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60章 报案 天寒地冻。

第60章 报案 天寒地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翌日。

    听说他们今天回来, 沈清远早早起床亲自去菜市场买了各式各样的菜,他嫌江婶儿做菜不好吃便把这项任务交给沈放去做。

    经过这段时间锻炼,沈放的厨艺大涨, 虽然还没有苏念念做的可口,但是却比江婶儿做得强多了。

    知道苏念念回来了, 他哼着小曲儿在厨房里忙碌着, 一心想要做顿丰盛的菜肴给妹妹吃。

    当沈绍东他们迈进家门时, 正好看见他坐在院子里杀鸡,十多天没看见儿子,沈绍东第一次觉得这小子看起来还挺顺眼的, 他刚想走过去与其说上两句知心话,就见那小子扔下手里还没宰杀的活鸡,目不斜视地直接约过他,大步朝苏念念的方向奔去……

    “妹,我都想死你了!”

    面对沈放的热情,苏念念莞尔一笑道:“哥,我也挺想你的。”

    由于手太脏,沈放没好意思上前抱人,他笑呵呵地挠了挠头发这才注意到她身后的苏怀安, “苏爷爷您也来啦?咱们快进去吧,外面冷。”

    说着, 他带着两人往房子里走,全程没多看沈绍东一眼。

    生出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不孝子可把沈绍东气得够呛, 他沉着脸跟在众人身后, 准备等没人的时候再找这臭小子算账。

    此时,沈清远从客厅里迎出来,苏念念在见到他的刹那, 脸上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她满含深情地喊了声“姥爷”。

    第一次听到这声称呼,沈清远激动得红了眼眶,他颤巍巍地伸出手,哽咽说道:“让姥爷抱抱你。”

    “好~”

    相拥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心中同时溢满了幸福。

    其他人在一旁看着,也忍不住跟着动容。

    一番亲近之后,沈清远这才有功夫搭理苏怀安,他收敛笑容肃着脸问:“你怎么跟来了?不会是想在我家住吧?”

    在来之前,苏怀安已经想象到他会是这样的态度,于是毫无心里压力地点头回答道:“对,我可能要打扰几天,真是不好意思。”

    “你都知道是打扰还想要住下来,脸皮可真厚。”

    “孙女在哪儿我在哪儿,我这也是没办法。”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苏念念唇角上扬仿佛看到了上辈子的一幕幕。

    能在这个世界也拥有这么多亲人,这种感觉可真好~

    吃过午饭,苏念念趁着两位老人回房休息的时候和沈绍东出了门。

    她回沈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公安局报案,作为当年的受害人,人证物证俱在,就算苏盼楠想狡辩也要为当初所做的罪恶付出代价。

    当公安人员知道他们的来意后都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谁能想到一个九岁的孩子能干出这种事来?

    其犯罪动机和这背后是否有人指使,这都需要把人带回来进一步调查才能知道。

    待苏念念从公安局里走出来时,她不自觉地长吁一口气,积压在心底许久的郁气终于疏解了一点点。

    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苏盼男被绳之于法的那一天。

    见她脸上没什么笑模样,沈绍东劝慰道:“公安人员可能还需要调查几天,这事你别太着急。”

    “嗯,我没事。”苏念念回以一抹微笑,紧接着说道:“我还要去服务中心一趟,舅你先回去吧。”

    “用我送你吗?”沈家人都知道她在外面和别人合伙做了点小生意,于是也就没再多问。

    苏念念不自觉地轻扯耳垂,心底有些发虚,“不用,我坐公交车就行。”

    两人分开后,苏念念坐上了开往部队方向的汽车,许久未见那个男人,她心中隐隐有所期待……

    此时,骆承正坐在会议室里听上级首长讲话,他虽然人坐在这里,但思绪却早已飘去了火车站。

    按照之前的约定,苏念念应该在三天前就已经回来了,可到目前为止也没能见到她的踪影,这让他不禁有些心慌。

    以至于最近几天他都会去火车站接站,可惜到最后都是失望而归……

    原本他打算今天继续去等的,却被这场临时的会议绊住了脚步。

    一场冗长的会议开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骆承随着人群走出会议室,表情看起来十分凝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刚刚的会议感触良多。

    这时,一个士兵小跑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只见方才还沉着冷静的汉子瞬间变得激动万分,直冲部队大院门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其他人见状忍不住好奇地问向来通报的士兵是怎么回事?

    士兵只是嘿嘿一笑,故作神秘愣是没告诉他们答案。

    部队院外,苏念念站在寒风中被冻得瑟瑟发抖,她有些后悔出门时没多穿一件衣服。

    她朝部队院里不停张望着,不禁抱怨那男人怎么还不出来。

    直到一个晃动的人影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脸上才多出一抹甜笑。

    如今已是深冬,四周的树木早就成为一派萧瑟景象,骆承跑到苏念念身前时额头布满了薄汗。

    他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在见到真人的那一刻脑子里忽然变得一片空白。下意识的,他连忙脱下身上的军大衣给苏念念披上,眼底尽是疼惜,“冻坏了吧?快穿上咱们进去说。”

    身上突如其来的温暖一直暖进心里,苏念念捏着军大衣的衣领,心脏不由自主地漏跳一拍,待她乖乖把军大衣穿好后小脸儿已是通红。

    只不过这么冷的天,让人分辨不出她的脸红是因为害羞还是被冻的。

    “你把大衣给我,你怎么办?”

    “没事,我不冷。”

    此时,骆承除了一身单薄的军装就再无其它,两人并肩走进部队,苏念念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只希望能赶快到达他住的地方。

    因为天冷,家属楼这边没有几个路人。

    骆承用余光打量着她,总觉得她去京市这一趟好像瘦了一点儿。

    “你赶快走呀,别磨蹭。”苏念念见他被冻得耳根发红却还在那里悠哉踱步,于是忍不住上去拽了拽他的衣角,可下一秒,她的小手却被骆承一把握进了手心里,“念念,我很想你。”

    他的掌心带着一层薄茧有些粗糙,苏念念下意识地挣了挣,脸色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了,“你干嘛呀?咱俩现在还不是对象关系。”

    闻言,骆承立刻松开手,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鲁莽行为。

    这半个月以来他每天都在想念她,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人,真就一时没控制住那仅存的一丝理智。

    “对不起,我没忍住。”

    如此坦荡的道歉让苏念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暧昧的气息在两人身边轻轻萦绕着。

    本以为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氛围会在进屋之后就能有所改变,可惜直到走进那一室小房那种感觉也没有舒缓,反而有往更暧昧的方向发展下去的势头。

    在暖烘烘的屋子里,他们一个坐在床沿边,一个坐在椅子上,趁着此刻气氛融洽,骆承再次鼓起勇气问道:“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

    听到这话,苏念念差一点脱口而出一个“想”字,幸好她及时刹车才没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对于两人的暧昧关系,她暂时还没理清楚头绪,她知道骆承是个对待感情很认真的人,苏念念希望自己也能有个认真的态度作为回应。

    她坐在那里垂着头不说话,浓密的睫毛微翘而又纤长,如雪的肌肤嫩得就像一颗剥了壳的鸡蛋,骆承把这份美好看在眼里不自觉地喉结一动,没再追问下去。

    “你坐,我去打点热水。”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难免会心脏乱跳,怕自己再犯错误,便立刻拿起一旁的暖瓶去锅炉房打水。

    那急匆匆的脚步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苏念念见他出了房门,瞬间肩膀一颓,一直绷紧的神经这才敢放松下来。

    之前她也来过这里,可这一次却紧张得不行,尤其是骆承靠近她时,那颗过分活跃的小心脏就像要跳出嗓子眼儿一般,让她变得无所适从。

    趁着男人不在,苏念念赶紧把身上的军大衣脱下来叠好放到一旁。

    待她重新坐稳后,骆承拎着暖水瓶也从外面回来了。

    此时的他已被冷冽的寒风吹回了少许理智,他把桌上的一个茶缸倒满热水,再用另一个空茶缸来回折了好几遍才递过去,“喝点水会暖和一点儿,你怎么把大衣脱了?这里冷。”

    苏念念用双手接过茶缸,瞬间被暖得通体舒畅,她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喝了好几口热水,直到把心底那份紧张感压下去才说话,“谢谢,我没那么冷了。”紧接着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关于我的身世,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骆承拽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没想过要逃避这个话题,“嗯,我爷爷已经打过电话,而且还听说你爷爷对于咱们的事很生气。”

    想到当时的情景,苏念念也很无奈,“他的确有些接受不了……”

    比起这个问题,骆承最关心的还是她的身世,“你当初是怎么和家人分开的?那向阳村的苏家人又是怎么回事?”

    如今这件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苏念念端起茶缸喝了口水,然后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

    这其中还包括苏念楠和安静所做的恶事。

    骆承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内心升起的怒火让他犹如一个冷面煞神,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戾气。

    “向阳村的苏家知不知道这件事?”

    “之前应该不知道,如果公安人员的办事效率快,估计今天下午就能知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