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35章 参加喜宴 你指的哪个妈?

第35章 参加喜宴 你指的哪个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 当沈绍东来沈家吃饭时,父子两人在书房中聊了很久。

    再出来时,沈绍东告知苏念念周三去院长办公室找她。

    其实苏念念很好奇外公是怎么跟他说的, 而且他会同意也让她很意外。

    一想到马上能去医院工作,并且每天都能闻到消毒水的味道, 她只觉得自己快要兴奋地起飞。

    等待的日子里, 苏念念除了做饭、打太极拳就是看书, 明年她要备战高考,只看医书是不够的,像曾经扔下的语文数学之类的都要重新捡起来复习。

    这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别的, 就连李广发那边的兼职她去得都比以前的次数少了。

    很快,周三这一天就来到了。

    苏念念把早餐做好后便坐着大院门前的公交车去了军区医院。

    比较巧合的是,这家医院旁边就是骆承所在的部队,在汽车途径部队门前时,苏念念侧过头不自觉地望了一眼,直到渐行渐远才收回目光。

    在这个年代,医院的设施比较简陋,每个科室都还没有先进的影像学和化验,所有诊断几乎全靠医生丰富的经验积累。

    作为一名没学历, 没经验,曾经与医学零接触的三无人员, 苏念念的到来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而沈绍东交给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院长办公室认真地打扫一遍,在得知她是高中文凭后又把整理文献的工作交给了她。

    对此, 苏念念毫无怨言。

    她初来乍到连菜鸟都算不上, 能混个打扫卫生的活儿已经算是不错了。

    只要能在医院里呆着,哪怕是让她去扫厕所她也乐意。

    见她对自己的安排接受良好,沈绍东的心中也很满意。

    当初老爷子让他把苏念念带在身边学习时, 他是打心底里是一万个不同意,只觉得这就是在瞎胡闹。

    但惧于老爷子的威严,他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

    如今一看,这孩子不骄不躁,表现得还算不错。

    一上午的时间,苏念念一直在和抹布为伍。办公桌已经被她擦拭得锃亮,地面更是拖了一遍又一遍,为了熟悉这里的环境,她还把办公室里的暖水瓶拿到锅炉房都打满了热水。

    午饭是在医院职工食堂用餐,她打完饭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下,刚吃上就有两个女同志凑了过来。

    “请问,我们能坐在这儿吃饭吗?”

    其中一位是刚刚分配到这里当护士的万琳。但苏念念不认识她,只把她当成一个陌生人来对待。

    “可以,你们坐吧。”

    万琳打量着她,难掩眼底的惊愕。

    此时,苏念念也察觉到了她的反常,于是问:“你认识我?”

    思忖一瞬,万琳大方地点了点头,“嗯,我在机器厂大院住,和小婉还有…骆承的关系都不错。”

    “哦,那真是巧,您贵姓?”苏念念总觉得眼前这个女人透着几分茶味儿,她很好奇她是个什么来路。

    “我叫万琳,以后咱们也是朋友了。”万琳温和一笑,又问:“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吃饭?”

    难道是跑来医院食堂工作了?

    苏念念微不可查地拧一下眉心,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儿耳熟,她回忆着书中剧情,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万琳在其中所充当的角色。

    这个女人的确是骆婉婉的好友,同时还对骆承一往情深,在得知骆承和原身离婚后更是主动出击想要嫁给他。

    可惜,直到书中结局她也没能得偿所愿。

    那么问题来了,她现在对自己这么友好,怕是也没安什么好心吧?

    苏念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只说自己在这里工作,至于干什么并没有告诉她。

    见对方态度冷淡,万琳咬了下嘴唇随即露出一抹浅笑,“我听说你和骆承搬去部队家属楼了?所以是把原来的工作辞掉换到这里了吗?”

    部队家属楼?

    苏念念压下心底的震惊不动声色地问:“这是骆婉婉跟你说的?”

    以为是自己暴/露了什么不该有的情绪,万琳尴尬一笑,“嗯,是她告诉我的。”

    “……”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苏念念手里拿着自己的铝制饭盒,还在想从万琳那里得来的消息。

    原来到目前为止,骆家还不知道她和骆承离婚的事,那男人为什么没跟家里人说?她打算下次见面时要好好问问他。

    由于不是这里的正式职工,更不是实习人员,苏念念的工作时间很随意。四点钟还要给沈清远做晚饭,在接近三点的时候她就可以下班了。

    忙碌了一天干得都是力气活儿,她感觉身体像被拆了一样,哪哪儿都泛酸。

    沈清远见她一脸疲惫地回来了,就已猜出她今天一定过得非常充实,“在那里怎么样?还适应吗?”

    “挺好的。”面对外公的关心,苏念念打起十二分精神。

    那故意为之的精神状态瞬间把老爷子逗笑了,“你回房间休息一会儿,今天沈放买了一只烤鸭回来,咱们晚上吃它不用再做饭了。”

    “嗯,好!我去洗洗手摆碗筷。”苏念念很开心可以不用做晚饭,但也知道这不是个长久的办法,她是沈家花钱雇来做饭的,不能因为去医院学习而本末倒置。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她比之前变得更努力,只为了能在学习和工作之间把握好平衡。

    ……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骆承从黑省完成任务归来,他刚回部队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心上人。

    只不过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就被上级领导叫去了办公室。

    赵长江把一篮子鸡蛋从地上拎起来放到桌上说:“吴爱国在任务中受伤了,一会儿你拿着这篮子鸡蛋代表大家去看看他,平时你和他的关系比较好,多劝劝他母亲别太伤心。”

    在部队,他们完成的每项任务都属于军/事机密,骆承心里咯噔一下,冒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严重吗?”

    赵长江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把受伤的原因和严重程度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并告知如果吴爱国一直处于昏迷很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骆承的表情随着他的话越来越凝重,最后,他敬了一个军礼拿过鸡蛋走出了办公室。

    吴爱国是个光棍汉一直和老娘相依为命,如今发生这种事,他家里的情况可想而知。

    想到这些,骆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另一头,苏念念看着医院走廊里的女人,有一点点惊讶却在意料之中。

    “你找我有事?”

    骆婉婉看到她本人,这才相信万琳告诉的消息是真的。

    这是嫌部队离饭店太远,换工作了?

    幸好现在知道了,不然还要去饭店白跑一趟。

    “你最近怎么没回家啊?妈都想你了。”

    “你指的是哪个妈?”

    “……”骆婉婉被问得心头一梗,憋红了脸没好气地说道:“两个妈都想你了,总和我念叨你。”

    “嗯,我有空会回去的。”至于什么时候有空就不知道了。

    离婚的事既然骆承刻意隐瞒,那应该是有什么原因,她不会上赶着和女主提这事。

    见苏念念的态度不冷不热的,骆婉婉有些急了,“你表哥结婚你还去不去了?”

    经她提醒,苏念念这才想起王美霞上次找她提到过这事,“去呀,怎么?日子到了吗?”

    听她会去,骆婉婉偷偷松了口气,“后天是正日子,咱们一起去吧,对了,我哥去吗?”

    “他在出任务,咱们后天汽车站点见。”

    关于身世,苏念念一直没找到什么线索,会答应骆婉婉的邀约,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了解一些内情,毕竟她现在和苏家人打得火热又没安好心。

    日子很快便到了后天,因为是周末,苏念念向沈清远说明情况并请了一天假。

    农村的喜宴一般都在上午举行,因此她特意起了个大早,要坐最早的客车去向阳村。

    而骆婉婉已等在客车站点,为了显瘦她今天穿得很单薄,整个人抱着肩膀被冻得瑟瑟发抖。

    苏念念走过去,被她这副美丽冻人的样子逗笑了,“客车可能还要再过十分钟才能来,你还顶得住不?”

    骆婉婉含怨地瞅向她,软着声音问:“嫂子,你能让我抱一会儿吗?”

    “不能。”苏念念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了,他们可没好到可以抱着互相取暖的地步,而且自己又不冷。

    骆婉婉被她的无情气到快要吐血却又无可奈何,直到客车缓缓开进站点上了车,那张冻得红通通的小圆脸都一直沉着。

    两人在汽车中间的位置坐下,苏念念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橘子糖递给她,“怎么?生气了?给你块糖甜甜嘴。”

    身子还有些发冷,骆婉婉瞅着糖,犹豫半天还是接了,她剥开糖纸把糖块含进口中,可能是心理作用,只觉得整个人都暖和了不少。

    “表哥结婚,妈让你随多少钱?”这年头随份子钱从几毛到几块不等,像王美霞那么好面子,苏念念觉得这钱不可能少。

    果然,骆婉婉含着糖块儿含糊说道:“二十块钱。”

    将近城里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看来女主为了打进敌人内部也是下了血本呀,苏念念挑高眉毛,调侃道:“你一个没毕业的学生可真有钱,像我这种参加工作的人都没你大方。”

    这二十块钱是昨晚向韩茹要的,骆婉婉谎说自己想买一些学习用的书籍,韩茹没多问就给了。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但此刻被苏念念调侃,让她恼羞成怒道:“那只能说明你太冷血,不然相处这么多年,怎么会这么抠?”

    苏念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真觉得她三观感人,“对了,我和你哥结婚时你好像一分钱都没花过吧?如果让婆婆知道你用她的钱搞区别对待,你觉得她心里会怎么想?”

    “……”这一刻,骆婉婉特别后悔和她同坐一辆车,更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自己,只有她整天和自己作对呢?

    难道她忘了当初是怎么哭着求自己的么?

    一时之间两人的氛围跌落到冰点,像这种没脑子的复仇者,苏念念也不再指望能从她口中知道一些秘密。而骆婉婉因为太过气愤,绷着个脸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了向阳村。

    他们走下客车,一阵冷风吹过来让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农村的气温要比城里低个两三度。骆婉婉抱着肩膀向前走简直是欲哭无泪,如果不是再走几分钟路就能到达苏家,她真想立刻掉头回城。

    苏念念走在她身旁脸上挂着浅笑,淡定优雅的样子和对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为了迎接两个有本事的女儿回来,王美霞特意等在家门口,脖子抻得老长。她望啊望~直到看见远处晃动的人影,脸上立马堆起了笑容。

    见骆婉婉穿得单薄被冻得直发抖,这可把她心疼坏了,连忙上前搂住人往屋子里走,“你这孩子咋穿得这么少?万一冻感冒了可咋整?”

    因为上次的不欢而散,她只是睇了一眼苏念念,连话都没说就进了屋。

    面对这种区别对待,苏念念感觉无所谓,反正她来这里又不是和他们增进感情的。

    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屋,宽敞的堂屋内已经坐满了亲朋好友。因为表哥家就住在这附近,所以大家都聚集在这里打算一会结伴一起过去,这其中就有上次在城里见过的表姨陈桂芹。

    陈桂芹见他们来了,忙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

    进到室内终于回暖,骆婉婉迫不及待地挣开王美霞的束缚朝陈桂芹跑了过去,“表姨你什么时候来的呀?早知道我和你一起来好了。”

    怀中一下子变得空唠唠的,王美霞尴尬地挠了挠头发,心里不知道怎么了有些不太舒服。

    苏念念旁观这一切全当看不见,她来到陈桂芹的身旁客气地叫了声“表姨”。

    这时,苏念楠从厨房里走出来,她擦了擦额头的薄汗问向王美霞,“妈水都烧开了,大家伙儿想喝啥茶叶?”

    这年头能喝得起茶叶的那可不是一般家庭,在场的亲戚一听要用茶叶招待自己,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

    王美霞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在所有亲戚面前显摆显摆,如今达到想要的效果,她挺起胸脯十分得意地说道:“咱家不是有花茶吗?给大家冲花茶。”

    过了一会儿,苏念楠端着水碗给每个人发茶水,那任劳任怨的样子惹来一通夸赞。

    “美霞,你说你多有福气,生了仨闺女一个比一个有能耐。”

    “可不是嘛,我们这帮人羡慕死你了。”

    王美霞听着这些赞美,得意地摆摆手,谦虚道:“是孩子们懂事,自小他们就没让我操心过。”

    在门边坐着的老舅妈见她这么能装,忍不住撇撇嘴问道:“对了,你不提我倒忘了,你家老大当年跟个夜哭郎似的,这一闹就是好几年,那时候可把你折腾坏了,后来到底是咋好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