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39章 知道 绿色是个漂亮的颜色。

第39章 知道 绿色是个漂亮的颜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军区医院, 食堂分为职工食堂和病人食堂。

    病人食堂一般做的饭菜都比较清淡,有时候见骆承或是林英忙不过来,苏念念会主动帮他们在职工食堂打饭回来。

    今天中午食堂做的是高粱米饭和土豆炖萝卜, 她拿着两个大饭盒装了个满满当当,随后再把它们装进布兜子里带去了病房。

    现在天气冷了, 每间病房都是房门紧闭, 苏念念轻轻敲了两下门, 过了好一会儿听不到里面有人回应,便推开一道门缝儿探头看了一眼,只一眼就把她吓得缩回了脚步。

    骆承正在里面给吴爱国擦身子, 她这时候进去很显然不太合适,不过那狗男人的耳朵可能真的不太好使,她敲了好几下门都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有,按规律今天应该是林英姐看护才对,怎么换人了呢?

    这时,林英从锅炉房打水回来,见她站在门口没进去便笑呵呵地问:“在这儿久等了吧?骆承还没完事吗?”

    因为今天要给吴爱国擦身子,所以她特意把骆承叫了过来。

    “还没有。”苏念念见她手里拎着两个暖水瓶没有多余的手再拿饭盒, 于是站在走廊里继续等待里面的人给他们开门。

    俩人站在那儿闲聊,林英又生出了介绍对象的想法, “欸,小念, 姐想问问你离婚多久了啊?”

    苏念念没有多想, 只以为这是个单纯的聊天,便说:“才两个多月。”

    “两个月…那才刚离呀?!”林英瞪大眼睛十分惊讶,紧接着凑过去小声问道:“姐还想再问问, 你俩是因为啥离婚的呀?”

    到目前为止,她都不知道苏念念和骆承的真正关系。苏念念听她这么问,不自觉地望向眼前那扇房门沉思一瞬后,说:“也没啥,就是觉得两个人不太适合吧。”

    “那他家同意你俩离婚?”

    “嗯。”

    离婚可不是过家家,涉及的事多了,能像他们这样干净利落离婚的可不多见。

    林英把想知道的都问了一遍,心中已经渐渐有谱,并想到了合适的相亲人选。

    此时在走廊右侧的楼梯口站着一个人把他们的对话尽收耳朵里,但他俩谁都没有注意到。

    林英还在合计应该怎样当这个媒人,她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办法,“那个…姐能求你一件事不?”

    平时两人的关系不错,人家第一次开口寻求帮忙,苏念念笑吟吟地应承道:“什么事?您说。”

    “是这样的,我想麻烦你帮我给别人送点东西,我最近有点忙真没时间出去。”

    为了显得自己的确挺着急,林英把眉头锁得死死的,这成功唬住了苏念念,“行,什么时间您说,我保证帮你把东西送过去。”

    见她答应得痛快,林英的脸上笑开了花,“那就这周末吧,到时候你不用太赶时间。”

    “好的,没问题。”

    俩人刚说完,病房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骆承端着洗脸盆出来,在看见苏念念的瞬间眉眼染上了笑意,“你什么时候来的?”

    提到这个,苏念念就来气,她瞪了他一眼嗔怪道:“我敲了好几下门,你都没听见……”

    刚刚因为走神,骆承确实没听见,自知理亏他温柔地说道:“快进去吧,我去倒水。”

    他们之间无比自然的互动看在林英的眼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她不动声色地坐到一旁,眼珠子却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

    苏念念把饭盒放到桌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吴爱国,见他状态还不错,心里很为他高兴。

    骆承倒掉脏水回到病房,他把水盆放到一边紧接着迫不及待地走到她身边,满心满眼全都是她,“你吃饭了吗?”

    苏念念被他那炙烈的气息包围着,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小脸儿上多出两朵红晕,“我吃过了。”

    两人之间那若有似无的暧昧让林英忽然有种自己很碍事的错觉,她忍不住轻咳一声打破了这份美好,“骆承,咱们快吃饭吧,你下午不是还要回部队?”

    见他们要吃饭了,苏念念没再继续呆下去,她随便找个理由就离开了病房。

    骆承把她送到病房外,过了半晌才回来。

    方才发现他那双眼睛都快钉在人家身上似的,作为过来人林英哪还能不明白他的心思,于是故意试探道:“骆承,你跟嫂子说实话,你到现在还放不下你前妻?”

    如果放下了,她就给这俩人凑个对,促成一段美好姻缘。

    可惜,骆承并不知道她的心思所想,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苏念念脸上的那朵红晕。

    “嗯,放不下,我要把她追回来。”

    喜欢她,爱她……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最深刻的领悟,他知道自己不能没有她。

    这份深情的告白彻底把林英整蒙圈了,她抿了抿嘴有些难以接受,心想:难道自己刚刚看错了?

    明明他对人家小姑娘一个劲儿的暗送秋波,咋这会儿功夫就变了呢?

    如果不是了解他的人品,她真会以为这小子是个朝三暮四的男人。

    这段姻缘没促成,她只能把心思重新打到别人身上……

    在不远处的沈家。

    沈放接到了来自发小的电话,怕沈老爷子听见内容,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喂,你们查得怎么样?她到底是不是那家的孩子?”

    电话那边讲了多久他的眉头就皱了多久,最后还不死心地问:“你们怎么只查出这点东西?真的啥也查不到?”

    听到否定的答案,他如同泄了气一般靠坐在沙发上,只能让他们再接再厉继续查下去。

    撂下电话后沈放的心情一直很郁闷,不过想到才只查了一天的时间,心情又比方才好了一些。

    通过这通电话,目前他能掌握的信息是:苏念念出生在沈城,疑似是那户人家的亲生女儿。

    但这其中却有个很大的疑点,据听说苏念念和那家人长得一点都不像,而且从小算是被虐待到大的。这世道稀奇古怪的事多了,保不齐是哪个女人用了什么手段把他爸的私生女留下来送了人也不一定?

    有时候怀疑就像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只要种下了就会生根发芽。

    就像沈放,哪怕别人亲口告诉他,苏念念极有可能是那家的亲生女儿,但直觉却告诉他不能这样轻易相信。

    ……

    从医院回到部队已是傍晚,骆承刚洗了把脸正准备去领导办公室,就听士兵报告有人来找他。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决定先去外面看看是谁在找他。

    部队大院外,骆婉婉伫立在那里,脸上还挂着一抹愠色,离老远见到骆承走过来忙快步迎了上去,“哥,我想跟你谈谈。”

    没想到是她来找自己,骆承低下头又看了一眼时间说:“我只能给你十分钟,有什么事就说吧。”

    从小到大,骆婉婉最怕的就是这个二哥,不是他对自己不好,而是条件反射下的畏惧。见他一脸冷淡,她忽然不知道心里的那些话该不该问出口。

    见她迟迟不说话,骆承提醒道:“还有八分钟。”

    怕他真的走掉,骆婉婉赶紧开口,“我听说你和苏念念离婚了,这是真的吗?”

    想当初,因为他们结婚的事她一直心存愧疚,总觉得是自己把她二哥给坑了,如今两人能离婚,她比任何人都高兴,但又有一丝担忧。

    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不得不亲自来印证。

    “你听谁说的?”骆承蹙起剑眉,语气中带着一丝质问。

    想到万琳对自己的嘱咐,骆婉婉紧抿着嘴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撒谎。

    “你先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真的离婚了?”

    看出她想转移话题,骆承定定地直视着她故意说道:“不要听别人乱说话,我们很好。”

    他的否认让骆婉婉瞬间急了,“怎么可能?万琳亲耳听到苏念念说的。”

    听到万琳的名字,骆承的眼底划过一抹凌厉,他沉下脸声音很冷,“她怎么会认识念念?你以后少接触她。”

    “……”骆婉婉根本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就算心里很想反驳也不敢表露出来。

    “我知道了…那你们是不是真的离婚了?”

    “嗯,暂时是。这事不要和妈说。”最近韩茹的身体不太好,骆承不希望母亲和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而且在他内心深处苏念念依然是他的妻子,越少人知道越好。

    听到这个答案,骆婉婉的心里五味杂陈但她却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叫暂时是?”

    “我们会复婚的。”骆承的目光坚定,他冷着声音再次警告道:“所以,别在妈面前提这事。”

    还会复婚?

    骆婉婉抬起眼对上他的视线,内心满是震惊。

    为什么要复婚?

    明明当初他那么讨厌苏念念,现在好不容易摆脱掉了不是应该很开心吗?

    她本想问个清楚,可十分钟的时间到了,还没等她问出口,骆承就已经朝部队院内走去。

    知道自己不可以打扰他的工作,骆婉婉只能把所有疑问憋回去,再从长计议。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周末。

    清晨,苏念念做完早饭就去了市场,她和林英约好的今天要帮她送东西,要送的东西是两只大公鸡。

    可能是周末的原因,市场的人很多,她穿梭在人群之中找了半天才相中两只体格不错的公鸡。

    付完钱拿过鸡,她便坐着公交车去了部队。

    而此时,在军区医院的病房内,林英正兴高采烈地哼着小曲,那样子别提多高兴了。

    骆承见状,不禁疑惑问道:“嫂子,你家里有喜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