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6章 磨刀霍霍 不会磨刀的医生不是好厨子。……

第6章 磨刀霍霍 不会磨刀的医生不是好厨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坐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苏永福见儿子被掐成这样,心疼得直皱眉,他转过头对王美霞怒斥道:“你不会好好说话啊?看这脸蛋被你掐的!”

    在苏家论谁最重男轻女,非苏永福莫属,此时,王美霞正在气头上,她听到丈夫的话气得差点掀桌子,“你懂个屁!这小子就是你给惯坏的!”

    接下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谁,颇有一种越吵越凶的架势,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动手都是有可能的。

    最后还是苏念楠充当和事佬,才让他们消停下来。

    经过这一番闹腾,苏念念和骆承匆匆吃过午饭就离开了苏家,王美霞见好好一顿饭被搅和黄了,真是又气又急,就怕骆承对自家儿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到时候当不上城里人可就麻烦了!

    回去的路上。

    苏念念坐在客车靠窗的位置一直保持沉默,而骆承则坐在她身后隔两排的位置坐姿笔直,他紧抿着薄唇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

    在外人看来,他们就像是陌生人,冷淡而又疏离。

    两个小时的车程晃晃悠悠就到了,两人一前一后走下客车,半米远的距离,骆承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她,“明天我要去野外集训,等小婉回来,你父母吵架的事别跟她说。”

    只是一瞬间,苏念念便明白了男人的意思,这样的好哥哥她也好想有一个!

    她“嗯”了一声紧接着又问:“你要集训几天?”

    误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骆承不自在地撇开脸,语气微冷,“具体多长时间还不确定。”

    一听这话,苏念念急了,如果去个十天半个月,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集训可以带家属吗?”明知道这个问题很傻,但她还是问了,她不想再晕倒,更不想成为“植物人”。

    “……”骆承愣怔一瞬,果断给出一个否定答案。

    苏念念耷拉下肩膀,完全可以想象出接下来的日子会有多么难熬……

    夜晚,两人再一次共处一室,苏念念一改之前的矜持,当着他的面,主动铺好床铺。

    这男人是她的充电桩,她决定今晚要充足电才能放他去集训,就算有恐女症又怎样?如果反抗,她不介意把人敲晕。

    而骆承并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凌晨发生的那段小插曲还历历在目,他抱起床上的被褥本打算去客房睡,却被苏念念出声拦了下来。

    “如果让爸妈看见咱们分房睡,他们会担心的。”

    骆承脚步一顿,脑海中不禁闪现出韩茹的警告。他睫毛轻眨,过了十秒后弯腰把被褥放到了地板上。

    可苏念念哪会轻易放过他,她缓缓走到男人身前,然后无比霸气地把被褥抱起来搬回到床上。

    “咱们是夫妻,万一妈他们进来看见你躺在地上,你该怎么解释?”

    她知道眼前的男人绝对不希望家里人发现他的病情,所以她才敢这样有恃无恐。

    “……”骆承从没想过有一天要和苏念念睡在同一张床上,他疑惑地看向她,那意思仿佛在说他们的感情还没和睦到可以同床共枕。

    为了能够元气满满地活下去,苏念念哪会管他乐不乐意,见他态度还算良好,立刻打铁趁热道:“不如这样吧,这床够大,咱们一人睡一边,中间有枕头隔着,互相是碰不到的。”

    忆起昨天的“楚河汉界”,骆承蹙起眉毛深深地看向她,“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苏念念心头一跳,不由得佩服军人敏锐的洞察力,她睁大双眼露出一抹茫然之色,“什么知道什么?”

    骆承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她,仿佛能透过躯壳和灵魂看到本质,目光中的犀利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没什么,你先睡吧。”

    “嗯,好。”这一刻,苏念念怂了。

    只怪对方瞅她的眼神太过吓人。

    她快速回到自己那侧床前躺上去闭紧眼,一点都不想面对男人的审视。

    至于今晚能不能充电,她已经不敢再肖想了……

    比起当个植物人,她更害怕被当成怪物抓去解/剖。

    最终,骆承仍是在地板上睡的。

    第二天一早送走男人后,苏念念一脸苦闷地去了国营饭店。

    这段时间,她对后厨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就算刘大厨想为难她也找不到任何错处。

    七月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只见饭店的大堂里,李桃一手扇着蒲扇一手拿着苍蝇拍正懒洋洋地挥舞着,枯燥又单调的动作重复一遍又一遍,就算真有苍蝇从身边飞过她也没打算改变苍蝇拍挥动的轨迹。

    见她这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苏念念只觉得好笑,原本的郁气也随之一扫而空,“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呀?其他人呢?”

    换作平时,大家打扫完卫生会聚在一起闲聊一会儿,可今天大堂里没有其他人,这真是反常。

    李桃放下双手,眼含促狭,“街对过那家面馆开业,他们去看热闹了,大家都想看看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是谁?”

    在不久之前,街对面的空房子被人买了下来,他们都在猜测那里会用来干啥,可谁都没想到竟然是一家面馆。

    个体户的小面馆开在国营饭店门口,岂不是找死?

    “你去看看不?刘师傅也去了。”

    苏念念摇摇头,对这种事不太感兴趣。

    “你不去,那我去瞧瞧!”说着,她把苍蝇拍塞进苏念念的手中,然后笑嘻嘻地出了门。

    偌大的饭店空唠唠的,苏念念低头瞅着手里的苍蝇拍,很纳闷这种热闹有什么可看的?

    十多分钟过去,一群人三五结伴,嘻嘻哈哈地回来了。

    李桃刚进饭店门口,就兴冲冲地对苏念念扬声嚷嚷道:“欸,你是没看见,那面馆可小了,还没有咱们饭店的三分之一大呢!”

    “可不是,巴掌大的地方连转个身都费劲,还敢把店开在咱们对面,真是不知死活!”

    “你们见着没?做饭那师傅浑身上下可真埋汰,一看后厨卫生就不合格。”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话里话外都是对那家面馆的不屑一顾。

    苏念念只是笑笑没吱声,作为一个21世纪的人类,她觉得这世上的事一切皆有可能,不能盲目乐观。

    热闹散去,刘大厨把后厨人员叫到一起开始晨会,“明天卫生部门会过来检查,等下班之后都别走,大家把厨房彻底清扫一下,具体怎么分工由李满仓负责。”

    李满仓是刘大厨的徒弟,平时在后厨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等晨会结束后好几个人围住他想要讨个轻巧点儿的活。

    被众人追捧的感觉极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可转过头见苏念念站在一旁没像其他人那样奉承自己,李满仓瞬间就不高兴了,“苏同志,下班之后你负责把所有刀具都磨一遍。”

    以往磨刀的活儿都是由李满仓亲自负责的,现在让苏念念干,大家不约而同想到这是在公报私仇。

    刘大厨对苏念念有仇,作为他的徒弟,四舍五入,李满仓对苏念念也有仇。

    于是,所有人都一脸同情地看向当事人,但没人敢帮其出头。

    面对这明显欺负人的安排,苏念念表面上十分淡定,其实心里已美得不行。

    这工作既轻松又简单,她可真怕他反悔。

    以为这女人会像以往那样闹一闹,见对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李满仓不禁为之一怔,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也就只能这么安排了。

    等李满仓走后,在后厨打杂的学徒工陈顺悄悄凑到苏念念身边小声说:“苏姐,刘师傅对磨刀这活儿要求特别高,李满仓这是明显针对你呢。”

    “我知道,没事的,这活儿我能干。”苏念念拍拍少年的肩膀表示感谢。

    陈顺见她好像胸有成竹,也就没再多管闲事。

    后厨的刀具大大小小一共有十几把。下班后,她拿上这些刀具和磨刀石,又端来一盆清水去了饭店的后院。

    对于外行人来说,磨刀是件难事,所以李满仓才会故意让苏念念去做。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苏念念不仅会磨刀,而且还磨得特别好。

    她没急着把所有刀都磨好,而是慢吞吞地磨,那认真的态度让人觉得她手里拿的仿佛不是一把刀,是一件艺术品在被精心雕琢。

    正当工作将要接近尾声时,李满仓领着刘勇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苏念念坐在一个小板凳上,闻声抬起头瞧了他们一眼,便收回目光低下头继续磨刀。

    李满仓见状立刻沉下脸加快脚步走到她身前,“大厨的菜刀呢?你咋不问一声就敢拿走?”

    说着,弯下腰从众刀中找到那把菜刀,刀刃朝上,只一眼瞬间变得哑口无言。

    “我的老伙计是不是被磨坏了?”刘勇也跟着走上前,一脸心疼地夺过他手里的菜刀,只见那刀刃已被磨得十分锋利,锃亮的刀身都能反出人影儿来。

    他看了看苏念念,又看了看刀,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谁能告诉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把刀磨得这么好?

    这把刀是刘勇的专属菜刀,平时除了李满仓以外,他不会让任何人碰它,谁能成想今天这缺德玩意儿竟然会让苏念念磨刀,所以他在得知后立马赶过来救刀。

    “这刀是你磨的?”

    “嗯。”苏念念把最后一把刀磨好,重新抬头望向他们,心想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应该可以回家了吧?

    “没找人帮忙?”刘勇仔细端详着手里的爱刀,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她有这般的好手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