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65章 见家长前奏 四千字哦~棒棒哒!

第65章 见家长前奏 四千字哦~棒棒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位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 但是行动力惊人。

    第二天一早,当苏念念准备上班出门时,苏怀安忽然开口拦住了她, “念念,你今天早点回来, 陪我去百货大楼买点东西。”

    苏念念的脚步一顿, 不自觉地望向沈清远那边。

    如果换作以往, 她外公早就出声开始抢人了,但今天却没有。

    还真是奇怪……

    “您想买什么呀?您腿脚不方便,我帮您买回来吧。”

    这一问倒是把苏怀安问得哑言, 他哪知道自己想买什么?自己只不过是不想让孙女有时间出去约会而已。

    “我就是想出去逛逛。”

    “今天外面阴天可能有雪,您腿不好,别出去了,如果想买什么东西告诉我就可以了。”苏念念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只单纯以为两位老爷子又闹矛盾,爷爷不太想在家里呆。

    可今天天气确实不好,能不出门尽量不要出门,不能因为置气而任性。

    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理由就这么被堵回去了,苏怀安下意识地望向沈清远, 只见那老头儿避嫌似的错开脸根本没看他。

    于是他只能点头同意,“那行吧, 今天天气不好你也要早点回来。”

    想到今晚的约会,苏念念眉眼含笑道:“好, 我工作完就回来。”

    具体什么时候能工作完就不知道啦~

    就这样, 两位老爷子眼睁睁地看着她犹如一只欢快的鸟儿飞出了家门……

    “你说你废不废物?连撒谎都不会。”沈清远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对苏怀安恨铁不成钢道。

    这让他不禁怀疑和这老头儿合作是对是错?

    一听这话,苏怀安也不乐意了, 他心里变得更加堵得慌,“我这辈子就没撒过谎,那现在怎么办?”

    他们既想拆散两人,又不想引起苏念念的反感,这着实有点难度……

    “能怎么办?再另想办法呗。”

    此时,苏念念正一脸甜蜜地望向站在大院门外的骆承,眼底尽是喜出望外,“你怎么会来?不是说要晚上见面吗?”

    “我等不了那么久,想见你就来了。”骆承把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来放进她的口袋里,“这里是热水,能暖和一点儿。”

    有个如此贴心的男朋友,苏念念红着脸难得露出娇羞,“谢谢,很暖和。”

    怕她冷,骆承又把自己的围脖给她系上,“咱们走吧,我载你。”

    在不远处有一辆自行车停放在那里,他带着苏念念走过去,长腿一迈,示意她坐到后面。

    苏念念望着后座多出来的一块海绵垫子,唇角情不自禁地高高扬起,“这是特意为我准备的?”

    “嗯。”

    骆承没敢与她对视,就连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直到腰间多出一只嫩白的小手才让他意识到苏念念已经坐上了自行车。

    只不过,他的神经因此绷得更紧了,就连呼吸都变得格外小心翼翼。

    苏念念从小怕冷最不喜欢的就是冬天,她窝在男人的身后并不感觉冷,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冬天好像也挺好的。

    “你几点来这里的呀?部队最近没事吗?”

    由于昨晚太兴奋,骆承几乎一夜没睡,今天天还没亮就在操场上跑了个三千米,紧接着就来大院门外等人了,连早饭都没吃。

    “我刚来不久,部队最近没事,可以天天接送你。”

    母胎单身二十多年,苏念念头一次体验男朋友接送上下班,她发现这种感觉还真不赖。

    清晨的沈城,寒冷中透着一缕烟火气,质朴中带着少许热闹繁华。

    怕耽误她的工作,骆承没敢放慢骑车的速度,待两人到达医院门口时他停下车为其整理了一下浅灰色的羊毛围脖。

    麦色修长的手指与白皙细嫩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若有似无的碰触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加温,骆承不禁手指一顿,过了半晌才滚动喉结说:“晚上我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苏念念仰头凝望着他,内心深处还在往外冒粉红泡泡,刚刚气氛那么好,她以为他会吻她呢,结果并不没有。

    男友太纯情了,可怎么办?真愁人。

    两人分别后,苏念念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如今,为了能更好地学到知识,除了小查房以外,沈绍东还让她负责学术研究时端茶倒水的工作。

    今天是周一,早上九点钟,苏念念跟在一群医生身后继续做笔录。

    这时,在不远处的儿科门诊室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苏念念和其他人一样好奇张望过去,想瞧一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是沈绍东亲自带大家查房,他也蹙眉望向那边,对身旁的实习医生说道:“小李,你去看看那边是怎么回事?”

    “欸,好的。”被唤作小李的医生一溜小跑奔向门诊室,过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原来是有个六岁男孩儿今早肚子疼得厉害被送来了这里,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病却查不出病因,所以孩子的母亲才会在这里崩溃哭闹。

    沈绍东听完眉头拧得死劲,他再次问向小李,“这孩子之前也是在咱们医院诊治的吗?”

    “不是,听说咱们沈城的医院去了好几家,儿科消化科的各项检查都查了遍,就是没检查出这孩子的毛病出在哪儿,平时能吃能睡跟好人一样,可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肚子疼,严重时还会昏厥过去。”

    能引起腹痛的因素有很多,沈绍东沉思一瞬后,抬步朝儿科门诊室走去,其他人见状连忙跟在身后。

    眼前这个病例,苏念念根据以往的经验已经隐隐猜到了几分,但是没见到患者本人和进一步的检查,她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猜测。

    她紧跟着众人,很好奇沈绍东会怎样做。

    大家来到诊室门前,屋里的患者母亲还在哭闹,作为一院之长,沈绍东大步上前温声询问道:“同志,有什么事咱们一起解决,你别太伤心。”

    一旁的门诊医生见院长来了,忙向患者母亲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医院的院长,您快别哭了。”

    一听是医院的院长,患者母亲立刻哭得更大声了,“院长,求求您救救我的儿吧!我们家就这一个孩子,他可不能出事啊!”

    沈绍东没再理会她的哭闹声,他来到病床前伸手探向小男孩儿的腹部,问向疼得哼哼唧唧的小男孩儿,“告诉伯伯,这里疼不疼?”

    他所点的几个地方,男孩儿皆是点头,而沈绍东的眉头也跟着越蹙越紧。

    门诊医生见状,只能对病人母亲劝说道:“您先别哭了,这里问诊呢,您这样很耽误诊断,现在咱们找出病因才是要紧事。”

    病人母亲吸了吸鼻子,终于止住了哭声,“我不哭了,我一定好好配合大夫的工作。”

    沈绍东给孩子仔细检查完,问向她:“你和孩子的父亲或者上一辈的老人有没有遗传病史?”

    病人母亲用袖口擦了擦眼泪,寻思半天才茫然说道:“没有啊,都挺健康的,我太姥今年八十多那体格还挺硬实呢。”

    没有遗传病史……

    沈绍东的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身为一名医生,在这种情况下苏念念无法做到事不关己,她站在众人中忍不住出声问道:“我能问问他这种症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在发病之前有没有发生过意外之类的?”

    听到她突然出声,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她,那其中夹杂着疑惑也有不屑,沈绍东微不可查地挑了下眉,顺着她的话问向患者母亲,“这是我助理,在这之前孩子有发生过意外吗?”

    “我儿子这病有好几个月了,具体啥时候犯的病我不太记得,不过他在今年开春的时候从桃树上掉下来过,但当时啥事没有啊?”

    沈绍东听完沉思一瞬,然后转身问向自己带过来的一众医生,“你们觉得孩子的症状是因为什么而引起的?”

    连去过好几家医院都没诊出问题所在,大家默默噤声没人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

    见所有人都不说话,沈绍东把目光锁定在苏念念的身上问:“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此时此刻救人要紧,苏念念也没再藏着掖着,“我觉得这应该是外伤引起的腹痛型癫痫。”

    癫痫俗称羊角风,一般发作时会突然昏倒,全身痉挛,有的还会口吐白沫,而腹痛型癫痫属于癫痫的一种特殊类型,其症状也和一般类型的不太一样。

    “不过,这需要患者做完脑电图才能确诊。”

    她话音刚落,就引起一阵骚动,尤其是那几个实习医生对她这话更是半信半疑,一个没读过医科院校的人,怎么可能比坐诊的医生还厉害?

    但惧于她是院长助理,没人敢当面说些什么,只希望院长能出面反驳两句,但他们预想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沈绍东反而当着所有人的面露出一抹赞赏的目光,随即对门诊医生说道:“给病人安排做个脑电图,做完的结果拿过来给我看看。”

    “好,知道了。”

    沈绍东带着一众人走出门诊室再去查房,全程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苏念念见他不提反倒是松了口气,万一要追问,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撒谎说平时看医书看到的?

    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待脑电图的结果出来之后,他们这边也已经查完房。

    看着上面显示的结果,沈绍东的心情有些微妙。

    如苏念念所说的那样,这位患者的脑电图有明显的脑部神经元异常放电,他对诊科医生交代了几句话,待人走了便把苏念念叫到了办公室。

    站在办公桌前,苏念念已经猜到对方想要和自己说什么,她身姿笔直没打算先开口说话。

    沈绍东把手里的脑电图递到她的眼前问:“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判断他是腹痛型癫痫的?”

    苏念念垂下头看了一眼脑电图,谎称是在书里曾经看到过,至于是哪本书她记不清了。

    这个理由既合理又有点敷衍,沈绍东听完也挑不出任何毛病,“看来医书没白看,你要继续努力。”

    见对方没再质疑,苏念念赶紧溜了。

    待她离开后,沈绍东急忙往沈家打去电话,那激动又骄傲的心情溢于言表。

    电话刚接通,就迫不及待地说:“爸,咱家好像出了个学医的天才!”

    ……

    第一次谈恋爱,苏念念这一整天时间都有点魂不守舍的,只盼着能早点下班见到骆承。

    手表上的秒针“嘀嗒”转动,她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度日如年的感觉。

    明明两个人已经认识许久,她也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似的毫无自制力地想他。

    就在还有两个小时便可以下班的时候,沈绍东一边换下身上的白大褂一边对她说:“想什么呢?快收拾收拾,今天咱们早点下班回家吃火锅。”

    “为什么呀?”苏念念一听急了,她和骆承约好了不见不散的,如果自己现在离开那他没准会站在医院外傻乎乎地等一夜。

    见她这种反应,沈绍东立刻猜到了什么,但老爷子发话他也没办法,“你爷和你姥爷都在家等着你呢?怎么?你下班还有事?”

    “确实有事,火锅能不能明天再吃?”苏念念一脸祈求地望向他,仍抱有一丝幻想等对方点头。

    可惜下一秒就被他无情地打破了,“他们在家里已经准备好食材就等你回去了,俩人加起来快一百五十岁的人,你不会让他们失望吧?”

    “……”苏念念无奈只能实话实说,“我和骆承约好要一起吃晚饭,他见不到我没准会在这里等到明天早上,大舅你说还怎么办?”

    棘手的问题一下子回到沈绍东面前,他也是左右为难,既不想得罪老爷子也不想得罪外甥女,最后灵机一动道:“在哪儿吃都是吃,不如大家在一起吃问题就解决了。”

    在他的认知中,这两个小年轻的应该没胆见家长,所以到最后外甥女还是点儿乖乖和他回家吃饭。

    苏念念轻拧眉心低着头考虑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抬头,“行,那我们等等骆承吧,我去外面看看他来没来?”

    “……”沈绍东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接受这个建议,他张了张嘴唇,干巴巴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处对象了?如果不是对象关系可不能往家里领人。”

    “当然是对象关系,昨天才确立关系。”苏念念扬起下巴不打算再隐瞒,“大舅不管到时候你都要站在我这头。”

    “……”面对外甥女的信任,沈绍东搓了搓眉心违心说道:“如果他愿意去,大家就一起吃个饭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