有点傻。

    那必须是给顾客准备的啊!

    如果是给他们准备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呀?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到底吃不吃?”

    苏念念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拒绝理由,“昨天喜宴上的肉菜太多太腻人,我今天不想吃肉了。”

    如此凡尔赛的话,把李桃气得翻了个白眼,直接越过她去后厨偷肉去了。

    刚刚差一点就犯原则上的错误,苏念念在心里默默背了一遍《清心咒》,并不断告诫自己要做个五讲四美的好孩子,千万不能被原身的反派思想带跑偏喽!

    国营饭店的大厨是个秃顶的胖男人,从上到下一身白。他见苏念念来了立马沉下脸,阴阳怪气道:“呦,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你看咱苏同志的思想觉悟都提高了,竟然提前十分钟到店没迟到。”

    呦什么呦?娘里娘气的。

    苏念念看向对方那又白又圆的脑袋,立刻想到了天津狗不理包子。

    见苏念念不说话,这人更来劲了,“昨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今天给大家带喜糖了吗?”

    他们周围站着好几个人都在支楞耳朵听他们说什么,苏念念感受到大家探究的眼神,一时无语。

    因为刚穿书还有点不适应,她根本没想到这一点,不过以原身的尿性,她也不会舍得给大家带喜糖吃。

    这种时候找任何理由辩解无疑是在耍花枪,只会让人更加反感。反正原身的人缘已经够差了,苏念念觉得也不差这一回,“早上出来太急忘了,如果你想吃,明天给你拿。”

    秃顶大厨叫刘勇,平时就看不上苏念念妖里妖气的做派,因为昨天没被邀请去参加婚礼,这股怨气和怒意直冲天灵盖儿,所以今天才会闲着没事找她麻烦。

    “切,谁稀罕吃~你赶快去厨房把鸡杀喽,别在这儿碍眼。”

    “我杀鸡?”苏念念懵了,她不是服务员吗?

    这么漂亮的服务员不留在前面招待顾客,让她去后厨杀鸡?

    “对,顺便再收拾两条鱼,中午市里领导会过来用餐。”刘勇瞧她那呆若木鸡的样儿,心里暗爽。

    苏念念刚想反抗他的命令,这时脑海中闪过几个画面瞬间让她闭了嘴。

    原来在不久之前,心高气傲的原身在前厅工作时惹到一个不该惹的客人。

    无奈之下,饭店经理只能把她调到后厨打杂,希望她能有点自知之明主动提出离职。

    后厨的活又脏又累,本来原身是想今天找个机会和骆承说离职这事的,结果还没等说,苏念就穿过来了。

    她咋这么倒霉呢?

    苏念念木愣愣地走进后厨,就见李桃满嘴流油地朝她走过来,一脸的心满意足。

    “把嘴擦擦吧。”她指着对方的嘴唇,好心提醒道。

    “哎呀,我给忘了。”李桃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手绢往嘴角边抿了抿,“幸亏有你,不然就露馅了。”

    这时,后厨又进来两个人,大家都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苏念念,这让毫不知情的李桃感到疑惑。

    “你这是咋了?发生啥事了?”

    “刘师傅让我杀鸡,我在找鸡呢。”

    “啥?他又让你杀鸡?!”

    前两天,原身杀过一回鸡,结果被吓得花容失色,弄得后厨鸡飞狗跳,最后被经理扣了这个月的奖金。

    按理说原身生长在农村应该不怕这些动物,但她有个毛病,就是怕那些嘴尖的禽类,从小被公鸡大鹅追着长大,有很深的心理阴影。

    苏念念对这方面没有阴影,她暂时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事到如今只能找到那只鸡再把它杀掉。

    就在这时,刘勇挺个肚子也进来了,见苏念念还没动手,牛眼一瞪怒了,“马上就到中午了,你咋还不干活?”

    他这突如其来的大嗓门把大家吓得一哆嗦,苏念念一脸无语地看向他,觉得这人应该是肝火太旺,更年期提前了。

    在厨房的角落里有一只被麻绳捆住双腿的大公鸡。

    在众目睽睽之下,苏念念穿上印有“为民饭店”几个大字的白围裙,拿起案板上的菜刀缓缓朝它走去。

    就在大家以为这人又要吓得屁滚尿流被扣工资时,只见她徒手抓住公鸡的膀根和鸡冠,手起刀落朝其脖子上就是一刀,整个过程快、狠、准。

    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久久无法回神……

    直到公鸡被放进凉水桶里,他们才反应过来苏念念真的把鸡给杀了。

    刘勇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心想这丫头一定是回家练过了,不然咋会杀鸡?

    那手法比他还老练。

    “那什么,快把鸡处理干净剁成块儿,我一会儿要做菜。”

    “嗯,好。”人家是大厨,苏念念不得不听。

    她把公鸡从凉水桶里捞出来再泡进热水中。

    一股烫鸡毛的刺鼻味道让她忍不住紧捂鼻子。

    李桃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连忙走过去不可思议地问:“你怎么会杀鸡了?你不是怕这玩意吗?”

    “如果再被扣一个月的奖金,让我生吞活鸡都没问题,杀个鸡小意思。”

    想到苏念念那一毛不拔的抠门性格,李桃觉得她这个解释还挺合理的。

    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

    苏念念看了眼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把公鸡从热水中捞出来。

    李桃看着她如此淡定的操作,只觉得眼前的人有种说不出的陌生。

    虽然脸蛋还是该死的漂亮,但气质却大大不同了。

    昨天之前的苏念念阴郁中透着一抹刻薄,可今天的她却阳光明朗,处理事情特别淡定。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找个军人结婚,一夜洞房花烛,整个人的气质和形象就变得高大上了?

    “念念,你对象他们部队还有好小伙不?”李桃看着她利索地拔着鸡毛,觉得自己之前是小瞧她了。

    苏念念动作一顿,侧过头看她,李桃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儿,又补充道:“我也想嫁个兵哥哥,如果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个呗。”

    苏念念点点头痛快地答应下来。

    促成一段好姻缘也算是行善积德,如果在她和骆承离婚之前能遇到不错的,她不介意给李桃介绍个兵哥哥。

    被冷热水交替泡过的鸡毛很好拔,拔光鸡毛再利落地摘除内脏,没用两分钟,一只光溜溜的白条鸡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平时褪鸡毛是最墨迹的活儿,大家见苏念念这么快就把鸡弄好了,都好奇地抻长脖子想一探究竟。

    苏念念把白条鸡放到厚厚的菜板上,先用磨石把刀磨了磨,然后神色冷漠地举起刀比量了两下,那凝重的样子不像是切鸡,倒像是要动手术。

    两三下的功夫,一只肥鸡被大卸八块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搪瓷盆里。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鸡头、鸡翅、鸡胸刀刀断骨,每个断处都利落工整。

    众人在一旁看得皆是叹为观止。

    刘勇走过来,用粗胖的手指扒拉几下鸡肉块,他抿了抿嘴没说什么就走了。

    第一次见到爱挑剔的刘大厨还有挑不出毛病的时候,大家不由自主得对苏念念竖起了大拇指,都觉得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还是有一点点可取之处的。

    “苏念念,你这刀功也太厉害了!平时在家总做饭吧?”

    “是啊,没个几年功夫可干不出这么利索的活儿。”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苏念念谦虚一笑,心想:用她这双拿手术刀的手来剁鸡,简直是大材小用。可惜她现在的职业和医学完全不搭边,看来以后只能重考医科大学才能再次拿起她心爱的手术刀……

    为了早日实现理想,首先就是要摆脱这桩婚姻所带来的灾难。

    自从骆承走了之后,苏念念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盯着挂历数日子。

    明天就是骆承任务归来的日子,她嘴角噙着笑,已经开始幻想美好的未来。

    只要领了离婚证,她立刻就搬出骆家,然后去国营饭店的职工宿舍住,等明年考上医科大学,她就彻底离开沈城再也不回来了。

    就算骆承会重生又怎样?什么书中男女主,狗屁剧情,通通和她再无瓜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