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6章 吃醋 熟悉的陌生人。

第26章 吃醋 熟悉的陌生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改姓?

    用笨脑瓜想, 人家也不能同意啊!

    苏念念的话把王美霞怼了个哑口无言。

    可不是,如今被她夸来夸去的女儿人家姓骆不姓苏,就算再优秀那也不是自家的。

    因为这个, 王美霞抿了抿嘴虽然无法反驳却也不服气,她瞅着那张十块钱咬牙切齿道:“你现在的条件好, 只给我十块钱就不怕外人说你不孝吗?”

    如果害怕威胁, 苏念念早像原身那样把所有积蓄都奉上, 但她知道这就是个无底洞,如果妥协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慢慢的她也就成了一个扶弟魔。

    “十块钱是我半个月工资, 我的条件就这样,如果你不满意我也没办法。要是想说我不孝顺就去说吧,我真的无所谓。还有,这钱你不要就拉倒,我还省了呢。”

    她想好了,如果再不要就把钱收回去。

    王美霞不是个傻子,经过几次针尖对麦芒,她算是看出来这个老二现在不好糊弄了,如果自己跟对方硬碰硬, 最后吃亏的只会是她。

    于是她夺过钱,心里头被气得火烧火燎的, “中秋节不回来就拉倒,但下个月你表哥结婚, 你必须要出席。”

    她就指着这几个闺女给她出风头呢, 到时候把小婉也叫来,保证全婚宴就她最风光。

    “嗯,好。”见亲戚这种事, 苏念念是愿意去的,没准到时候能查出一些关于身世的线索。

    送走王美霞,苏念念回到饭店销假。郭经理把她叫到办公室,问了最近关于饭店里的流言蜚语。

    知道他迟早会问,她也没瞒着。

    一听她离婚了,郭经理惊讶得瞪大双眼,消化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两句安慰的话。

    趁此机会,苏念念提出想要借炉子生火的事儿,可能是见她可怜,这次郭经理很好说话,立马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就这样,在第二天周末的清晨,苏念念拿出之前买好的几种药材来到后厨熬制要做的药膳。

    除了大枣枸杞粥,她还做了滋养的猪骨汤和明目的爆肝片。

    这三道菜花了不少钱,不过比起巧克力的价格简直毫无可比性。

    沈清远的住处她进不去,就只能先去陈良工作的地方找他带自己进去,收发室师傅见她来了立马给陈良的办公室去了电话,随后对她笑呵呵地说道:“你叔马上过来,小姑娘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哈!”

    “我叔?”苏念念不禁挑眉,虽然陈良看起来有二十八九的样子,比原身的年龄大了将近十岁,但还不至于管他叫叔吧?

    “对呀,陈同志说你是他侄女。”

    “……”

    五分钟后,陈良从办公楼里走出来,他远远地看见苏念念站在那里,嘴角边噙起一抹笑意,“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只不过才五分钟而已。”苏念念抬起左手把手里的月饼递给他调侃道:“叔,这是我自己做的,送你的中秋节礼物。”

    以后要麻烦人家的事还有很多,所以她想把人维护好。

    听她叫自己“叔”,陈良愣怔一瞬,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另一只手接过那包月饼,“谢谢。”

    这是苏念念第一次看到圆滑稳重的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觉得很有意思但也没敢再继续逗弄,两人一前一后前往沈清远的住所。

    和上次不同,这一次她才有心情欣赏四周的美景,过了警卫室是一条宽阔的柏油路,再往前走是几条分叉的石子路,郁郁葱葱的树木长得非常茂盛。

    假山,小溪,花圃应有尽有,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环境十分优美。

    作为一个曾经也算见过世面的人,苏念念不得不说这里可要比后世的高档住宅小区还要美多了。

    当他们来到沈家时,老爷子正坐在院子里和别人下象棋。

    见是他们来了,他原本严肃的脸上立刻多出一丝笑意。

    和他下棋的是老友张暮礼,那人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是苏念念,眼里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苏念念朝两位老人颔首微笑,陈良帮把她手里的东西拿到厨房,过了一会儿端着一盘刚洗好的大枣走出来。

    “这是前几天摘的,沈老让我给你洗点尝尝。”他把盘子放在一旁的石桌上,一颗颗红彤彤的枣子看起来分外可爱,可以想象它们一定很好吃。

    其实苏念念挺佩服陈良这个人的,年龄不大却懂得察言观色,好像总能把领导的心思揣摩得特别透彻,也难怪年纪轻轻会坐到如今这个位置。

    如果不出意外,将来的必定前途无量……

    两个老人牙口不好,根本吃不了枣,沈清远指着那些枣,一脸慈爱地对她说:“这枣很甜,你尝尝吧。”

    张暮礼瞅着枣眼馋得不行,他只能砸吧砸吧嘴,叹了口气,“想当年那山坡上的山枣树我能在半天功夫吃一树枣,现在牙不行了,也只能想想喽~”

    沈清远笑看着他,只说自己可没他那么爱枣如命。

    苏念念拿起一颗咬了一口,确实很甜。听着老人们的话,她心思一动,已经知道下次给外公做什么了。

    这时,江婶儿端着苏念念做的药膳走到石桌前,表情中透着一股不情愿,“老爷子,这是这位姑娘做的,用不用再给您拿俩馒头?”这稀了吧唧的也吃不饱啊?这华而不实的东西,也就只能糊弄这俩老头儿。

    最后这句她只敢在心里叨咕……

    “不用,你再给暮礼添副碗筷。”沈清远说完,又向苏念念表示感谢。

    他没想到眼前的小姑娘会这么有心,做出来的食物也是一样比一样深得他心。

    张暮礼看着这么滋补的东西,惊讶得张大嘴巴,忍不住夸赞道:“这都是小念同志做的?这姑娘的厨艺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苏念念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莞尔一笑自谦道:“就是懂得一点药理知识,如果你们还想吃点什么下次我再给你们做。”

    一大碗粥外加一菜一汤,两个老人吃得十分干净。

    对于一个会做饭的人来说,自己做的食物能被全部吃掉就是最大的嘉奖。

    见沈清远吃得不错,苏念念觉得自己今天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她也就没再继续呆下去。

    送她回去的依然是陈良。

    等他们走后,张暮礼仍对刚刚的药膳意犹未尽,他没啥心思下棋,于是摆弄着手里的棋子,好奇问道:“欸?那个小念同志家是哪里的啊?这手艺真不错!她有没有对象?我想给我那孙子介绍看看?”

    张暮礼的孙子叫张之道,那孩子从小就跟只猴儿似的上串下跳,沈清远似笑非笑地看向他,直接回怼道:“你可得了吧,你孙子啥样你自己不知道?可别坑人家小姑娘了。”

    自己孙子被损,张暮礼立马不乐意了,他撇撇嘴也没让过,“就你孙子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不知道找对象,你也不替他愁~”

    俩老头你一言我一语就这样杠上了,话题转了又转最后又转到苏念念的身上,想到那孩子的厨艺,张暮礼先是瞅了眼厨房,然后小声建议道:“那个小江做饭太难吃,你让你儿媳妇痛快把人领走得了,等她走了,你让小念那姑娘过来给你做饭多好,我看她做的东西你都能多吃一碗饭。”

    其实他会出这种主意也是有原因的,他总觉得叫苏念念的那个姑娘和沈老头有着某种联系,但又没证据,说出来只会徒增烦恼。如果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是好是坏早晚能看出来。

    江婶儿是大儿媳妇安排过来照顾他饮食起居的,沈清远平时不挑食,但自从吃过苏念念做过的东西后嘴就被养刁了。

    现在也觉得江婶儿做的饭菜不合胃口。

    此时听到这个主意,他有些动了心思,但是人家小念同志在国营饭店干得那么好,就算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把人家找过来只给自己一个人做饭呐?

    于是,他只是盯着眼前的棋子来了句“再说吧”。

    另一头,陈良把苏念念送到为民饭店门前时,眼底的震惊还没有及时收回去。

    他只不过是多嘴问了句:她怎么不回机器厂大院,结果没想到答案是,眼前的姑娘在不久之前离婚了。

    而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问她为什么会离婚?

    他们不是朋友关系,只能说是比点头之交更亲近一点的关系,像这种问题如果问出口那就是越界了。

    他只能把自己当作一团空气,送人安全回来就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夕阳下,苏念念仍是笑吟吟的,她能感觉出男人的尴尬,为了不让他变得更尴尬,就只能笑得更灿烂点儿。

    陈良把一布兜的红枣递给她,说出临行前老爷子嘱咐的话,“这袋枣吃完告诉我,过几天还有新下来的苹果。”

    此时,在他们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这些话顺着轻风吹进骆承的耳朵里,一字不差。

    他紧了紧手里的存折,望向苏念念那种灿烂如阳的笑脸,心脏像被蜜蜂蛰了一下,微微胀痛久久都无法消散……

    这一刻,醋意大发的他清楚知道自己后悔离婚了。

    直到那个男人走后,他才迈开步伐朝苏念念的方向走过去。

    就在她将要拎着兜子回宿舍的时候,骆承屏住呼吸在其身后叫了她的名字。

    “?”昨天才离婚,今天前夫就找上门,苏念念瞬间绷紧神经,眼底划过一丝警惕。

    “你找我…是有事?”

    她的反应没有逃过骆承的眼睛,他把紧紧攥在手心里的存折递到她的眼前。

    喉结轻轻地滚动了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