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28章 换工作 [二更合一]

第28章 换工作 [二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目前什么情况如果苏念念还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那她真是白活这么久了。

    在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的时候,她挺直脊背上前一步,淡淡开口道:“那是我的纽扣。”

    “你的?”郭经理不可置信地又问一遍, “咋可能是你的呢?!”

    “我不知道扣子什么时候掉的,但我没拿过厨房里的任何一件东西。”苏念念依然沉着冷静地对上他的视线, 听着其他人的窃窃私语, 态度不卑不亢。

    见她自己主动站出来了, 李满仓忍住激动的心情,故意嚷嚷道:“你装啥装?难道扣子还能自己长腿跑进去?”

    比起苏念念这个新人,大家更愿意相信李满仓这个在这里干了五六年的老员工, 而且惧于他是刘勇的徒弟,人们心中的那杆称慢慢就歪了。

    “没想到这个苏念念的手脚这么不干净!”

    “你忘了?她刚来咱们饭店时就总爱偷吃东西,像这总爱占小便宜的人能是啥好人?”

    “郭经理还把厨房钥匙给了她,看来是引贼入室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仿佛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了,看着李满仓那奸计得逞的嘴脸,苏念念没去在意旁人的想法,而是一针见血地对他说道:“它没腿但你有腿,你能怎么证明这纽扣不是你故意放进去的呢?”

    怕苏念念吃亏, 李桃也在旁边附和道:“对呀,谁都知道你看念念不顺眼, 完全有可能是你在贼喊捉贼!”

    参加工作二十多年,郭经理啥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他看着眼前的情形算是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 隐在众人之中的杨大婶突然站出来,指着苏念念大声说道:“我可以作证调料是苏念念拿的!昨天早上我还看见她在厨房里做了好几种吃喝拿出饭店呢。”

    昨天是周末,饭店员工轮班休息, 经她这一提醒,昨天上班的员工立刻想起苏念念的确是拿了不少东西走的,因为当时都有各自要干的活儿,大家都知道她在做吃的,但谁都没在意她做的是什么。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就算郭经理明白这其中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帮苏念念洗脱冤屈。

    “你跟大家说说昨天在后厨都做了什么?”

    苏念念没想到自己掏了柴火钱,只是借用一下厨房的炉子也能惹来这些是非,她肃着一张小脸儿把自己昨天在厨房里所做的食物叙述了一遍。

    末了还强调道:“如果你们不信,我那里有购买食材的收据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幸好那些东西大多数都是从药店和供销社买来的,当时为了记账,售货员问她要不要收据她就要了。

    不然就算她现在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

    “就算你有收据能咋的?我们上哪儿知道你有没有撒谎?再说了,你做那么多吃的是给谁送去的?我咋听说你离婚了呢?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李满仓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已经笃定她就算说破了嘴皮子也证明不了清白。

    “啥?离婚了?”

    “怪不得手脚不干净,原来是靠山没了。”

    “啧啧啧……这是现原形了。”

    眼前一边倒的议论声让苏念念有一点点寒心,她淡漠地扫视着在场的人们,掷地有声地说:“清者自清,既然大家不信,郭经理你报案吧,我相信公安同志能证明我的清白。”

    “报案?!”

    在一般人眼中像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还不至于要找公安这么兴师动众,这下换成李满仓慌了,他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眼珠儿转了转,最终软下声音,“是你犯的错你就承认了呗?犯得上找公安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咱饭店出了啥事?这对饭店的影响非常不好。”

    一听对饭店影响不好,郭经理有些犹豫要不要真的把公安人员找来解决问题。

    见李满仓不让报案,苏念念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测,“我没做过的事干嘛要承认?比起饭店所受的影响,难道我的清白就不重要吗?”

    郭经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领来了附近派出所的一名公安人员。

    在公安面前,李满仓强压下心底的惊慌,又把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重复了一遍。

    而苏念念依旧处变不惊,绝不承认是自己拿了东西。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后厨的学徒工陈顺悄悄举起手,他壮着胆子扬声说道:“公安同志,郭经理,我有看见那些东西是谁拿的?”

    “你看见了?是谁?”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他,此时每个人的神情皆不相同。

    李满仓瞪向他,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陈顺朝李满仓所站的位置看过去说:“是李满仓把东西拿走的。”

    “你胡说八道!”

    李满仓被气得跳脚,他完全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

    明明他偷拿东西时没人看见的!

    “你有啥证据说是我拿的?”

    刚刚惧于李满仓是刘勇的徒弟,陈顺一直没敢出头说出真相,就怕将来会收到他们师徒俩的报复。

    但现在有公安在,他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他实在不想看到苏念念那么好的人被李满仓陷害而被抓走。

    “我看见你把它们藏在那边的地砖下面,大家看看那里有没有就知道了。”陈顺用手指向不远处的咸菜坛子,大家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都是一头雾水。

    见自己做的坏事马上就要被揭穿,李满仓这下彻底慌了,他指着陈顺的鼻子骂道:“你少诬陷我!就算那里有也是你偷偷藏的!”

    公安人员没理会他的虚张声势,而是径直走向那个坛子,郭经理见状连忙跟上并帮忙把它挪开,只见坛子下面的几块砖是活的,有被人搬动过的痕迹。

    其他人在这时也都围了过来,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在这咸菜坛子的下面竟然还暗藏玄机,毕竟谁都不会闲着没事来回挪动它。

    公安人员轻轻搬开那几块地砖,果然在砖下有一个布包裹。

    大家见了纷纷倒抽一口凉气,已经百分之百相信陈顺说的话是真的,待他们再看向李满仓时,目光中都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把包裹从坑里拿出来放到桌上,公安人员把它打开之后,一堆药材和调料瞬间暴/露于人前。

    郭经理瞅着那些东西,脸色立马变成了紫茄子色,他转过头瞪向李满仓大骂道:“现在你还有啥要说的?!你咋这么小心眼儿?竟然敢做出这种混账事!”

    李满仓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在公安面前他矢口否认但也不敢狡辩。

    爱徒心切的刘勇见事情败露,只能出头当那和事佬,“公安同志,郭经理,你看满仓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你们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我保证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

    “你瞧他到现在还否认呢?像是认识错误了吗?”公安人员把证据重新包好,决定把几个当事人带回派出所继续调查。

    苏念念觉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对这个决定毫无异议。陈顺是证人更没意见,只有李满仓满头大汗,眼巴巴地望向刘勇希望对方能帮自己一把。

    可刘勇就算再有本事也不敢在公安面前自找没趣,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公安把人带走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郭经理也跟着去了,他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回来写材料向上级报告。

    当他刚出饭店门口,就在门前撞上了来找苏念念的陈良。

    郭经理以为是沈老爷子要来饭店吃饭,忙出声解释道:“不好意思啊,苏念念现在不在饭店,沈老他几点吃饭?我去问问能不能让她先回来?”

    “怎么了?苏同志出了什么事?”陈良轻拧眉心,敏锐地察觉到这其中应该是有事发生。

    郭经理知道就算刻意隐瞒也瞒不住,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

    陈良越听脸色越沉,最后替苏念念解释道:“老爷子很喜欢吃苏同志做的菜,昨天她从这里做的那些菜就是给老爷子做的,这一点我可以为她作证。”

    “啥?是给沈老做的?”郭经理偷偷擦拭了一下额头的薄汗,只觉得这事变得更棘手了。

    原本他是想公安那边调查清楚后扣李满仓一年的奖金以示惩罚,但现在看来就算有刘勇求情,这人也不能留了……

    两人一起来到派出所,此时公安人员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调查得一清二楚。

    因为心理压力过大,李满仓在审问室里还没等人家审问就全招了。

    像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构不成犯罪,只需要拘留三天。但李满仓不想被拘留,见郭经理来了除了哭就是求,一个大老爷们愣是把自己哭成了一朵小白花。

    有陈良在这儿盯着,郭经理哪敢心软,直说这事影响太恶劣,让他回去好好反省。

    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苏念念特意向陈顺表示了感谢,她知道后厨的人都怕刘勇,他能为自己出声已经很勇敢了,以后他在后厨工作一定会处处受针对,因为这个,苏念念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

    由于她一直皱着眉头想事情,陈良就站在其旁边她都没看见,眼见着人就要走出派出所了,陈良赶紧出声叫住人,“苏同志,你等一下!”

    苏念念闻声转过头,这才看见他。

    “我有事想和你说,现在有空吗?”

    经历了方才那场闹剧,其实苏念念没啥心情和他聊天,不过想到也许是外公有事,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朝他点了点头。

    他们一前一后来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下,陈良见她站定后,语气柔和地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男人的声音犹如一道福音吹进苏念念的耳朵里,她眼睛亮亮的,只差没激动地上前抱住人转圈圈!

    她外公竟然雇她去家里做饭?!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像这种能光明正大接近外公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于是苏念念压抑着心底的雀跃,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反倒是陈良没想到她能答应得这么痛快。虽然都是做饭,但在国营饭店当服务员可比给别人当保姆说出去要好听得多,而且饭店服务员是正式工是铁饭碗,他不懂她怎么可能毫不犹豫地放弃现在这份工作?

    看出他有疑问,苏念念舔了下嘴唇解释道:“出了今天的事,我和刘大厨他们的关系会有很深的隔阂,如果搬出职工宿舍,吃住都要自己花钱剩不下什么,还不如找个包吃包住的工作来得实际,而且我觉得沈老先生人很好,我喜欢为他工作。”

    陈良想了想,觉得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他没再多问只说让她办理好离职之后过去找他就可以了。

    忽然想到陈良的能力,苏念念紧咬着嘴唇,纠结半天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情之请。

    “叔,我想求你帮个忙可以吗?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帮得了我?”

    “?”陈良被她这一声“叔”叫得直抚额头,为了继续维持自己的沉稳形象,他轻咳一声默认了这个辈分,“什么忙?你说?”

    “是这样的,像你们经常去饭店应该认识很多大厨,有没有哪个大厨现在缺学徒工?我想把陈顺介绍过去。”

    如果自己继续在为民饭店工作,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会保陈顺周全,但现在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把陈顺放在这里不管,她的良心真的会过意不去。

    她是什么意思陈良瞬间领悟到了,这让他心中生出一种钦佩之情,更对这个有情有义的小姑娘好感倍增。

    “我去问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见他真的答应了,苏念念终于放下担忧,她知道只要陈良能答应,那这件事就绝对没有问题。

    下一步就是离职,苏念念打好腹稿,和陈良分开后就去了经理办公室。

    ……

    此时,在为民饭店附近的某处胡同里,骆承正拿着一张纸条寻找着上面的地址。

    寻着一路的门牌号,他终于在巷子的最深处找对了地方。

    开门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娘,见来人是个军人,她的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是小袁让你过来的吧?快请进!”

    骆承打量着房子四周的坏境和跟为民饭店的距离,心中对这个地方还算满意。

    他随着大娘走进院子,小院里也很干净整洁。

    “这间就是我们想租出去的屋子,你看看行不行。”

    比起干净的院子,大娘让他看得是一间类似于杂物间的小屋,位置在正房的后面,孤零零的小屋里除了有个小土炕加一堆破烂,其它啥家具都没有。

    虽然平时训练也会经常处于恶劣的环境当中,但看着满屋子的蜘蛛网,骆承还是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

    这个大娘也知道自己这间屋子太破,她讪笑道:“我这屋子以前就是放杂物的,要不是听袁二那小子说你急租房子,我也没打算往外租。”

    骆承听了把整间屋子又重新扫视一遍,然后掏出十块钱递给对方当定金,“谢谢大娘,这间房子我租了。”

    大娘没想到他办事这么痛快,脸上的笑容更甚了,“那你啥时候搬过来?我让我家老头子帮你把屋子拾捯拾捯。”

    “我会在中秋节的前一天搬过来。”

    ……

    经过贼喊捉贼这一出,为民饭店的员工们连续几天都没敢大声喘气。苏念念已经向郭经理提出了离职,刚开始郭经理还不同意,可后来一听说是给沈清远当私厨,不同意也只能同意了。

    国营饭店的服务员在这年头那可算是香饽饽的工作,在临走前,苏念念把这个职位以两百块钱的价格卖给了李桃的表妹。

    这两百块她没打算动用,准备找个机会把钱给骆承,毕竟当初原身能得到这份工作多亏了骆家。

    除此之外,陈顺也已经离开为民饭店去了城南孙大厨的手下当学徒工。

    刘勇那厨艺在孙大厨面前简直是不值得一提,这让后厨的所有人都十分羡慕陈顺的好运气。

    本来还想找麻烦的刘勇也只能无奈放人。

    而李满仓在被拘留三天之后,也因为监守自盗,破坏团结的罪名卷铺盖离开了为民饭店。

    曾经无比辉煌的展示窗口如今换成杨大婶站在里头做面食,来吃饭的客人因为这个改变,直呼接受不了……

    在中秋节的前一天,苏念念拎着所有行囊,欢心雀跃地随着陈良朝沈家走去。

    一路上她笑得灿烂,一想到马上就能过上和外公朝夕相处的日子,她只觉得空气是甜的,风是香的,但脚下这条路却走得过于漫长。

    陈良被她的好心情所感染,嘴边噙着笑,难得多交待几句话:“明天沈老的儿子会带着家人回来过中秋节,他们都…有些爱干净,记得每盘菜上桌前盘子边上千万不能有污渍。”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苏念念知道他口中的爱干净指的是洁癖,因为在她的那个世界中,她大舅一家就有这个毛病,没想到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他们的洁癖依然没有改变。

    另一头,骆承拎着行李来到事先租好的房子,曾经满是蜘蛛网的小屋如今已被收拾干净,虽然还很破旧但勉强能住人。

    他先是生火暖炕,紧接着拿抹布把里里外外重新擦拭一遍。

    等忙完这些后又洗了把脸,镜中的自己胡子有点长,他拿着刮胡刀把自己捯饬得立立整整后才拎着之前买好的苹果去国营饭店找人。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人,他步履匆匆恨不得下一秒就能出现在她身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