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70章 日记 记录爱情。

第70章 日记 记录爱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沈家。

    苏沈两位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边喝茶边聊天, 袅然飘起的茶香让他们难得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

    这两天,苏怀安一反常态并没有向沈清远报告自己所实施计划的进展,这让他不禁有些着急, 很怕这几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再把外孙女彻底推向骆家小子那边。

    所以他今天才会茶水伺候, 想侧面打听一番。

    “怎么样?念念和你们找的那个孩子相处得还好吗?”

    提起这个, 苏怀安也是一头雾水摸不清事情进展的速度, 每次苏振业派人来传话都是快了快了,具体怎么个快法又说不明白,也因为这样他才没再跟沈清远提这事儿。

    “还不错, 应该快把骆承那小子气跑了。”

    听到这个答案,沈清远还算满意,于是也没再继续问下去。

    只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正在客厅干活的江婶儿会把两人的对话听进了耳朵里,并有了其它心思。

    傍晚,好不容易把骆承那个醋男安抚好后,苏念念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

    刚进门口,她就被江婶儿神秘兮兮地拉到厨房小声询问道:“你是不是要和骆承那孩子黄了啊?呦~那是多好的孩子啊,你不再考虑考虑了?”

    这段时间,江婶儿没少得骆承的好处, 那孩子不仅帮着她干活儿还总送她好吃的,这让她不希望他俩分手。

    如果分了, 以后这些好处可就都没有了。

    “您听谁说的呀?”苏念念诧异挑眉,忽然之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听家里两个老爷子说的呗, 他们说你和别人处上了早晚会把骆承气跑。你自己的事儿可不能偏听他们的, 日子是自己过的,过好过赖他们又不能替你过。”

    这一刻,苏念念算是全明白了, 她谢过江婶儿之后回到自己房间,心底还带着几分薄怒。

    她从来没想过,表面和气的爷爷和外公会在背地里干出这种事。

    这段时间以来,骆承在沈家的表现有目共睹,怎么他们就看不到人家的优点呢?

    还有,那个叫唐剑的男人,在她看来没有一处比她家骆承强。

    辗转反侧一夜,第二天清晨,苏念念假意收拾几件衣服决定搬出去住两天吓吓他们。

    她现在所住的房间是沈琦未出嫁前的闺房,在证实她是沈家孩子之后,沈清远便让她搬到了这个房间。

    为了装得更像一些,除了平时换洗的衣服,她还收拾出不少书籍,只不过整理完所有东西她才发现自己没有家伙什儿能装它们。

    于是她只能继续翻箱倒柜找行李箱或袋子。

    虽然在这个房间住了许久,但苏念念早出晚归很少动这屋里的东西,她双膝跪在地上目光探向床下,终于在床头的位置找到一个大皮箱。

    怕吵醒睡在隔壁的沈清远,苏念念小心翼翼地拉出皮箱,只见上面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应该是许久没被人挪动过的样子。

    她又找来一块抹布轻轻擦拭掉上面的灰尘,皮箱的右侧好像遭受过剧烈的撞击,那里的表皮破损非常严重。

    秉着好奇的心态,苏念念慢慢打开了皮箱。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件女士上衣,从做工和款式来看,即使过去这么多年它们依然看着挺时髦。

    这里曾是沈琦的房间,无可厚非的,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她的遗物。

    怀着尊敬之情,苏念念把它们从皮箱中一件件拿出来放到床上,衣服下面是几本书和一个铁盒子,她拿起书随意翻看了两页,从书中所夹的粉色书签可以看出她母亲曾经也是个很浪漫有着一颗少女心的女人。

    紧接着,她放下书籍又拿起那个铁盒子,盒身图案是一大朵绽放的牡丹花,哪怕过去这么多年,它依然看起来很新。

    在打开它之前,苏念念本以为这里面装得应该是首饰之类的东西,可打开的刹那,她却愣住了。

    盒子里装的竟然是两本纸张泛黄的日记本……

    苏念念低头看着它们不自觉地轻轻蹙眉,她知道看别人隐私是不对的行为,但一想到这里面有可能会找到关于当年事情的真相,她深吸一口气,开始翻阅起来。

    日记本的记录时间是从十七岁开始的,并不是天天记录,而其中提到最多的名字当属苏振业。

    从少女懵懂,到春心萌动,苏念念一路看下来可以确定这应该是两本爱情日记。

    为了印证自己之前的猜测,她翻开第二本日记,快速翻找自己出生前半年的日期。

    [1月28日晴,今天给振业送饭是安静接的,她说振业很忙还让我不要时常过来打扰他们工作,当时听到这话心里很不舒服,但后来想想又觉得自己要做好他的贤内助就要体谅他的辛苦才行,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2月16日有点阴天,今天振业终于顺利完成了手里的项目,本以为可以和他好好庆祝一下,但没想到迎来的却是他的一堆同事到家里来吃饭,想过个二人世界可真难……]

    [2月27日晴,安静的丈夫忽然离世了,真是意外……振业和其他同志去帮忙也不知道有没有顾得上吃饭?]

    [3月7日晴,今天安静忽然来到家里,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她可能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吧?原来……她和振业是大学同学,忽然发现振业好像很少跟我提到他的大学生活。]

    苏念念认真盯着上面的字,慢慢翻看着。

    越往下看,她的表情越凝重,一股怒气从内心深处向上翻涌。

    日记的记录时间最后定格在她出生的前一天。“啪”的一声,苏念念用力合上日记本,脸色已因怒意变得通红。

    她迅速收拾好一切,然后拿着这两本日记“腾腾腾”跑出家门,直奔招待所。

    此时此刻的她恨不得把这两本日记摔在苏振业的脸上!

    半个多小时后,当苏振业开打开房门看到苏念念的到来时还一脸诧异,“念念,你怎么来得这么早?不是说今天没空吗?”

    没有多余的寒暄,苏念念走进房间直接把手里的两本日记拍在桌上说:“这是我妈生前的日记,你看看吧,如果看完之后你还觉得安静那女人是无辜的那咱们就断绝父女关系。”

    说完,她立刻转身走出房间,不留一丝情面。

    从错愕到震惊。

    苏振业顾不得女儿的离开,他快速走到书桌前拿起那两本日记,眼底流露出无尽的爱恋与怀念。

    苏念念站在房间门外并没有走远,她还在等一个交代,一个苏振业对沈琦的交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她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房间的门从内而外缓缓打开,只见苏振业泪流满面地走出来,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般,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无力感和浓浓的悲伤。

    面对这样一个父亲,苏念念双手环于胸前,内心依旧气愤难当,“看完了?你打算把安静那女人怎么办?”

    “我现在马上回京市,无论是谁伤害过你母亲,我都不会放过她。”说着,苏振业的眼底露出一抹恨意,那样子和平时文质彬彬的形象完全不同。

    见他立场挺坚定,苏念念心里的怒气终于消掉了一点点,她会把日记本拿过来可不是让他现在回去报仇的。

    因为她知道,就算有这本日记在,也不可能给那女人定罪,顶多只是受到道德方面的谴责。

    这样岂不是便宜了她?

    “你先别激动,这事咱们要从长计议,我可不希望你因为一时冲动去坐/牢。”

    苏振业摘下眼镜,再用手背摸了一下眼角的泪痕,整个人还是无法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念念,是爸对不起你们。”说着,刚刚擦掉的泪痕又重新溢出新的泪水,让人忍不住动容。

    可刚看完日记的苏念念并不觉得他这样有多可怜,比起那个为他背井离乡,生儿育女又横尸街头的沈琦,他现在所表现出的悔恨都是他曾经欠下的债。

    两人一前一后重新回到房间并关紧房门。

    苏念念拿起那两本日记冷声说道:“你今天可以回京市,但希望你回去之后不要打草惊蛇,那个安静我不会轻易放过她的,为了爷爷你最好也不要冲动行事。”

    苏振业红着眼眶,有些不理解女儿的想法,“难道让她继续逍遥法外?为所欲为?”

    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继续好好活着,他实在做不到无动于衷!

    “不然呢?法律不能因为这两本日记就给她定罪,难不成你还要为了这种人干出杀/人/犯/法的事?”

    苏振业身子一颓坐到椅子上,脸上尽是绝望……

    冬日的太阳不似夏天那样炎热,但在寒风之中仍能给人带来一丝温暖。

    当骆承骑着自行车赶到招待所,准备带着唐剑他们去游玩时才被服务人员告知,苏振业已经退房离开了。

    于是,他又骑车来到医院,想找苏念念问清他们的去向。

    此时,苏念念把人送去火车站刚刚回来,她双手插进大衣兜朝医院的方向走着,脑子里想的全是沈琦日记里的内容。

    悲愤过后是久久无法消散的难过……

    那种犹如一块大石头堵在胸口的感觉,让她憋闷得喘不过气来。

    直到医院门前那道军绿色的影子出现在眼前,她堵在心口窝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再也压制不住喷涌而出的委屈,瞬间让她变得热泪盈眶。

    在骆承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整个人飞扑进他的怀里,头埋在他的胸膛前许久不愿抬起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