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8章 同榻而眠 这个男人有点傻白甜。

第8章 同榻而眠 这个男人有点傻白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她很难理解为什么原身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会和自己的准妹夫勾搭在一起?是因爱生恨报复骆承吗?而且这个男人一看就是那种非善类的个性,这种人在这个纯朴的年代简直是异类。

    如果是她,她宁愿天天和骆承斗智斗勇,也不愿意招惹这样渣男。

    楚慈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抿嘴,态度十分冷淡,不禁怀疑在婚礼上跟自己抛媚眼的狐狸精不是眼前的女人。

    又或者……这是欲拒还休的手段?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玩味一笑,“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好意思,我能说句实话吗?”苏念念歪着头,略带天真的眼神中透着一抹真诚。

    楚慈被她这双水盈盈的眸子勾得心脏漏跳了半拍儿,于是想也没想便问:“你想说什么?”

    见他真的傻乎乎地问了,苏念念有点想笑,不过还是拼命忍住了,她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小声说道:“其实,跟我家男人相比较,你的确长得一般,但是你放心,等下次你来家里作客我一定努力把你记住。”

    “……”楚慈愣愣地看着她,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有些不敢相信有人会说他长相平凡。

    从小到大,他身边就没断过追求者,他可不觉得自己长得哪里比骆承差!

    楚慈刚想反驳,不远处的骆婉婉却在此刻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也想加入。”

    “没什么,楚同志在做自我介绍,我还要去厨房帮忙,你们慢慢聊吧。”苏念念站起身,可不想留在这儿当电灯泡,说完便一溜烟儿地躲了。

    见她走了,骆婉婉眨了眨眼睛,随即噗嗤一笑,“我姐…呃…我嫂子脸皮比较薄,见到生人会害羞,你千万别介意啊~”

    “?”她害羞?楚慈不自觉地冷哼一声,心想:也只有这个傻丫头才会相信那女人的鬼话!

    ……

    和其他家庭不同,在骆家,凡是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来客人,骆正卿必会亲自下厨,反而韩茹不会靠近厨房。

    当苏念念走进厨房时,骆正卿正在案板前杀鱼,这种活儿她现在天天做,于是便想要帮忙,“爸,我来收拾吧。”

    骆正卿闻声抬起头,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隐隐地多了一分笑意,“不用,你去和他们聊天吧。”

    比起去客厅聊天,苏念念更愿意呆在厨房里,她拿过一旁的菜篮主动掰起了豆角。

    骆正卿见状,没再阻拦。

    就在这时,从客厅传来一阵欢笑声,但厨房里的两人谁都没太在意。

    苏念念低着头,手里掰着豆角思绪已经飘远。

    据书中介绍,因为上一世的原身和楚慈勾搭在一起而导致骆婉婉喝农药自杀死了,所以身为养兄的骆承在重生之后才会占尽先机提前把原身送进了监狱。

    也是因为这样,书中女主才得以这一世幸福顺遂……

    在这之前,苏念念只把这些剧情当成故事看,可今天当她看见楚慈的时候却发现这些剧情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自己不能再把它当成故事来对待了。

    想到不久之后骆承就要重生,她只觉得脑仁疼。

    还有,楚慈那个男人确实太渣,身为女性同胞,她自觉有必要提醒一下女主。

    因为想得太过入迷,苏念念并未察觉到又有人走进厨房。

    骆正卿见儿子回来了,扫了一眼正在干活的苏念念,便把空间留给这对小夫妻培养感情,自己什么也没说,放下手里的菜刀走出了厨房。

    在这个家,只要是休息,骆承都会来厨房帮忙。当他看见苏念念也在时,先是瞳孔一缩,随即想要离开却发现他爸把那两条没收拾完的鱼留给了自己,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走到案板前继续收拾。

    可目光却不自觉地瞟向不远处,停在她纤细的手指上。

    安静的厨房里,两个人各干各的活儿,难得这么和谐。

    就在苏念念快要把一根豆角掰断八段的时候,骆承终于忍不住轻咳出声,“家里要做的是炖豆角,不是炒豆角。”

    此时,苏念念满脑子想的都是书中剧情还有骆承,冷不丁听到当事人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疑惑地抬起眼,目光正好撞上男人的视线。

    “你怎么回来了?”他不是在出任务吗?

    骆承把任务取消的消息告诉给她,苏念念一听,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那真是太好了!”

    她眼中的惊喜犹如璀璨的星光,骆承紧了紧手里的菜刀,轻眨一下睫毛没再说话。

    知道他是个闷葫芦的性格,苏念念也不会上赶着没话找话,可心里却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儿,飞扬的神采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好心情。

    骆承的余光仍停留在她的身上,不知为何,他竟然生出一种自己在她心目中无比重要的错觉……

    傍晚。

    骆家人坐在餐桌前,难得这么整齐团圆。

    苏念念的身旁是韩茹和骆婉婉,作为女主的亲姐兼嫂子,骆婉婉一个劲儿地给她夹菜,这让苏念念有些盛情难却,“谢谢,我碗里的菜已经很多了,你也吃吧。”

    其他人见他们姐妹情深的模样也都是一脸笑意,这其中就包括楚慈,不过他露出的却是一抹坏笑,“嫂子,承哥,你们结婚时我没能给你们敬酒,今天正好把这杯酒补上,祝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着,他端起酒杯站起身,眼底的戏谑让苏念念非常反感,她不自觉地看向骆承,虽然给他戴绿帽子的是原身不是自己,但心底却莫名有一点点发虚。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骆承和楚慈的关系一直不好。看着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儿,骆承把眉头锁得死死的,不过为了妹妹的幸福,他还是端起酒杯回敬过去说了声“谢谢”。

    直到晚餐结束楚慈走了,他的脸色才有所缓和。

    骆婉婉知道虽然家里人表面上都对楚慈和和气气的,但实际对他有很大意见,见骆承肃着一张脸想要教育人的样子,她偷偷吐了下舌头赶紧找个借口回了房间。

    没一会儿的功夫,偌大的客厅只剩下苏念念和骆承两个人。

    苏念念知道他应该不太想看见自己,便很识趣地朝楼梯的方向走去,可就在她经过他的身边时,骆承却忽然出声,“你等一下。”

    苏念念闻声转过头,疑惑挑眉。

    “那个…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橘色的灯光下,女人白皙的皮肤晕着一层柔光,而美艳的小脸儿上尽是不解,骆承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又继续解释道:“是关于小婉的事。”

    想到他对楚慈的态度,苏念念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

    不得不说,这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哥哥,身为独苗苗的她,很羡慕女主能有这样好的兄长。

    “什么事?你说吧。”

    “我希望你能劝劝小婉,楚慈那小子人品不行。”妹妹的性格太过执拗,家里人的话根本听不进去,他只能把仅剩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苏念念原本也想找个机会提醒一下女主的,如今见他有求于自己,她狡黠一笑,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帮你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一个条件。”

    骆承望向她那双亮晶晶的桃花眼,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什么条件?”

    她双手环于胸前注视着他,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只要你以后能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你的请求。”

    苏念念觉得他会答应的概率几乎为零,估计下一秒就会跟自己翻脸。

    不过逗弄他真的很有趣!

    如预料般,男人听后整张俊脸都寒了下来,“这就是你说的,要改过自新?”

    “咱们是夫妻,你不可能永远睡在地上吧?你放心,即使睡在一张床上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此话一出,苏念念突然有一种自己正在强抢民女的即视感。

    见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黑,比吃屎还难看,她动了动嘴唇刚想收回刚刚的玩笑话,就听他沉声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说话算话劝他们分手。”

    “?!”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苏念念不禁愣怔一瞬,等反应过来后她真是要羡慕死女主了!

    明明这人有恐女症,可为了妹妹的幸福竟然真的答应了她的条件?

    天呐~真是万万没想到!

    啧啧啧……

    不是亲生胜过亲生,简直是太伟大了!

    还有点傻白甜。

    有那么一瞬间,苏念念莫名有些同情他的傻劲儿。

    这一夜,两人同榻而眠。

    苏念念毫无负担睡得香甜,骆承绷直身子躺在床的另一侧一动不敢动,在他们中间是一道楚河汉界。

    虽然有这道阻碍在,但他的额头还是沁出了一层薄汗。

    耳边轻浅的呼吸声和那若有若无的馨香,无不提醒他自己身边躺了个女人,而且还是自己最讨厌的女人。

    直到天露鱼白,骆承也没能顺利入睡。

    待苏念念醒来的时候,身旁早已没了男人的身影。

    近距离吸了一夜的“阳气”,她只觉得整个人精神抖擞,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先是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紧接着从床上一跃而起,准备洗漱之后去会会女主,与其增进一下姐妹之情。

    俗话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她还是挺靠谱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