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42章 前婆媳相见 都想留住她。

第42章 前婆媳相见 都想留住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骆婉婉紧拧着手指, 抬起头委屈巴巴地辩解道:“二哥,真不是我说的,咱妈去了为民饭店是别人告诉她的。”

    从小到大不管遇到什么事, 骆承都会让着她,并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妹妹来对待。

    只因为他妈从小就教育他们:要爱护妹妹, 当一个好哥哥。

    哪怕明知道当初自己和苏念念的事, 骆婉婉也参与其中, 他也没去戳破她的谎言。

    可是,事不过三。

    随着她越做越过份,这让骆承无法再把她当作亲人来对待。

    他直视她那副委屈的样子, 一针见血道:“你明知妈有病,也明知道念念不在饭店上班,为什么还让她去?”

    “我……”骆婉婉被质问地哑口无言,她紧咬着嘴唇,“啪嗒啪嗒”掉下了泪珠儿。

    “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对不起~”

    人的心会随着无数次失望而变得麻木冷硬,如今看见她哭,骆承的内心毫无波澜,“这件事起因在我, 所有错都在我。但骆家人不是你可以利用的工具更不是傻子,你和苏家的矛盾不要再牵扯到骆家, 以前不计较是看在妈的面子上,如果再有下次, 你就搬出骆家吧。”

    这么重的话让骆婉婉明显一怔, 再联想刚刚骆正卿的警告,她哭得更凶了,“二哥, 请你原谅我这一回,我以后绝对不再掺和你和苏念念的事了,也会和苏家划清界限的。”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得明白,骆承没再理会她的伤心,他站起身去了二楼书房,临进去之前不由得深深吸气。

    骆正卿坐在办公桌后面,语气淡淡,“聊完了?”

    “嗯,爸,今天的事对不起。”骆承笔挺地伫立那里等待挨打。

    “你知道自己做错了?”

    “知道,我愿意受罚。”

    可是等了半天,骆正卿也没有进一步动作,就在骆承感到疑惑时,一根鸡毛掸子狠狠地打在了身上。

    一共十下,每一下都毫不留情。

    “如果还敢你妈伤心,你就给我滚出骆家。”

    哪怕是受罚,骆承的脊背一直挺得笔直,“嗯,我知道了。”

    骆正卿放下手里的鸡毛掸子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问:“你和你媳妇现在怎么样了?”

    “我们…挺好的。”

    “我问得是这个吗?”他抬起眼,眉头紧拧成川字,“你妈要个准信儿,你们什么时候能复婚?”

    什么时候复婚?

    骆承紧握双拳,过了半晌才说:“这要看念念想什么时候复婚。”

    他到现在还没把人追回来,哪有自信谈复婚?

    “……”这说了等于没说,骆正卿瞬间火气上涌,无法理解自己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傻儿子?感情方面的智商一点都没随他。

    想当年他追韩茹,只用一个月就结婚了。

    “限你过年前把人领回来,不然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两三个月,想到苏念念那张笑吟吟的脸,骆承正色答应道:“嗯,我知道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看似平息了,但韩茹的心里却怎么都放不下,如果见不到苏念念,她就总是担心。

    很怕那孩子一个人在城里吃不好睡不香。

    于是这一天,在她的软磨硬泡下,骆承被逼无奈只能带着她去医院见人。

    正巧这个时间段,苏念念来到吴爱国的病房给林英送饭,当她看见骆承身后跟着韩茹时,心情瞬间变得颇为复杂,“韩姨,您好。”

    “……”这声称呼差点没把韩茹整崩溃喽,明明之前一直叫妈的……

    “念念,妈都想死你了~”说着,她已张开手臂把人拥进了怀里。

    林英在一旁看见赶紧溜了,出去之后还不忘把门带好。

    而骆承站在那里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怎么都没想到他妈看见苏念念之后反应会这么夸张。

    “韩姨,我也很想你。”苏念念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叫啥姨,不管你和骆承变成什么样,我永远都是你妈。”

    在亲情方面,苏念念一直是个含蓄内敛的人,面对这么热情的前婆婆,除了有些发懵以外,感受更多的是温暖。

    俩人坐在空置的病床上聊起了家常,苏念念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简单地讲述了一下,关于她和骆承的种种却只字未提。

    过了半晌,韩茹对骆承使了个眼神加以暗示,待他收到暗号走出房间后才问,“妈想问问你,你和骆承是因为那次的事而离婚的吗?”

    因为时间过去得太久,苏念念回忆半天才想起她指的是离婚前骆承擅自搬去部队的事,那时候是拿着这个由头提出的离婚,现在她也只能默认。

    最后免不了,韩茹当着她的面又把骆承狠骂了一顿。

    “念念,妈不求你能原谅他,但咱们母女两人的关系不能断,平时无事咱们可以一起去逛街,你也可以来家里吃个家常便饭,假如哪天你又处了新对象,要是对方介意咱们以前的关系,到时候你想断了这层关系我绝无怨言,你看这样成吗?”

    对方说得这样卑微,神情又无比真诚,苏念念哪好意思说不行,她只能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因为这个,韩茹差点没喜极而泣,她把事先带来的棉猴大衣拿出来放到苏念念的面前,柔声关心道:“现在天冷了,你穿这么点衣服可不行,这个你收着,平时要注意保暖。”

    藏蓝色的棉猴大衣是全新的,苏念念知道这种衣服很贵,她摆摆手不肯要。

    如果是以前的婆媳关系,她也许会收,可现在哪怕感情再好,自己也不能白拿人家东西。

    劝了好一会儿见她执意不收,韩茹只好作罢,如今只能盼着有一天儿子把念念追回来再把衣服送出去。

    这里是病房,闲杂人等不能呆得时间太长,韩茹在临走之前还不忘悄悄对骆承小声嘱咐道:“追人就要有个追人的样子,平时多主动点儿,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们的。”

    “好,我知道了。”

    待他把母亲送出医院再回来时,病房里早没了苏念念的影子,林英见他一脸落寞,忍不住打趣道:“你说说你,苏同志那么好的姑娘你都不珍惜,现在后悔也晚了吧?”

    骆承:“……”

    本就郁闷的他只觉得更扎心了。

    到了冬天就是农闲,办喜事的人越多,苏念念和李广发的买卖就越好。

    俩人现在是合作关心,苏念念对乐队班子的工作比以前上心了许多。

    只因为自己的钱全都压在这上面,未来能不能过上富裕生活可就全靠它了。

    既然干了就要好好干。

    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分析,苏念念对乐队班子的未来做了一个详细的规划。

    像现在只负责红白喜事的吹拉弹唱,这是远远不够的。以目前的状况只能解决温饱,而她想要的是发家致富。

    参考后世的婚庆公司和这个年代的实际情况。

    苏念念决定先给他们乐队班子起个名字,再把名声打出去。

    关于起名字的事,李广发是个大老粗,他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出一个漂亮响亮的名字,最后只能把决定权交给苏念念,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

    要起个既能接红事又能接白事,还要让人一眼记住的名字,苏念念想了想,最后起名叫作[惜缘文化服务中心]。

    目前主要经营的内容有:红白喜事的酒席承办还有乐队演出。

    等改革开放以后,他们还可以接开业庆典,婚礼策划,生产红白喜事用品等,不过这些暂时还是后话,现在只能想一想。

    关于[惜缘]这个名字,李广发毫无异议,他现在最关心一件事儿,那就是接酒席他不愁接不到,但负责做酒席的厨子他手里没人呐?

    平时他接触的那些厨师人家都是有名声的,不需要你帮忙介绍活儿,更不会让你在中间对缝儿。

    他把这个最棘手的问题跟苏念念提了出来,苏念念思忖一瞬,决定去找李桃问问她身边有没有能干这活儿的人。

    时隔一个多月再一次来到为民饭店,苏念念只觉得倍感亲切。

    大家看见她来了,都是一阵嘘寒问暖十分热情。

    不过这些人当中也有看见她就摆臭脸的,比如刘勇和杨大婶。

    当郭经理见到苏念念时,就如同看见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就差没老泪纵横紧拉着人不放手了。

    盛情难却下,苏念念只能跟着郭经理去了办公室。

    因为苏念念现在工作的地方是郭经理惹不起的存在,他只能旁敲侧击道:“你在沈老那里工作得怎么样啊?如果干得不开心就回来。”

    以为这只是一句简单的关心,苏念念轻扬唇角,“谢谢经理关心,我在那里工作挺开心的。”

    “这样啊……”郭经理脸上的笑容一滞,纠结半天才壮着胆子说出自己的目的,“小念同志啊,你有没有想过回饭店来?工资什么的好商量,咱们饭店真的很缺你这种人才。”

    说完,他掏出衣服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额头的薄汗。

    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想着撬沈老墙角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