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3章 整理思路 离婚前奏曲

第23章 整理思路 离婚前奏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 接下来的几天,苏念念做了n多小试验。

    最后,她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自己这体质和巧克力有关。

    如果两天之内不吃巧克力她仍会产生眩晕的感觉, 只要吃了,那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 比神药都好使。

    虽然,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一个正常人, 但至少有一点让她欣喜若狂,那就是自己再也不用靠着骆承苟活了。

    摆脱他,她的人生将一片光明!

    如今那狗男人已经重生, 而自己也不再需要依靠他,那么离婚是两人最好的选择。

    她就不信,只要自己没干违/法乱纪的事,那男人就算重生又能拿她怎么样?

    有了这份认知,心情就如拨开云雾般舒爽极了!

    她的这份喜悦,就连骆家人都有所察觉。

    最近家里气压极低,现在见她有了笑模样,韩茹终于敢大声喘气了。

    “念念,你在单位是不是受到表扬了?”

    不然实在想不出儿媳妇为啥这么高兴?毕竟她那个不着调的儿子到现在也没有滚回来。

    苏念念一直很喜欢韩茹, 想到他们以后就再无关系,她心中有一丢丢难受, 不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她知道他们的缘分就要尽了。

    “妈, 现在天气渐渐转凉, 你平时要多穿件衣服才行。”

    “嗯,你也是~等骆承回来,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 你千万别因为他生气,不值得。”这么好的儿媳妇,韩茹是越看越喜欢。

    她真是不明白小儿子怎么就没继承老骆那知冷知热的优良传统呢?

    此时,在遥远的黑省,骆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里的气温早晚温差极大,他们连已经病倒好几个,幸好还有两天他们就能回去了。

    茂密的树林中,几个战士在生篝火,他靠坐在一块石头上仰望星空,如墨的眸子里是点点星光,星光勾勒出来的是苏念念的身影。

    他知道自己在想她,很想她!

    这段时间,只要一闲下来,他的脑海里就会自动浮现出那双带笑眼睛在深情凝望着自己。

    为了不让个人感情影响工作,他只能拼命去完成任务,尽量不让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去思念她。

    身为一名副营长,他这以身作则的举动,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其他士兵见状也都开始纷纷效仿起来,每个人都全身心投入到任务当中,这才使得这项任务能够那么快进入到收尾阶段。

    在闲暇时间,这些热血方刚的年轻人也会忍不住谈论女人。

    比如谁和谁要结婚了,谁的媳妇又闹事了,那八卦程度不亚于女人。

    有人见骆承一直没有说话,便主动搭话道:“营长,等这次任务完成,嫂子该跟你随军了吧?我们还都等着去你家喝酒呢!”

    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这让骆承的神情恍惚一下,他看向他们,沉默几秒之后说:“她的单位离部队远,来去不太方便,等回去之后…我和她请你们喝酒。”

    这段时间他已经想得很清楚,梦是梦,现实是现实,就算很多事情能和梦境里对得上,那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经过冷静分析,他可以无比肯定,现在的苏念念绝对不是原来的那个人。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就是有这样自信。

    两天后,理清思路的骆承带领连队士兵,踏上了回家的路……

    此时,苏念念正在玻璃窗口内做月饼,做得那是一个热火朝天。

    在忙不过来的情况下,郭经理只能让李桃来帮忙当助手。

    为此,杨大婶撇撇嘴很不乐意,明明她才是做面食的,凭啥让李桃一个服务员去帮忙啊?

    于是越想越不服气,她去经理办公室准备闹上一闹,结果刚张嘴就被郭经理三两句话就给打发回来了。

    郭经理的意思是,她是前辈,还帮后辈打下手被人瞧见了不好看。

    这个理由直接说服了她,当李桃看见她从办公室里趾高气昂地回来时,忍不住笑了,“欸?你说郭经理怎么把她忽悠出来的?”

    李桃偷偷怼了怼苏念念,特别好奇这一点,但苏念念却没空搭理她,仍在站在那里埋头苦干。

    只因为郭经理答应她,一块月饼卖两元三角钱,每卖出去一块月饼就会给她五毛钱分成。

    五毛钱啊~一百块月饼就是五十元钱。

    只要卖得好,一盒酒心巧克力的钱应该是能赚到的。

    苏念念觉得自己现在所挣的钱还不够多,等离婚之后她还要考上学,吃巧克力苟命,解决衣食住行问题,反正是哪哪儿都需要钱。

    就算她现在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兼职,也无法把这个大窟窿填满。

    李桃站在一旁可不像她这么卖力干活,更想不明白她一个厂长家的儿媳妇,这样努力图得是啥?

    由于苏念念做的月饼软糯香甜,和其他地方卖的月饼完全不一样,每天都会有人慕名而来买一两块回去,多数都是给家里牙口不好的老人买的。

    从清晨忙到傍晚,直到饭店下班了,她才有机会直直腰。

    走出饭店门口,在路灯下站着一个男人,苏念念定睛一看,是陈良。

    只见他今天穿着一身中山装,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使得整个人看起来很儒雅,虽然在长相方面他没办法和骆承相提并论,但气质方面却比骆承显得成熟。

    “陈大哥,你好。”苏念念走过去主动打了声招呼,她很想问问他,外公有没有吃那月饼。

    还没等她问出来,陈良就已心领神会地抢先开了口,“我来是替沈老谢谢你的,他说你做的月饼很好吃。”

    能得到外公的称赞,苏念念眉眼弯弯,笑得特别甜美。

    陈良怔了一下,随即把手里的巧克力递给她,“这是沈老回你的谢礼,请收下。”

    苏念念注视着那盒巧克力却没有去接。

    这么昂贵的东西,如果再收就显得贪得无厌了。

    看出她的顾虑,陈良温声解释道:“沈老喜欢收藏一些甜食,但平时自己不会吃,你是第一个收到他礼物的人。”

    “我能问一下他为什么喜欢收藏这些东西吗?”能成为第一人,苏念念很开心。

    她没想到这里的外公还有这么特别的喜好,就是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愿不愿意告诉她一些很私隐的事。

    很明显,陈良被这个问题问住了,过了半晌就在苏念念以为不会得到答案时,他终于说话了,“沈老的女儿很喜欢甜食,但那时候日子苦吃不起,这成了他的遗憾。”

    之前,苏念念调查过沈清远的家庭情况:有一子一女,对方所说的女儿应该就是那个已经去世的女儿吧?

    她默默地闭上嘴巴,没再打听。

    “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帮个忙。”陈良知道老爷子对眼前这位姑娘的态度很特别,就想着也许有她出面没准老爷子的病能好得快些。

    “什么忙,您说吧。”

    见她答应得痛快,陈良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沈老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想麻烦你帮忙做些疙瘩汤给他吃。”

    “他怎么了?!严不严重?”在这个世界,苏念念把沈清远当成唯一的亲人,一听说人有病了,瞬间急得不行。

    由于事发突然,她早就忘了掩饰自己的情绪,陈良把她的异样看在眼里,除了惊讶之外只以为这是个天性善良的姑娘。

    沈清远所住的地方有警卫站岗,他们见来人是陈良,只简单询问几句就放行了。

    周围的景色怎么样,苏念念没有任何兴趣知道,她现在一心只想快些见到外公,看看他究竟是怎么了?

    自己好歹也是个医生,望闻问切对于她来说问题不大。

    沈家有一个大院子,石子路两旁种满了应季水果和蔬菜。

    在院子中央有一个大大的葡萄架,青色的葡萄挂满藤蔓,藤蔓蔓延整个架子,绿油油的,特别可爱。

    这让苏念念回忆起小时候外公家的院子,也有一个这样的葡萄架,每年葡萄成熟时她都会坐在藤蔓下吃个够。

    陈良把她带进眼前这座二层红砖楼,映入眼帘的是一套古朴的实木桌椅,在其中一张椅子上还躺着一只无比慵懒的狸花猫。

    在这里工作的江婶儿见陈良带着一个小姑娘来这里,忙上前询问道:“这位是……”

    “沈老的客人。”陈良看向她,轻蹙一下眉头,说完领着苏念念径直越过她朝沈清远的睡房走去。

    苏念念跟在其身后,四处打量一眼,这时一张挂在墙上的合照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