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41章 算计 没有人是傻子。

第41章 算计 没有人是傻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沈家。

    沈放还在为苏念念的身份而焦心。虽然他自觉掩饰得挺好, 但沈清远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反常。

    这一天,在他又一次挂掉电话之后,老爷子把他叫到了书房。

    由于每次被叫到书房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沈放心怀忐忑却不得不去。

    偌大的书房里,爷孙俩一坐一站互视对方, 谁都没先开口说话。

    最后, 还是沈放顶不住那无形的压力, 小心翼翼地问道:“爷,您找我有事?”

    说完,还不自觉地瞅了一眼书桌上的砚台心尖儿一颤, 只因为他以前被那玩意儿砸过,可疼了……

    沈清远懒得跟他兜圈子,直接问道:“你最近在查什么?你小子是不是觉得电话费不用花钱,所以每天抱着电话机不撒手?”

    说着,老爷子看向他的眼神中带有审视。

    “没查什么啊?就是郭子他们总找我玩,我不愿意去。”沈放闪躲他的目光,还想挣扎一下。

    见他不说实话,沈清远冷哼一声威胁道:“我看你确实挺闲,不如这样吧, 我让陈良把你调去地方基层锻炼两年再回来,省着郭子他们总找你。”

    一听要把自己调走还一去两年, 沈放立马急了,苏念念的身份还没整明白呢, 他哪儿都不想去。

    “我现在还不能走, 能不能等过段时间再说?”

    他这不按套路的回答让沈清远有些意外,不禁纳闷道:这小子究竟藏着什么事?就连基层都愿意去了?

    老爷子迟迟不点头,沈放那颗高悬的心就不敢落地, 他一脸紧张地看着对方,就怕下一秒被调走。

    过了半晌,沈清远才开口,“你先出去吧。”

    沈放知道这是同意的意思,得了命令,他立刻像一只被放飞的小鸟一溜烟地跑了。

    老爷子盯着他那逃也般的背影轻拧眉心,随后拿起书桌上的电话机往郭家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沈清远从书房走出来,正好瞧见从外面回来的苏念念和沈放在客厅里说说笑笑。

    盯着两人那笑吟吟的脸,他第一次觉得这俩孩子的确有五分相像,也难怪沈放会调查小念的身世。

    不过,他家绍东是个什么样的人品他一清二楚,哪怕和杨玉兰天天吵架,也绝不会做出背叛家庭的事。

    私生女?

    这纯属扯淡!

    ……

    十一月中旬,初寒乍冷。

    在东北,秋天非常短暂。也许昨天还穿着风衣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那么没准今天就有可能寒风凛冽,需要你换上棉袄棉裤才能保暖。

    这几天,沈城的百货大楼新来了一批棉猴大衣,韩茹在同事那里得到消息后立马领着骆婉婉前往,就怕去晚了买不到心仪的样式。

    虽然棉猴大衣都大同小异,但她觉得在细节上还是有区别的。

    因为是刚刚入冬,来百货大楼置办冬装的人很多,俩人拿着票据等了半天才排到他们。

    “我准备给你和你俩嫂子一人买一件,你喜欢什么款式自己挑。”韩茹望向那些挂在柜台里的棉衣,已经想好要给两个儿媳妇买什么样式的了。

    骆婉婉见她还要给苏念念买衣服,心里颇不是滋味,“也给我二嫂买吗?”

    “当然,念念那孩子怕冷。”

    韩茹把目光从柜台挪到她身上,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怎么了?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想到二哥的警告,骆婉婉摇了摇头没敢说出真相。

    但她越是这样,韩茹越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于是决定午饭去为民饭店吃。

    两人买完衣服后直奔饭店,一路上,骆婉婉的心中充满不安,她已经能预想到她妈发现真相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此时在饭店里,李桃擦着桌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听到门口有动静也无心理会。

    韩茹走进饭店见展示窗口里换成了别人,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她连忙扫向四周却仍没看见苏念念,脸色瞬间就变了。

    紧接着,她快步走向展示窗口问向杨大婶:“大姐,我想找下苏念念,请问她在哪儿?”

    杨大婶闻声抬起头,一听是找苏念念的,眼珠儿上翻嘴一撇立马就不乐意了,“她早就不干了,你来这里找什么人?”

    猜测被证实,韩茹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又追问道:“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杨大婶上下打量着她,不禁八卦问道:“找她啥事啊?你不会是她前婆家人吧?”

    她可听说过苏念念以前是厂长家的儿媳妇,眼前这女人一看就非富即贵,越瞧越觉得像。

    “啥叫前婆家人?”韩茹听得心慌,根本不敢深思。

    骆婉婉站在旁边搀扶着她的胳膊,脸上满是担忧,并十分痛恨苏念念把他们家搅得鸡犬不宁。

    “你不是她婆家人啊……她离婚了你不知道?”杨大婶被对方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再看脸色刷白,怕惹上是非,她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展示窗口躲去了厨房。

    “妈,你没事吧?”骆婉婉也注意到韩茹的脸色不好,她急忙把人扶坐到一旁的凳子上,语气里满是埋怨,“那个苏念念也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就离婚,真是太任性了!”

    “你知道他们离婚的事?”韩茹紧紧地盯着她,眼底已蓄起了泪光。

    “你们为什么都瞒着我?”

    “我……”骆婉婉紧咬着嘴唇解释道:“是二哥不让我告诉你的。”

    韩茹听完更加郁闷了,她黑着脸走出饭店没再逛街而是直接坐公交车回了家。

    骆婉婉只能紧跟其后,一路都没敢说话。

    今天是周末,骆正卿正坐在客厅看报纸,见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眉毛微不可查地挑了一下,再瞅韩茹那气呼呼的样子便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这是怎么了?谁招惹你了?”他放下报纸抬起眼看她,脸上写着“关心”二字。

    但是此时此刻,在韩茹眼中每个人都特别虚伪,“你是不是也知道骆承离婚的事?”

    如果自己说是,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骆正卿轻咳一声,打起了马虎眼,“你说谁离婚?骆承?你听谁胡说八道呢?”

    “你真不知道?”韩茹蹙眉看着他,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我知道什么啊?谁跟你说的?”骆正卿转过头问向骆婉婉,“你们去哪儿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父亲的问话,骆婉婉把今天发生的事讲了一遍,最后又把自己知道他们离婚的事说了出来。

    骆正卿听完,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又问:“也就是说,你前几天就已经知道了?”

    “是的,二哥不让我说……”骆婉婉微微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韩茹坐在沙发上捂着心口窝,怎么想怎么难受,那么好的儿媳妇现在不是她家的了,她恨不得用鸡毛掸子把那小儿子狠狠抽一顿!

    “你把骆承给我叫回来,我要好好问问他。”

    当骆承接到电话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

    他走进客厅,一屋子人坐在沙发上,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就连大哥和大嫂都被叫回了家。

    刚刚在电话里,骆正卿已经告知他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事先有心理准备,但见这阵仗免不了心里发毛。

    倒不是怕挨打,而是他妈最近身体不太好,他怕出事。

    见他回来了,韩茹的小暴脾气瞬间被点燃,她双手环于胸前,扬声质问道:“你和念念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说你们离婚了?”

    骆承肃着脸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开始向他们解释,“我和念念的确已经离婚,但我还喜欢她,目前正在追她。”

    除了骆正卿和骆婉婉,其他人皆是一愣,完全没明白他的意思。

    怎么离婚了还追回来?那为什么要离?

    如今当事人已经承认,韩茹仅存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了,她鼻子微微发酸瞪向骆承,“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要瞒着家里,如果不是我去了为民饭店,你打算瞒我多久?”

    在家里平时没人敢惹怒韩茹,因为不管是谁惹怒她,骆正卿都会毫不留情得收拾一顿。

    坐在一旁的骆军和庄悦一脸同情地看向骆承,大概猜想到这个弟弟免不了受一顿皮肉之苦。

    骆承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没准越解释他妈会越生气,于是紧抿着薄唇不作声,只希望她能消消气,别因为他而伤神。

    韩茹见他不吭声,心中是又气又无奈,“那念念她人在哪儿呢?你什么时候把人给我追回来?”

    见妻子被气得脸色苍白,骆正卿只能柔声劝道:“你先进房间休息一会儿,我来跟他说。”

    此刻,韩茹的心口确实不太舒服,她只能点点头,把这件事交给丈夫处理,临走前还不忘嘱咐道:“你一定要让他承诺个时间,不然我就跟他断绝关系。”

    “好,你放心吧。”

    骆正卿招呼庄悦让其把韩茹送进房间陪着,很快客厅里只剩下他和那兄妹三人。

    见情况不对,骆军随便找个理由回了房间,骆婉婉也想离开却被骆正卿出声阻止了。

    他看着眼前的两人,忽然板起脸正色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兄妹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如果胆敢利用你们母亲,不论是谁都给我滚出这个家。”

    他那掷地有声的警告吓得骆婉婉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低着头根本不敢反驳。

    “你们兄妹先聊吧,等聊完,骆承你来书房找我。”说着,骆正卿站起身朝二楼走去,全然不顾骆婉婉那惊慌的眼神。

    客厅里安静得吓人,仿佛掉落一根针都能听见声音,骆承直视着她冷声问道:“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为什么妈会知道这件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