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55章 到达京市 短暂分别。

第55章 到达京市 短暂分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 在沈清远的依依惜别下,苏念念跟着沈绍东几人踏上了去往京市的旅程。

    不过,沈老爷子的满心不舍只针对苏念念一人。

    由于苏怀安的身体状况不算太好, 他们选择坐火车去京市,卧铺票是提前好几天就已经买好的。

    老爷子被儿子搀扶着走在前面, 苏念念走在最后面。就在她正准备走进检票口的时候, 一身军绿色的骆承忽然跑到她的身前, 微微喘息的声音传出来也不知道这是跑了多远才赶到的。

    她下意识地望向苏怀安他们,幸好他们已经检完票进了站台没看到这一幕,不然解释起来会很麻烦。

    “念念,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这个给你留在路上吃。”骆承把手中的网兜递过去,隔着网兜可以看见里面有苹果、罐头、麦乳精等等一些吃喝。

    怕她不收,男人直接把兜绳塞进她手里,然后又叮嘱两句就赶紧跑了。

    整个过程堪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苏念念被他这番操作弄得一愣,她昨天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坐的是哪个车次,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转念一想,每天去京市的火车好像只有这一趟车,确实也不需要告诉车次就能知道。

    听着检票员的催促声她只能先检票进站台, 一切等回来再说。

    直到她进了检票口,骆承才从角落里慢慢走出来, 眼底尽是浓浓的不舍和依恋……

    苏怀安他们检票后一直站在不远处等苏念念进来,可左等右等也没能把人等来, 就在沈绍东准备出去寻人的时候, 苏念念拎着网兜终于进来了。

    “这些东西是哪来的?”沈绍东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已猜到了大概。

    “是李桃送给我的。”关于骆承的事,苏念念还不打算现在跟他们提, 所有事都八字没一撇呢,她想等做完亲子鉴定后,如果到时候真和骆承交往再说吧。

    见她不说实话,沈绍东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劝告她,于是只能闭紧嘴巴把它当作真话来听。

    此时,苏怀安还不知道苏念念曾经离过婚的事,他看着那一网兜的东西也没多问就相信了。

    苏念念把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趁机转移话题道:“咱们是20号车厢,快上火车吧。”

    苏振军扶着苏怀安往前走,沈绍东走在后面,苏念念怕他问起骆承的事,直接越过他挽上苏怀安的另一只的胳膊,那亲昵的态度让沈绍东不禁感叹:幸亏他爸没看见,不然保准也要跟来……

    十多个小时的路程难熬又漫长,当火车到达京市时已是第二天凌晨。

    灰蒙蒙的夜幕下他们随着人潮走出站口,这时,一个男人从停在路边的吉普车上走下来,他步伐迈得很大,透着几分霸气。

    虽然天黑看不清长相,但苏念念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凌厉。

    “唐剑,怎么是你过来的?向杰他人呢?”苏振军朝男人看过去,眉头皱得死紧。

    “他忽然接到通知陪上级领导去地方了,苏叔我接您也是一样的。”被唤作唐剑的男人上前两步接过他们的行李,虽然没怎么笑但态度却很热忱。

    所有人中只有苏念念一个女孩儿,她被安排在副驾驶。

    近距离再看,苏念念这才看清男人的长相,谈不上长得有多帅却特别有男人味儿,浑身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苏念念对这种类型的男人都是敬谢不敏。

    此时,唐剑也注意到了她,眼前的姑娘长得很漂亮,是自己所见过的女人当中最漂亮的一个。

    尤其是那双清澈灵动的美眸,不由得让他心尖儿一颤,刹那间感觉心都快化了。

    苏怀安见这臭小子总盯着自家孙女不放,沉着脸怼了怼身旁的苏振军,“挺胖的身子挤得慌,你去坐前面。”

    “……”苏振军无语地看向父亲结果换来一记瞪视,他只好打开车门乖乖去换座位。

    见喜欢的姑娘被换走了,唐剑虽然心里很不爽但表面上却不敢造次,他趁开车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和苏念念搭话。

    苏念念初来乍到不想得罪人,所以一直表现得客气又疏离,还是苏怀安最先忍不住对唐剑冷声冷气地提醒道:“开车时别总说话,容易分心。”

    见老爷子发话了,唐剑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无趣地摸了摸鼻子没敢再吱声。

    见车厢里终于消停了,苏怀安满意地闭上眼睛假寐,全然不顾唐剑那颇具哀怨的眼神儿。

    火车站距离招待所不算太远。

    把苏念念和沈绍东安排在事先预定好的招待所,苏家父子便回了家。

    告别唐剑,苏振军斟酌一番后问道:“爸,我看唐剑那小子好像很喜欢念念,我觉得他们两个挺合适的。”

    唐家在京市背景很强,唐剑本人在部队也发展得不错,无论是哪方面都挑不出毛病,他不懂刚刚父亲为什么不给两人制造些机会。

    “适合个屁!就那臭小子的花心样儿配不上我孙女。”平时以儒雅示人的老爷子头一次吹胡子瞪眼这么生气。

    苏振军被老爷子的反应吓得眉毛一挑,随即哭笑不得地问:“人家怎么花心了?我还真没发现。”

    “那小子之前处过俩对象,个个往家里带过最后都黄了,这还不叫花心?反正想和我孙女处对象,他还不够格。”

    苏老爷子懒得再对牛弹琴,拄着拐杖朝家门走去,徒留苏振军站在原地还在消化父亲的言论,他想不明白怎么处过对象就叫花心了?

    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有哪个是没处过对象的?

    看来有他家老爷子在,念念的对象也不好找……

    回到卧室,苏怀安怎么睡都睡不着觉,他辗转反侧半天终于还是起身去了书房。

    苏振军也不困,他坐在客厅里见老爷子又出来了,不禁问道:“爸,你这是要去哪儿?”

    老爷子拄着拐杖肃着一张脸,一边朝书房走一边对他说:“给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打电话。”

    都是科学家了,还不成器?

    苏振军用手指抚上发胀的眉心只觉得有些好笑。

    安静的书房里,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声音,通过总机电话员的转接,过了半晌之后才被接通。

    “喂,哪位?”

    对方的声音透着嘶哑略显疲惫,苏怀安听了没有多大感触,“是我,你今天有空吗?回来一趟。”

    电话那端的苏振业明显身子一顿,随即开口问道:“爸,你从外地回来了?”

    “嗯,白天早点过来。”一想到他那可爱的孙女这么多年一只流浪在外,苏怀安就气不打一处来,“别跟我说你没空,今天就算是爬你也要给我爬过来。”

    “……”苏振业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老爷子了,他伸出食指扶了一下金边眼镜框,根本不敢反驳。

    撂下电话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以过去的频率来换算,最近老爷子找他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啊?

    不过就算心中有再多疑问,他也只能听从父亲的安排回家看一看。

    ……

    在招待所里。

    这是苏念念第一次来京市,她的内心充满了好奇。现在天黑外面的景色看不清,她想等天亮之后去附近逛逛,感受一下当代京城所散发的魅力。

    据服务员介绍,这座招待所位于京市中心,距离这里不远处就是天/安/门。

    她特别想在这个年代,在天/安/门前来张合影留念。

    心里这么想着,伴随太阳渐渐升起,她终于忍不住踏着晨光出了招待所,屋外的新鲜空气让她不自觉地深深吸气,紧接着便朝天/安/门广场的方向走去。

    因为上辈子是京市人,所以她对这个城市无比熟悉,哪怕是倒退四十多年,经过一番打听她便能轻松找对地方。

    穿过胡同,街边有小贩的吆喝声,宽敞的马路上是一辆辆自行车往来穿梭,偶尔还会经过一辆小轿车,跟沈城比起来要繁华许多。

    一想到明年就要来这里上大学,苏念念眉眼弯弯,心中充满期待。

    比起后世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她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年代的氛围,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质朴的笑容,单纯而又美好。

    在出发之前,苏念念已经和沈绍东打过招呼,说明了自己的去向。

    今天沈绍东和苏振军要去医院询问关于亲子鉴定的事项,虽然担心她人生地不熟容易出事,但在苏念念的再三保证下,沈绍东还是勉强答应了。

    当她来到天/安/门广场时,这里已经有很多游客,其中还能见到几个外国人。

    苏念念走到一处照相摊位前经过询问才知道,这时候的照片要等一个月才能冲洗好,如果邮回沈城还要再等半个月的时间。

    一个半月这么久,这让她瞬间没了想拍照的心思。

    这时,有几个年轻人朝她这边走了过来,带头的女生冲她礼貌微笑道:“同志,我们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请问你会使用照相机吗?”

    苏念念还真不知道老式照相机的使用方法,她摆摆手明说自己不会。

    在人群中有个女孩儿十分不满地嘟囔道:“你们看吧,我就说她看起来不像会的样子,你们非要过来问。”

    女孩儿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苏念念听到了,她闻声看过去,是个穿着呢子大衣的时尚女孩儿,瞅那模样一定是被谁家惯坏的小公主。

    像这种人,她一般都不会与其一般见识,再说他们萍水相逢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见,犯不上跟这种心高气傲又心灵脆弱的人犯口舌之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