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15章 扮丑 过分美丽也是一种罪过。……

第15章 扮丑 过分美丽也是一种罪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和男人们的观感不同,当骆婉婉他们看到剁猪肉的场面时,只觉得过于血腥和暴力。

    虽然有一层玻璃窗隔着,但还是把他们吓得心肝儿直颤。

    郑小妍用手指了指窗口,小声问向骆婉婉,“那是不是你嫂子啊?我觉得有点儿像。”

    骆婉婉和苏念念的真实关系,除了骆家人以外,大院里没人知道实情。

    她缓缓点头,勉强扯出一抹笑,“嗯,我都不知道原来她在饭店里的工作是这样的。”

    在座的几个人当中,只有沈丽华没被吓到,她反而对苏念念露出一抹崇拜的眼神,“你嫂子可真帅,我真想和她交朋友。”

    骆婉婉和郑小妍不约而同地望向她,顿感无语……

    一直没说话的万琳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她万万没想到骆承会喜欢这么粗鲁的女人。

    除了长相,其他方面根本不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原本失落的心情仿佛找到一丝安慰,她重新鼓起勇气偷偷瞄向不远处,可坐在那里的男人早已不见踪影,不知去向。

    ……

    忙碌了一天,苏念念只觉得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哪哪都不舒服特别疲惫,不过比起上手术台,这点累还不算啥。

    她并不知道骆婉婉曾经来过,更不知道骆承来过又走了,直到李桃告诉她,她才诧异挑眉。

    那男人会主动找自己,应该是来告诉自己他要出任务吧?

    如猜想的那样,接下来的两天,她没再看见骆承。

    虽然她的体质仍然离不开那男人,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只要在一个星期内能见到他,基本上问题不大。

    周日这一天,苏念念如约来到乐队班子,和大家一起去刘家村给一场喜宴演奏。

    李广发知道她想买唢呐,便把苏念念一直以来用的那个以低价卖给了她。

    在去往刘家村的路上,他向大家讲了几个注意事项,并把一根根红布条发放到每个人手中,让他们系在乐器上。

    如今这个唢呐属于自己的了,苏念念笑盈盈地把红布条系在它身上,眼底透着浓浓地珍惜。

    毕竟这是她穿书之后,给自己买的第一件东西……

    随着马车晃晃悠悠进了村,不远处有两个女人正一脸喜气地等着他们。

    马车在他们身旁停下后,李广发立刻从车上跳下来打招呼。

    这两个人分别是娘家姐和媒婆,他们一边给大家发喜糖一边笑呵呵地说道:“今天可要辛苦几位了,这是喜糖,你们拿去甜甜嘴。”

    在这个年代,糖果可是好东西,大家接过糖,连声说着感谢话。

    当娘家姐把糖果发到苏念念这里时,原本满是笑意的胖脸瞬间冷下来,想也没想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李广发拉到一边。

    苏念念被这一突发状况弄得有些懵,她愣愣地站在那里,内心充满忐忑。

    心想:难道这位大姐以前认识原身?

    李广发倒是沉着冷静,瞧着娘家姐那模样,他已猜到了大概。

    “大妹子,咋地啦?是不是有啥不满意的地方你尽管说。”

    娘家姐斜着眼瞄向苏念念,气呼呼地埋怨道:“那姑娘长得太漂亮了,本该我五妹的风头都被她抢光了怎么办?这可不行,不然你让她回去吧,我们不用。”

    和李广发猜测的一样,对方真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他满脸堆笑忙安抚道:“你放心,喜事上这点儿规矩我们都懂,小念同志绝不会抢新娘的风头。”

    “真的?”

    “真的!如果这事让我们办砸了,你可以不结钱!”

    娘家姐一听这话,高悬的心终于落了地,脸上重新露出笑容领着一众人朝办婚宴的地方走去。

    这时,李广发从马车上拿下一个大草帽递给苏念念,并跟她解释道:“新娘她姐害怕你抢新娘的风头,这帽子你戴上,一会吹唢呐时也别摘。”

    接过草帽,苏念念顿时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曾经得罪过的人,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新娘和新郎两家住得不算远,乐队班子的路线是从新郎接新娘开始,敲敲打打绕着村子走两圈,然后直至喜宴结束。

    东北结婚都在早上,现在是清晨五点半,天色早已蒙蒙亮。

    大家跟着雇主来到一处农村大院,红红的喜字贴在门上,特别喜庆。

    现在距离新郎去接亲还有半个钟头,苏念念悄悄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从挎包里拿出一根眉笔和一个小镜子,左瞄瞄右化化,七八分钟过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去找李广发他们汇合。

    “你刚刚干嘛去了?听说这村子的山上有狼,你可别到处乱走啊。”李广发见她回来了,原本焦急的神色缓和不少。

    苏念念走近他的身边,先是瞧了眼四周,随即轻轻掀开帽檐小声问道:“李叔,你看我这张脸化得行不?”

    只见草帽下,苏念念的小脸灰突突的,就像是蒙了尘的珍珠不再耀眼,原本纤细的眉毛也被她故意涂粗,整个人都变得粗糙凌厉许多。

    为了能达到更好的效果,她还在自己的唇边点了一颗媒婆痣,瞬间把她的颜值又拉下一半。

    李广发看着这样的苏念念,差点没惊掉下巴,等他反应过来后忙问:“你这脸是咋整的?这是要干啥呀?”

    苏念念难得露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神情,拉低帽檐向他解释一遍自己的想法。

    她觉得戴草帽吹唢呐,反而更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还不如把自己化得丑一点儿,这样既简单又能解决问题。

    李广发听完之后也觉得她的主意不错,于是苏念念摘掉草帽露出那张“平凡”的脸蛋,这把其他乐队班子的人也都吓了一跳。

    像他们这些大老粗哪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叫眉笔的东西,他们都以为她是从哪儿弄来的煤灰抹在脸上才整成这样的效果。

    这让他们无不感叹,苏念念真是个能屈能伸的好姑娘,为了挣钱能把自己弄成这样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

    估计也是家庭条件不好,才都受这份委屈……

    六点零八分是个吉时,新郎推着崭新的二八自行车上路了,乐队班子走在人群的最前面,一首欢快的东北秧歌曲调瞬间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为了不显得自己太扎眼,苏念念走在乐队班子的最后面,行为举止特别低调,娘家姐见状对此特别满意,她还特意跟李广发夸赞苏念念的工作态度非常认真。

    ……

    在千里之外的某处军营,骆承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在行李的最底层有一只唢呐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怔怔地看向那只唢呐,满脑子想的都是苏念念那张冷艳无双的俏脸。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悸动。

    仿佛要震破胸腔的节奏,让他感到茫然……

    最近几天,像这种状况时有发生,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于是,只能在任务完成的第一时间买火车票回沈城,准备去军区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战友吴爱国见他有些魂不守舍,忍不住开起玩笑道:“咋啦?刚完成任务就急着回家啊?你是不是在想媳妇呢?”

    他刚刚的确在想苏念念。

    被战友说中心事,骆承的动作一顿,他下意识地把行李箱里的唢呐又往衣服深处藏了藏,然后紧绷着神经转移话题道:“我一会儿回沈城,你有什么东西需要稍带吗?”

    吴爱国也是沈城人,但他的任务还没完成,只能留在这处军营继续完成任务,具体什么时候能回家还不知道。

    一听他要帮自己稍带东西,吴爱国连忙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我给我妈弄了点儿中药,那就麻烦你帮我送过去吧。”

    吴爱国的家庭条件不算太好,家里只有一个年迈的母亲没人照顾,骆承点点头答应下来,和军营的战友们告别后,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此时,在刘家村。

    迎亲的队伍已经绕过村子两圈回到农村大院,喜宴上已经坐满了人,大家个个喜气洋洋,欢声笑语。

    苏念念坐在一旁的板凳上正在休息,这时,院门口处传来一阵骚动,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孙知青来了,大家快让一让!”

    院子里的所有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全都神情激动,纷纷站起来迎接这位贵客。

    看见大家这么大的反应,苏念念好奇地望向门口处,只见一个长相干净帅气的男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朝新郎新娘的方向走去,那空谷幽兰,如嫡仙下凡的气质,一点都不接地气。

    像这种长相和气质的男人,后世娱乐圈中有很多,而且他们外科主任和副主任都属于这一类型的男人。在和那些人的朝夕相处下,苏念念早对这一类型的男人免疫。

    从这人的穿衣打扮和举手投足间的细节来看,他应该是个医生,就算不是医生也是个学医的准医生。

    就在她打算收回目光时,那个男人忽然转过头,两人的视线隔着众人正好对上,苏念念轻轻眨了眨眼睛,不自在地错开眼,不再看他。

    只因为刚刚在那个男人的眼睛里,她看到了玩味。一个陌生人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神情…怎么想都觉得古怪。

    这让有着许多秘密的苏念念不禁有些心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