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5章 来自朋友的关心 人分善恶

第25章 来自朋友的关心 人分善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路上人来人往,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

    骆承紧抿着薄唇,一路肃着脸回到了部队。

    作为他的上级领导,赵长江知道骆承今天办理离婚手续, 虽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离婚,但该劝的都已经劝过了, 这小子执意要离婚, 部队也只能同意。

    难怪, 前段时间这家伙要搬进部队来住……

    对于任何人来说,离婚本就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听说他回来了,赵长江来到骆承住的地方, 房门虚掩着,里面是静悄悄的。

    “骆承,你在吗?”他轻轻敲了几下门,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回应这才走进去。

    整洁干净的房间里,只见那人坐在书桌前不知在写着什么,察觉到他走近才抬起头,随即站起身敬了个军礼。

    “领导,找我有事?”

    这脸色稍微有点憔悴,其他方面看似挺正常的, 赵长江终于放心了,他拉过一张凳子在旁边坐下, 组织着语言问:“今天…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对方指的是什么事骆承心里很清楚,他绷直身子, 闷闷地“嗯”了一声。

    在生活上, 赵长江不太擅长安慰人,他动了动嘴唇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这事只能说明你俩没缘分, 那什么,改天我让你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他们学校的老师都很端庄温柔。”

    “没缘分”这三个字听在骆承的耳朵里颇为刺耳,他手握成拳不想让人产生误会,“我和她的缘分还在,谢谢你和嫂子关心,但我还是想把她追回来。”

    “这是啥意思??”赵长江被他的话绕懵了,今天才离婚,咋就又要追回来?

    那离婚干啥?搁这儿过家家呢?

    骆承知道无论谁听了这话都会产生疑惑,但这事儿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成为一个会让苏念念喜欢的男人。

    ……

    另一头,苏念念回到职工宿舍时已经是下午了。

    他们饭店的工作人员差不多都是本地人,这个宿舍平时是用来临时休息用的。

    当几天前她申请来这里住宿时,大家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一时之间饭店里谣言四起,很多人都在偷偷传她被婆家赶出来了。

    别人在背后怎么说,苏念念不太在意,只要别当她的面嚼舌根就行。

    为了办理离婚手续,今天她特意请了一天假。现在距离饭店下班只有两个小时,她没去销假而是留在宿舍里趁着没人开始摆弄她买来的那些中药。

    因为当初不好好学习,她对药膳知识略懂但不精。

    《黄帝内经》中说:“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食之,以补精益气。”

    像现在秋季干燥,就容易得一些上呼吸道疾病,她想用菊花、百合、大枣、枸杞熬粥,可以滋补五脏,清热润燥。

    宿舍里没有可以生火的地方,苏念念把药材整理一遍后重新放进包里,准备明天跟郭经理申请,自掏柴火钱用饭店里的炉子做一日三餐。

    其实她也考虑过出去租房子住,但思来想去还是没能舍得多花那一份钱。

    饭店里的流言李桃也有听说,她见苏念念今天请假没来心里急得不行,傍晚刚下班就直冲职工宿舍而来,手里还拎了二斤炒瓜子,准备来个秉烛夜谈。

    此时,苏念念正在屋子里啃馒头,白花花的馒头配上几根小咸菜是她今天的晚饭。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让她立刻放下碗筷警惕性地问了句“是谁”。

    直到李桃的声音响起,她才放松警惕站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的瞬间,李桃就已张开双臂扑了过来,“念念,我今晚要跟你睡!”

    以为她是和谁闹别扭了,苏念念赶紧把人让进屋关心问道:“怎么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呃……算是。”李桃不敢现在就问,只能采用迂回战术,“嗯,我和对象有点小矛盾想来你这儿寻求安慰。”

    桌上还有一个没来得及吃的馒头,苏念念拿起自己啃过的那个,又指了指那个,示意她一边吃一边说。

    李桃也没客气,洗过手之后拿起那个馒头盘腿坐在木板床上就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含糊问道:“你搬来宿舍住可真费钱,吃饭还要花钱买。”

    苏念念把自己开火做饭的打算和她说了一下,对方震惊之余脱口而出道:“啥?你想在后厨开火?这……这是准备长住吗?”

    “嗯,我离婚了。”

    这种事早晚会被人知道,苏念念没打算对饭店里的人刻意隐瞒。

    “离婚?你离婚了?!”这才结婚几天呀?就离婚了……

    李桃紧紧攥着馒头,立马认定是那个骆承对不起苏念念才离得婚!

    “他是不是对你不好?还是作风有问题?你可以去部队举报他!”

    在这个年代,离婚是件大事,无关于爱情,多数是因为实在过不下去才离的,当然假离婚之类的除外。

    如今苏念念离婚,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两种可能性。

    “没有,他是个好人,只是我们不适合。”这句解释发自于真心,苏念念一直觉得骆承为人很好,不管是书中描述还是现实中的他都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但他们的确不适合,尤其是当她知道他重生之后,那种无形的压力真的令人喘不过气来,有几次她都在睡梦中惊醒,梦中他如一只恶狠狠的狼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李桃听她这么维护对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没再继续追问下去,比起已定的事实,她更关心苏念念今后的打算。

    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绝不是一件能被宽容的事,尤其像他们饭店这个人多嘴杂的地方,等那些人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你总住在宿舍也不是办法,不如搬去我家吧,我家只有我和我妈,做什么都很方便的。”

    俗话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苏念念看着她一脸真诚,心底缓缓划过一缕暖流,“小桃,谢谢你。”

    “客气啥,咱俩是朋友。”

    最后,苏念念委婉地拒绝了她的好意。两人并肩坐在床上一边吃着瓜子一边聊着女儿家的心事,直到很晚才睡……

    第二天一早,他们嬉笑着来到饭店,刚进饭店大门就听说有人要找苏念念。

    能一大早来这里找她的,苏念念第一个想到的人是韩茹,她以为是离婚的事被骆家人知道了,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忽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韩茹。

    而李桃以为是骆承来找,忍不住问道:“是谁啊?男的女的?”

    “是个大婶儿,刚才人还在这儿,这会儿功夫不知道去哪了?”

    这句话刚说完,门口处就传来了王美霞的声音,“念念呐,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老半天了。”

    “……”苏念念闻声看过去,怎么都没想到是她来找自己。

    可能是原身也怕王美霞平时没事来找自己麻烦,所以在告知工作地址的时候耍了个小心眼儿,她并没有告诉对方具体位置,只说了个大概。

    每次王美霞问起也都是含糊其辞地打个岔就过去了,如今这人突然找上门,苏念念很好奇她是怎么找过来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苏念念只好请假先把人带走再说。

    两人来到饭店两百米之外的一棵柳树下,王美霞见她态度不冷不热,内心有些不太舒服。

    说起来她不喜欢老二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年自己的一条小命差点丢在对方手里,从小到大还天天苦着一张脸,看起来就是个没福气的人。

    谁能成想,长大之后会嫁得那么好,这可多亏了老三那孩子。

    “那什么,马上就是中秋节了,你是咋打算的?”

    “打算啥?”苏念念没太明白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回苏家过节?

    见她没听懂,王美霞立刻翻了个白眼,“你弟的工作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就算了,我和你爸商量过了,先在村里找个活儿先干着再说,等以后再慢慢找。”

    “嗯,那挺好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被惯坏了的巨婴能在村里干啥工作,但苏念念可没打算问。

    见她一直不接话,王美霞被气得心口疼,于是直接了当说出此行的目的,“过几天是中秋,你大姐给了我一百块钱,你是不是也应该给家里俩钱?”

    “嗯,我这里有十块钱,中秋节就不回去了。”苏念念从裤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她,语气很温和,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孝顺的好闺女。

    可王美霞盯着那十块钱立马就怒了,“你啥意思?拿这十块钱就想打发我?!”

    这时候的十块钱能顶一个正式工的十天工资,苏念念揉了揉被吼得发疼的耳朵,淡淡开口,“我只有这么多,那你想要多少?”

    见自己成功把她给吼住了,王美霞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你比老大的家庭条件好,她掏一百,你怎么也要掏二百吧?你弟那工作需要一些活动钱,你这当姐的可不能往后退。”

    这话里话外还是让她当个扶弟魔,苏念念冷嗤一声,决定直接断了她的念想,“二百块钱我没有,这十块钱你不要就算了。”

    其实苏念楠只给家里二十块钱,但这不妨碍王美霞当着苏念念的面把它翻了几倍,就是为了能在她身上多骗点钱。

    如今苏念念不上当,她是又气又急,“你咋这么没良心呢?要不是有小婉,你能嫁进那么好的家庭吗?现在竟然敢跟家里人翻脸了?当初就应该把你送走才对!”

    听她提到骆婉婉,苏念念似笑非笑地看向她,一针见血道:“你的小婉现在姓骆不姓苏,这么后悔失去一个好女儿,不如你让她现在把姓改回来,你看她愿意不愿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