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0章 觉醒记忆 不是重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20章 觉醒记忆 不是重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怎么了?”四周漆黑, 苏念念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那只宽大的手掌在微微颤抖着。

    就在大家摸黑寻找手电筒时,舞厅里的灯光“刷”得一下亮了, 播放机里的音乐重新响起,甜蜜的情歌已经结束, 换成了一首欢快的舞曲。

    随着屋子里恢复光亮, 苏念念这才看清眼前的男人脸色苍白, 额头已布满一层薄汗,如墨的眸子里翻涌着痛苦的神色。

    有几个眼尖的青年也在这时注意到骆承的异样,周猛虎哪还顾得上跳舞, 忙赶过来关心问道:“承哥,你出啥事啦?”

    苏念念的手还被男人紧紧握着,不知道什么原因,看他这样,她的心莫名有些慌。

    见骆承痛得不说话,苏念念对周猛虎解释一遍事情的经过。

    “嫂子,你别急,我们帮你把承哥送回去。”几个发小也没心思再跳舞,周猛虎和另外一个小伙子走上前搀住骆承的胳膊问:“咱们是去医院还是回家?”

    “去医院。”苏念念立刻把自己的手从骆承的掌心中抽出来, 上前两步并作一步走,为他们推门带路。

    此时, 骆承除了头痛欲裂以外,脑海中还不断闪现出一些陌生的画面, 他想抓住它们看清楚, 可一闪而过却怎么都抓不住。

    周围的嘈杂只会让他更加头疼,这一刻他只想紧紧拉住苏念念的手寻求一丝安慰,可那女人却把他的手挣开了……

    在机器厂附近就有一家医院, 这个时间段大多数医生都已经下班了,只有几个值班人员在。

    周猛虎他们把人送进急诊室,苏念念表示感谢后就让他们先回去了。

    诊室里,值班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长者,他拿出听诊器给骆承进行一番检查,同时又问了好几个问题,苏念念都一一作出了解答。

    最后,老医生推了一下眼镜框,给出的结果是:骆承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为什么会头疼?应该是神经引起的。

    保险起见,苏念念还是办理了住院手续,她想等明天脑科专家上班之后再复查一遍。

    十分钟后,骆正卿和韩茹闻讯也赶到医院。

    见苏念念正用肩膀架着骆承的胳膊往病房里走,他们赶紧跑过来帮忙。

    “念念,他这是怎么了?”

    “医生说没事,你们别急,我想让他明天再检查一遍才住院的。”

    终于有人过来帮她,苏念念的肩膀一轻,刚想再一次把人甩给骆父骆母,就感觉那个男人的身子仿佛被灌了铅一样,根本就甩不出去。

    如果不是看他表情痛苦不像是装的,她真会怀疑眼前这人是在跟自己耍无赖。

    无奈之下,苏念念只能扯出一抹笑,让他们帮忙扶一下就行,不用把人从自己的肩膀上挪开。

    她的这个举动可把韩茹感动坏了,心想:平时老二对自己媳妇不冷不热,如今患难见真情,这样的好媳妇可上哪儿找去?

    因为这个,她已经决定好了,等儿子病好之后如果他敢再像之前那样对待媳妇,她就不认这个儿子!

    入住的这间病房里只有骆承这一个病人,四张床位都是空的。

    苏念念和骆正卿把人小心翼翼地放到其中一张床上,整个过程中骆承一直是双眼紧闭,额头不断在冒虚汗。

    曾经的职业素养使然,苏念念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手绢为他擦拭着虚汗,那认真的模样让在场的其他人都误以为她对自己的儿子情根深重。

    这让韩茹又把骆承偷偷骂上一遍,觉得他那两只狗眼不识金镶玉,如果继续不解风情,早晚有后悔的一天!

    几个人商量之后,骆正卿留在病房照顾病人,苏念念和韩茹先回家休息明天再来。

    ……

    夜,静悄悄的。

    病床上,骆承紧蹙剑眉,脑海中曾经一闪而过的模糊画面逐渐变得清晰,冗长。

    这一夜如同过了一生那么久……

    第二天清晨,韩茹熬好白粥和苏念念一起往医院赶去。

    为此,苏念念还拜托别人去饭店请了一天假。

    等他们到达医院时,病房的门是敞开的。骆正卿挡在病床前不知在收拾什么,听到动静他动作一顿,转过头面对他们的表情不太自然。

    做了几十年夫妻,韩茹一眼就看出这其中有问题,以为是儿子出了什么事,她瞬间湿了眼眶,“怎么了,老骆?是不是老二他……”

    见妻子眼含泪花,骆正卿是又气又心疼,“你想什么呢?!老二没事,好得很!一大清早就出去跑步了!”

    “跑步?那你刚刚是什么表情?都快吓死我了!”韩茹揉了揉眸子,含嗔地瞪了他一眼。

    骆正卿不自觉地看了看苏念念,然后轻咳一声岔开话题道:“快把粥拿来吧,我都饿了。”

    苏念念不是那种粗线条的人,她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虽然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定和自己有关。

    半个小时之后,骆承顶着满头大汗终于回来了。

    当他走进病房时,薄唇紧抿着,眼睛目视前方径直越过苏念念朝病床的方向走去,每一步看似冷漠却透着几分仓皇。

    “……”苏念念微不可查地挑了下眉,心想这人又抽什么疯?

    见他这种态度,韩茹立马就怒了,她刚要上前教育一下傻儿子,就被骆正卿及时制止了,“咱们先出去,让他们聊聊。”

    说完,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把她推出房间。

    下一秒,病房里只剩下苏念念和骆承两个人。

    原本不算热闹的气氛瞬间落入冰点,苏念念觉得有问题就要解决问题,昨天送他来医院时自己对他还算照顾有加,凭什么今天要对上他这张臭脸?

    “你的头不疼了?”

    她独有的软糯嗓音在耳边响起,骆承不自觉地手握成拳,并晦暗不明地看向她,答非所问,“最近楚慈有没有私下找你?”

    “??”苏念念被问得一怔,电光石火间忽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用力压下心底的那抹慌张,问:“你说谁?什么意思?”

    “没什么。”

    见她的反应还算自然,骆承微微松了口气。

    昨晚的那个梦过于真实,仿佛每一件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很多东西也能和现实中对上号。

    这让他一个无神论者不得不相信,也许梦境中的那些人和事,在未来的某一天真会按照那样的轨迹发展下去。

    一想到妹妹自杀,母亲抑郁,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他又会觉得这个梦很假,先不说小婉会不会自杀,单说以他妈那种天真的性格,能抑郁成疾还挺不容易的。

    而…苏念念,现在的她和过去或者说是梦中的她,性格差异很大。他需要冷静一段时间并验证一些事情,才能重新面对她。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苏念念的内心已经变得惊涛骇浪。

    她没想到,就算这个男人错过了重生的契机,也依然重生了!

    这强大的剧情,让她忽然有一种无力感。

    想到自己之后的结局,她第一次生出一种悲观的情绪。

    秉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她懒得再和这人虚以委蛇,“如果你没事了,我还要回单位上班。”

    她忽然的冷淡,让骆承有些不太适应,他摸了摸鼻子,仍是无法把她和梦中的她当成同一个人。

    只希望这一切真是一场梦而已。

    ……

    销假回到工作岗位上,苏念念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

    而郭经理刚刚接到通知,沈老爷子马上会来饭店吃饭,点名要吃苏念念做的茴香疙瘩汤。

    为此,他兴冲冲地跑到厨房通知后厨准备食材,并告诉苏念念这个好消息。

    一听外公要来,苏念念终于回过神,脸上多出一丝笑模样。

    虽然外公还不认识她,但只要有亲人在这里,她就不会害怕!

    重新打起精神,苏念念把该用的东西准备好,正忙碌着,身边忽然传来一句不太和谐的声音,“苏念念,你什么时候把我师父的手艺学去的?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

    苏念念闻声抬起头,对上李满仓那双嫉恶如仇的眼睛,很想怼他两句,而她也是这么做的。

    谁叫她今天心情不好呢!

    “你有嘴不?如果有,等我做出来分你一口尝尝,如果尝完之后还这么认为,那说明你脑袋有病。”

    后厨的人都站在一旁支楞着耳朵听他们在说啥?苏念念的话音刚落,厨房里就响起了笑声。

    有人不怕事儿大,冲着李满仓调侃道:“人刘师傅都没吱声,你在这儿瞎起什么哄?”

    “是呗,这叫啥来着?对!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在大庭广众之下,李满仓本就被怼得没脸,如今再被其他人嘲笑,整个人快被气炸了!

    他冷哼一声,甩手背于身后走出厨房,一心只想找师父念叨念叨,看怎样才能把那女人挤兑走。

    这段小插曲就这样过去了,苏念念定下心,开始做疙瘩汤,为了让疙瘩汤更美味,她还拿出自己秘制的腌蒜作为搭配。

    这腌蒜是她外公的最爱,以前几乎每天都要吃几瓣。

    就是不知道这位老人喜不喜欢吃?

    如今,郭经理都不得不佩服她是个神人,自打那一碗疙瘩汤后,沈老爷子成了常客,隔三差五就会过来吃东西,有时候是跟秘书,有时候是他自己,

    每次都指名让苏念念做饭。

    因为这事儿,刘勇的埋怨颇深,但人家只爱吃苏念念做的东西,你就算再气也是干瞪眼白着急……

    十二点钟刚过,沈清远带着几个人谈笑风生地来到饭店。

    一直在门口守株待兔的刘勇见领导来了,立马堆起笑迎了过去。

    誓要把曾经属于自己的客人给夺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