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18章 渐渐明朗 有些人坏得很深沉

第18章 渐渐明朗 有些人坏得很深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几天前, 骆承突然接到通知又回部队了,于是这次只有苏念念和骆婉婉两个人去见他们。

    本来韩茹也想跟去,却被骆婉婉拦了下来。

    王美霞的表姐住在沈城郊区的一处胡同里, 她曾在骆家附近走街串巷偷偷卖过鸡蛋,一来二去就认识了韩茹。

    那时候骆家俩孩子年龄还小, 她会十分热心地帮忙带带孩子, 渐渐的, 两个人越来越熟悉,韩茹对她越来越信任,没过多久, 她成了骆家的保姆。怕被人说是资本家做派,骆家对外就说这是远房亲戚。

    后来,在自然/灾害的某一年,王美霞挺个孕肚领着老二老三找到这位表姐,说自己怀孕了,家里没米下锅养不起这么多孩子,想让其帮忙找个好人家把老二老三的其中一个送人。

    这个领养人,表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韩茹。

    毕竟骆家夫妻背景深厚不容易出事,并且家庭条件好人又善良。

    她知道韩茹心心念念就想要个女儿, 将来培养成文工团里最有实力的台柱子。

    于是,她就把这事同韩茹说了。

    如预想那般, 韩茹真的动了心思。

    那时候苏念念才三岁多,骆婉婉一岁多。

    韩茹第一眼就相中了粉雕玉琢的苏念念, 当时王美霞也没说什么, 但是送/养孩子到骆家的那一天却把人给掉包了,来的是骆婉婉而不是苏念念。

    这韩茹哪能干?

    但王美霞挺个肚子跪地求她,说家里老太太舍不得把苏念念送人, 在家里寻死觅活的,希望她大人有大量,能收养体格更虚弱的老三。

    其实只是因为苏念念比骆婉婉年长两岁,留下苏念念就不用再浪费两年口粮,并且再大一点就能帮家里干活了……

    韩茹本就是个心软的人,又没见识过人心险恶,见王美霞这么可怜,骆婉婉的模样也不算差,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为表诚心,当时王美霞还发过誓从今以后绝对不会认回骆婉婉!

    对于收养骆婉婉,骆父最初是不同意的,但架不住妻子想养个女儿想得走火入魔却无法再生,他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同意。

    如今,骆婉婉出落得亭亭玉立,却没有那天分成为文工团里的台柱子,在她五岁时,韩茹就看出来放弃了。

    只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没有那艺术细胞就算后天再怎么培养也都白搭。

    坐在开往表姨家的客车上,骆婉婉紧抿着嘴唇发呆,没人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苏念念坐在她旁边,当然是敌不动我不动,对方不说话她也懒得开口,用旁人的角度看,他们就像是在闹别扭。

    其实,骆婉婉现在对苏念念的行为举止心存许多疑惑,以前她觉得这个便宜二姐又蠢又坏,就算自己小小整治她也是她活该自找的。

    可自从她结婚之后整个人就变了,这让骆婉婉有些犹豫,自己的报复行动还要不要算她一个……

    客车缓缓驶入站点,座位最外面的骆婉婉先行下了车,苏念念不知道那个表姨家在哪儿,只能紧跟着她以防迷路。

    七拐八拐下,两人来到一处幽深的小胡同,表姨家就在胡同的最深处。

    表姨叫陈桂芹,见他们来了那是满脸堆笑,忙把他们让到屋里又端花生又倒水,态度十分热情。

    陈家不大,只有两间屋子外加一个小院子,前两年陈桂芹的丈夫因病去世,女儿也已成家,现如今这座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住。

    而王美霞一反常态,领着儿子坐在堂屋的凳子上,根本看不到平时的嚣张跋扈。

    骆婉婉在见到他们时就已经换上另外一副面孔,笑意盈盈的脸上哪还有坐车时严肃的样子?

    苏念念在一旁看着,不禁啧啧称奇,一家子戏精着实让人佩服。

    因为上次和王美霞是不欢而散,她并没有主动和这对母子打招呼,出于礼貌,她对陈桂芹微笑以待,这让陈桂芹十分诧异。

    在她眼中,原身从小就是个古怪孤僻的性格,从来不会和她主动说话,更别提微笑了,那样子可傲得很。

    当初听说这孩子要和骆承结婚时,可把她吓了一跳,怎么都想不出像骆承那样处处完美的孩子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傲慢丫头?

    在原身的记忆中,苏念念找不到自己和陈桂芹是否有过矛盾,把那份惊讶看在眼里,她仍然保持微笑,只当作看不见。

    没准这人知道自己的身世,她要找个机会问问才行。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问王美霞,她怕太唐突,如果这其中真有什么猫腻会打草惊蛇的。

    王美霞见苏念念没有想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心里是又气又急,她偷偷对陈桂芹使了个眼色,希望对方能帮帮自己。

    陈桂芹得到暗号,无奈地叹了口气,亲戚一场也只能帮忙。

    “念念,我给骆承做了件衣服,你跟我进屋取一下。”在骆承很小的时候,陈桂芹照看过他几年,因为这样每到过年,骆承都会买些礼物来看她。

    能和陈桂芹独处,正是苏念念想要的,她跟在陈桂芹的身后来进里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炕箱上被摞到与房顶齐高的糕点盒子。

    陈桂芹从中间抽出一个打开,并让苏念念坐在炕沿边,“这些都是过年时骆承和其他小辈们给我买的,我这么大的岁数吃这好东西都白瞎了,喏,你吃一块。”

    纸盒子里有四五块糕点,一看就很贵的样子。其中有两块的表面上浮着一层浅浅的绿毛,苏念念见她拿起一块没长毛的递给自己,整个人是崩溃的。

    “姨,我不吃,您留着吧。”

    她怀疑这糕点盒子放在这里最少有半年了,眼前这么多盒子,估计至少放了一两年。

    她理解不了对方宁愿放坏也舍不得吃的做法,这样不是更浪费吗?

    陈桂芹见她不吃,以为她是吃惯了好东西,看不上这些糕点,也就没再劝她吃。

    “念念,我听你妈说你跟她闹别扭了?”

    为了能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苏念念立刻红了眼,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她天天跟我闹,让我给苏元找工作,我嫁进骆家才几天哪有那本事,她当城里工作是被大风刮来的吗?说找就能找得到?我看她心里根本没有我,除了老四,其他人都不是亲生的!”

    吐槽完,她还不忘仔细观察对方的神情,就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只可惜,她没在对方脸上看出一丝异常。

    “念念,你可不能这么想!当年你妈为了生你差一点大出血死在医院里,这么多年她也不容易,不管咋说她都对你有生养之恩啊~”

    原身会这么听王美霞的话,就是因为像现在这样被从小洗脑,好像王美霞大出血生了她,她就应该付出一生来报答,不容反驳。

    苏念念不动声色地看向对方,接着她的话继续问道:“我妈也总给我提这事,姨,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陈桂芹没觉得这有啥不能说的,于是就把当年的事说了出来。

    在二十年前,王美霞带着大女儿苏念楠来城里走亲戚,当时,村里的老人们都说她这一胎保准是个儿子,于是她便想着用自家攒的鸡蛋在城里换点布票回去,给将要出生的儿子做身新衣服留着过年穿。

    可谁都没想到,就在她在黑市换布票时因为跟人发生争执竟然提前一个月破了羊水,而她身边只有一个刚刚九岁的苏念楠跟着。

    在这里他们两眼一摸黑谁都不认识,只能往就近的医院赶,但因为动了胎气,还没等到医院,王美霞就生了并且还大出血,情况十分危机,最后还是好心的路人把他们送去了医院。

    整个过程可谓是惊险万分,王美霞曾一度晕厥过去,等众多亲戚赶到时,母女平安。

    苏念念听完这些信息,陷入了沉思。

    难道自己真是苏家亲生的?

    还是…孩子在中途被调包了,而王美霞并不知道?

    所有的疑惑向一团乱糟糟的毛线,让她暂时理不出头绪。

    看来这件事只能先放一放,具体的细节只有问过王美霞也许才能找出答案……

    为了查出真相,从房间里出来再见王美霞时,苏念念主动和她说了话,这让陈桂芹误以为两人终于和好如初,也替他们感到高兴。

    从陈家吃过晚饭,苏念念和骆婉婉坐上回家的客车,在车上,骆婉婉忽然问道:“你妈把你当成老黄牛一样使唤,难道你都不生气吗?”

    “……”苏念念惊讶于她会在自己面前暴露真实的性格,于是回怼道:“那也是你妈。”

    骆婉婉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却无法反驳这句话。

    没人会知道,她有多么痛恨别人在背后叫她野种!更恨曾经抛弃她的苏家人!

    如果可以,她宁愿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做骆家最乖的女儿!

    ……

    经过一个星期的集训,骆承终于可以回家了,在回家之前他还要去趟医院找侯宇,想到一个星期没能见到苏念念,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先回家再去医院……

    最终,冲动占据上风。等他回家后却扑了个空,无奈之下他只能去医院就诊。

    侯宇空等一个多星期见他才来,心情十分不美丽,“你怎么回事啊?有了媳妇连病都不想看了?”

    不知为何,听到那句“媳妇”,骆承的心里没有一丝排斥,还隐隐有些自喜。

    他坐在诊室的板凳上,微红着脸,向对方解释着最近的行踪,并把上次碰触后的反应认真地叙述了一遍。

    最后,他怀着忐忑的心情问:“怎么样?我的病是快要好了,还是…严重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