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37章 苏怀安 碰见

第37章 苏怀安 碰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直到苏念念走后, 林英还在想她离婚的事,并在心中过滤着能与之相亲的人选。

    这时,骆承从部队风尘仆仆地赶过来, 手里还拎着一个网兜,里面装着两个铝制饭盒。

    “嫂子吃饭吧, 还是热的。”

    瞧着离异单身的骆承, 林英忽然发现眼前这位不就是个特别好的人选吗?

    郎才女貌, 简直是天作之合!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不可行,这骆承在部队里可是放出过话的, 死活要把前妻追回来,其他姑娘都入不了他的眼。

    之前有人不死心想要给他介绍对象,都被他无情得拒绝了。

    她才不去碰那一鼻子灰……

    骆承把饭盒放下,又熟稔地拿起地上的暖瓶去锅炉房打热水,忙碌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和苏念念的相亲机会就这样没了……

    在秋冬季节由于天气越来越冷,很容易诱发高血压患者的心脑血管疾病,而发病的时间多在早晨。

    见沈清远仍然风雨无阻地去练太极拳,苏念念很怕他像上辈子那样发生意外。于是只能每天早上跟在其身边照顾他,再顺便练练太极拳。

    时间久了, 来锻炼的老人们都对她十分喜欢,也在背后偷偷议论着她有多么像沈琦, 但没人敢在沈清远面前提起这事儿。

    只因为当初沈琦的死,差点没要了老爷子的半条命。

    今天老人们又在小公园里打太极拳, 可刚打了一套拳就有人嚷嚷着太累要休息, 于是没过多久十多个人的队伍分成两拨,一拨继续打,一拨坐下来休息。

    苏念念就在休息的那拨人当中, 因为是初学者,她现在每每打拳都会累得满头大汗。

    刚刚嚷嚷着休息的老人也是个初学者,胖墩墩的身子往木椅子上一坐就不愿意起来了。

    其他人见了忍不住打趣道:“老杨,你当年打鬼/子的劲头儿哪去了?你看人家沈老头子那精神气儿多足,可比你硬实多了。”

    到了岁数的人平时最爱比比后辈,比比谁的身体好,杨老爷子一听这话立马就不乐意了,“别拿我跟他比,想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脾气倔,人家苏怀安至于躲在京市不敢回来看咱们吗?”

    “你小点儿声,别让他听见~”

    “听见又能怎地?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苏怀安?!

    那不是爷爷的名字吗?

    苏念念支楞起耳朵,内心深处震惊不已。

    其他人知道杨老爷子和苏怀安的关系最铁,这是替着打抱不平呢~但那都是人家的家务事,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大家一致认为家务事少掺和,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苏沈两个老头儿早日和好如初。

    见所有人都不吭声,杨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扭过头也不说话了。

    这下可把苏念念给着急坏了,她还指望大家再说些关于苏怀安的事呢,怎么就不说了呢?

    可惜,以目前的身份不允许她这么八卦,苏念念只能把无数个问题暂时憋在心里,准备想想办法找个人帮自己解答。

    而性格大大咧咧的沈放就成了她的目标。

    自从沈清远把买菜的工作交给沈放之后,这人要天天起个大早骑着自行车来这边送完菜才能上班,一天两天他还能顶得住,可时间长了换成是谁都会苦不堪言。

    最近随着天气慢慢变冷,他索性搬到了沈家,哪怕老爷子用鸡毛掸子赶他,他也不走。

    为了能套出有用的信息,这天晚上,苏念念特意做了好几道沈放爱吃的菜,这可把他高兴坏了,破天荒地决定吃过晚饭帮她积酸菜。

    在东北,每到深秋家家户户都要囤白菜积酸菜,一瓦缸的酸菜可以足足吃上一冬。

    二十几颗白菜码放在厨房的地面上,俩人坐在小板凳上开始掰每颗外面那层的白菜帮子。

    苏念念掰了几颗,然后透过厨房的门缝见沈清远回了房间这才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沈哥,我那天陪沈老先生去锻炼身体,听别人提到苏…怀安这个人好像和咱家有仇,他是谁啊?”

    沈放抱着白菜猛得抬头,他赶紧望向门外,见沈清远不在客厅大大地松了口气,“以后在我爷面前你可千万别提他,一定要记住喽!”

    苏念念被他的态度弄得一愣,心想这是有多大仇啊?才能把人吓成这样?

    怕她不当回事儿,沈放指着客厅那张被撕掉一半的照片低声警告道:“看到那张照片没?没的那一半就是苏老爷子,所以你以后千万别再提。”

    “……”感受到他是真的关心自己,苏念念乖乖地点了点头。

    因为这个,第二天工作时她难得走神满脑子都是问号,想的最多的就是:那两位老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锅炉房里,滚烫的沸水已经快没过暖水瓶的瓶口,苏念念却毫无察觉,就在沸水将要溢出来的时候,忽然一只修长的大手伸过来及时把水龙头关掉了。

    苏念念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军绿色衣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打热水,还差一点儿就被烫伤了。

    她连忙抬起头真诚地感谢道:“谢谢你。”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眸中倒映着对方的影子,气氛慢慢变得微妙。

    眼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骆承很想冲动一回紧紧地抱住她。

    可惜,他只是有贼心没贼胆。

    压下心底的雀跃,他关心地问:“有没有被烫到?”

    “我没事。”苏念念美眸流转微微低下头,见暖瓶塞没盖赶紧拿过塞子把它盖好。

    男人见状伸出手想要拿过她的暖水瓶,但苏念念却躲过了他的手,“不用,我自己能拿,你是不是还要打水?”

    随着她的目光望了一眼自己的暖水瓶,骆承第一次觉得它有点碍眼,“我不急,你怎么会在医院?”

    两人上次见面已经是很久之前,如今再见,苏念念竟然能感觉到自己有一丢丢不太自然,她把在这里工作的情况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最后问道:“你呢?是谁生病了吗?”

    她第一个想到的是韩茹或是骆正卿,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当得知是吴爱国时,苏念念惊讶出声,“原来是他?”

    她没想到那位重症病人会是骆承的战友……

    “嗯,他没什么亲戚朋友能帮忙,所以我才在这里。”

    骆承定定地看着她,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爱恋,这种明目张胆地暗送秋波,终于让苏念念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儿。

    她被男人那火辣辣的眼神看得脸色微红,于是单手捂上红脸蛋儿说道:“这锅炉房里太热了,你打水吧,我先走了。”

    说着,就要拿着暖瓶往外走。

    这年头的暖水瓶里装着内胆,那玩意儿一摔就碎,怕把她烫到,骆承只能眼睁睁地看她离开,并把失落带来的苦涩咽回到肚子里。

    打好水在去病房的路上,骆承已恢复成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连走路都比普通人威严。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护士站的护士们都在偷偷打听骆承的身份,这让万琳心中暗暗焦急,此刻见他打水回来,忙走过去借机套近乎。

    “骆承,好巧啊~竟然能在这里碰到你。”

    骆承闻声转过身,见是她,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随即转回身子目视前方,全当啥都没看见继续往前走。

    “……”第一次搭讪就遇到碰壁,万琳想了想,紧咬着牙追了上去。

    “骆承你等等,我有事与你说!”

    虽然机器厂大院的绯闻已经成为过去式,但骆承还是刻意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