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49章 亲生父亲 终于去了图书馆。

第49章 亲生父亲 终于去了图书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草纸?

    傻子才会相信!

    就这样, 两个女孩儿在卧室里展开了你追我赶的游戏,最后苏念念实在拗不过她,还是被她抢去了那封情书。

    李桃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封信, 还没心没肺地大声朗读起来,“念念, 我喜欢你~每次和分开之前, 你都会把你的一颦一笑深深地记在脑海中, 然后在孤独的时候再慢慢回忆……”

    如此酸到倒牙的情话被没大咧咧地读出来,苏念念捂住发红的小脸儿又羞又恼,“你别念了行不行?”

    “艾玛~真是看不出来, 原来你前夫还是个这么浪漫的男人。”李桃把信看完嘿嘿一笑,然后把信纸还了回去,“欸?他约你26号见面,今天不就是26号吗?”

    “什么见面?”由于刚刚过于害羞,看到[喜欢你]这三个字之后,苏念念就没再往下看,她接过信重新展开看了一遍,这才注意到最后一行字是他对自己提出的邀约。

    她盯着上面的时间,紧咬着唇瓣,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那个男人。

    她就觉得骆承会喜欢上她,这事未免有些玄幻……

    “他约你, 你到底去不去啊?”

    这是人生中第一次,苏念念对自己的事没了主意, 她问向李桃, 眼底闪过一丝茫然,“你觉得呢?我要不要去?”

    此时,在工人文化宫的广场上, 骆承身姿挺拔地站在一棵槐树下,为了显得重视,他在回沈城的第一时间就去理发店里理了头发。

    虽然戴着军帽看不出来,但他却觉得自己比平时精神许多。

    这一刻,骆承的内心充满忐忑,对于苏念念会不会来赴约,他不敢深思,只能站在原地默默等待。

    今天工人文化宫有舞台剧演出,广场上的人络绎不绝,进进出出非常热闹。

    这显得他与那热闹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直到夕阳的余晖洒落大地,广场才恢复往日的冷清。

    街边扫大街的大姐见骆承还像个电线杆子似的站在这里,不禁好奇问道:“小同志,在这儿站一天了吧?你这是等啥呢?”

    骆承闻声转过头,动了动嘴唇回答道:“没等什么。”

    他眼底的落寞让人生出几分怜悯之心,大姐见他这副模样差不多就猜出了大概,心想: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这么狠心,竟然舍得把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扔在这里不管了。

    被误以为心狠的苏念念这时从公交车上走下来,前方不远处就是工人文化宫,她望着那座高高的建筑物不自觉地深深吸气。

    虽然一路赶过来已经早有准备,但她多少还是有点紧张。

    毫无悬念,那个男人还在。

    夕阳下,男人的身上晕着一层暖光,刚毅的侧脸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特别英俊。

    苏念念缓缓走向他,又开始纠结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才能显得无比自然。

    就在这时,像是感应到了她的存在,骆承忽然转过头,四目相对之际平静无波的眼底泛起了涟漪。

    如今被他看见了,苏念念只能加快脚步硬着头皮往前走去,“不好意思啊,家里有点事来晚了。”

    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算是被捅破了,在对视的那一刻皆是心潮荡漾,骆承收起自己那张苦瓜脸,柔声喊着她的名字,“念念。”

    以前他这么叫自己时还没觉得怎么样,可现在再一听,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如同带了钩子,钩得她小脸儿又是一红。

    怕自己在他面前丢人,苏念念装作如无其事地说道:“这里太冷了,不如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文化宫白天演出的舞台剧早已结束,骆承定定望着她并没有挪动脚步,“念念,谢谢你能来。咱们…能重新开始吗?”

    自从送过那本字典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辗转反侧好几次才能睡着,清醒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她会不会同意。

    会与不会,就像一场拉锯战,让他每天都处于忐忑不安之中。

    面对他的直白,苏念念还算冷静,她伫立在那里委婉说道:“骆承,有句话叫破镜不能重圆,咱们之间的裂痕已经存在,不如还是做个普通朋友比较稳当。”

    在来这里之前,骆承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当他真的听到时难免觉得备受打击。

    他喉结滚动两下,低声下气道:“念念,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我可以保证从今以后绝对不再伤害你,如果哪一天我了违背誓言,就让我众叛亲离不得善终,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

    “实在不行,咱们可以从朋友开始做起,只要你能给我个机会就行。”

    清冷的广场上只剩下被风吹动树叶还在沙沙作响,远处是小贩迎着寒风若隐若现的叫卖声。

    苏念念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穿越之前也有男人对她告白过,但那时候心系学习和工作,她想都没想就都拒绝了,可面对骆承,她终究没能硬下心肠。

    也许李桃说的对,不要再纠结过去,换一种角度来看待他们现在的关系,没准对两个人都好。

    “那咱们…就先从普通朋友开始做起吧。”

    听到答案后男人先是愣怔一瞬,随即露出一抹灿烂如阳的笑容保证道:“念念,谢谢你~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在沈家的客厅里,沈清远望向窗外的景象,脸色一直不太好。

    沈放还不知道苏念念的真实身份,见老爷子这副表情,心里不禁纳闷这是怎么回事?

    “爷,咱们是不是该吃饭了?今天的饭菜都是我做的,你可千万别嫌弃。”他挠了挠头发,难得露出一副羞赧的表情。

    周末的晚饭不是由苏念念负责,之前都是江婶儿做,或者是沈放从国营饭店买回来吃,今天听到是他做的晚饭,老爷子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打量了半天才说:“嗯,吃饭吧。”

    说着,从沙发上站起身往餐桌前走去。

    实木餐桌上摆放着四菜一汤,其中有两道菜黑乎乎的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江婶儿一言难尽地瞅了一眼,然后开始给大家盛饭。

    沈清远坐到平时吃饭的位置,倒是没露出任何不悦。沈放见状,顿时松了口气。

    夹起一块白菜放进碗里,沈清远淡淡开口问道:“你知道念念去哪了吗?”

    平时老爷子也会关心苏念念的动向,沈放没多想便说道:“我听她那个朋友说她好像去见什么人?”

    这时,江婶儿眼珠儿一转插话道:“是不是那个军人小伙儿啊?我估计他们一定是处对象呢!”

    听闻这话,沈清远手里的筷子一顿,抬起眼问道:“什么军人小伙儿?来过咱们家?”

    因为之前查过苏念念的过往,他知道外孙女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对方是个军人。

    这让他不得不多想。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那小子傲了吧唧的,和苏念念一点都不般配。”提到骆承,沈放眼露不屑,并把对方批评的一无是处。

    沈清远在一旁听得直皱眉,沈放见他脸色越来越黑就没敢再继续说下去,紧接着忙转移了话题,“您看我做的饭菜怎么样?好吃不?”

    虽然味道有的淡有的咸,但他觉得整体来说还挺好的。

    此时沈清远哪有心思去管饭菜的好坏,他点点头敷衍道:“不错,以后家里的饭菜都归你做吧。”

    第一次得到老爷子的赞美,沈放都快美飞了,直到吃过晚饭他才回过味儿来:如果自己负责做饭,那以后苏念念干啥?!

    因为不放心外孙女的那个前夫,沈老爷子愣是不管不顾地把沈绍东从家里叫了过来。

    书房里,沈绍东向老爷子汇报了一遍骆家的背景和骆承这个人的实际情况。

    虽然对方没有沈放描述的那样不堪,但沈清远对这个男人仍无好感。

    “爸,骆家和…苏叔是旧识,念念的事……您打算什么时候和京市那边说?”

    提到苏怀安,沈清远的脸立刻冷了下来,虽然不想提到,但如果要做亲子鉴定就必须告知京市那边。

    毕竟这种鉴定要和亲生父亲一起做才可以。

    “你帮我打听一下京市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苏振业他在哪儿?”

    苏振业是苏怀安的小儿子,也是苏念念的亲生父亲。

    沈绍东忆起当年事,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但这种情绪在老爷子面前根本不敢表露出来。

    “好,我知道了。”

    他只希望苏念念的出现,能缓解两家人的关系,其实当年的意外谁都没有错,怪只怪世事无常罢了……

    作为朋友关系,骆承带苏念念去了部队图书馆,千百本藏书让苏念念兴奋不已。

    如果不是时间太晚了,她恨不得把每本想看的图书都翻阅一遍。

    骆承能理解她求知若渴的心情,于是趁热打铁道:“如果喜欢,下个周末咱们可以早点来这里找书。”

    这算是变相约会,苏念念只犹豫一瞬便答应了。

    时间有限,他们只挑了几本书就走出了图书馆。

    这里距离沈家挺远,骆承把放书的兜子挂在自行车的车把上,然后拍了拍车后座,强装淡定地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