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2章 第七天 二更

第22章 第七天 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任务太急, 骆承没能来得及向家里人通知他的去向。

    他只能在临行前拜托小袁让其有空时往骆家跑一趟帮忙告知一声,结果这小子事情太多记性差给忘了……

    以至于,苏念念一直以为骆承仍在部队不想回来。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绝症患者,从最初的心存希望到最后满是绝望无力, 整个过程既焦灼又难熬。

    最近两天她已经开始频频出现眩晕的症状。

    明天就是和骆承分开的第八天了, 如果明天再见不到那男人……苏念念已经在心里做好最坏的打算。

    其实, 她完全可以死皮赖脸的去部队找人,但一想到那人的身体里住的是重生之后的灵魂,她就觉得头皮发麻。

    倒不是怕他, 而是有自知之明,知道重生他根本不会见自己。

    就算死皮赖脸也白搭。

    如果这次晕倒,再想醒来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苏念念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把今天当成自己的最后一天过。

    抱着这样的信念,她在清晨起床后,首先给自己画了一个漂亮的淡妆。

    身上穿的白色的确良衬衫是她昨天一咬牙新买的。

    她攒下的小钱钱虽然不敢全花光,但在这种情况下花出去一点点,还是有必要的。

    来到这个世界,她已经忘了还有一个词叫作——享受。

    初秋的风是凉的, 走在无比熟悉的街道上,她贪恋每一处景色, 只想把它们深深地记在脑海中,希望在昏迷之后也能在梦里梦见它。

    来到饭店, 苏念念没去后厨, 而是直接来到经理办公室。

    郭经理见她来了,曾经那颗一见她就炸毛的心脏已经可以平静应对。

    只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对方没再作妖, 还变成一个做事认真,肯吃苦耐劳的好同志。

    “小苏同志怎么了?有啥需要帮忙解决的?”

    面对郭经理这副和善的态度,苏念念没吝啬自己的笑容,“经理我想跟您申请一下,今天窗口展示我打算做月饼。”

    “做月饼?”这还没到中秋节?做什么月饼?

    过些日子才是中秋节,但苏念念觉得自己恐怕没有机会能过那个节日了。

    中秋月人团圆,她想在自己能走能动的情况下做几块月饼送给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经理,我要做的月饼和咱们以往吃的那些月饼不太一样,如果展示的效果不错,等中秋节前后咱们还可以通过卖月饼来创收。”

    这个年代,东北的月饼几乎只有五仁青丝玫瑰馅这一种,那硬度能硌掉老太太的门牙。

    她想做几块后世那种软糯的月饼送给外公。

    “今天在窗口做月饼的费用我会自掏腰包,不需要咱们饭店来承担的。”

    “你要花钱买食材?”

    “对,如果做完客人没什么反响,那些月饼我也会全部带走。”

    这年头一块月饼要两块钱,还要凭票购买。每年中秋节一家人能买上一块月饼吃就算不错了,郭经理很不看好她的这个建议。

    不过,花销都是她自己出,正常工作完成之余如果想做就随她去吧,万一真能成功呢?

    于是,郭经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她的提议。

    当后厨的人们知道苏念念要做月饼时,都好奇得不得了,尤其是杨大婶,脖子抻得老长,就是想瞧瞧月饼是咋做的。

    看出她想学,苏念念没打算藏私,但也不会主动教她,如果能学会算是她的本事。

    上午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下午苏念念开始做起了月饼。

    做月饼的模具是李桃帮忙弄来的,她站在旁边也是一脸好奇。苏念念见状,笑吟吟地问:“想学吗?”

    “想学~”李桃对她嘿嘿一笑,心想如果自己学会了,每到中秋节自己做月饼,想吃几块就吃几块,再也不用跟别人分着吃了!

    “念念,你咋那么有本事呢?啥都会做。”

    其实,苏念念会做各种食物是因为家里有两个对美食疯狂热衷的老人,为了讨他们欢心,慢慢的,她学会很多东西。

    今天她要做的是五仁馅月饼和山药豆沙馅月饼。

    这个年代饭店里还没有烤箱,她只能利用厨房里新置办的平底锅和蒸锅来做。

    两种月饼,材料不同,作法也不尽相同。苏念念先是把五仁月饼所需要的饼皮做出来,然后再拌馅料,她对青丝玫瑰有童年阴影,是绝对不会加的!

    把五仁馅拌好后,她又把准备好的山药去皮再切成薄片放锅蒸,这个过程窗口外的客人都能看见。

    他们都在好奇,今天窗口服务员没有杀鸡宰鱼这是在干嘛呢?

    苏念念的动作迅速,很快两种月饼皮放馅收口,在模具的按压下,有了最初的样子。

    这时,人们才算看出,原来这是在做月饼。

    他们和郭经理有着相同的疑问,没过中秋呢,做啥月饼啊?

    五仁月饼需要用平底锅烙,火必须要小。苏念念把锅底刷油,再把月饼刷上一层蛋黄液依次放进去,接下来就是看火,以防止它粘糊。

    李桃是个没啥耐心的人,看了一会儿就失去了兴趣,为了多吃几块月饼还要费这劲,她才不干呢!

    很快,一股奶香和蛋黄香混合在一起的香气从锅中飘出来,一缕缕,飘向前厅,飘向饭店的每一个角落,让人忍不住贪婪吸气,脑海中已经开始想象它的美味。

    十多分钟后,山药豆沙月饼是最先做好的,李桃自告奋勇地把锅端离炉子,然后开盖放凉,每一块月饼都晶莹剔透,和她平时见过的月饼那是大不一样,她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很想拿起一块尝尝,但大家都站在那儿干瞅着,她当众拿起来吃估计会激起民愤……

    又过了一会儿,五仁馅月饼也烙好了,苏念念把它们捡出锅,每种月饼挑出两块切成丁放入盘子里,再把它们端到展示窗口外的桌子上供客人们试吃。

    在场的所有客人一听可以试吃,都是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事?

    有胆子大的人,真拿起一块山药月饼放进嘴里品尝起来,瞬间一股清甜的味道横扫味蕾,还没等回味一番就进了肚儿,只有满口留下的香气可以能证明他是吃过的。

    “同志,这月饼太好吃了!请问多少钱一块?”他想买一块回去给媳妇尝尝。

    “不好意思,今天只试吃,不卖月饼。”两种月饼加在一起才二十来块,苏念念是要把它们送人的,如果卖掉数量就不够了。

    男人一听十分失望,他连忙又追问道:“那你们这月饼什么时候卖啊?”

    “如无意外,后天能卖。”前提是,她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

    郭经理一听真有人想买月饼可苏念念竟不卖?他心里那是一个急啊~

    但食材都是人家自掏腰包买的,他深知自己没有发言权。

    没发言权就只能闭嘴。

    其他人见那男人尝了月饼之后真没付钱,全都走过来试吃。一口下去,纷纷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这也太好吃了吧!

    和外面卖的月饼简直是天差地别!

    像这么软糯,家里的老人和小孩子也都能吃了!

    他们想买,但人家不卖……

    苏念念又拿出两块切开给饭店同事们分食,其余的月饼被她用纸包好,准备下班之后分别送人。

    杨大婶尝过月饼很想问问她这月饼是咋做的,咋这么好吃?但又抹不开面子,只能嘎巴嘎巴嘴,欲言又止。

    李桃在吃到一小块月饼后,就开始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好好学,这么香的月饼,哪怕浪费再多时间也是值得啊!

    下班后,苏念念给郭经理和李桃每人分了两块月饼,感谢他们在饭店对自己的照顾。

    其余三包分别是送给外公,韩茹和李广发的。

    苏念念首先来到沈清远工作的地方,作为一个小小的饭店服务员,她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见到外公,于是她让门卫师傅帮忙找了外公的秘书陈良。

    幸好她猜得没错,这个时间陈秘书还在忘我的工作没有下班。

    当陈良来到收发室看见找他的人是苏念念时,他微不可查地挑了下眉。

    怕被人误会自己想要攀高枝,苏念念把手里的月饼塞到陈良的怀里,说一句“这是送给沈老先生的,麻烦您帮忙转送一下。”

    说完转身就跑了……

    徒留陈良一个人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

    门卫师傅不知两人是什么关系,他见状不禁打趣道:“那姑娘是你对象吧?长得可真漂亮。”

    陈良今年三十岁,早年丧偶。他见别人误会了,忙出言解释道:“那是我侄女,过来帮我送点东西。”说着,便拎着纸包出了单位门口朝沈老爷子的家走去。

    等苏念念回到骆家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韩茹见她这么晚回来,心里除了担忧还有愧疚,摊上一个不懂事的儿子真是糟心!

    “念念,你还没吃饭吧?妈去给你热菜。”

    “妈,不用了,这个送给你,我自己做的。”苏念念现在没什么胃口,她把纸包递过去,就谎称头疼上了二楼。

    灯光昏黄的房间里,她坐在床头看书,可书上的字却怎么都看不进去。

    脑袋昏昏沉沉得难受,她知道自己没准下一秒就有可能晕过去。

    吃糖可以促进多巴胺、肾上腺素的分泌,能很好地缓解紧张和焦虑的情绪。苏念念望向书桌上那盒没被打开过的酒心巧克力,觉得自己此时不吃就是浪费。

    她拿过盒子,从里面取出一颗巧克力,剥开糖纸放进嘴里,微苦香浓的巧克力味再混合着香醇的酒味,那味道简直是绝了!

    她的心情随之被治愈了一大半。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她又剥开一颗吃了起来,颇有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架势。

    夜很漫长,可能是酒心巧克力吃得太多,苏念念终于从焦虑的情绪中走出来,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这一夜好眠……

    随着天露鱼白,万物苏醒。

    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苏念念就是被这一阵阵鸟叫声所吵醒的。

    她轻拧眉心,在床上滚了两圈才不情愿地睁开眼。

    睁眼的刹那,意识渐渐回笼,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赶忙从床上一跃而起,再“腾腾腾”地跑到梳妆镜前,双手捂上脸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为什么她还能醒?!

    难道昨天骆承回来过?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在兴奋之余,她思索半天也没能想出原因。

    就在这时,她的余光扫到放在桌子上的酒心巧克力,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心中油然而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