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66章 见家长 开始甜美的爱情。

第66章 见家长 开始甜美的爱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医院门外, 阴沉沉的天空中洋洋洒洒飘着雪花,雪花太小落地即化。

    苏念念抱着肩膀走出来,离老远就看见了那个如青松般的男人。

    此时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 这让她赶紧小跑过去心疼地问:“你是不是傻呀?来这么早干嘛?你看衣服都湿了。”

    说着,想伸手拍掉他肩膀上的雪花却被男人紧紧抓住了小手, “我也是刚来, 你快回去吧, 一会儿我找个屋檐下等着就行。”

    从早上开始这天气就阴沉沉的,他怕下雪路不好走再耽误时间,所以才提前过来等待, 如今见到爱人,那疯狂上扬的嘴角就差没把“我很开心”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望着他那傻乎乎的样子,苏念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提及晚上吃饭的事,她把男人拉到不远处的大树下,纠结半天才试探道:“骆承,你有没有…想过家长?”

    在两人交往之前,骆承就已经天天幻想自己见家长的画面,虽然知道对方应该对他没什么好感,但此时此刻心中却一阵狂喜, “你要带我去见他们吗?”

    见过家长就算是过了明路,原本苏念念觉得两人才交往第二天似乎是有点早, 可现在问题赶在这儿,她不想让骆承以为他是个见不得光的男人。

    “嗯, 家里今天吃火锅, 我想带你一起回去吃。”

    “好,你先回医院,我去准备礼物。”

    苏念念被他那激动的神色所感染, 点点头嫣然一笑道:“好,那你慢点骑车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待苏念念回到医院,沈绍东望了一眼她的身后,语气轻松地说:“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他不可能来得这么早,不如我让收发室的王叔看着点儿,等他来了帮忙传个话,咱们先回家?”

    “他去供销社买见面礼马上就能回来,咱们在这儿等等他吧。”

    苏念念睇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那副吃瘪的表情。

    “那小子这么早就到了?”

    “嗯,他在外面等很久了。”提到这个,苏念念的心底是满满得甜蜜。

    沈绍东再次搓了搓眉心,忽然觉得想把他们拆散好像没想象般的容易……

    等两人从医院里走出来时,骆承也已经从供销社买好东西回来了。

    他见到沈绍东便毕恭毕敬地喊了声“大舅”。

    平时沈绍东也是骑自行车上班,如今摆在苏念念面前的是两辆自行车,而两个男人为其坐哪辆自行车的问题谁都不肯让步。

    最后,苏念念理所应当地选择了骆承的自行车。

    给出的理由是:他的后车座有海绵垫子,一点都不冰屁/股。

    望着自己那空荡荡的后车座,沈绍东不由得心头一梗,只能骑上车跟在这对男女身侧往沈家的方向而去。

    ……

    半个小时后,沈家。

    沈清远和苏怀安正坐在棋盘前对弈,吃下对方一子棋后,苏怀安忍不住问道:“你说念念能乖乖回来吗?万一她不肯回来吃饭该怎么办?”

    沈清远的目光从棋子处挪到他的脸上,语气颇为自信,“她会回家的。”

    就在这时,沈绍东和苏念念的说话声从院子里传来,苏怀安抿了抿嘴,不得不佩服这老家伙的料事如神。

    沈清远撂下棋子,笑呵呵地站起身朝门口的方向迎过去,待看到外孙女身后的骆承时,他脸上的笑容一滞,只一秒就恢复了刚刚的神色,还装傻充愣道:“这个小伙子是哪位?”

    而苏念念像是没看见他那一闪而逝的表情变化,笑吟吟地为两位老人介绍道:“爷爷姥爷,这是我对象骆承。”

    “什么?对象?”沈清远差点没绷住情绪,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愈发牵强起来。

    “你什么时候处的对象我怎么不知道?”

    苏怀安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这沈老头儿也就那么回事儿,吹牛倒是挺有一套。

    他冷着脸问向骆承,“什么时候的事?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比起沈清远,他不想来那些虚头巴脑的。

    随着他的质问,气氛一度陷入尴尬,骆承上前两步从苏念念的身后走出来,脊背挺得笔直。

    紧接着他摘下军帽礼貌颔首,态度十分诚恳,“爷爷,当初离婚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努力改正错误,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苏怀安看着他冷哼一声,没有搭理,这让场面变得愈发焦灼。

    沈绍东接收到外甥女的眼神暗示,只能不情愿地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别站在门口,咱们进去聊吧。”

    沈清远睇了他一眼没吭声,背着手径直朝客厅走去,其他人紧随其后心思各异。

    自然而然的,苏念念坐到了骆承的身边,而两位老爷子并排而坐,沈绍东则坐在他们之间的单人沙发上,几个人形成一个微妙的等边三角形。

    客厅里很安静,无声的沉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骆承轻咳一声,主动打破这份压抑,“爷爷外公,今天是我来得太唐突,很抱歉。主要是我太心急想要和您二位见上一面,同时也希望您二位能替念念把把关,监督一下我今后的表现,如果我哪里表现得不合格,你们可以随时随地批评我,我一定积极努力改正错误。”

    苏念念默默在心底给这番话打了个满分,随即附和道:“我们觉得谈恋爱就要光明正大不能对家里人有所隐瞒,也希望您二位能看在我们这么诚实的份上能慎重表明态度。”

    “……”苏沈二人默契地对视一眼,谁都没想到这俩小年轻的会给他们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现在翻脸,只会让苏念念对他们心生不满,如今之计也只能是从长计议……

    在东北,冬天最爱吃的就属铜火锅,而铜火锅最麻烦的一点就是需要生炭。

    一阵虚伪的寒暄过后,沈清远指着那个还没处理的紫铜火锅问:“小骆平时在家干活吗?火锅会不会生?”

    如今的骆承,厨艺早已突飞猛进,他随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火锅,酸菜,猪肉等等食材一应俱全地摆放在那里都还没有处理,他点点头态度十分谦和,“这个我会,您就交给我处理吧。”

    “那行,我们这些腿脚不好的老头子可就全都指望你了。”

    苏念念也想上前帮忙却被沈清远拦了下来,“这厨房烟熏火燎的,你一个姑娘家家干嘛去?你去楼上看书,这里用不着你。”

    以前是厨子的苏念念听了这话在心里打出一排问号……

    “听外公的话你去看书吧,这里的活儿放心交给我就行。”骆承把衬衫袖口卷至小臂,那神情自若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有信心。

    苏念念知道他会做饭,但厨艺有限,不过有沈清远在场,她无奈离开厨房。怕骆承在这里会挨欺负,她把书拿到餐厅来看,目光虽在书面上,可耳朵却在时刻关注着厨房那边的一举一动。

    同时也在关注他的,还有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沈清远和苏怀安。

    这段时间在父母的“谆谆教导”下,其实生火锅这种活儿对骆承来说算是小意思,只见他用三两下的功夫就把炭火生起来了,那娴熟的技巧让沈清远都为之侧目。

    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在生火烧炭的方面要比他那傻孙子强多了。

    紧接着,骆承又把酸菜从盆里拿出来放在案板上分层切丝,每一个动作都显得特别贤惠。

    苏怀安见状,偷偷怼了怼沈清远小声说道:“你不是说能让他丢脸吗?你看现在这样像是丢脸么?不过这小子会做饭这一点还真挺不错。”

    当前社会,会做饭的男人很少,关于这一点,他对骆承还算满意。

    “我发现你活了这么大岁数真是白活了,就只露了这一手你就满意了?”沈清远白了他一眼,一句话把他点醒,“那是咱们的亲孙女,会做饭的男厨师比比皆是,难道都能当你的孙女婿?”

    “……”苏怀安抿了抿嘴唇,觉得这话也对,自己不能只因为这一点就轻易同意他们的关系。

    此时好几道目光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这让骆承有一丢丢紧张,这一刻他特别感谢韩茹女士在前段时间对自己厨艺上的急训,不然今天一定丢脸了。

    待把一切都准备妥当后,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就上桌了。

    沈绍东接收到老爷子的暗示拿出一瓶存了好几年的白酒放到桌上说:“小骆,两位老爷子都不能喝酒,来~你跟我喝点儿,这酒口感很醇厚,平时我家老爷子可舍不得拿出来,这是看你来了才舍得。”

    在长辈面前,骆承哪敢让对方给自己倒酒,他迅速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白酒为沈绍东斟满,“大舅我敬您一杯,谢谢您平时对念念的照顾。”

    苏念念知道他不太能喝酒,便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角问:“你不许喝太多,要节制。”

    感受到她的关心,骆承回以一抹安抚性的微笑并用口型说了句“没事”。

    这俩人那勾勾缠缠的眼神交流看在其他人的眼中皆是一阵不舒服,沈绍东主动与他碰杯道:“照顾念念是我应尽的责任,她曾经受过不少苦,今后我这个做舅舅的绝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

    如此霸气的宣言算是给骆承来了一个下马威,不过骆承感受到的却是对方发自于真心的亲情。

    他为媳妇能有这么多疼爱她的亲人而感到高兴。

    于是他举起酒盅再次在他们面前认真作出一番保证。

    苏念念坐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如今爱人在侧,更有亲人陪伴,她觉得自己是这世界最幸福的人!

    骆承是个不爱喝酒的人,一阵推杯换盏之后,他的脸颊渐渐醺红,香醇的酒气撩人,苏念念被熏得小脸儿酡红,她侧过头看他,忽然发现喝醉酒的骆承看起来还挺性感的。

    “舅,他平时不怎么喝酒,再喝就回不去家了。”

    沈绍东是得了老爷子的命令才劝酒的,一听这臭小子有可能醉得回不去家,他不自觉地瞧向父亲,希望能得到下一步的指示。

    想到这臭小子喝多了就有可能人事不醒留宿这里,沈清远对儿子使了个眼神,终于打消了继续劝酒的念头。

    此时,骆承只觉得头有些发晕,他下意识地戳了两下太阳穴,强压下酒意尽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吃过晚饭,沈家人又和他说了什么,他都是慢半拍才回答,那样子一看就是喝多了,苏念念见状不禁有些担心他能不能安全回家。

    沈绍东没想到他酒量会这么差,主动提出送他回去,但被骆承一口回绝了,他眼神迷离地望向窗外,舌头变得有些捋不直,“我朋友住在这院子里,我去他那里睡一晚就行。”

    苏念念暂时还没见过骆承的朋友,她不太放心道:“那我送你过去。”

    说着,便拿起放在门口柜子上的手电筒准备送人。

    “不用,我没喝多,别担心。”

    外面的天色已经灰蒙蒙,地面还铺着一层冰雪,就算醉意再怎么上头,骆承也舍不得让她走那么危险的路。

    “那我送你到门外总可以了吧?”怕他再拒绝,苏念念推着他的后背没再给他反驳的机会。

    其他人见状刚想阻止就被她的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苏念念不是傻子,今天灌酒的事她哪会看不出来,只不过为了两人的未来,她才没有吭声而已。

    如果现在还不让她送人,那就有点过分了。

    骆承被半推半就走出沈家大门,待他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意识瞬间清明了许多。

    放眼望去,四周的景色早已被白雪覆盖,比皑皑白雪更美的是苏念念那张娇俏的脸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