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1章 欠教训 一更

第21章 欠教训 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这之前, 沈清远对刘勇的印象还算不错。

    工作态度认真,做出来的菜品也都可口,不过仅限于此。

    见他堆笑凑过来, 老爷子瞬间明白了其用意。

    郭经理也看出他的意图,立马赶过来想把人拉走, 但还是晚了一步。

    “老领导, 您今天准备吃点什么?今天厨房有两只活鸡, 不如我给您做个小鸡炖蘑菇?”

    虽然沈清远总来饭店吃饭,但作风十分俭朴,一般情况下吃得都是家常便饭, 自己一个人过来时更是一碗疙瘩汤就解决了温饱。

    今天他带着几个老战友过来就是为了吃疙瘩汤,小鸡炖蘑菇什么的,不感兴趣。

    作为秘书,陈良深知老爷子来这儿只想吃些简单的饭菜,于是脸上挂着淡笑,出言拒绝道:“沈老最近只想吃些清淡的,谢谢刘师傅的好意,下次吧。”

    一腔热情被瞬间浇灭,刘勇不自在地扯了扯唇角, 很识相得没再继续刷存在感。

    见他终于老实了,郭经理顿时松了口气, 他抻了抻衣角忙走过去为他们几人点餐。

    回到厨房里,刘勇沉着脸想起李满仓出的主意, 终于动了心思。

    只要能把苏念念弄出饭店, 自己在这里的威望就依然不变,不然指不定哪天自己会因为她失去更多的老主顾。

    此时,苏念念把今天的各色小菜都弄完了, 她把它们一一端到沈清远那桌,眉眼含笑,整个人都透着真心的喜悦。

    能让这个世界的外公吃上她做的饭,是她到目前为止,做得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因为她的外形出众,在坐的几个老爷子瞬间注意到了她,沈清远向他们介绍着苏念念,末了还不忘夸赞道:“这孩子心灵手巧,做的饭菜特别对我胃口,你们也都尝尝。”

    这时,坐在沈清远右手边的好友张暮礼朝苏念念仔细瞧了好几眼,然后再瞅瞅沈清远,沉思片刻后又重新看向苏念念,眼底多了几分怀念。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什么都没说。直到沈清远离开饭桌出去上厕所,他才偷偷怼了怼身旁的老友问:“你觉不觉得,刚刚那女孩儿眉眼间长得特别像沈琦,尤其是笑的时候?”

    沈琦就是沈清远那个早亡的女儿,因为生产时出现状况,连同刚出生的小外孙都一同死了。因为这事,平时大家当着沈清远的面根本不敢提这个名字,就怕这老头儿一时想不开又是几天不吃不喝。

    老友一听这话,想都没想就要上手捂他嘴巴,“那是你老眼昏花,哪里像了?以后可别瞎说话!”

    “……”张暮礼动了动嘴唇,只能把接下来的话又咽了回去,心中充满无奈。

    心想:也不知道那老家伙什么时候才能从悲痛中走出来?

    ……

    傍晚,苏念念拎着半斤大白兔奶糖回了骆家,奶糖又是沈老爷子那秘书给的,她也不知道外公为什么总喜欢给她糖吃。

    上次那盒酒心巧克力,她一块都没舍得吃!

    如今知道骆承已经重生,她一点儿都不想回到这个家,就怕深更半夜自己会被那男人掐死。

    苏念念已经想过了,自己今天要当着骆家人的面和那男人大闹一场,趁此机会先搬出骆家再说,至于会不会晕倒,她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

    正当她轻拧眉心低着头朝骆家那栋小楼走去的时候,迎面过来一个人故意撞上了她,这一下差点把她撞个趔趄,苏念念猛然抬头,一张令人厌恶的脸笑嘻嘻地出现在她面前。

    “不好意思啊,我没看见你。”楚慈挑起眉,嘴边挂着邪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欠揍。

    苏念念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心中不免有些火大,“建议你明天去眼科查查,白内障要早治疗,不然扩散到脑子里你就成傻子了。”

    “……”楚慈被呛得一窒,内心深处更加反感这个女人,这时,一个人影从远处走来,他心思一转立马有了主意。

    “看病嘛…不是不行,但是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如此暧昧的言语听在外人的耳朵里换谁都会产生误会,更何况那个人还是骆承。

    苏念念也在这时听到有人朝这边走来的脚步声,她转过头一看,整个人快炸了!

    她没想到楚慈这个人会这么贱!故意让骆承听见这句话误会他们的关系,也难怪在书中他结局会那么惨,还真是活该!

    骆承寒着一张脸,眼底尽是冰渣,他在两人面前站定,隐忍中带着一抹肃杀之气,“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见他这样,楚慈立马笑了,他故意惹人遐想地望了一眼苏念念,决定见好就收,“没什么,就是跟嫂子开个小玩笑,我要去找小婉了,你们慢慢聊。”

    苏念念当然知道这人是在坑她,虽然不知道他和骆承以前有什么深仇大恨,但那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不管骆承有没有重生,她都不能任人泼脏水。

    “等一下,你还不能走!”

    楚慈微微蹙了下眉,正当疑惑对方为什么叫住自己时,苏念念抬起腿就是一脚。

    长久以来积压的怨气在这一刻释放出来,那力道可想而知……

    “唔~”楚慈弯下腰,痛苦地捂上小腿,开始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吧!踢我干嘛啊?!”

    “这一脚是因为你不安好心,如果下次还敢坑我,我绝不会这么算了。”说完,她没去看骆承是什么反应便绷着一张小脸儿离开了。

    心想:反正那男人已经重生,就算自己解释再多又如何?他也不会相信。

    她才不浪费那口舌呢!

    等她走后,楚慈还捂着小腿,疼得冷汗直冒。

    骆承的脸色比刚刚缓和了一些,他俯视着他,冷声警告道:“咱们之间的过节不要牵扯其他人,还有…尽早和小婉分手,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也跟着抬腿走人,根本没打算去扶他。

    一个两个都来警告自己,直到骆承走远了,楚慈才面目狰狞地怒吼道:“想让我分手?想得美!有本事你劝骆婉婉跟我分手啊?是她天天死皮赖脸地跟着我,我有什么办法?”

    回到骆家,客厅里尽是欢歌笑语。

    苏念念望着这一屋子人,忽然生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韩茹见她回来了,神态中带着一丝不自然,“念念,希望你别怪骆承,他的工作性质就那样,实在不行,你跟他一起去部队住也行。”

    “?”苏念念听得一头雾水,完全没能领会对方的意思。

    直到韩茹解释她才知道,原来骆承向家里提出要独自一人去部队住上几天,过几天再回来。

    突然要自己搬出去住,这不得不让骆家夫妻多想。

    此刻,苏念念才算明白过来,骆父那天为什么会那样看着自己,原来骆承在重生后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有了和自己划清界限的决定。

    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这让苏念念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看来她也不用再故意闹一场了……

    吃晚饭时,因为有骆婉婉在,饭桌上的气氛还算和谐,骆承一直没发一言,这一夜他搬去了客房。

    苏念念也想没阻止他,两人的关系好像又重新降到了冰点。

    三天后,骆承拎着行李去了部队。

    因为这个,韩茹气得闷在房间里没出来送行,她猜不出这对小夫妻因为什么闹别扭,更不敢去问苏念念,就怕自己多此一举反倒把事情弄复杂了。

    骆正卿见妻子这么闹心,也只能不断安慰她: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会没事的。

    在部队家属区,骆承分有一个一室的小房子,只不过他家就在本地,一直没有过来住过。

    屋子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写字台就再无其他。

    手一抹,就是一层厚厚的灰尘。

    他把每一个角落都简单地打扫一遍,等把所有物件收拾干净后,望着这个没有一丝烟火气的房间,他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脑海中不禁闪过苏念念那张娇俏的笑脸……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几下敲门声,迅速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

    他整理一下着装,重新把军帽戴好后去开门,门外是上级领导赵长江和士兵小袁。

    “我听说你搬到这里来住,所以过来看看。”赵长江举起手里的一堆吃喝,笑呵呵地继续说道:“为了欢迎你搬过来,这是其他战友托我送给你的。”

    骆承把两人让进房间,除了床只有一把凳子能坐人,他把座位让给他们,而自己站在一旁勉强扯出一抹笑,“谢谢你们。”

    在部队相处这么多年,赵长江一眼便看出他的不对劲儿,同时也注意到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女主人,“你媳妇呢?没跟你一起来部队吗?”

    提到苏念念,骆承的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他“嗯”了一声,没做过多解释。

    在部队,如果家属不随军,无外乎就是那几种情况:一是感情失和不愿意来,二是房子太小住不下,三是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

    这骆承是新婚燕尔不可能是第一种,更不可能是第三种,他打量一圈眼前的小房间,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

    于是,第二天下午,骆承忽然接到通知,上级领导让他带领一个连去黑省协助当地部队完成一项任务,如果这次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他的军衔就可以晋升一级。

    只要再升一级,如果向部队打申请报告就可以换大一点的房子。

    军令如山,骆承整理好个人情绪带领一个连的战士当天夜里就出发了。

    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一去,回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