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43章 遗传的技能 无师自通。

第43章 遗传的技能 无师自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弄明白郭经理的意图后, 苏念念惊讶地微微挑眉,她从没想过自己这两把刷子还能让国营饭店加薪留人。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还挺牛b的……

    “郭经理不好意思, 我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虽然很喜欢咱们饭店的这份工作, 但就算我现在回来继续工作也干不了多久, 咱们饭店都是人才, 您再找找,总有一个能胜任我以前的工作。”

    郭经理尴尬地干笑两声,心想:如果能找到那样的人, 他也不至于在这儿说软和话了。

    自从展示窗口换了人,他们饭店的效益一天不如一天,上面的领导已经找他谈过好几次,如果效益仍不见好,没准他会被调职,到时候不止前途没了,说出去也丢人呐……

    可现如今人家苏念念马上要考大学,看来他只能再另寻办法。

    “那成吧,你以后有空记得多回来坐坐。”

    两个人又寒暄几句后, 苏念念就去找李桃了。

    此时李桃正坐在前厅发呆,在见到苏念念的那一刻起, 立马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念念, 我能和你聊聊吗?……”

    李桃这人平时心宽体胖, 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苏念念跟着她来到门外的柳树下,只见她望着街对过的面馆, 眼神中充满怨念,“我和冯晓军分手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说完瘪瘪嘴,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作为朋友,苏念念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三条腿的□□难找,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以后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李桃被她的话逗得噗嗤一笑,原本哭丧的一张小脸终于多云转晴,“你咋不问问我俩因为啥分手?”

    这个年代提倡自由恋爱,可真能走进婚姻殿堂的只有少数,苏念念隐约能猜到原因,但她还是随着对方的话问道:“那你们是因为什么分手的?”

    初冬的树叶已是枯黄,一阵风吹过,一片片飘落到地面上。

    李桃又望向街对面,把分手的缘由说了出来。

    冯晓军是大学生,而李桃只不过是初中毕业,刚开始俩人正是热恋没有亲人的干预感情还好,可随着时间久了,冯晓军的家人便知道了李桃的存在。

    冯晓军的母亲在第一时间知道后说啥都不同意,她嫌李桃学历太低,没自己的家庭条件好,虽然国营饭店的这份工作还算凑合,但是仍然入不了她的眼。

    因为这个,她不止一次对冯晓军吹耳边风,话里话外都是对李桃的各种嫌弃,刚开始冯晓军还会反驳几句,可随着几次三番的争吵后,他最终败下阵来听家里的话向李桃提出了分手。

    李桃也知道,像冯晓军这种没主见的男人不适合自己,但付出的感情就像泼出去的水,她想收回感情真的很难。

    因此,这段时间她过得极其郁闷,一直想找苏念念聊聊这些事。

    如今把这些破烂事讲出口,她的心里终于好受了不少。

    苏念念听完,只觉得那个冯晓军根本配不上李桃,幸好才相处不久就分手了,如果是结婚以后有个这样的婆婆那只会更闹心。

    “那样的人不值得你难过,也许现在分手是件好事。”

    “念念,我以前觉得自己的条件在这沈城还算不错,但通过这次的事我发现根本就不是那回事。我想求你帮忙打听一下,哪里有兼职的活儿是我能干的?我打算多挣点钱再考个中专啥的继续读书。”

    “?”本来想找她帮忙介绍个厨师,现在反倒是她求自己找兼职,这让苏念念有些哭笑不得。

    “我们乐队班子现在缺厨师和主持红白喜事的人,你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李桃是个会吃不会做的主儿,厨师这工作她可干不了,主持红白喜事……她更是没见过。

    于是小脸一垮,瞬间变得垂头丧气没了生机。

    见她这副样子,苏念念抿嘴一笑不敢再逗她了,“不如你试试当主持人,有什么不懂的,我可以找人教你。”

    以客观的角度来说,李桃的长相属于中上等,平时笑眯眯的她看起来十分随和,而且开朗外向能说会道,还有很强的应变能力,其实挺适合这个职业的。

    不过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如果培养她干这一行,苏念念会一视同仁给她列一张白纸黑字的合同。

    以前对这行一窍不通,李桃的心里有些没底,“你觉得我能行吗?那活儿都具体干啥啊?”

    寒风瑟瑟的柳树下,两人一聊就是半个小时,最敲定下个周末带李桃去喜宴观摩一下,并找个有经验的人教教她。

    至于找厨师的事,李桃睇给苏念念一个大白眼,直数落她:现成的人选就在身边都看不见,这眼神儿可真不行。

    经过点拨,苏念念这才想起陈顺这个人,他现在在城南孙大厨的手下当学徒工,听说进步神速,正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有了目标,就不用再发愁。离开为民饭店后,苏念念去了趟菜市场便回了沈家。

    在沈绍东和杨玉兰不忙的情况下,他们有时候会来沈家吃饭,今天就是这种情况。

    除了他们还有几位和沈清远关系不错的长辈也在。

    苏念念先是跟他们打过招呼后就径直去了厨房。

    杨玉兰在得知苏念念在军区医院给她家男人当助理后就一直看她不太顺眼。她打心底里觉得能把一家老小哄骗得如此掏心掏肺,这姑娘小小年龄心机实在太深。

    此时看见她这么晚才回来做饭,杨玉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忍不住对在座的几位长辈抱怨道:“我家这位小厨师可真是好命,能碰到我公公这种没脾气的人,如果换作别人家,估计她指不定被气跑多少次呢。”

    都在一个大院里住着,杨玉兰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平时一起打太极拳的刘奶奶蹙起眉不认同道:“那你可说错了,你公公那暴脾气在咱院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臭。反倒是人家小念没什么脾气,每天还陪你公公打太极拳,照顾得那叫一个无微不至。光凭这一点就比你们这些当儿女的强。”

    她的话引来其他人的赞同,“可不是嘛,我可没见过你和绍东来陪老沈打过拳。”

    “人家现在都是领导干部,当然没空尽孝道,咱们都老喽,儿女们不嫌弃就算不错了。”

    “……”原本只是想借这些长辈的手把苏念念开除掉,现如今这把火却烧到了自己身上。杨玉兰被吓得神情一窘,磕磕巴巴道:“我和绍东、也想陪陪他老人家,可、可是真的抽不出时间。”

    “算了吧,你当没了你们这地球就不转了?不想陪就说不想陪,别找其他借口。”

    “我家那臭小子也总用这一套应付我,一天天的能气死个人。”

    “像这样的当初就应该扔了喂狼,省着长大了成个白眼狼。”

    无意间捅了马蜂窝的杨玉兰彻底闭上了嘴巴,她除了尴尬微笑外只盼着能有个人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

    可惜,她盼来……

    由于吃饭的人多,多数都是老年人,苏念念做了六菜一汤,都是很好咀嚼的菜肴,其中有一道是卤味,鸡翅、鸡脖、凤爪软烂入味儿,得到了餐桌上所有人的一致好评。

    在沈家,苏念念和江婶儿也会上桌吃饭。

    只见整张餐桌前,沈清远和沈绍东另加苏念念,他们不约而同地各夹一块鸡脖放进嘴里咀嚼。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根被吞进口中的鸡骨头全被过滤出来吐到一旁的骨碟里,整个过程看呆了众人,这其中就包括沈放。

    一直以来,这项“绝技”家里只有爷爷和爸爸会,他曾经练过许多次却怎么都学不会,最后只能认清事实,承认自己没遗传到这项“绝技”。

    可苏念念为什么会?

    她是苦练出来的还是天生就会?

    一想到有可能是后者,他紧抿着嘴唇,心情变得颇为复杂……

    不止他发现了这一点,熟知沈清远有这一技能的其他人也都发现了这一点。

    刘奶奶先是看了看沈老爷子,紧接着再看向苏念念,忽然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小姑娘不但长得像沈琦,就连“绝技”都能撞到一块儿去,于是她终于忍不住调侃道:“老沈,你看这小念姑娘不但长得像你们家人,就连吃东西都和你一样,要我说你认这孩子当干孙女得了。”

    如果换作以往,沈清远只会把这话当个玩笑听听,但今天却走了心。

    他不自觉地望向沈绍东,有那么一瞬间,他不禁怀疑这个大儿子是不是真的在外面有个私生女?

    不然为什么长相和习惯都能撞上?

    俗话说,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

    怀着忐忑的心情,沈放鼓起勇气问向苏念念:“欸,你这吃鸡脖的技术是从哪儿学来的?”

    “无师自通,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吃的。”在苏念念的记忆中,原身也是这样吃,她并没有撒谎。

    而这句解释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引来了不小的震惊。他们各有所思,尤其是沈放,他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苏念念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是他爸在外面弃养的私生女……

    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有力的证据,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错!

    一想到苏念念的真实身份,他把目光挪到自己的母亲身上,神色中还夹杂着一丝同情和愤怒。

    他决定,等所有人走后和父亲好好单独谈一谈,哪怕是挨顿打也要问个清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