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4章 离婚 骆承:媳妇把我扔了……

第24章 离婚 骆承:媳妇把我扔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众多照片中那张照片被撕得只剩下一半, 还被挂在墙上。

    完好的那一半是沈清远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合影。

    这操作,应该是舍不得跟那人的合照才没把照片全部撕掉吧?

    不过,就这样把照片挂在墙上怎么看都像是故意为之, 那样子就像在告诉别人,他和照片的另外一半是决裂关系。

    收回目光, 苏念念跟着陈良在卧室门口站定, 他轻轻敲响房门, 过了半晌里面才有回音。

    两人听到回应推开门,沈清远正靠卧在床头上看书,见来人是她, 眼底划过一抹惊喜,“小姑娘,怎么是你?”

    见到老人的那一瞬间,苏念念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让自己表现得与普通人无常,“听说您病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只是小感冒而已。”

    沈清远让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又让陈良去倒两杯水, 随即再次看向她,脸上满是慈爱, “谢谢你能来看我。”

    苏念念还记得自己今天来的任务是什么,她仔细观察着他, 见其目光有神面色红润, 心中高悬的大石总算是落了地。

    “沈老先生,您先休息,我去给您做碗疙瘩汤。”

    这是另外一个任务, 她想着弄完饭就离开,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感冒就应该好好休息才能痊愈得快。

    这时,陈良端着两杯水进来,向沈清远解释着苏念念的来意。

    老爷子一听是特意把人叫来给自己做饭的,立马就生气了,“家里有小江做饭,你把这孩子折腾来干嘛?”

    面对老爷子的怒火,陈良只是温和一笑,认错态度特别好,但依然带着苏念念来到厨房做了一锅热乎乎的疙瘩汤。

    其实通过这几次的接触,苏念念很羡慕陈良的工作,她希望有一天外公也能像信任陈良那样信任她,哪怕只是工作上的关系,她也愿意。

    在做疙瘩汤的过程中,江婶儿一直在厨房里站着,态度说不上好坏,却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防备。

    苏念念哪管得了那些,她一边忙活着一边应付对方,对方问啥答啥,但绝不主动聊天。

    这让江婶儿以为她是个很老实很好欺负的姑娘,于是终于放下戒备,脸上有了一丝笑模样。

    把疙瘩做好后,苏念念便打算回去了,但这里不是普通人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

    沈清远让陈良送她回去的同时,又把那盒苏念念拒绝收下的巧克力亲手递给了她,“我这么大岁数了牙口不好,吃不了甜的,你们小姑娘要多吃甜,以后的日子才会越过越甜。”

    这个理由很牵强,苏念念被这个平易近人的外公逗得“噗嗤”一笑,感觉两人的关系好像又近了一步。

    她接过那盒巧克力收下了,作为回报她准备改天给老人家做一顿有营养能增强体质的药膳。

    想当初她学做药膳,还是家里的两个老爷子逼她学的。

    谁让她没继承他们的衣钵呢?

    只能换着花样儿逼她学一些与之沾亲带故的技能。

    回家的路上,苏念念一直笑吟吟的。

    作为领导秘书,陈良当然是调查过她的家庭背景才敢把人带进沈家,他知道苏念念已经结婚了,公公还是机器厂的厂长,丈夫在部队工作是一名军官。

    为了避嫌,他把人送到家属院的外面并没有进去,直到目送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才离开。

    ……

    接下来的两天,除了继续做月饼,苏念念在下班之后会去各大药店买些药膳所需的药材。

    有些东西药店里也不一定有,她就只能再去各个市场找。

    忙碌的生活让她把骆承这个人早就抛之于脑后。这一天,她如往常一般回到家,刚进客厅,韩茹就兴冲冲地朝她跑过来并对她眨了眨眼睛,“念念,快去洗洗手,咱们吃饭。”

    她那太过热情的态度让苏念念愣怔一下,待经过厨房时才明白过来她为啥这么反常。

    原来是骆承回来了。

    这时,骆承闻声转过头,两人四目相对时,心境却大不相同。

    他紧了紧手里的锅铲,心中好似有千言万语,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念念见他那呆愣愣的样子,主动开口道:“吃过饭,咱们聊聊吧。”

    可能是许久不见过于紧张,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哑,“嗯,好。”

    十分钟后,骆家的实木桌前除了骆婉婉不在,其他人全都在场。

    满满一桌子菜特别丰盛,几乎都是骆承做的。

    为此,韩茹笑得特别开心,知子莫若母,她小儿子心里想得是什么,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为了能让苏念念知道儿子的心意,她笑呵呵地为其解释道:“念念你都不知道,骆承这段时间出了一趟任务,他不是不想回家,你看他今天刚回来就做了这么多的菜,好几道都是你爱吃的菜。”

    苏念念听着对方的话,心里毫无波动,她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一个重生的人为她这个恶毒女配做吃的。

    知道韩茹有心劝他们和好,她只是一直保持微笑没说一句话。

    其他人见状,便以为她还没消气。

    韩茹偷偷怼了怼身旁的骆承,想让他主动说两句软和话哄哄媳妇。

    只不过还没等他张口,苏念念忽然端起桌上的酒杯站了起来。

    “今天这一桌子菜很丰盛,爸,妈,我想趁此机会敬你们一杯,祝你们身体健康,永远幸福快乐。”

    在骆家的这段时间,骆家夫妻是真心真意对待她的,在离婚之前,她想敬他们一杯酒,也为这段缘分划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看似简单的敬酒却让骆正卿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他端起酒杯没发一言。

    而韩茹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灿烂了,她站起身回敬过去,“都是一家人,那么客气干嘛呀?妈也祝你和骆承早生贵子,永结同心。”

    如果不是自己提出敬酒的,苏念念真想立刻放下杯子。

    早生贵子,是什么鬼?

    还是让她的好大儿去跟别的女人生吧!

    整个过程中,骆承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他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苏念念有种置身事外的冷淡。

    这让他不禁心里咯噔一声。

    吃过晚饭,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房间。

    苏念念坐在梳妆台旁边的凳子上,而他坐在床边正对着她。

    两人的沉默让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尴尬中透着一丝怪异。

    见他不说话,苏念念深深吸气,首先开口道:“骆承,咱们离婚吧。”

    骆承猛得抬起眼,只觉得脑袋里“嗡”得一下,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么?”

    贴在梳妆镜上的大红喜字依旧如新,女人的影子映在镜子中格外美丽,但骆承在这一刻却无心欣赏那道美丽的倩影。

    他脑海中回荡的只有“离婚”这两个字。

    为什么?

    苏念念把双手交叠放在腿上,脊背挺得笔直。

    她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明明在书中,养兄在重生后的第一时间就提出了离婚。

    怎么自己只不过是改了一下顺序,剧情就变了?

    “当初咱们说好的,婚姻期间先互相了解一下,如果发现不合适就分开,我现在觉得咱们不太合适。”

    骆承紧紧皱着眉,只觉内心深处阵阵发冷,“是因为…我搬出去住的原因吗?”

    不然他实在想不出,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她怎么会突然提出离婚?

    他那副茫然的表情在苏念念看来是心机深沉的伪装,她不禁有些忐忑:这人看起来是不想离婚,难道是憋着什么大招儿对付自己呢?

    想到这种可能性,她一心只想赶快和他撇清关系,“对,就是因为这个,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我觉得你的作法太幼稚了,而且我想了很久也没想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你,才让你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要搬出去住。”

    “对不起。”骆承坐在床边神情严肃,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一层薄汗,因为这个理由被离婚,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当时我只是想离开两天想清楚一些事。”可第二天却接到了任务……

    最后一句解释他没有说出口,因为就算解释再多,都无法改变是自己有错在先的事实。

    “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都这种情况了,还装得这么像?

    苏念念真想给他搬个奥斯卡最佳影帝。

    “不好意思,我已经决定了,这婚是一定要离的。咱们的缘分本就是个错误的开始,纠正错误重新开始才是正确的。”

    “纠正错误,重新开始……”骆承轻念这几个字,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她不是她,更不喜欢他,过去的恩恩怨怨确实应该放下,再重新开始……

    沉默一瞬,经过一番挣扎,他尽量让自己能够心平气和,“我需要向部队打申请才能离婚,这需要几天时间。”

    “你同意了?”上一秒还不答应,下一秒就变了,这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苏念念真是猜不出来。

    骆承定定地看向她,心中五味杂陈,“像你说的,重新开始。”

    见他真的同意了,她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扬,脑海中已经开始浮现放飞自我的画面,就连此时的空气都充满了自由的味道。

    骆承把她的神情看在眼里,一股苦涩从嘴角蔓延至心窝,心想:能跟他离婚,就那么开心吗?

    为了能顺利离婚,他们暂时没有告诉双方家长离婚这件事。

    在提出离婚的第二天,苏念念就搬出骆家住进了单位宿舍。

    因为这个,韩茹还特意询问骆承,得到的答案是:因为最近忙,苏念念跟着他去随军了。

    韩茹没再多想,还挺开心俩人能够和好如初。

    1979年9月28日是个好日子,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就连风都是和煦的。

    骆承拿着申请下来的离婚报告和苏念念相约在市里民政局。

    站在民政局前,他忽然想起自己上次打算离婚的场景,不过和上次不同,这一次他无比希望她不要来。

    可没过两分钟,他的希望就落空了。

    只见苏念念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眉眼带笑地朝这边走过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来办理结婚登记的呢!

    她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深深刺痛了男人的神经,有那么一瞬间,骆承很想拿着离婚报告走人,让她永远都不能离开自己。

    可他终究不是那样的人。

    苏念念来到他身边,刚要打招呼,就听这男人来了句,“别笑了,你的牙缝里有韭菜。”

    “……”她被成功噎了一下,下意识地闭上嘴巴赶紧用舌头偷偷扫荡两圈牙齿,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自己今天根本就没吃过韭菜,哪来的韭菜啊?

    苏念念差点儿被他气到吐血,不过为了离婚,她只能暂时忍辱负重。

    由于今天是个好日子,来结婚的人特别多,离婚的特别少,只有他们这一对。

    如果按照以往,凡是办理离婚的工作人员都会劝说一通,并把离婚的坏处列举一串。

    不过,这两年因为种种原因办理假离婚和真离婚的人太多了,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就没有再相劝。

    他们两个没有小孩儿,也没有房产可以分割,有的只是一些钱财。

    骆承这几年的工资再加上平时立功的奖励,他攒有一千多块钱。

    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这笔钱是一人一半。

    只要能成功离婚就算是万幸,苏念念哪会要他的钱,于是想让工作人员把共同财产那一条划掉。

    但骆承却执意要给她这笔钱,说这是她应得的,不然不会签字。

    最后没办法,苏念念只能先答应他,准备成功离婚后再说。

    办理手续只用了五六分钟,但在苏念念的眼中却是无比漫长的,要知道,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一想到以后都不用和剧情牵扯在一起,她再一次忍不住唇角上扬。

    工作人员让其签字,也是签得飞快。

    到了骆承签字的时候,他拿着笔迟迟不愿意动笔,把旁边的工作人员看得直着急,忍不住问道:“你们如果意见不统一就先回去好好想想。”

    苏念念的心里也很着急,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耐心等待。

    想到与其守住人却得不到那颗心,骆承最终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宁愿放她自由再重新赢得好感。

    签完字,他笔挺地站在一旁盯着工作人员按戳的动作,内心充满了无力感。

    他幻想着有人突然喊停这一切,但终究也只不过是幻想而已。

    过了一会儿,两张盖了红戳的离婚证出现在他们眼前。

    从今天开始,他们正式恢复单身……

    苏念念兴冲冲地拿过其中一张离婚证,她看着那上面的红戳,心里满是踏实感。

    骆承拿过另一张,紧紧攥在手心里,嘴边勉强扯出一抹苦笑,“夫妻一场,我想请你吃顿饭。”

    像这种散伙饭苏念念一点都不想吃,她把离婚证小心翼翼地放进挎包里,再抬眼,目光中只有冷淡和疏离,“吃饭就算了吧,咱们以后还是把彼此当作陌生人比较好。”

    骆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