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50章 通知京市 当年事。

第50章 通知京市 当年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想到上次走路用了一个多小时的经历, 苏念念毫不犹豫地坐上自行车后座。

    骆承嘴角扬着笑,一个用力蹬动自行车,稳稳当当地朝沈家的方向骑去……

    一路上, 苏念念手扶着车座,仍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梦中一样, 就弄不明白自己和骆承的关系怎么就暧昧了呢?

    不过事已至此, 她觉得还是让两人的发展顺其自然吧, 如果有一天他们复婚,她希望双方是因为毫无芥蒂的相爱才在一起的。

    活了二十多年,这是苏念念第一次亲自处理感情问题, 既然无法判定对错,那就让一切随心……

    骆承望着四周灰蒙蒙的街景,还沉浸在喜悦之中,这时一个叫卖糖葫芦的小贩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改变方向骑过去,并在其旁边停下了车。

    因为毫无准备,在车停下的瞬间,苏念念随着惯力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倾斜,她连忙扶上骆承的劲腰凶巴巴地问:“你这是干嘛呀?”

    腰间的触感让骆承的身子一顿, 他刻意忽略那颗狂跳的心脏解释道:“咱们买两串糖葫芦吧。”

    苏念念也在这时看到了卖糖葫芦的小贩。

    红彤彤的山楂裹着糖,亮晶晶的, 看起来特别诱人。

    不等骆承拿钱,她已经跳下自行车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毛钱递给小贩, “师傅, 给我挑两串个大糖多的。”

    第一次出来约会怎么可能让她花钱?

    骆承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把她的钱推回去,然后对小贩说道:“师傅, 麻烦你收我的钱。”

    小贩以为他们是刚处对象的小情侣,他笑呵呵地把两串糖葫芦递给苏念念却没接过她的钱。

    “小姑娘,你点给你对象表现的机会,等往后结了婚掌握家里的财政大权,到时候有你天天花钱的时候。”

    “……”苏念念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付个钱,对方竟然能联想到这么多?她羞红着脸接过糖葫芦说了声“谢谢”,然后坐回到自行车上,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骆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已经美得直冒泡泡,他掏出一块钱递给小贩,真诚感谢道:“师傅谢谢你,这钱不用找了。”

    说完,载着苏念念扬长而去。小贩手里握着那一块钱忍不住念叨着:“这小伙子花钱可真是大手大脚,难怪那姑娘不让他掏钱,害,真是太败家了……”

    一下子多花八毛钱,苏念念忽然觉得这两串糖葫芦比之前金贵了许多,骆承为什么要多花这份钱她心里明镜似的,所以就算心疼这钱她也没敢往那方面聊。

    有自行车在,他们不需要赶时间。骆承慢悠悠地骑着,只希望能和她多相处几分钟。

    随着四周安静下来,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变得暧昧,苏念念紧紧攥着那两串糖葫芦,很想打破这份宁静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总算熬到大院门口,她连忙跳下自行车给警卫出示通行证。

    等回过身时骆承的身旁忽然多了一个男人,是沈放。

    “你怎么出来了?”这个时间段沈放一般都在和大院里的那帮人打篮球,会出现在这里可真是稀奇。

    沈放看着眼前的男女,再看看她手里的糖葫芦,十分自然地代入了兄长的角色,“我出来送我爸,而且老爷子让我站这儿迎迎你,咱们回去吧。”

    再次碰到这个“情敌”,骆承的脸色也不太好,本来还想和苏念念再多说说话,看来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他拿下挂在车把上的兜子交给苏念念时,脸色才多云转晴,“明天我会去医院给吴爱国办理出院手续,到时候我去找你。”

    吴爱国虽然醒了,但身体最终还是落下了残疾,如果不是住院期间有骆承和其他战友帮忙做复健,那后果一定比现在严重得多。

    这段时间,苏念念和对方变得很熟,她点点头也想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在分开前,骆承又冷冷地看了一眼沈放,随后才蹬着自行车离开。

    沈放被他那目光瞅得心里直发毛,于是不满地嘟囔道:“念念,这男人看起来挺有暴力倾向,你可千万别和他处对象,小心婚后他打媳妇。”

    “……”见他这么说骆承,苏念念的心里有一丢丢不舒服,她没理会他的喋喋不休径直朝前走去。

    “欸?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搭理我?”

    苏念念闻言止住脚步,没好气地说道:“他是个好人更不会打媳妇,你就放心吧。”

    哪怕原身当初那么对他,他都没有使用过暴力,以后就更加不可能会那样做!

    见这姑娘一心袒护那男人,沈放颇为没趣地摸了摸鼻子,没敢再说对方的坏话。

    回到家,苏念念这才发现两根糖葫芦都握在自己手中,本来她是想分给沈放一根的,但转念一想刚刚他说了骆承的坏话,于是顶着倒牙的危险,她愣是把两串糖葫芦都吃了。

    另一头,沈清远睡不着觉一直在等苏念念回来,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他扶着楼梯栏杆来到二楼,正好看见她在翻阅从图书馆借来的那几本书。

    于是随手拿起一本一边翻看一边试探道:“今天去图书馆了?晚饭吃了没?我让江婶儿给你下碗面条?”

    关于自己和骆承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苏念念暂时还不想让外公知道,她摆弄着手里的书本含糊其辞道:“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这些书如果您有喜欢的可以先拿去看。”

    见她不想多聊这个话题,沈清远把双手背于身后没再继续呆下去,“那你早点休息,别看得太晚。”

    “呃…好,晚安。”苏念念暗自吐了吐舌头,直到对方走出卧室才松了口气。

    这让她忽然想起上辈子读高中那会儿有个学长对自己表白,天天站在她家楼下唱情歌,当时怕外公和爷爷撞见难为情,她当时也是现在这种心情。

    后来他们还是知道了,然后那个学长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

    另一头,沈绍东的行动力惊人,不出一天的功夫就已经打探到了京市那边的情况。

    第二天在书房里,他向沈清远汇报着京市苏家的情况。

    老爷子紧抿着嘴唇看不出任何情绪,反而是沈绍东汇报完不自觉地紧握双拳,就怕父亲因为旧事重提而再次病倒。

    “你一会儿往京市打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跟那老头儿说一下,如果苏振业不能来,咱们可以带念念过去。”

    “嗯,好。”

    有了老爷子的指令,沈绍东一脸严肃地拨通了京市的电话。

    将近二十年没有联系,电话另一端的人刚开始还没能听出来是谁,直到沈绍东报出姓名,对方沉默半晌才开口说话。

    沈清远懒得去听谈话内容,他背着手走出书房不禁回忆起过去……

    那一年沈琦怀孕刚满四个月便陪着苏振业去了京市工作。

    当时沈清远强烈反对她去,但苏振业反复保证会照顾好妻儿,而沈琦也一心想要跟着丈夫。

    最后无奈之下,沈老爷子只能同意他们一起去京市。

    就在沈琦临近生产的前几天,夫妻二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而争吵得很凶,她一气之下没告诉任何人便坐上火车回了沈城。

    在回沈家的路上,沈琦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直到一辆货车直冲她这边急驶过来她才从神游太虚中回过神,可惜后知后觉的她已经躲闪不及,最终还是被撞到送去了医院……

    也因为这个意外,沈清远彻底和亲家闹崩了,哪怕苏振业是沈琦的合法丈夫也没能有机会参加妻子的葬礼。

    此时,在千里之外的京市。

    苏怀安挂掉电话后已经是老泪纵横。

    他本以为这辈子会带着深深的愧疚离开人世,却没想到有一天沈家会主动和自己联系。

    再想到那个孩子……

    他的眼角瞬间滚落下两行热泪。

    ……

    今天是吴爱国出院的日子,想到平时相处得不错,苏念念到达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病房。

    当她走进病房时,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一片军绿色看起来特别震撼。

    大家各忙各的,都在为出院忙碌着。

    由于形象过于出众,她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林英见她来了,立刻笑呵呵地迎了过来,“念念,今天小吴就要出院啦,这段时间真是太麻烦你了!我代表大家谢谢你!”

    “我听骆承说吴大哥今天出院,所以想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屋子里的军人有五六个,当他们听到骆承的名字时,都抻长脖子望向苏念念这边,脸上皆是隐藏不住的好奇。

    之前他们可都听说了,这医院里有他们营长的前妻,难道眼前这位就是?

    被好几个大小伙子同时打量着,就算苏念念脸皮再厚也会害羞,她微微垂下头,一时间有些尴尬。

    林英见状赶紧活络气氛,“小吴要搬去的地方是骆承之前租下的房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小吴想请你和大家吃个饭,一会儿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经过治疗,吴爱国已经能发出几个简单的字音,如果想恢复如初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复健。

    只见他用力点点头附和着林英的话,眼里尽是期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