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57章 鉴定结果 详述当年的事。

第57章 鉴定结果 详述当年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惜, 下一秒希望就破灭了。

    只听苏念念笑吟吟地说道:“真巧,我们之前在天/安/门广场见过一面。”

    “欸?那你们还真缘分。”田素秋瞅瞅两人,笑容更甚。

    “嗯, 是的。”苏念念会把这事说出来就是不想应付安初雪的虚伪。

    现在直接说记得她,估计这位傲娇的小公主应该不会再自找没趣了吧?

    安初雪对苏家有着隐藏极深的心思, 哪会因为这点小事而退却, 她露出一抹甜笑向田素秋解释道:“念念不说我还真没想起来, 我们之前确实在天/安/门广场见过一回。”

    随即她又转过头看向苏念念,“我这人有时候说话比较直接不走脑子,如果之前有让你不舒服的地方, 请你别往心里去。”

    苏念念微不可查地挑了下眉,算是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田素秋都没发现这丫头的真面目。

    她是真的挺能演戏,不去考戏剧学院简直屈才了。

    田素秋介绍他们认识是出于好心,但这一刻她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道:“别光聊,咱们先看看吃点什么?”

    苏念念懒得和安初雪继续做戏,她抬起头望向前方黑板上的菜单点了一份炸酱面。

    “行,那初雪你吃什么?”

    自己放下身段道歉却没得到相应的回应, 安初雪被气得不行。在田素秋的面前她又不敢发脾气,于是只能咬牙忍下憋屈, 点了一小碗白米饭和一盘素菜。

    没一会儿的功夫,桌上摆了四菜一汤, 有面条也有饭。

    在吃饭的时候, 苏念念是一个合格的听众,她只负责吃东西并没有想要聊天的欲/望,而田素秋和安初雪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 气氛还算和谐。

    直到他们提起苏振业,苏念念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

    安初雪并不知道苏念念和苏振业的关系,她紧紧攥着手里的筷子问向田素秋,“田姨,我妈最近特别忙,她是不是又和振业叔在一起呢?”

    如果是知道他们职业的人听了这种古怪的话也许不会觉得有问题,但让不知情的旁人听了去指不定会误会成啥样?

    如果……一种猜测在心中渐渐成形。

    苏念念不动声色地吃着面条,已隐约猜到田素秋为什么要带自己认识安初雪。

    田素秋先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才笑呵呵地说道:“应该是吧,如果你妈没空给你做饭,你就来我家吃吧。”

    “嗯,好啊~谢谢田姨。”

    一顿饭下来,苏念念只觉得嘴里的面条如同嚼蜡。

    回家的路上,两人坐在公交车上,田素秋小心试探道:“念念,你觉得初雪怎么样?她妈是我朋友,一个人带着她长大很不容易,这孩子平时还挺乖的。”

    果然是个单亲妈妈……

    这算是印证了一半猜测,苏念念看向她淡淡一笑,“这么短的时间内,我看不好一个人的品质是好是坏,您觉得她好就行了。”

    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忽然冷淡,田素秋愣怔一瞬,只以为这俩孩子在这儿之前可能发生过不愉快,苏念念才会如此。

    “初雪是个很贴心的孩子,以后相处久了你就知道啦。原本我打算让她当我儿媳妇的,不过她妈和振业挺投缘的,我就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这番话又印证了另一半猜测。

    关于苏振业可不可以再婚,其实苏念念没有任何想阻止的心。

    第一,鉴定结果没出来,她名不正言不顺。

    第二,就算自己是他女儿,她也不会管长辈的私事。

    第三,哪怕便宜爹娶了后妈,如果她不喜欢后妈大不了离远点就可以,犯不着去主动招惹。让她和安初雪好好相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于田素秋这种自以为是的做法,她虽然没那么生气但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以诚相待。

    “哦,是吗?那挺好。”

    听着苏念念干巴巴的回应,田素秋微微一怔,随即小心翼翼地问道:“念念,如果振业再娶,你会同意吗?”

    “田姨,鉴定结果还没出来,您问我这问题好像有点早,再者说我一个小辈儿管不着长辈的事。”

    看着苏念念脸上的淡笑,田素秋轻眨一下眼睛,第一次觉得这姑娘是个外柔内刚的烈性子,今天这事自己好像办得有欠妥当。

    ……

    在千里之外的沈城。

    骆承坐在房间里正擦拭那把一直未送出去的唢呐,暂新锃亮,一看就是保养得很好。

    都说睹物思人,好几天没见到苏念念,他只能靠睡在他们曾住过的房间,亲近所有与她相关的事物来缓解心中的思念。

    当韩茹端着水果敲门进来时,便看见他拿着唢呐坐在那里眼含爱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恋物癖呢?

    她把儿子最近的反常看在眼里,忍不住念叨着,“你说你笨不笨?念念去京市你也跟着去呗,她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事怎么办?”

    “她和沈院长一起去的,应该还有别的事我去不太方便。”虽然当时苏念念把去京市的原因说得轻描淡写,但骆承还是感觉到事情不会像她说得那样简单。

    具体是什么事?他尊重对方的隐私。

    见儿子蠢得没救了,韩茹气得撂下果盘转身就走,临出去前还不忘嘟囔道:“活该你在这儿犯相思病,我看你是真的有病!”

    面对母亲的恼羞成怒,骆承没去理会,他抬眼看向日历牌,又数了一遍距离苏念念归来还有几天……

    经过三天的漫长等待,亲子鉴定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当苏怀安拿到鉴定结果的那一刻,他已经是老泪纵横。

    毫无意外的,通过白细胞血型比对证实苏念念和苏振业的确是父女关系。

    沈绍东在得知这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紧给沈城打去了电话,沈清远在电话另一端声音哽咽,并交待他一定要把苏念念安全带回来。

    有了这份鉴定报告,苏振业的情绪终于破防,他站在客厅里,眼含泪光地问向苏念念,“念念,我能抱抱你吗?”

    谁能想到浑浑噩噩二十年后,上天还能赐给他一个女儿,一个眉眼长得像沈琦的女儿。

    这仿佛给他的灰暗生活带来了一丝光亮……

    在这种氛围下,苏念念张开手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喊了一声“爸爸”,这让苏振业瞬间泪崩。

    其他人见状都默默离开客厅,给这对父女留下空间好好叙旧。

    拥抱过后,两人坐在沙发上都挺沉默,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在这之前,他们只不过是陌生人,像这种认亲的事苏念念是第一次经历,她舔了下嘴唇,觉得自己身为小辈还是先找个话题聊吧。

    可还没等她开口,苏振业便满怀深情地说道:“你和你妈长得很像,如果她还活着该多好……”

    想到田素秋说过的话,苏念念猜不出他对沈琦还有几分感情,现在看到他这副情深的样子更是迷惑。

    “我能问问,你和…我妈当年的事吗?”

    自觉有些唐突,她又补充道:“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有点好奇。”

    关于过去,除了最后一次争吵,其余的时光皆是美好的,而越美好的东西当你失去它的时候就会越痛苦。

    这一点,苏振业深有体会。

    他垂下眼睑,沉默良久才开口,“你是我们的女儿当然有权力知道一切,可能你外公已经跟你提到过一些,我……是我对不起你妈。”

    因为父辈是好友,苏振业和沈琦属于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

    原本沈清远是想让苏振军当自家女婿的,但是让两家人没想到的是,沈琦竟然爱上了内向木讷的苏家老二。

    因为这个,父女两人没少争吵。

    在沈清远的眼中,苏振业就是个性格内向的怪人,虽然智商奇高但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比起苏振军的沉着稳重,他简直是毫无可比性。

    可两个孩子乐意,就算作家长的再怎么阻拦也是徒劳。

    就在沈琦二十岁的时候,两人欢欢喜喜地结婚了。

    他们婚后的生活一开始很甜蜜,慢慢的,沈清远也就放下了对女婿的成见。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沈琦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因为工作关系,苏振业要从沈城调去京市,沈琦不想饱受相思之苦便要求跟他一同前往。

    最开始,沈清远并不同意,他希望女儿等生完孩子再过去团聚,但沈琦主意已定谁劝都不听,最后没办法他只能答应。

    至于这对小夫妻为什么会在临产前争吵?

    苏振业给出的解释是:他当时因为天天泡在实验室里要早出晚归,而沈琦却觉得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经常跟他大吵大闹,就算他解释无数次都没有用。

    直到最后一次,由于研发一个多月的项目宣告失败,当沈琦再次跟他争吵时,他在心情无比沮丧的时候说了两句重话,这使得第二天他上班之后,沈琦就收拾行李离家出走了。

    他是在下班之后才发现的,苏家上下寻遍整个京市都没找到人。

    待终于有了妻子的消息,等来的却是她和孩子的死讯……

    讲述到这里,苏振业用双手紧紧捂住脸庞,身子随着抽噎声微微轻颤,他的内心充满了浓浓的悔恨,如果当初他们不吵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苏念念听完整个故事后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她外公看人真准,她这个便宜爹确实不适合给人当丈夫。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她还是想为沈琦说几句话,“你知不知道孕妇在怀孕时不论是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都会异常敏感?有的人甚至会性情大变,更甚者还会抑郁。作为丈夫,你的确不合格。”

    哪怕他在第一次争吵之后去查查相关资料或是问问生产过的妇女也不会发生后来悲剧。

    听着女儿对自己的指责,苏振业的愧疚之情如排山倒海一般涌上心头,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从来没有想过妻子经常生气是因为怀孕的原因。

    “念念,对不起。”

    “你没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我妈和我外公。”见他那副自责的样子,苏念念重重叹气,“我能问问,我妈怀疑你出轨的对象是谁吗?”

    她总觉得凡事必有因果,沈琦就算再怎么疑神疑鬼也不可能凭空臆造。

    苏振业听了,用手掌狠狠搓了两下脸庞,然后如实回答道:“是我的同事,叫安静。”

    “你们现在还是同事关系?”安这个姓,让她忽然想到一个人,“她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安初雪?”

    “对,我们仍是同事,准确来说她是我的助手。”苏振业抬眼看向她,疑惑出声,“你怎么会认识初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