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33章 送书 我想考医科大学。

第33章 送书 我想考医科大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别看赵亮在外面嚣张跋扈, 可在自己老子面前秒变被宠坏的巨婴,他捂着受伤的地方哭唧唧地控诉道:“有个姓骆的把我打成这样的!”

    说着,他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全程都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赵向平听完鼻子差点没气歪了,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这小子怎么还敢在外面惹祸?

    “你是这辈子没见过女人吗?都啥时候了还竟给我惹事?!”

    赵亮万万没想到他爸不心疼他也就算了, 现在还教训他, 立马蹦着高吼道:“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向着外人说话呢?”

    “我向着谁说话了?我这主任的职务都快不保了,你觉得我还能保你几天?你咋到现在都长不大呢?!”

    父子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吵个没完,赵母见状连忙过来拉架, “你们都吵什么呀?小亮你懂点事,你爸最近遇到很多麻烦,你就别让他操心了。”

    见父母都是这种态度,赵亮气呼呼地回了房间,决定自己想办法报仇!

    苏念念回来到沈家时,沈清远和江婶儿都已经回房间休息。

    她蹑手蹑脚地正准备上楼,就听沈清远的房门动一下,老爷子从房间里走出来问:“刚刚上哪儿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虽然这个大院闲杂人等进不来,但也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绝对安全。

    见外公在关心自己, 苏念念的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她笑盈盈地解释道:“方才给朋友送点东西, 多聊两句忘了时间,您早点休息吧, 让您担心了。”

    像这种私隐的事, 沈清远没再多打听,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晚上天黑坏人多,下次见朋友可以白天或者约在家里来, 别觉得不好意思。”

    “嗯,好,我会的!”

    刚经历一场兵荒马乱,苏念念因为外公的关心,心情比之前好了许多。她洗漱之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觉,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她在想那个男人有没有回到家?

    假如…他真的没有重生,那么他现在接近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个猜测接着一个猜测,全被她接连否定,最后越想越闹心,苏念念拉起棉被捂住头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了……

    此时,骆承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好友周阳家。

    这个时间段见他来找自己,周阳便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两人来到周阳的房间,骆承把今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不过苏念念打他的那段插曲却没说。

    周阳看见他嘴边青紫倍感意外,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谁把你打成这样的?看来对方挺猛啊~”

    “……”骆承肃着脸冷冷地看向他,没作任何解释。

    以为他是觉得没面子,周阳尴尬一笑,“那什么,他们人多势众,被偷袭一下两下也实属正常。”

    这种补刀的言论让骆承很是无奈,他只能快速转移话题道:“那人叫赵亮,你有没有听说过?”

    “赵亮?是他?!”周阳高高挑眉惊讶出声,“你怎么惹到那个傻b玩意儿?”

    “你认识他?”

    都在一个大院住着,周阳对这个人实在是太熟了,仗着祖辈的功绩一直在外面作威作福,像他们大院子弟平时见到他都是绕道走,倒不是怕他而是不想惹来一身腥。

    “他应该不会这样善罢甘休。”

    骆承紧紧拧眉,已经能预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苏念念还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他必须要保护好她。

    昏黄的灯光下,两个人表情严肃聊了很久,直到凌晨,骆承才走出周家回部队。

    ……

    接下来的几天,苏念念每次出门买菜都会非常小心,就怕那伙人会趁她不备来报复。

    骆承的那把匕首一直被她放在挎包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可是等啊等~却一直没等来对方的报复行动,这让她慢慢卸下防备,没再去想这件事。

    随着秋天越来越冷,这个季节很容易引发心脑血管等疾病。

    最近,沈清远的食欲不太好,就算做得再好吃的东西也只是吃几口就放下了。

    这让苏念念很担心,因为在她的那个世界里外公曾经爆过血管,虽然只是毛细血管并救治及时,但当时还是让她担心不已。

    为了能让他有些胃口吃饭,苏念念出门买菜时先去了药店买中药,她今天要做的药膳是豆蔻陈皮鲫鱼汤。

    豆蔻和陈皮药店都有卖,豆蔻能开胃消食,陈皮具有理气健脾的功效。

    在药店买完药,她又去了菜市场买新鲜的鲫鱼,这个年代鲫鱼四毛钱一斤,猪肉一斤才八毛钱,大多数人会觉得非常不划算,所以买鱼熬汤的人并不是很多。

    其实苏念念也觉得这鲫鱼卖得贵,如果有后世那种先进的钓具,她也能去河边钓鲫鱼吃。

    不过这年头河里的鱼很少,哪怕是有钓具也不一定能钓到很多鱼。

    卖鱼小贩见她在自己摊位瞧了半天也不说话,便忍不住问道:“大妹子你瞅啥呢?你到底买不买鱼啊?”

    “当然买,给我秤一块钱的。”苏念念把自己相中好的鲫鱼从盆里捞出来放到竹篓子里,下手那叫一个快狠准,每一条都活蹦乱跳的,十分新鲜。

    小贩看着她挑出的鱼,就知道自己今天碰到行家了,他使劲儿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最后还是给称了。

    “大妹子,你可真会挑,这鱼你就放心吃吧,保证鲜!”

    苏念念递过钱接过鱼没有多说什么,之后又买了一些晒干的红枣才回家。

    等她快要走到大院门口时,远远看去好像有两个警卫员在站岗,直到走近,她才看清其中一人是骆承。

    自从上次分开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如今再见,苏念念猜不出他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事。

    这次,他手里依然拎着一兜东西。

    此时,骆承也看到了她,他朝她的方向走过来,神色之中略带一丝疲惫。

    “这个是给你的,我马上要出任务了,你在这里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往部队打电话,有人会通知我的。”

    男人的手臂伸得笔直,骨节分明的大手被冷风冻得通红,苏念念盯着他的手,鬼使神差地问:“你要去多久?”

    骆承诧异地抬起眼,一抹愉悦染上眼底,“可能要十天左右。”

    像是被鼓励到,他收回手问:“我能送你到家门口吗?”

    想到上次那二百块还没给他,苏念念点点头默认了他的请求。

    男人很上道地拿过她手里的东西,同她并肩而行。

    从大院门口走到沈家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怕气氛太过安静,苏念念主动挑起话题,“最近那个赵亮有没有找你麻烦?”

    骆承脚步一顿,只一秒就恢复了正常,“没有。”

    “他也没有找过我,估计是怕了吧?”想起那天的画面,苏念念仍然会历历在目,她没想到骆承打起架来会那么狠,难怪是经常立军功的男人。

    “你那天真的很厉害。”

    被喜欢的人夸赞,骆承扬起嘴角觉得这比得到领导的认可还让人有成就感。

    十分钟的时间不短不长,但在他的眼中却转瞬即逝,把苏念念送到沈家门口,他把所有东西包括那个兜子全部递给她,语气中透着不舍,“平时出门要注意安全,那我先走了……”

    苏念念在接过兜子时就已经知道他拿来的是什么东西,见他要走便赶紧拦人,“你等我一下!”

    说完,她“噔噔噔”地跑进沈家,过了五分钟后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

    “谢谢你送我的东西,这是上次那二百块钱,给你。”

    骆承瞅着眼前的白色信封,最终还是接了过去。

    苏念念见他收了,默默地松了口气。

    在她心里,这二百块钱是原身和书中剧情仅存的一丝牵绊,如今把它还给骆家,她只觉得安心许多。

    目送男人离开后,苏念念折回客厅。

    因为刚刚太过着急,骆承送她的布兜子被她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布兜口敞开着,可以看见里面是全都是书。

    这些书是骆家书房里苏念念曾经看过却没看完的。

    她把它们从布兜子里一本本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不禁纳闷为什么那男人会知道自己平时看了什么书?

    这种洞察力也太惊人了吧?

    正当她思索的时候,沈清远从对面沙发走了过来,他伸长脖子瞧着这些书问:“怎么?小念你还在学医?”

    骆家书柜里的书比较杂,之前她读过最多的就是关于医学方面的书,苏念念把书籍整理好,笑着点头道:“嗯,我明年想考医科大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