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31章 找到你 一更

第31章 找到你 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原本轻松愉悦的氛围因为这一句话, 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苏念念的家庭情况在她入职之前,沈家人就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如今杨玉兰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让在场的三个男人同时蹙眉。

    “我在向阳村长大,之前确实有过一段婚姻。”苏念念知道对方是想故意给她难堪, 但她不觉得离了婚就比别人矮半头,这根本成为不了狙/击她的武器。

    “哦……是这样啊~”杨玉兰没想到她会回答得这么痛快, 就觉这姑娘的脸皮可真是厚。

    “那你是因为什么离婚的啊?”

    大过节的故意给别人心里添堵, 沈清远撂下筷子已经没了食欲。“你们吃完饭就早点回去吧, 别在我眼前晃悠,看着心烦。”

    他搞不明白自己这大儿媳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尖酸刻薄?

    明明曾经也是农民出身,怎么现在越来越有那官家太太的做派了?

    “爸, 我们刚来不久您就赶人,平时您不想我们呀?”杨玉兰还没看出老爷子心头有气,她刚想再多说两句就被骆绍东拽住了衣角。

    “爸,那我们先回去了,如果家里有什么事您往医院办公室打电话吧。”说着他站起身,眼底尽是无奈。

    沈放见自己母亲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也是无奈抚眉,这事的确是他妈做的过分了,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 沈清远看着正收拾饭桌的苏念念慈蔼说道:“收拾完就早点休息吧,你今天做的饭菜很可口。”

    在这样的节日被外公夸赞, 苏念念瞬间心情大好,她说了句感谢话便又投入到工作当中。

    沈清远望着这个阳光开朗的小姑娘也被她的喜悦所感染, 他眉眼间带着笑意拿出一盒酒心巧克力放到桌上, “这是送你的中秋礼物,拿去甜甜嘴。”

    忽然得到这么贵重的礼物,苏念念一时想不出应该拿什么做回礼, 她只能笑吟吟地先收下礼物再慢慢想该送什么礼物给对方会比较好。

    中秋的月亮又大又圆。

    回家的路上,骆绍东想了又想,明知会迎来争吵,但还是忍不住质问道:“你明知道小苏那姑娘是什么家庭背景还当着大家的面那样问,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没想到丈夫会因为一个外人对自己这样的态度,杨玉兰的内心深处多了几分委屈,“我也没问什么啊,只是关心她两句还不行吗?”

    “妈,您那是关心吗?您那是揭人伤疤呢。”沈放一脸不赞同地看向她,这把杨玉兰彻底惹怒了,“你们都怎么回事?我只是问问还不行吗?再说那些难道不是事实吗?”

    见和她说不清楚,回家也是继续无理取闹,沈放扔下一句“去朋友家”转身就溜了。

    杨玉兰心里有气但不敢跟丈夫发脾气,就只能一路寒着张脸回了家,夫妻二人谁都没再和对方说过一句话。

    ……

    在东北,过了中秋温度会下降一大截,有种马上入冬的即视感。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苏念念终于想到给外公送什么东西了,她要去百货大楼买点毛线团给外公织件毛衣。

    这里距离百货大楼要坐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她做完早饭后便出发了。

    此时,骆承终于查到苏念念的去处,知道她去给别人当私厨,除了意外还是意外。

    由于沈清远的住处警卫森严,他只能让好友周阳带自己进去。

    周阳是在这个大院里长大的,一听骆承的媳妇在给沈老爷子当私厨,可把他惊讶得够呛。

    那老爷子就算给他八个胆子他都不敢靠近,骆承家的媳妇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因为心事重重,骆承没去理会他的调侃,把人送到地方后周阳就躲了。

    看着眼前的独门独院,骆承除了激动之外内心深处还有些忐忑,许久没见,他很想她。

    敲响院门,开门的是江婶儿,见门外是个精神小伙子,江婶儿疑惑问道:“你找谁?”

    本着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骆承挺起胸膛作了个自我介绍,只不过在说起和苏念念的关系时,他没说是前任夫妻而是朋友。

    一听是来找苏念念的,江婶儿拿目光重新打量他半天才说:“她不在,有啥事你可以跟我说,我帮你转告她。”

    她不在…心底不由得划过一丝失落……

    骆承思忖一瞬后强颜欢笑道:“那麻烦您告诉她,我在前面那处公园门口等她,不见不散。”

    江婶儿以为他俩是恋爱关系,于是在心里偷偷撇嘴,并点头答应道:“那成,等她回来我告诉她。”

    骆承颔首表示感谢,随即便离开了。

    望着他那远去的背影,江婶儿小声嘀咕道:“还不见不散?切~有那耐心就等着吧……”

    等苏念念从百货大楼回来时已接近中午,她把毛线团和织针放进房间里,然后赶紧去厨房做饭。

    江婶儿把她忙碌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暗爽,一想到那小伙子有可能因为这事和苏念念大吵一架,她的心情就更加好了!

    苏念念能感觉到对方正时不时地在偷瞄自己,这让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直到晚饭过后,江婶儿突然拍着大腿说早晨有人找她并约她在公园见面时,苏念念这才明白过来这人是在整自己呢。

    压抑着心底的气愤,苏念念冷声问她是谁?

    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江婶儿说出了骆承的名字。

    万万没想到骆承会找到这里来,苏念念轻拧眉心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见到预想中的气急败坏,江婶儿不禁愣了一下,她自觉没趣地摸了摸鼻子干活去了。

    在二楼的房间里,苏念念找出之前卖工作的二百块钱,思虑再三,决定还是去公园门口瞧一瞧。

    虽然她不认为骆承会傻呵呵地还在公园门口等她,但不去看看她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现在的天气早晚温差极大,苏念念穿了一件厚外套才敢出门。

    在去往公园的路上,她一直在猜想骆承怎么会找到这里?

    他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事?

    寒冷的北风吹在脸上让她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前方就是公园,她微眯着望过去。

    只见灰蒙蒙的天色中,男人如一棵挺拔的松柏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抹震惊闪过眼底,苏念念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她走到男人面前站定,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你在这里等多久了?”

    骆承闻声转过头,原本平静无波的脸上顿时扬起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这是苏念念第一次见他这样笑,好看是好看,但她闹不明白他的态度为什么是这样的?

    见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短袖衬衫,在这寒风凛凛的深秋,她都替他觉得冷。

    “你倒是说句话呀?”

    不是骆承不想说,而是因为站得太久,刚刚一动腿脚麻得不行,他屏住呼吸,贪恋地看着她,低哑的声音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异常清晰,“没站多久,咱们找个地方再聊吧。”

    苏念念摸上兜里的二百块钱,同意了他的建议。

    这个时间段,公园早已关门。

    两人并肩来到公园外的河边,最后在一条木质长椅上坐了下来。

    一个坐在左边,一个坐在右边,中间的距离能再坐下三个人。

    “想你”的话从骆承的口中绕了一圈,最终变为“你最近好吗?”

    苏念念听到这话,不知道自己该说好还是不好,如果说好他会不会报复自己?

    最后她含糊其辞道:“还行吧。”

    想到他能找到自己就应该知道她辞职的事,苏念念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二百块钱递给他,“这是我把工作卖掉的钱,还给你。”

    每次见面,她都是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骆承紧了紧手里的兜子递了过去,“这是山上种的苹果,很甜。”

    他们一人拿着钱,一人拿着苹果,谁都没有先放下手。

    见这人不按套路出牌,苏念念快被他折磨疯了,“这苹果我不要,你到底想要干嘛呀?”

    就在这时,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响起,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僵持。

    “呦呵~这大晚上的竟然碰到一对野鸳鸯?你们这是干啥伤风败俗的事呢?”

    随着话音落下,周围想起一阵不怀好意的哄笑声。

    苏念念闻声看过去,因为天色太暗,她只能看见不远处有四五个年轻人,具体长什么样却看不清。

    对方人多势众,怕苏念念受到伤害,骆承让她把钱收好,随即站起身牢牢牵住她的手,并把人护在身后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因为骆承今天穿的是便装,对方只把他们当作一对普通的小情侣来看待,见他们要走赶紧上前一步拦人,“欸~别走啊!陪哥儿几个喝两瓶再走。”

    随着距离拉近,苏念念终于看清他们的长相,为首那人正是前些日子骑自行车撞自己的人。

    而他们也在这时看清了苏念念和骆承的样子,见苏念念长得这么漂亮,几个人顿时色心大起,仗着人多,他们根本没把骆承放在眼里,还当众吹起了流氓哨。

    自己的女人被调戏,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

    骆承黑着脸,揽过苏念念的肩膀把人护为怀里,并对他们沉声说了句:“滚”。

    那冰冷的目光犹如裹了一层冰渣,令人忍不住心生胆寒。

    不过,这几个人都是色胆包天的人,哪会轻易放弃这样一个漂亮姑娘?

    只见为首那人笑嘻嘻地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骆承,准备来个先礼后兵,“这钱你拿去买酒喝,你女人留下,不过你放心,人明早就能还给你。”

    只是他话音刚落,一记铁拳就砸在了他的鼻梁骨上,顿时痛感炸裂开来,一股腥咸的味道瞬间充斥在口鼻之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