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9章 国粹唢呐 一曲《百鸟朝凤》开启兼职路……

第9章 国粹唢呐 一曲《百鸟朝凤》开启兼职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苏念念下楼后才知道,骆婉婉随着韩茹一大清早就出去遛弯了,她只能先上班,把这事往旁边放一放。

    今天是为民饭店发工资的日子,苏念念也是昨天才知道的,虽然她干的是后厨的活儿,但拿到的却是前厅服务员的工资。

    服务员月薪25块钱,后厨员工是28块钱,虽然只差三块钱,但在领完工资后,她还是冒着有可能被解雇的风险找到了饭店经理。

    这家饭店经理姓郭,五十多岁,人送外号郭老蔫儿,此人外表看起来忠厚老实,实际鬼主意特别多,蔫儿了吧唧的坏。

    他会把苏念念留到现在,只不过是惧于她婆家的背景而已。

    敲响经理办公室的门,苏念念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

    随着一声“请进”,她转动门把手推门而入。

    四目相对之际,这位郭经理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一时猜不出其目的。

    难道是又跑他这里作妖来了?

    “郭经理,我来就是想问问,我现在的工作岗位到底是服务员还是后厨帮工?”苏念念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为了那三块钱工资问得掷地有声。

    郭经理用食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沉思一瞬后,露出一个憨厚的笑,“苏同志,你是不是在工作中遇到啥问题了?如果有,尽管跟我说。”

    苏念念知道这人是个老狐狸,她可没空陪他在这绕圈子,“大家对我都很不错,工作上也没遇到什么问题,我只是疑惑自己的工作岗位究竟是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每当她肃起小脸儿时,浑身会散发出一股英气和凌厉还挺能吓唬人的。

    郭经理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很怕对方跑回婆家告状,给自己沾惹上麻烦。

    “咱们这里的工作岗位是按需上岗,前段时间后厨缺人,实在没办法才把你调去后厨的,等过段时间不忙了我再把你调回前厅去。”

    “也就是说我现在属于后厨人员不是服务员,对吧?”

    “对,是这么回事……”

    得到他的肯定答案,苏念念更加理直气壮了,“那我这个月的工资应该按后厨工资结算才对,麻烦你和会计说一下,把差我的三块钱工资补给我。”

    “……”郭经理猜想了无数种可能,以为她今天一定会作天作地作空气,却万万没想到只是这一丁点儿要求,“你找我就是因为这事?”

    她婆家那么有能耐,还差这三块?还真是越富裕越小抠。

    “对,就这事。”苏念念并不知道对方的心思所想,也不觉得索要这三块钱是件小事。

    三块钱,能吃六碗面条呢!

    十分钟后,苏念念从会计那里成功补回了三块钱的工资。

    回到工作岗位时,李桃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笑呵呵地小声说道:“念念,你可真能吓唬人,刚刚你进办公室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你又去找经理吵架了呢!”

    “……”苏念念舔了下嘴唇,从不知道自己的一个举动,竟然会让他们误会成这样?

    “我只是去补工资。”

    她把大概的情况跟对方叙述了一遍,并十分大方地邀请道:“晚上下班我请你吃面条。”

    上次的面条是李桃请的,交朋友就要有来有往。

    昨天李桃又去面馆报到了,她一听这话立马点头答应下来。

    下班后,两人再一次偷偷摸摸地来到那家面馆,面馆里如往常那样坐满了人。

    已对这里轻车熟路的李桃眉眼间带着娇羞,径直朝心上人走去,苏念念无奈一笑,只能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往面馆里走。

    仅一天的功夫,李桃便打探出这个小伙子叫冯晓军,今年读大专一年级,放学会来这里帮忙,和老板娘是姐弟关系。

    “冯同志,请问什么时候能空出桌子来啊?”李桃冒着星星眼故意没话找话。

    作为连续三天都来的客人,冯晓军一眼便认出了她,他扫视四周指向一桌说:“他们快吃完了,你们去那边等吧。”

    “好的,谢谢。”苏念念看出这丫头还想留在原地和男孩儿再聊一会儿,于是很识趣地先朝那桌走去。

    李桃微微颔首,肉乎乎的脸蛋红彤彤的,冯晓军见她没有跟着过去只是疑惑一瞬却没多问,俩人就这样对立而站沉默不语,直到苏念念等待的那桌空下来,他们才一同走过来。

    冯晓军把桌子上的残羹剩饭收拾干净便离开了,等他走后,苏念念用胳膊肘怼了怼李桃,低语道:“我刚刚看见你们一直没说话,你不是喜欢他吗?”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她忘了这个年代的人还很保守,哪怕是像李桃这种活泼外向的姑娘在面对心上人的时候也会产生害羞这种东西。

    “我一激动就忘了该说些啥。”李桃郁闷地拧着自己那两条麻花辫,也很痛恨自己方才那没出息的表现。

    俩人和之前一样,仍然是一份炸酱面和一份肉丝面。

    和他们拼桌在一起的是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两碗面条一斤二锅头,推杯换盏,皆是一脸苦闷。

    苏念念低头吃着炸酱面,不得不把他们的聊天听进耳朵里。

    “李大哥,你也别犯愁,实在不行这活儿咱们就不接了,要我说魏二那人可真不是个东西,哪有临事撂挑子不干的。”

    “唉~我收了人家定金,明天就是正日子,我咋能说不接就不接,这不是耽误人家事吗?对了,你身边就没有一个会吹唢呐的?”

    “这还真没有……”

    “唉~想临时找个会唢呐的可真难……”

    听他们提到唢呐,苏念念手里的筷子一顿,仿佛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俗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要找会吹唢呐的人,她都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谁让她手头缺钱呢?

    苏念念抬起头,面对他们露出八颗牙齿笑得真诚,“你们好,刚刚听…你们说想找会吹唢呐的人。呃…其实我懂一点儿,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本来还在苦恼的男人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她,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那个被称为李大哥的男人愣怔好一会儿才有所反应,“姑娘,你真的会吹唢呐?”

    在几人好奇的目光中,苏念念郑重地点了点头。

    想当年她爷爷觉得唢呐是国粹,特意找来老师教她,这一教就是十余年,和她一起学习的师姐曾经还带着唢呐登上了国际舞台呢。

    虽然她没有师姐那么大的本事,但参加个小型演出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我从小就会吹唢呐,如果您不放心可以试听一下。”

    李广发对上这位漂亮姑娘那满含期待的目光,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情况,幸亏他身旁的吴海是个急性子,直接替他说明了原因。

    “姑娘,我们是给白事吹丧,你这么漂亮不太合适。”

    “……”苏念念知道白事是什么意思,她本以为是去哪里演出,原来是吹丧……

    不过,为了能挣到外快,她不觉得吹丧有什么不好的,“虽然我是个姑娘家但这和吹丧不发生冲突,能帮你们解决困难才是最重要的。”

    听她执意要帮忙,两个男人四目相对,过了几秒后,李广发有了决定,“那我先谢谢你这么热心,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白帮忙的,不过为了万无一失,我们想看看你吹得咋样?”

    这姑娘一看年龄就不大,他还是感觉心里没底。

    苏念念觉得没问题,但她没有唢呐,最后双方商量后,李广发带着她去了自己的乐队班子。

    李桃不放心苏念念自己一个人去,于是也跟着去了。

    一路上,李桃一直处于风中凌乱的状态,她是万万没想到,苏念念不仅会吹唢呐,还给自己求了一份在白事上吹丧的兼职……

    这是嫁人之后受了什么刺激吗?

    苏念念还不知道自己被李桃误会成在婚姻中饱受欺凌的弱势群体,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钱钱钱……

    这场白事如果顺利完成任务,她能挣到五块钱!

    五块钱啊!假如一个月接六次活儿,比她在国营饭店的工资都高了!

    乐队班子在沈城郊区的一处平房里,这个时间段其他人都不在,破旧的平房里摆放着各种乐器。

    待他们到达后,李广发拿出前些天新买的唢呐递给苏念念,怕她嫌弃不禁解释道:“它还没被人用过,你拿它吹个曲我听听。”

    苏念念接过崭新的唢呐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紧接着深深吸气吹了一首经典的《百鸟朝凤》,唢呐特有的嘹亮,轻松欢快的节奏使人仿佛置身于郁郁葱葱的大自然中,百鸟争鸣,好不快活。

    一曲结束过了半晌,在场的三人才从震惊中找回神智。

    能把一首《百鸟朝凤》吹得这样出彩,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没个十几、二十年的功夫绝对做不到。

    李广发看向苏念念的眼神中带着炙热,他一脸激动地走到她身前夸赞道:“姑娘,这首曲子吹得太好了!请问你师从哪里啊?”

    师从哪里,苏念念不可能实话实说,她随便编了个名字想要搪塞过去,但是当李广发听到这个名字后却牛眼圆睁,不可思议道:“原来你是孙老爷子的徒弟啊,怪不得……”

    “?!”苏念念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胡咧咧,这个世界竟然真有叫这个名字的唢呐匠,她连忙摆摆手,又对其解释说只是同名同姓不是同一个人。

    李广发也觉得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便没再多想就相信了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