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40章 相亲 心猿意马。

第40章 相亲 心猿意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实在是看不出他对苏念念抱着啥样的心思, 林英眼珠一转,故意装作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家能有啥好事啊?是小念那姑娘有喜事。”

    凡是关于苏念念的事,骆承都会不由自主地绷紧神经, “她怎么了?”

    “她呀~今天去相亲了。”林英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半真半假地说:“是我介绍的。”

    “!”原本还十分淡定的男人猛得从病床上站起身, 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现在在哪儿?”

    这一举动换作任何人看见都能察觉出有问题, 林英双手叉腰立马就不乐意了,“你这是啥态度?人家相亲关你啥事啊?”

    当初她可是问过的,是他自己选了前妻, 凭啥人家苏念念不能相亲?

    再说那也不算啥相亲,双方都不知道是咋回事,只不过是给彼此一个遇见的机会而已,如果有缘分就再近一步,如果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这就是一场陌生人的萍水相逢而已。

    骆承哪管得了她是怎么想的,他只觉得此时此刻脑袋里嗡嗡作响,一心只想阻止这场相亲。

    于是他压下心底的怒意,收敛戾气只为了能知道人现在在哪儿, “嫂子不瞒您说,念念就是我前妻, 我真的放不下她。”

    “啥?她是你前妻?!”林英惊诧地脱口而出,她心里咯噔一下暗叫糟糕……

    看来她这次是好心办坏事了。

    “你咋没早说呢?你看这事儿弄的!”紧接着, 她把相亲地址告诉对方, 脸上还挂着不可置信,等她回过神时屋子里早就没了骆承的身影。

    从医院到部队大院,步行需要十五分钟左右。

    骆承朝部队的方向飞奔而去, 整个人哪还有什么冷静自持……

    此时,苏念念拎着两只被麻绳捆绑好的大公鸡站在门外,心里却在猜想骆承此刻是在部队还是在医院?

    不远处,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朝她这边走过来,看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是嫂子让你来送鸡的?”

    “嗯,对。”为了准确无误地完成任务,苏念念又问道:“您说的是林英吧?”

    小伙子叫高峰,平时在部队都是和男人们打交道,第一次和这么漂亮的姑娘说话,他挠了挠头发红着脸竟然有些害羞了,“是林英嫂子,那谢谢你。”

    “不客气。”

    把手里的公鸡递过去,苏念念正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来扬起地上的沙粒,瞬间让她迷了眼睛。

    她下意识地闭上双眸,紧接着十分冷静地将上眼皮往前轻拉,想刺激流泪把沙粒冲出来。

    高峰见状,忙走过来关心地问:“同志,你怎么了?”

    他的靠近让苏念念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并告知对方自己没事。

    而这一步让她撞进一个温热坚硬的胸膛,她刚想说声对不起,耳畔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眼睛迷了吗?”

    听出是骆承的声音,苏念念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嗯”了一声,她频繁地眨了眨眼睛想弄出沙粒,可还是不行。

    “走吧,跟我进去用清水洗洗,我那里有药箱。”

    “嗯,好。”眼皮内传来的痛感让苏念念点头答应下来。

    骆承把人挡在自己身后往部队大院里走,在经过高峰身边时,那幽深的眸子里迸发出冻死人的冰渣。

    两人的级别属于平级,一直都是竞争对手,高峰见他这么在意眼前的姑娘还对自己充满敌意,他有点儿猜不准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

    毕竟林英嫂子不可能让骆承的对象来给自己送东西。

    同时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只不过让这姑娘捎带两只公鸡,至于用那种眼神看他吗?

    ……

    护着她来到自己所住的一室房间,骆承把人安顿在床边,然后端着洗脸盆去打水。

    苏念念坐在那里已经把自己整得泪流满面,可眼睛依然不舒服,无奈之下她只能放弃挣扎,乖乖等待骆承把水打回来再说。

    过了一会儿,骆承端着水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瓷制的小药瓶,把它们放到桌子上,他又找出一块崭新的手绢来到她身前问:“觉得好点了吗?”

    苏念念闭着眼睛摇摇头,鼻尖儿因为流泪已变得通红,脸上的泪痕还在,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看起来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骆承俯视着她,不自觉地滚动喉结。

    “你先放轻松,我来帮你弄。”

    男人低哑的声线透着几分性感和蛊惑,苏念念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悄悄红了耳尖儿。

    得到她的同意后,他把手绢放入水盆里沾湿,再拿出来轻轻拧了两下慢慢地擦拭着她的眼圈周围,每一下动作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苏念念闭着眼感受着他的温柔和喷洒在鼻息间的温热,心跳不由得渐渐加快。

    安静的房间里,他们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一缕暧昧在两人之间萦绕着……

    “你…对高峰的印象怎么样?”骆承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以他现在的身份根本没有权力阻止她相亲,只能靠小心地试探来解决这次危机。

    由于闭着双眼,苏念念没看见他那副紧张的模样,她轻蹙眉心问:“谁是高峰?我不认识啊?”

    出乎意料的回答成功取悦了他的心情,骆承的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试探道:“你怎么会来部队?”

    “哦,是林英姐让我帮她送两只鸡给刚刚那个小伙子。”

    女人一张一合的唇瓣是樱红色的,气息间带着淡淡的幽香若隐若现,骆承盯着那两片唇瓣,不自觉地紧了紧手绢,内心挣扎一瞬后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试着把眼睛睁开,我帮你用水冲一下。”

    苏念念勉强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他那张耳根通红的俊脸。

    只见那张俊脸慢慢靠近自己,仿佛下一秒就要亲吻自己,她下意识地往后仰,男人俯下身子追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满清水的瓷药瓶。

    正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几下敲门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屋外的人已经进来了,“小骆,走!今天食堂有猪肉炖粉条!我……”

    赵长江待看清里面的状况后,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怎么都没想到青天白日的,骆承竟然把一个小姑娘带回了家,还……

    他连忙退出门外并帮其关好门,想想都臊得慌!

    屋子里,苏念念根本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有人进来又出去了,怕耽误骆承工作,她忙问道:“你是不是有事?不然还是我自己弄吧。”

    她的眼角已经红通通的,骆承看着心疼哪会让她自己弄,于是出声解释道:“是叫咱们吃饭的,弄好眼睛咱们去吃饭。”

    说着,男人举起瓷药瓶小心翼翼地把清水滴在她的眼睛上,每滴一下都会关心地询问一句。

    直到眼睛里的异物感消失,苏念念的脸上才重新露出笑容。

    “我眼睛没事了,谢谢你。”

    “咱们去吃饭吧。”骆承站直身子把药瓶放回到桌子上,语气中带着宠溺。

    随着两人的距离拉开,那种无形的压力感终于消失了,苏念念偷偷松了口气只想赶快离开。

    “谢谢不用了,中午我还要回去工作。”

    一抹失落涌上心头,骆承无奈只能乖乖送人。

    去往公交站点的路上两人并肩而行,他走得很慢,那步伐就差没原地踏步……

    见他走得慢,苏念念也不好走得太快,原本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愣是让他们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

    北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脚下的路终究有尽头,苏念念把额前吹乱的碎发别到耳后,向他微笑告别。

    就算心里再怎么舍不得,骆承还是强颜欢笑地把她送上了公交车,那依依惜别的样子在旁人看来就像一对正在交往中的情侣。

    回到部队后,骆承远远看见赵长江等在自家门口,那样子有些来者不善。

    果然,赵长江见他回来了,立马黑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你把人家姑娘送回去了?”

    “嗯。”骆承的心中还充满惆怅,他直接忽略那张黑脸懒得理会。

    这种态度让赵长江更加火大了,俩人刚进屋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刚刚那姑娘是你新处的对象?就算是对象也要注意点影响,大白天的咋还在屋里干那事?”

    “什么事?”骆承皱着眉看他,搞不懂他在气什么?

    赵长江也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只能含糊问道:“你说呢?那她哭啥?”

    “……”骆承以为对方误会自己把人给气哭了,于是耐心解释道:“她眼睛里进了沙子才哭的,我刚刚在帮她弄眼睛。”

    “真的?”

    “真的,我没必要骗你。”

    见他目光清澈坦荡,赵长江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你不是说要把前妻追回来吗?咋的,放弃了?”

    通过林英给苏念念介绍对象这件事,骆承想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不能一直被动等待,那样只会让别人有机可乘,必要时就该主动宣誓主权。

    “没放弃,她就是我前妻。”

    “啥?她就是?!”和林英的反应一样,赵长江万万没想到刚刚那个漂亮姑娘就是他前妻!怪不得参加过他们婚礼的人都夸骆承的媳妇像天仙儿一样好看。

    啧啧啧……

    也难怪就算离婚了这小子仍对人家念念不忘……

    “你说你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当初干啥要离婚?现在又求着人家复婚,简直是脱裤子放屁费那两遍事。”

    其中的缘由,骆承跟他说不清楚,想到明天又能在医院见到苏念念,他一脸正色地对赵长江说道:“如果以后营里有伤员需要帮忙可以直接找我,不训练不出任务的情况下我随时有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